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

分節閱讀104

己覺得虞家的女人不好惹吧,人家得罪你了嗎?你爸讓你打消搶雲熙的念頭,你聽了沒有?”

冷哼一聲,邢楷瑞繼續道,他瞪著厲爵的深邃眸光不自覺地流露出一絲鄙夷。

“人家虞家姐妹未婚的,人家怎麽做都行,你呢?人家雲熙是風禦野的老婆,已經注冊了的,有夫之婦,性質不一樣,你不也是像小夫三那樣去惹人家。靠,我還沒見過這麽囂張的小夫三呢,是你讓我大開眼戒。”

“嗤,你讓我覺得你現在成了怨婦,字字針對我。我是跟你分析情況,媽的,你卻扯到我身上來了,你會不會聊天呀?”

“我不喜歡藍冰莎,當然不會娶她,那隻是我媽喜歡她而已。你呢?人家風禦野老婆都沒說喜歡你,是你自己無賴非要擠進去。擠不進就別擠,自取其辱,我看你也是醉得不要不要的。

虞夕有什麽不好,你卻當人家仇人似的,我看肯定是她上輩子欠了你,所以你這輩子特麽看人家不順眼。虞崢就不用說了,好歹她是我女人,你就不能給我留點口德嗎?我是讓你出來安慰我的,不是損我。”

“行了,你贏了,我不跟落寞的渣男計較。口口聲聲說虞崢是你的女人,你怎麽不說娶她?”

“我這不是要先把我媽搞定嗎?突然叫那個女人從國外回來,還硬塞給我,我這邊爛攤子都還沒收拾完,我結婚能結得歡樂嗎?

你又不是不知道虞崢那個人就少根筋,她哪是別人的對手。她隻會跟我鬧,成不了器的,不像虞夕有主見,給人很放心的感覺。”

厲爵不語,他唇邊的笑意加深了。

突然,他的眸光也有些複雜,一根煙抽完了,他又點燃一根煙來抽。

“來,幹杯,別再提姓虞那兩個女人了,覺得挺煩的。”

“你煩個卵啊,人家姓虞的又沒有來踩你尾巴,是你自己跟人家過不去。我就是想不明白,你怎麽那麽討厭虞夕,人家喜歡你有罪嗎?你自己拒絕就好了嘛,用得著跟人家成仇人嗎?小氣鬼,死心眼!”

“得了,你再跟我提虞夕,我馬上跟你翻臉。”立時,厲爵不悅了,幽暗的燈光映襯得他的俊臉更加冷峻。

他徑自碰了邢楷瑞的酒杯,他仰起頭就把杯中的威士忌酒液一口幹完。

該死的,他很討厭虞夕,偏偏那次酒醉錯跟她在一起後,他做了幾次惷夢,他竟然夢到跟她在一起做那種事。

混蛋,真的見鬼了!

那種不該有的感覺一直在他腦子裏蕩來蕩去,怎麽也揮不去。

他碰過不少女人的,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麽bt過,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狀況。

邢楷瑞抿了抿唇,驀地,他也把杯中的酒液幹完。

他現在好煩,藍冰莎回來了,一直住在他家裏。

現在,他也挺不想回家的。

~~~~~~

邢楷瑞回到家已經是零晨兩點了,靜悄悄的,他以為全都睡了。

其實,他回來晚挺好的,至少不用對著老媽跟藍冰莎了,他可以清靜一下了。

喝了不少酒,邢楷瑞也飄散著一身酒味。

有點口渴,他倒了杯水喝,突然,一雙柔荑從他身後摟住他的腰。

緊接著,他感覺到了背脊上緊貼著的玲瓏有致的身段。

驀地,邢楷瑞的眉心緊鎖著,犀利的眼瞳即便是在暗夜裏也閃爍著一絲火瞄。

大手一扣,他把背後的女人扯開了,並跟她保持著距離。

“冰莎,很晚了,你去休息吧。”

“瑞,你喝酒了?我擔心你。”

邢楷瑞的領帶有些歪了,藍冰莎定定望著他,她想幫他弄好,刹那間,仿佛是他看穿了她的意圖,她的手被扣住了。

“冰莎,你是聰明的女人,你知道我的底線在哪裏。我媽喜歡你,不代表我喜歡你。抱歉,不管我媽向你傳遞了什麽樣的信息,那都是她一廂情願的,跟我沒有關係。我已經有女朋友了,也認定她是我老婆了,請你自重。”

擱下話,邢楷瑞放開藍冰莎的手,他冷冷轉身了,並消失在樓梯上。

藍冰莎幽怨地瞪著邢楷瑞,直至他的冷漠背影消失了,她還是收不回來。

三年前,她就喜歡他了,在虞崢之前,他卻拒絕她。

因此,她出國了,現在是他媽媽邀請她回來的,所以,她才回來。

她沒有忘掉過他,她心裏還是抱著一線希望的。

邢楷瑞這麽無視她,她挺傷心的。

她比伯母口中的那個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邢楷瑞這樣拒絕她,她挺難受的。

一向被視為掌上明珠,一向被人嗬護著,被邢楷瑞這樣欺辱,她的驕傲不允許。

藍冰莎的表情極為不悅,她的眼底也掀起了波濤洶湧。

~~~~~~

雲熙的麵包店開張了,剛開始營業,店裏就挺熱鬧的。

老婆餅在做買二送一的活動,很多顧客排隊,才剛剛新鮮出爐,立刻又被搶光了,做得根本不夠賣。

倘若想買,等上半個小時也是有可能的。

風禦野今天特地休息,他還穿上了店裏的統一服裝,他一直在店裏幫忙。

看雲熙忙得開心,他也挺開心的。

他試過她親手做的老婆餅了,的確好吃,怪不得客人來了一波又一波。

今天店裏的生意特好,開門營業後他們一直沒有停過。

冷不防的,有人搬了幾個花籃擺放在門口,隨後,厲爵也停好車走了進來。

店裏客人挺多的,他隻在人群中尋找雲熙的身影。

一瞟見她,他擠了過去。

“雲熙,開張大吉,祝你生意興隆,我給你送花籃來了。”

見到厲爵那瞬間,雲熙怔了一下,她好看的黛眉微微蹙起,“哦……謝謝!”

她沒有邀請厲爵來的,他卻知道今天開張,還來了,還送花籃。

她知道風禦野不喜歡他,她巴不得他不要出現的,他來是幾個意思呀?

雲熙怕厲爵又亂來了,她不知道他還會做出什麽事來。

見厲爵來了,風禦野冷凜的眸沒好氣地瞪著他。

“喂,今天我老婆的店開張,你別玩花樣,要不然我不放過你。厲爵,我和雲熙已經結婚了,你還想怎麽樣?這麽糾纏下去,你煩不煩呀?拜托,你行行好,別來打擾我們生活,別在我們麵前出現了。”

風禦野冷凝著臉,他怎麽看都覺得厲爵特麽的不順眼,他也特麽的不想看見他。

“風禦野,打開門做生意,來者都是客人,你不準我買東西啊?你要是不歡迎我,那你幹脆就別開店。今時今日,你的服務態度不行。”

厲爵絲毫不遜色,他陰沉的眸挑釁十足地瞪著風禦野。

他沒有來要鬧事的意思,他隻是過來送花籃,順便看看雲熙,又或者買點東西。

風禦野這麽不客氣,他自然也不用給他麵子。

今天開張,鬧大了誰怕誰呀,他又沒有損失,他不怕風禦野跟他鬧。

“混蛋,你給我滾出去,我老婆的店我不歡迎你,我們的東西喂豬喂狗都好過給你這個人渣吃。”

-本章完結-

正文 第172章 經手人是誰?

不想驚動顧客,風禦野刻意壓低聲音怒斥厲爵。

這小夫三就是不要臉,特麽的囂張,特麽的人渣,怎麽看都覺得討厭至極。

“哦……風總的意思是來店裏買吃的顧客都是豬狗了?”

聞言,風禦野火冒三丈,他想衝上去轟厲爵出店的,刹那間,讓雲熙拉住了。

店裏顧客挺多的,這麽鬧不妥,驚嚇到人家就不好了。

厲爵也真是的,怎麽都讓人喜歡不起來,風禦野說的是他,他卻說成了顧客,讓顧客聽到這話,他們新店還要做生意嗎?

沒好氣的,雲熙瞪著厲爵。

“厲爵,你別太過份,如果你是真心來祝我開張大吉的話,請你別鬧事,我也衷心說一句感謝。你的祝福我收到了,顧客太多,我招呼不上來,況且,我這家小店容不下你這尊大佛。”

“雲熙,我今天是帶著誠意來的,我沒想過要鬧事,是風禦野在欺負人。他欺負到我頭上了,我能當啞巴嗎?你不也看見了?”明明是風禦野不對在先,雲熙卻指責他,厲爵的眉宇間逝過一縷不悅的情緒。

他的俊臉冷凝,也有點黑。

“你這個混蛋來絕對不會是好心的,別說得自己有多委屈似的。你來送祝福?呸,你不來惹我們已經是燒香拜佛顯靈了,你的心到底有多黑,你自己知道。”

風禦野就是看不下去了,他額頭上的青筋都快浮跳了起來。

如果不是雲熙拉著他,他真的想不僅是轟他出店,他還想揍他一頓。

沒見過臉皮這麽厚的小夫三,就像冤魂那樣糾纏不散,風禦野心裏特麽的不爽,他憋了一肚子的怒火。

虞夕一來就看到不對勁的三人,他們好像在爭執似的,她立刻走了過去。

“風禦野,你是存心要找茬的,是嗎?我不怕你!”說著,厲爵把袖子擼了起來,準備要幹架的氣勢。

隨著厲爵大聲吼道,不少顧客已經往他們這邊望過來了,風禦野也是再也不能忍了,他也擼高袖子。

打就打,誰怕誰,他就是要教訓目中無人的混蛋。

風禦野不顧雲熙拉著他,他要衝上去,刹那間,虞夕站在了他跟厲爵的中間。

“雲熙、禦野,這位大客我幫你們招呼,你們去忙你們的。別跟人渣一般見識,人家是什麽德性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氣壞了自己的身子不值。今天開張大吉,以和為貴,你們要以顧客為重。”

虞夕說得挺有道理的,他們不該跟厲爵吵,雲熙點了點頭。

“虞夕,拜托你了,謝謝。”

風禦野還不肯罷休,是雲熙把他拉進作坊的,她讓他幫她烤麵包。

隔著玻璃窗,風禦野還瞪著厲爵的,他以眼神警告他別亂來,他絕對也不是好惹的。

~~~~~~

又是虞夕那個踐人出來湊熱鬧,厲爵陰厲的眸凶惡地瞪著她。

他的俊臉冷若冰霜,眉眼醞釀著一股黑沉的風暴,看見虞夕,他整個人的感覺都不好了。

莫名的,他心裏也竄起一股無名怒火。

“虞二小姐,你想怎麽招呼我?我等著!若是招呼得不滿意,我有的是時間站在這裏耗到關門。你活膩了嗎?你做什麽爛好人?

你以為你是誰?我會給你那麽大的麵子嗎?你姐跟邢楷瑞分手了,你現在跟邢楷瑞半毛錢攀親的關係都沒有,我根本不用給你麵子。”

虞夕的表情很淡然,沒有一絲情緒起伏,她沒有跟厲爵較勁,更沒有生氣。

她定定望著情緒激動的厲爵,微掀唇瓣,她柔細的聲音隻有他聽得見。

“我懷孕了,你是想在這裏談還是到外麵談?在這裏說,也行,我無所謂。”

刹那間,厲爵猛烈地一怔,心莫名的緊縮,他渾身變得僵硬,他腦子裏也一片空白。

他驚訝的眸光定定地望著虞夕,雙唇微張,喉嚨裏卻一點聲音都逸不出來,好像被人死死掐住般。

虞夕懷孕了,他沒聽錯吧?這不可能吧?

不就是一個晚上,哪有那麽巧就懷上了。

該死的,她沒吃藥嗎?

那天晚上究竟怎麽的,他不是很清楚,他隻是依稀記得點。

他就連自己到底有沒有做措施都不知道,他有沒有控製住,他也不敢想。

看到厲爵的懷疑眼神,很是淡然,虞夕補充道:“我懷孕了,這是真的,你是經手人。”

驀地,厲爵的眉心深鎖,他的驚訝眸光也變得暗沉,眼眸略眯。

“你這個玩笑開得有點大了,你想幫風禦野也太不擇手段了。”說著,厲爵深沉的眸裏流露出一絲鄙夷。

“我沒開玩笑,這是事實。”

瞟見虞夕認真的表情,還有她嚴肅的口吻,厲爵整個人覺得糟糕極了,他心裏瞬間騰升起一股躁鬱情緒。

他頭頂上簡直是籠罩著一片烏雲,一道道無情的閃電悶雷朝他劈了過來。

不爽,他極不情願這個時候撞見虞夕,更不想聽到她說的這番話。

他以為他們已經結束了,哪會事情卻180度大轉變了,真的意外得令他一個措手不及。

什麽狗屁懷孕,一定是虞夕自己捏造出來的,一定是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影後她結過十次婚重生學霸小甜妻追妻擒心術別逼我動心大佬離我遠一點雙強,鷹王寵妻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億萬新妻(不悔讓我愛上你)少加一點糖惹不起先生萌妻出沒,請注意!為所欲為腹黑上司住隔壁婚外迷情55度:總裁前妻惹人愛王牌女助神秘男神,求休戰!與高嶺之花閃婚總裁未成年時光和你都很美鮮妻太甜:老公,抱一抱!閃婚傾情:席少的二貨甜妻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一世縱容暗黑係暖婚甜妻有喜早婚影帝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這個大叔有點暖暖寵無限之嬌妻入懷來
  作者:安嵐所寫的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