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

分節閱讀110

一個晚上而已,他的臉卻掛了彩。

這其中有隱情嗎?在京都,誰敢欺負秦剛?他可是風家的人!

秦剛很淡然地扯了扯嘴角,牽起一抹淺笑,他有點不好意思說:“禦野,我本來不想提這個事的,被你問到了我還真有點不好意思說。我臉上的傷是昨晚在酒吧裏跟別人打架留下的,那些年輕人說我老還去泡妞,我氣不過就跟人家打起來了。”

“哦……老牛吃嫩草,被教訓了?”風禦野的犀利眼眸略眯。

“你知道就行了,別說,我怪不好意思的。”

“嗯,我懂了!”風禦野閃動著流光,他微微點頭。“小心點,有人找你麻煩你隨時跟我說,我替你解決。”

“知道了,不會再有下次了。”

下意識瞟了秦剛一眼,風禦野走了。

他一回到辦公室,立刻拿起內線電話,說:“權賀龍,你現在馬上給我查秦剛昨天離開禦品集團後都去了哪裏?他見過什麽人,我統統要知道。”

風禦野腦海裏閃過一絲狐疑,他問不出原因,他也猜得到不會這麽簡單的。

“好的,我馬上去辦,一有消息立即報告。”

放下座機,風禦野的眼眸在快速閃轉著。

先是風耀揚主動退休,又到秦叔被打,這會不會太巧合了?

爸爸他真的沒事隱瞞他嗎?

最近忙著雲熙麵包店的事,風禦野極少跟風耀揚碰麵,他也沒來禦品飲食集團了。

快到中午,風禦野離開辦公室,他回風家大宅一趟。

“華姐,我爸呢?”

“老爺在花園裏曬太陽,顧小姐在樓上。”

風禦野立刻走去花園,他看見了風耀揚,他躺在搖搖椅上,雙眼頜上,好像是睡著了。

“爸,我想跟你談談。”

聞言,風耀揚睜開眼睛了,他一瞬一瞬望著風禦野。

“你來了,怎麽不事先通知一聲。要不要留下來吃飯,我讓華姐加菜?”

“不用了,我一會兒就走,我還要去雲熙店裏。”

“麵包店的生意好吧?你特地來,想跟我談什麽?禦品出了什麽事了嗎?”

風耀揚的臉色沒有看到情緒起伏,看到風禦野,他的嘴角是微翹的。

“還行,店裏多請了一個服務員,雲熙沒那麽累了。爸,不是禦品集團出了事,是秦叔被人打了,就在昨晚。”

“秦剛被打了?誰下的手呀?他沒跟我說,我真不知道。他怎麽被打的,誰那麽囂張?”

風禦野一雙銳眸正對風耀揚釋放耐人尋味的觀察,“爸,你真不知道秦叔被人打了?我早上問過他了,他說是昨晚在酒吧裏跟別人打架了,人家罵他老牛吃嫩草,他氣不過就動手了。”

“秦剛這次是衝動了些,我想他也是被氣瘋了。禦野,我最近都在休息,陪著若若,我別的事都沒做,外麵發生了什麽,我不過問。

爸爸老了,有一天會去陪你媽的,我不在你身邊,你要懂得照顧自己,過好自己的家。秦叔是你能信任的人,他在管理這方麵挺有經驗的,你可以跟他多交流。”

“爸,你沒事瞞著我嗎?你可以跟我說實話,不管是什麽,我都能承擔得起。”

風耀揚笑了笑,他疼寵地拍了拍風禦野的肩膀,“爸爸看到你真的懂事了很多,我很欣慰。我沒事瞞著你,我挺好的。我退休,隻不過是換了一種生活方式而已。因為我信任你,你是我的驕傲。”

-本章完結-

正文 第180章 什麽都結束了,不會再有以後(求月票)

真有這麽簡單嗎?

風禦野的腦海裏還是疑雲重重,哪怕是風耀揚的表情很淡然,就算是他真不知道,他隱約中覺得他跟秦叔是有事瞞著他的。

特別是風耀揚,風禦野這次仔細看了,他發現他的臉色沒有以前那麽好了。

“禦野,你別擔心我,我懂得照顧自己的。況且,我有若若,還有未出生的孩子,我的生活很滿足,也很愉快。爸爸沒事瞞著你,真的!”

眨了眨眼,風禦野收回了凝望著風耀揚的視線。

“爸,我讓權賀龍去查了,他也查到結果了。秦叔離開禦品之後,他被請去了祝爺爺家。如果不出所料,他昨晚應該是被祝爺爺教訓了,並不是在酒吧被打。他昨晚根本沒去酒吧,他在說謊。”

聞言,風耀揚的眸底逝過一絲幽波。

他不想讓風禦野知道的事他還是去查了,他不想他摻和進來的。

秦剛被打的事,他當然知道了,他還知道祝君霆已經盯上他了。

秦剛當然是忠心他的,他不擔心他會說出去,隻是,祝君霆那個老狐狸肯定不會罷休的。

“真有此事嗎?等一下我問問秦剛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必要的話,我找祝老出來談談。”

風禦野抿唇,他點了點頭。

“爸,你哪天想告訴我了,你隨時可以跟我說。相信我,我該負擔的責任還是有能耐負擔得起的。我不會讓別人有動禦品歪主意的可能,風家的人我也要保護好。”

很是欣慰,風耀揚點了點頭,他還輕輕擁抱了一下風禦野。

“爸相信你能守住風家,我還要抱孫子的。”

既然風耀揚不肯說,風禦野沒再逗留了,他離開風家大宅了。

他讓權賀龍去查風耀揚,他想知道關於他的事。

父子連心吧,他能感覺得到他有事瞞著他。

自從他退出董事局讓他擔任董事長,他就起疑心了,隻是現在這種感覺更強烈,他也更斷定。

~~~~~~

第三天一早,虞夕服下了最後三顆藥。

跟前兩天一樣,她沒搭理厲爵,也沒跟他說話,她要上樓了。

他一瞬一瞬盯著她,深邃的眼眸是眯著的,閃爍著複雜的光芒。

“兩個小時內不能吃東西,喏……這些都給你的。醫生說,會出血,還有像肉粒一樣的東西排出來。如果你……感覺到不舒服的話,你隨時可以叫我,我送你去醫院。”

虞夕僅是微撩一下眼皮子睨了一眼厲爵塞給她的袋子,她的表情依舊冷漠,絲毫沒有增溫。

是衛生棉,嗬……他真貼心哈,連這個私密的東西都給她準備好了。

即便是這樣又怎樣,她還是瞧不起他,她還是鄙視他,她還是覺得他可恨,無恥!

虞夕繃著臉,她沒吭聲,拿著袋子上樓了。

她由始至終沒看厲爵一眼,也不說話。

看到這樣的虞夕,厲爵有一種挫敗感,麵對這樣不哭不鬧不吵的她,他覺得挺不舒服的。

這種感覺好像有點窒息,比她凶神惡煞來罵他還要讓他不好受。

孩子就快流掉了,他心裏一點高興的跡象都沒有。

他可以若無其事的,過了幾天又回到他想要的生活狀態去,他也可以跟虞夕撇得幹幹淨淨的,可是,他心裏變得更加沉重,他一點爽快的感覺都沒有。

好像有一種負罪感,一直纏繞著他的心,讓他一刻也安靜不下來!

昨晚,他破天荒做了一個美夢。

他夢到孩子生了下來,不再是討厭地抱著他的腿不放,他(她)喊他爸爸了,還會跟他撒嬌,還會要他抱著。

他很想看清楚孩子的臉,可是,當他抱著孩子麵對他時,他就醒了。

他不知道孩子是男孩還是女孩,他也不知道孩子長得像誰。

……

虞夕早上沒吃東西就吃藥了,而且兩個小時內不能吃東西。

怕她等一下餓,厲爵在廚房裏忙碌了,他給她燉點雞湯補一補身子。

吃下藥沒多久,虞夕的小腹就痛了起來。

好難受,那一陣一陣絞痛簡直是鑽心一樣要命。

不自覺地,她額頭都悄然滲出了冷汗,她的臉色也變得極蒼白。

她躺在床上,卷縮著身子,她雙手還捂著疼痛得難受的肚子。

開始宮縮了,她也感覺到一股股熱液湧了出來。

莫名的,虞夕鼻子泛酸了,眼眶也聚攏了一層薄霧。

她的孩子,就這樣沒了,化成一股股血液湧出來。

厲爵說的肉粒,她知道,那是孕囊。

她上網查過了,她的孩子現在頂多像黃豆一樣大。

藥流也有好處的,對身體的傷害沒那麽大,可是,也有弊端,如果孕囊組織排得不幹淨的話,還需要做清宮手術補救。

她已經想好了不要孩子,她真的無法接受厲爵那樣捏著她的下顎強迫她吃藥,那是對她極不尊重,他都把她當成什麽?

她是個人,不是他隨便能欺負的,她也有自尊。

孩子流掉了,什麽都結束了,不會再有以後!

~~~~~~

一陣一陣絞痛並沒有結束,湧出的熱液也更多了。

虞夕掙紮爬下床,她去浴室換衛生棉了。

她才蹲下沒多久,突然一陣強烈的絞痛,她感覺到有東西混著血塊排了出來。

紅紅的一片,她看不清,就連眼睛也被鮮紅刺疼了。

不自覺地,難過的淚水奪眶而出。

吸了吸厚重的鼻子,虞夕換好了衛生棉,她一摁按鈕,嘩啦一聲大水聲響。

她眼睜睜盯著鮮紅被水洗刷掉。

她整個人木然,臉色也極其慘白,她摸著牆慢慢挪出浴室。

她的小臉被難過的淚水浸濕了,她整個人也仿佛沒了靈魂一樣行屍走肉。

還沒走到床邊,突然一股暈炫感襲來,虞夕雙眼發暗,她倒在了地上。

厲爵正巧端著雞湯上樓,沒想到突然聽見一陣聲響。

刹那間,他有一絲慌了,端著雞湯的手也微微顫抖著。

“虞夕,你還好嗎?”厲爵喊了幾聲都沒有回應,立即,他放下雞湯去找備份鑰匙。

打開門一看,虞夕躺在地上,好像被風雨吹打過的花朵似的,很憔悴,就像快要凋零似的。

沒有遲疑,他把她扶了起來,還拍了拍她慘白的小臉喚了幾聲。

“虞夕,你醒醒,你怎麽樣了?”

神色很是凝重,一顆心也緊繃著,厲爵的手摸上了虞夕的額頭,很冰涼,還有薄汗。

她的滿臉淚痕莫名的扯動了他內心深處那根弦,勾起了他的憐惜,心疼。

盯著不省人事的虞夕,突然,厲爵的心也被扯痛了,他也不自覺地蹙起了擔心的眉。

他把她抱起,匆匆地跑下樓了,往醫院的方向趕去。

一直以來,他都想弄死她的,這一刻,他卻頭腦一片空白。

他屏住呼吸,大氣也不敢喘了。

握著方向盤的手,也在不自覺地顫抖著。

~~~~~~

虞夕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她在醫院掛了幾袋營養液。

醫生說了,她沒有大礙,隻是低血糖,營養不足導致暈倒的。

厲爵一直守著她,他沒有離開過病房。

看到虞夕醒了,厲爵微微鬆了一下氣,“你想吃什麽,我給你去買。你肚子還痛不痛?你覺得怎麽樣?”

虞夕漠視他,冷冷地回:“死不了!”

說著,她掙紮起來了,把包包挎在肩上,驀地,她把輸液管拔了。

一手摁著,她也下床了。

“你要去哪裏?醫生說你需要好好休息,你要調理身體。女人流產就像坐月子,你別逞強。”

虞夕鄙夷地瞪著厲爵抓住她的那隻手,她開口了,聲音宛若冰天雪地裏般寒冷,不帶一絲溫度。

“把你的髒手拿開,別碰我,少來虛偽的那一套。孩子流了,我跟你半毛錢關係都沒有。以後,我們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來。”

眉心緊鎖,厲爵的眼神有些複雜,聽聞虞夕的話,還有她眼裏的嫌棄,他緩緩放開手了。

老死不相往來,她做得比他還要絕!

虞夕毅然絕然走了,她沒有回頭。

她的小腹已經不痛了,她的心卻是痛得她難以言喻。

恐怕,不會再有好的一天了,這樣的傷足夠她用一輩子去撫平了。

-本章完結-

正文 第181章 他故意的嗎?(接近真相,必看)

三天了,虞夕竟然回來了,她臉色很差。

而且,回來得有點晚。

虞崢一瞬一瞬地盯著她看,她覺得挺不對勁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閃婚蜜愛:神秘老公,壞壞壞!影後她結過十次婚重生學霸小甜妻追妻擒心術別逼我動心大佬離我遠一點雙強,鷹王寵妻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億萬新妻(不悔讓我愛上你)少加一點糖惹不起先生萌妻出沒,請注意!為所欲為腹黑上司住隔壁婚外迷情55度:總裁前妻惹人愛王牌女助神秘男神,求休戰!與高嶺之花閃婚總裁未成年時光和你都很美鮮妻太甜:老公,抱一抱!閃婚傾情:席少的二貨甜妻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一世縱容暗黑係暖婚甜妻有喜早婚影帝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這個大叔有點暖
  作者:安嵐所寫的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