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

分節閱讀32

望,顧惜若瞪著門口的方向的眼神很是幽怨,她一點也不想痊愈的,那樣,他就可以天天陪著她了。

她就這點奢望,她要求不多的。

他還是讓她回風家大宅,他還是讓她回那個男人身邊,她好不願意。

風禦野走了,顧惜若讓護工開電視,她還要她找今天的報紙給她看。

她的直覺肯定是有事發生的,要不然風禦野不會堅決離開。

~~~~~~

“哈哈哈……風禦野也有今天了,被那個踐人在背後狠狠地捅一刀,那感覺肯定很爽吧!”

看完報紙,雲佳凝心情大好,她巴不得風禦野跟雲熙因此反目成仇。

要是他們兩個鬥得你死我活,要是他們兩個互掐,她心裏肯定非常痛快。

“佳凝,我說了忍就對了,做大事千萬別衝動,要看準時機。估計你爸現在恨不得弄死那個掃把星呢,什麽狗屁公益活動,害的是禦品飲食集團跟我們雲記海味行。

幸好我沒有白養那個掃把星,她正宗是白眼狼,養不熟的,淨跟一些外人來對付自己人。像她那樣犯賤,肯定不得好死,遲早會有天來收她的。”

葉彩玲最近可熱心關注華爾傳媒集團的公益活動,她就等著看好戲,看風禦野怎樣收拾這局麵。

他活該,誰讓他非娶那個掃把星不可,還要幫著她,這下叫老天有眼,這是他的報應!

“媽,你說得對的,我以前太衝動了,現在我明白了很多,沒白交學費。我們就等著看戲,或者是給他們加把火也行。”

“佳凝,別摻和進去,我們就看戲就行了。不用我們動手,這事鬧得這麽大,肯定有人下手的。雲熙目中無人,她得罪的人應該不少。說不定啊,風禦野現在也後悔了,他會給她狠狠的教訓也不一定。”

“媽,我聽你的,咱們負責好好逛街做美容就行了,就讓他們鬥去。”

雲佳凝的眸底彌漫著濃濃的恨意,她失去的一切,她一定要討回來。

吃了一個大虧,她現在放聰明了,她不會再亂來了。

沉得住氣才能幹大事!

~~~~~~

正如葉彩玲說的那樣,雲皓天真的淡定不下來,他現在簡直是急燃上了眉毛。

華爾傳媒集團這個公益活動正火熱進行中,雖然公益廣告要明天才正式在京都衛視黃金廣告時段播放,現在,影響力已經不容小覷。

之前因為禦品飲食集團取消了合作權,雲記海味行的生意就大不如前了,現在又鬧上抵製魚翅活動,雲皓天繃著一張黑臉愁眉。

他害怕雲記海味行的生意再受到波及,事實上,營業額也一天不如一天了。

歸根究底,他還是怨雲熙。

鑒於風禦野的勢力,他才不敢對她怎麽樣的。

雲記海味行被迫關掉三家分店之後,短短的一星期內,雲皓天又做決定關了五家分店,其餘的現在也隻是勉強撐著經營。

實在是坐不住了,雲皓天厚著臉皮去找雲熙了,他希望她能挽救雲記海味行。

“雲熙,爸爸找你出來有急事談。你是知道的,我們雲記海味行是老字號了,我們做了很多年海味生意,我們的品質一直是有保證的,在行內的口碑也相當不錯,你能不能讓禦野繼續讓雲記供貨給禦品軒,恢複獨家代理權?

吃得起魚翅的都是有錢人,雲熙,你現在這樣做很容易得罪人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魚翅撈飯是禦品軒的其中一個招牌,你這樣做禦野會生氣的。你能不能讓你們老板取消那個公益活動,你就別摻和進去了。

你們現在搞得我沒辦法做生意呀,業內人也怨聲載道。你不想想自己夫家的生意,你也要顧著點我們家。再這麽瞎搞下去,我們雲記海味行就快破產了。”

心裏的怒火逐漸攀升,雲皓天一直壓抑著。

即便是這樣,他還板起臉孔來瞪著雲熙。

“爸,我們隻是抵製魚翅,並不是針對其他海產品,不會影響雲記海味行的正常經營的。其他海產品可以用人工養殖,可是,魚翅不行。

每一塊鯊魚的鰭被割下來,就代表一條鯊魚因為無法遊行而慢慢失去生命。這是在破壞海洋生態,這種行為也非常殘忍。除了魚翅,雲記海味行還是可以做別的海味生意的。

禦野有他的想法,他怎麽可能聽我的話,再說了,禦品飲食集團也有他嚴謹的管理製度。我老板那更不用說了,他怎麽可能聽一個小員工的意見。”

她都有一個星期沒見過風禦野了,讓她怎麽跟他開口嘛,況且,她又不是他重要的人,他不可能聽她的。

見雲熙委婉拒絕了,雲皓天的火氣逐漸攀升,他也不跟她客氣了,瞬間提高分貝怒斥,“你不用解釋那麽多了,你的意思就是要明著跟我對著幹了?”

“爸,你知道的我不是不想幫你,我也沒有針對雲記海味行的意思。那是我的工作,我也是想為保護海洋生態出一分力,我沒有那麽大的麵子要老板停止活動。我跟風禦野的關係並不是你們所看到的那樣,我在他心裏麵沒有重要到我有求他必應。”

刹那間,雲皓天氣得拍桌子了,怒吼:“我沒你這樣的女兒,你得罪了那麽多人,你小心點,哪天是怎麽死都不知道。你以為你是聖母嗎?不自量力!不幫就不幫,不用說那麽多借口。

如果不是你,該做禦品飲食集團總裁夫人的人應該是你姐,她才是處處為雲家著想。我說你怎麽那麽讓人討厭,離開京都了就別回來嘛,你簡直是掃把星,你一回來隻會拖累雲家。”

惡狠狠地瞪了雲熙一眼,雲皓天憤然離開了。

不被理解,雲熙心裏有點難過。

雲皓天的指責,她心裏很委屈。

對的,她一直是不受歡迎的人,不管在哪都一樣。

討厭她的人很多,巴不得她離開的人也很多。

公益活動隻是一個呼籲行動,能讓更多的人了解海洋生態,增加保護意識。

她沒有故意要去得罪誰,她這麽做有錯嗎?

她沒有針對任何人,那也是她的工作,她就是天理難容的嗎?

買了單,雲熙走了,她的影子充滿了無限落寞!

~~~~~~

跟他對幹也就算了,還要幫著厲爵,說什麽風禦野也無法息怒。

他不是擔心損失,他是惱雲熙的態度,他惱她幫厲爵做事。

雲熙下班回來了,赫然看到風禦野在,他緊繃著俊臉,黑沉得有點恐怖,他應該是很不高興。

整個客廳都是煙味,甚至,他高大挺拔的身子也深陷在煙霧中。

雲熙早上出門去上班的時候,她記得茶幾上放著的煙灰缸是空的,如今卻堆滿了煙蒂。

他應該回來很久了吧,茶幾上放著的煙盒已經快沒有煙了。

他回來應該也是專程等她的吧,他想跟她談魚翅的事。

風禦野沒吭聲,雲熙也不想跟他說話,換了雙棉拖鞋,她正想著要把菜放到廚房裏,冷不防的,她被突如其來的風禦野摁在牆上。

而且,他一隻大手正緊緊地掐住她的脖子,一雙陰厲可怕的眸子正瞪著她。

“你還真的什麽都敢做,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弄死你?你真的那麽恨我嗎?你就那麽想置我於死地嗎?你愛上厲爵了?你想和他在一起?”

風禦野的牙齒咬得格格作響,他毫不留情地使勁用力,眼見雲熙反抗性扔掉了菜很用力去掰他的大手,他也不肯鬆手。

看了所有新聞報道之後,他真的恨不得弄死她的,這一次,他真的很生氣,前所未有的。

呼吸不上來,雲熙也逸不出聲音,很難受,她幽怨的眼神死死瞪著風禦野,仿佛在罵他死*!

見雲熙使勁掙紮反抗,風禦野掐住脖子的力道更加重許多。

“即便是你死了,你也是風家的鬼。”

鼻子泛酸,眼眶也熱熱的,瞬間,雲熙難過的淚水溢出了眼眶,緩緩地滑落臉頰。

她的嘴唇泛白了,微張著,鹹鹹的淚水流了進去,真的苦不堪言。

嗬……她在他們眼裏都是罪人,他們都指責她,都巴不得她死掉無法再礙到他們的眼吧。

他們就那麽容不下她活著嗎?

就連辯駁的機會也不給她了。

雲熙一點也不想放棄求生的機會,她繼續奮力掙紮著。

她在風禦野的手背抓出一道道血痕,不算長的指甲也深深扣進他的皮肉裏去。

淚霧迷蒙的眸子滿載著化不開的恨意,那種毫不掩飾的目光讓風禦野不自覺地猛烈一怔。

淒悵痛心的淚止不住似的往下流,滴落到風禦野的手上,燒灼得他的肌膚莫名有點痛。

莫名的,他心口也沉悶了起來。

這種感覺,他極其不爽,他的心也躁鬱了起來。

“我限你三天內辭掉華爾傳媒集團的工作,乖乖呆在家安份做風太太。”

伴隨著冰天雪地似的寒冷聲音,風禦野甩開了雲熙。

因為重心不穩,她短暫時間內也呼吸不上來,她重重地撲倒在地板上。

被風禦野掐過的脖子,清晰地遺留五個紫色的瘀痕。

風禦野沒有再去看雲熙一眼,仿佛她摔得疼不疼都跟他沒關係似的。

他離開了,重重地甩門。

重新獲得空氣,雲熙幹咳了幾聲,然後大口大口地呼吸著。

她臉色蒼白,難過的淚水還是撲涑涑往下掉,才那麽一會兒,地板上已經匯成了一小灘水漬。

在冬天裏,即便是碰了一下而已都感覺到痛,雲熙這重重一摔,她在地板上趴了好久。

手和腳,就連那顆對生活充滿熱情、充滿希望的心也摔痛了。

久久了,她緩過來,才慢慢地爬了起來。

風禦野混蛋!他不是恨她入骨嗎?他不是極看不順眼她嗎?她要離婚卻不許,還要拿小姨和迪迪威脅她,還要不許她在華爾傳媒集團工作,憑什麽要她聽他的話?

她就要工作,絕不辭掉!

擦幹眼淚,雲熙撿起地上的菜,她去廚房做飯了。

~~~~~~

風禦野走了之後,他一整晚都沒有回來。

雲熙依舊過自己的生活,第二天,她一樣去華爾傳媒集團上班。

下了公交車,距離華爾大廈還有100米,雲熙步行過去。

冷不防的,一輛無牌照的白色麵包車向她急速駛來。

本能的,雲熙四處閃躲。

那輛麵包車仿佛認準了雲熙,不管她往哪躲,它都隻盡管衝她要撞過去。

雲熙拚了命奔跑,那輛車也隻緊跟著她,死命不放棄。

雲熙閃躲不及,也由於她太恐慌了,眼看白色麵包車就要撞上她的那瞬間,她不小心腳蹩了一下摔倒了,跌坐在地上。

突然,麵包車踩了急刹,隨即有一群持著棍子的男人衝了下來。

“你們是什麽人?誰讓你們來的?你們別亂來,我報警。”

戴著鴨嘴帽和口罩的男人一聲不吭,他們不約而同揮動棍子砸在雲熙身上,完全無視她的威脅。

“救命啊……快來人啊,抓*!”

棍子打,腳踢,雲熙渾身吃痛,她大聲求救。

圍觀的人是不少,可是,沒有人敢去惹那群*。

“誰讓你那麽囂張得罪了禦少,這點教訓已經便宜你了,要不然分分鍾要了你的命。”幾個男人一陣暴打之後,他們停手了。

轉身從車上取來早準備好的東西,猛地全潑到了雲熙身上。

然後,他們上車迅速撤離了現場。

手、腳、肋骨、背脊,好像要斷裂似的,雲熙渾身好痛!

即便是男人都逃走了,她還是爬不起來。

男人往她身上潑的不知道是什麽東西,很刺鼻也很難聞,她整個人仿佛置身在血泊中似的。

她全身都染成了紅色,包括頭發和臉。

~~~~~~

看到前麵有人在圍觀,正巧經過的厲爵的注意力也被吸引進去了,莫名的,他放慢了速度。

犀利的眼眸往人群中望去,赫然地,他看到掙紮著爬起來的女人好像是雲熙。

她身上那些紅色液體是什麽,像血又不像。

沒有遲疑,厲爵下車了,他衝進去看了,確定那個人真的是雲熙。

瞬間,他衝上去抱著她。

“該死的,什麽人把你弄成這個樣子?混蛋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影後她結過十次婚重生學霸小甜妻追妻擒心術別逼我動心大佬離我遠一點雙強,鷹王寵妻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億萬新妻(不悔讓我愛上你)少加一點糖惹不起先生萌妻出沒,請注意!為所欲為腹黑上司住隔壁婚外迷情55度:總裁前妻惹人愛王牌女助神秘男神,求休戰!與高嶺之花閃婚總裁未成年時光和你都很美鮮妻太甜:老公,抱一抱!閃婚傾情:席少的二貨甜妻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一世縱容暗黑係暖婚甜妻有喜早婚影帝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這個大叔有點暖暖寵無限之嬌妻入懷來
  作者:安嵐所寫的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