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

分節閱讀24

住這裏采光點好,又安靜,房租也是她能接受的價位,比住地下室好多了。

雲熙沒好氣地白了風禦野一眼,冷哼:“這裏是我家又不是你家,你瞧不起這裏你大可以滾出去,我又沒請你進來。別亂說你是我老公,我跟你沒關係的,再說了,我準備跟你離婚了。”

雲熙收到了靳律師的回複了,她知道風禦野不肯協議離婚,大不了打官司唄,她已經有心理準備了。

“風太太,你在哪我就去哪了,你讓我走,除非你跟我回家。”說著,風禦野非常客氣地躺到了雲熙的*上去。

真是混蛋,真是無恥!雲熙美眸怒火閃閃,她凶惡地瞪著風禦野。

“喂,你給我起來,別碰我的*,滾出去!回家,住你的豪宅,睡你的大*,別來惹我了。”

罵他都不走,雲熙實在是忍無可忍,她親自去拉風禦野,她要轟他出去。

她才碰到他的手,還沒用力呢,刹那間,她反而被風禦野用力一扯,她倒在了他身上。

可惡,他那隻大手還緊緊地摟著她不讓她起來。

“風禦野,你夠混蛋的,你放開我,你滾出我家,我不歡迎你。”

雲熙不肯讓他碰,她很用力去掰他的手。

幹脆,風禦野雙手緊緊地抱著,他一點也沒有要鬆開的意思。

“噓,別吵了,我就是抱一下下而已。我困了,我想睡覺。”風禦野的眼睛略睜開,瞄了雲熙一眼,他又閉上了。

這麽多天來,他一直睡不好,他真的困了,聞著她的氣息,他覺得舒服多了。

“你這個人怎麽那麽無恥呀,你要睡拜托你別睡我的*,滾回你家去。”雲熙都快被他氣死了,雙眉挑得高高的,她死瞪著風禦野。

如果掐死他是無罪的,她肯定馬上動手,毫不心軟。

風禦野沒搭理她,依舊你行我素,反正他就是不走,他就要睡她的*,她能拿他怎麽辦?

幽怨的眸光閃了閃,瞬間,雲熙雙手真的掐上了風禦野的脖子。

咬牙切齒,“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掐死了?”

慢條斯理,風禦野睜眼了,幾秒之後,他一個激靈的翻身把防不勝防的雲熙壓在了身下。

而且,她雙手也被他牢牢抓住。

“老婆,你不想睡覺,是嗎?”微微挑動著眉頭,風禦野痞痞地望著雲熙。

他的俊臉在她眼前放大,他呼出的熱氣噴薄在她的臉上,他的性感薄唇幾乎就貼上了她的粉色櫻唇。

“風禦野,咱們好聚好散吧,算我求你了。你要我還你多少錢都可以,我給你算利息。”

雲熙微歪頭,她小心翼翼,盡可能的不讓自己的嘴唇碰到風禦野的嘴唇。

同時,她也掙紮著。

“老婆,我不要錢,我隻要你,怎麽辦呢?”

“閉嘴,不許叫我老婆,我不是。”

跟無恥的混蛋說話真費勁,好像怎麽說都說不通似的,雲熙目光冷凝,沒好氣地瞪著風禦野,她很用力掙紮他的鉗製,該死的,卻被他越抓越緊。

還有,身體的微妙反應竟然也越來越明顯了,不是她的哦,是風禦野那個無恥的混蛋的。

這已經入冬了,京都的天氣挺涼的了,莫名的,風禦野覺得有一股躁熱流竄在他身上。

他僅是想抱著雲熙睡覺而已的,哪知道她掙紮亂動害得他莫名有了感覺。

“你想耍賴嗎?咱們的結婚證書在我手上。”

眼看風禦野就要親上自己了,氣急敗壞,雲熙幾乎是吼的,驀地,她泛起了委屈的淚霧,“風禦野,你快點滾開了啦,你好討厭,你好煩!”

“你嫌棄我?你還想離婚之後跟厲……”瞟見雲熙一副快要哭起來的模樣,他要說的話硬生生咽回去。

“我隻想抱一下下,好好睡一覺,你別亂動,我也不亂動。”

“……”雲熙幽怨地瞪著風禦野,她沒吭聲。

深邃的眼眸微眯,咻地,風禦野躺到了*的另一邊去。

隨即,他把雲熙摟進了自己的懷裏,他還是不願意放手。

他聞著她的氣息,緩緩閉上了眼睛。

雲熙實在是理解不出風禦野的舉措,三天前他把她趕出去,他還找著她了,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

現在,他又來找她了,還執意要抱著她睡。

誰要跟他睡一塊了,她不願意!

心裏憤憤不平,雲熙依然不撓地用力去掰風禦野的手。

哪知道他依舊抱得緊緊的,忽地,他的大手還抓住了她的小手,緊緊地裹在他的手心裏。

他沒有睜眼,他轉身側躺著,他的臉貼著雲熙的臉,更加近距離地吸取著她的氣息。

“睡吧,我好困了,我已經連續十天失眠了。”

風禦野這般親昵,雲熙一點也不習慣,她想閃躲間,她沒聽錯吧,他說自己連續十天失眠了。

不自覺地,雲熙咬了咬嘴唇。

那又關她什麽事,可惡,他就會跟她無理取鬧。

“喂,風禦野,我沒說要留你在我這住的,你快回去吧。”這張*那麽小,如今他睡在*上,幾乎就占去了,她是一半墊著他躺著的。

那多擠呀,睡得多不舒服。

“……”

“風禦野,你別不說話耍無賴哈,否則我報警了。”

“……”

他沒理她,雲熙微微轉臉看著風禦野,她推了推他,也不見他出聲。

“喂,你真睡著了,這可是我家耶,這是我的*啊!我不要跟你睡一塊。”

雲熙又推了推風禦野,他還是沒有反應,她還想著從他懷裏出來,哪知道她要掰開他的手也掰不動。

她觸到了他右手上纏繞的紗布,不自覺地怔了一下。

那晚,就是那隻手抓住了玻璃碎片阻止她往自己的額頭劃去,他受傷了。

突然,雲熙心裏五味雜陳,她沒掙紮了,目光移向風禦野的同時她也看清楚了他的臉。

不可諱言,風禦野長得很帥的,額頭那個疤一點也不影響他的顏值。

眉宇間還散發著傲然的王者氣勢,哪怕是他安靜的樣子他一樣不失魅力。

就是他那個臭脾氣,她真的受不了。

他還是認為她跟厲爵有關係,混蛋,這麽想也不肯跟她離婚,他到底想怎樣嘛?

~~~~~~~~~~

把雲熙安全送回家了,虞夕也往家的方向開去了。

始料未及,在半路她被幾輛車堵停了。

瞬間,她心裏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敢這樣對她的人恐怕隻有厲爵了,混蛋,真陰險!

倘若真是他讓人幹的,他想怎麽整她?狠狠地揍她一頓嗎?

哪怕是被幾輛車堵得無法開走了,虞夕依舊坐在車裏。

就在她拿起手機想打電話之際,那幾輛車的人下來了,手中都持著一根鐵棍。

一聲不吭,他們動手打砸她的車。

“砰砰砰……”震耳的一聲聲響起,隻見車身車頭破損不堪,一塊塊凹了進去。

車窗也被敲碎了,擋風玻璃也碎了一地,就連四個輪子和車燈也不放過。

虞夕美眸怒火閃閃,兩片唇瓣激動地抖動著,手指攥緊,不算長的指甲深深戳進手心裏。

手即便是被玻璃碎片劃傷了,她也不在乎了,哪有她心裏那麽痛。

那一棍棍敲下來,簡直是砸在她的心上。

對誰都好說,他就是對她好狠!

嗬……他就是那樣的容不下自己。

鼻子泛酸,眼眶也泛紅了,即便是眼睛裏悄然聚攏了難過的淚水,虞夕也不讓它們掉下來。

她就那樣安靜坐在駕駛座,不吵不鬧,眼睜睜看著、任由那群人打砸她的車。

那群人把車砸成廢鐵之後,他們走了,並沒有對虞夕怎麽樣。

“混蛋!”虞夕的拳頭怒不可抑,牙齒也咬得格格作響。

眨了眨眼睛,把淚水逼回去之後,她下車了,攔了一輛的士,她去了厲爵經常去的那間夜場。

尾隨服務生走進厲爵的包廂,虞夕操起冰桶,一聲不吭就往厲爵身上倒去。

“啊……”瞬間,包廂裏的尖叫聲都蓋過了音樂聲了,虞夕的舉措嚇得厲爵旁邊的女人逃開了。

正在唱歌的人也瞬間沒了聲音,仿佛一切都定格住了似的。

不約而同,目光都集中在虞夕和厲爵身上,他們好奇接下來會怎麽樣。

敢這樣對爵少,女人們都巴不得厲爵把囂張的虞夕弄死,要不然,狠狠教訓她也行。

一同跟厲爵喝酒的那幾個男人盯著虞夕的目光充滿了興味,虞二小姐的火辣真不是虛名,還有,她很漂亮,又很性感,他們就不明白為什麽厲爵看不上她。

要是虞二小姐願意,他們倒是攀都攀不來的,可惜,這虞二小姐眼裏根本沒有他們。

厲爵一動不動,依舊翹著二郎腿抽煙,他俊臉冷漠、黑沉,猶如深淵般幽暗的眼眸眯著瞪著虞夕。

虞夕也死死瞪著厲爵,非常凶惡地質問:“我的車是不是你叫人去砸的?”

“是我讓人去砸的,那又怎麽樣?這隻是一個警告,再有下次,小心一點你的小命,我動的就不是一輛車那麽簡單了。”冷硬的聲音從牙齒縫間迸了出來,不帶一絲情感。

見厲爵如此的狠,女人們心裏暗暗竊喜,她們老早就看不順眼虞夕了。

何止她們呢,整個京都起碼有一半女人是看不順眼她的,人家爵少又不喜歡她,她就愛犯賤。

“混蛋,你太過份了!”瞬間,淚霧又在虞夕的眼眶裏聚攏了。

真是他讓人做的,她的心真的痛得難以言喻。

嘴裏叼著煙,厲爵掏出支票本開了一張支票,隨即,他撕下扔給虞夕。

“兩百萬,賠你的車,識趣點,別再惹我。”

題外話:

求首訂,求首訂,求首訂,重要的事安麻說三遍!

正文 第082章 我親你是合法的

“兩百萬?嗬……爵少真大方!我哪裏惹你了,死*!”

虞夕把支票揉成一團,隨後,她砸在了厲爵的臉上。

瞬間,一道慍色從厲爵的深沉眼瞳逝過,他的冷峻俊臉也布滿了黑色線條,火氣也在逐漸攀升。

如果不是看在自己死黨邢楷瑞的份上,他肯定不止下手那麽輕的,該死的女人還敢這麽囂張,踐人!

“混蛋,姐姐我沒有錢嗎?誰稀罕你兩百萬了?臭*!”

說著,虞夕拿起厲爵麵前那個酒杯,滿滿的一杯酒很不客氣地潑到了他臉上去。

“有種你就弄死我,要不然,咱們走著瞧。”

厲爵緊擰著雙眉,扭曲的俊顏有著暴風雨來臨的前兆,若是虞夕夠聰明的話就應該適可而止了。

偏偏她就不肯買厲爵的帳,她抬高下巴,漂亮的臉蛋泛著自信自傲的光彩,“砰”的一聲巨響,虞夕把空酒杯砸在了茶幾上。

那些女人嚇得一愣一愣的,跟厲爵尋樂喝酒的那幾個男人也看得目瞪口呆了。

這虞二小姐太有氣魄了,敢這樣挑釁爵少她真的是第一個人。

女漢子,當之無愧!

“虞夕……”厲爵的清冷嗓音幾乎是吼出來的。

這個該死的女人吃了豹子膽嗎?真行啊,敢跟他叫囂了!

厲爵冷峻的眼神刹那間如霜雪般寒冷,神情陰沉。

“爵少不用跟我行這麽大的禮的,放心,即便是我的車被砸了,我還可以打個的回去的,要不然兩條腿在也能走路回家。總之,還死不了。”

冷冷地瞥了厲爵一眼,虞夕轉身走了。

“都看著我幹嘛?該唱歌的唱歌,該喝酒的喝酒……”爵少發火了,瞬間,包廂的氣氛變得嚴肅。

爵少發話了,誰敢不從呀,他們怔了一下之後,包廂又恢複了原來的熱鬧氣氛,仿佛沒有那出鬧劇似的。

服務生也趕緊收拾包廂,還找了塊幹毛巾給厲爵擦臉。

第一次厲爵這麽沒麵子的,全拜虞夕那個踐人所賜。

敢惹他,找死!

下次,他不用給麵子邢楷瑞了。

~~~~~~~~~~

雲熙肯定沒有想過要跟風禦野睡在一張*上的,她昨晚原本是想等風禦野睡熟了再從他懷裏爬出來的,甚至是想把他踹下*的,哪知道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閃婚蜜愛:神秘老公,壞壞壞!影後她結過十次婚重生學霸小甜妻追妻擒心術別逼我動心大佬離我遠一點雙強,鷹王寵妻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億萬新妻(不悔讓我愛上你)少加一點糖惹不起先生萌妻出沒,請注意!為所欲為腹黑上司住隔壁婚外迷情55度:總裁前妻惹人愛王牌女助神秘男神,求休戰!與高嶺之花閃婚總裁未成年時光和你都很美鮮妻太甜:老公,抱一抱!閃婚傾情:席少的二貨甜妻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一世縱容暗黑係暖婚甜妻有喜早婚影帝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這個大叔有點暖
  作者:安嵐所寫的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