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

分節閱讀101

但是,我不能讓我姐受委屈,你欺負她就不行。你一直含糊著,我看你是虛偽吧?如果讓我發現你隻是玩玩而已,我肯定剝了你的皮。”

說著,虞夕的情緒有些激動,她的聲音也逐漸提高了分貝。

店裏的顧客都往他們這邊看過來了,邢楷瑞挺惱火的。

如果不是他不想鬧大,他真的容不下虞夕在他麵前撒野。

邢楷瑞旁邊的女人雖然沒有吭聲,但是,她狡黠的眸光有掃瞄虞夕的。

她的下巴略抬高,漂亮臉蛋綻放著自信自傲的光彩。

她的嘴角是微微翹起的,仿佛在嘲笑虞夕。

“虞夕,適可而止,你也別胡說八道。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傷害虞崢,我哪裏讓她受委屈了?我有說不跟她結婚嗎?你們這樣逼我,有意思嗎?”

虞夕沒有搭理邢楷瑞,她冷凜的眸光審視打量著他旁邊的女人,“小姐,你是誰呀?你身邊這位是我未來姐夫,你跟他隻是朋友嗎?”

是很漂亮,可是,這個女人一看就是狐狸精的媚相,她不言不語間並不代表她是好惹的。

虞夕越來越過份了,咄咄逼人,邢楷瑞忍無可忍了,他的嗓音有些清冷,“虞夕,你這樣跑過來坐,合適嗎?你朋友等你呢!我就跟朋友吃頓飯,我沒有跟你交待的義務,哪怕虞崢是我女朋友,我也有交友的權利,請你別騷擾我的朋友。”

厲爵一進來,他的視線就沒有離開過坐在風禦野身邊的雲熙,聽聞越來越充滿火藥味了,他這才收回目光。

他眯眼凝著虞夕,“虞二小姐,你不是我朋友,我沒邀請你坐下來的,抱歉,請回!”

立即,虞夕沒好氣地橫了厲爵一眼,冷硬的聲音是從牙齒縫間迸出來的,“是呀,我們不熟,我怎麽可能跟衣冠禽獸坐一塊去,我腦子又沒進水。”

話音還沒落下,虞夕已經站了起來,她瞪著邢楷瑞,仿佛在告訴他她是不會就這樣算了。

很是不悅撇了撇嘴,邢楷瑞有些憤然地扯了扯領帶。

見狀,他旁邊的女人微歪著頭盯著他看,而後,她的手扶上了他的領帶,並幫他弄好。

等邢楷瑞發現,已經太遲了,女人已經無謂地聳聳肩。

女人什麽都沒說,僅是瞄了虞夕一眼,極足的挑釁意味。

虞夕想發飆,卻讓夏奕灈製止,“虞夕,你冷靜點,或許不是你看到的那樣呢。”

“對呀,你先別衝動,即便有事,那也等你姐來解決。別跟那個女人一般見識,她是故意挑釁你的情緒的,你越是跟她對著幹你就是中招了,反而會連累虞崢的。”風禦野也不讚成虞夕再過去鬧,他勸道。

上次在會所救虞崢,邢楷瑞也去了,依他看他不會不在乎虞崢的,應該是有誤會吧。

同樣是男人,他看得出邢楷瑞在跟那個女人保持距離的,她幫他整理領帶,風禦野的犀利眼神有捕捉到他的一絲不悅情緒的。

見他們都這樣勸她了,虞夕就沒再過去了,不過,她今天沒什麽胃口吃火鍋,她以為她是被氣到了。

胸口處好像有一團火,又好像有一股氣在積壓著,虞夕覺得有點難受,她去了洗手間。

~~~~~~

冤家路窄,虞夕在洗手台那裏撞見了厲爵。

似是忽然想到什麽,她叫住他了,“喂,跟邢楷瑞一起的那個女人是誰?他是不是在外麵有別的女人了才不想跟我姐結婚的?”

不自覺地,厲爵擰了一下眉,他很不爽虞夕的口吻,她好像命令他似的。

微微抬高下巴冷凝虞夕,厲爵慢悠悠道:“不知道,你問他。”

“你跟他穿同一條褲子長大的,他的事你會不知道?你騙鬼啊?人家說物以類聚才能做得成朋友和兄弟,依我看,他跟你一樣是無恥的人渣!”

厲爵撇嘴,他略眯的、陰暗的眸一瞬一瞬盯著虞夕。

一會兒後,他微掀無情的薄唇,“怪不得你這個女人怎麽看就怎麽的不順眼,太不可愛了,是男人都不想認識你。除了你身邊那個蠢驢,我想整個京都沒有男人願意娶你回家的,因為人家壓根就不想家裏被弄得雞飛狗跳。”

瞬間,虞夕的美眸怒火閃閃,火光還流露出一絲鄙夷和嘲諷,她湊近厲爵的耳畔,冷冷地道:“你那麽嫌棄我,你不一樣不亦樂乎做繈爆犯,你是豬啊,跟驢沒什麽區別!要不然,就是種……馬!”

最後那兩個字虞夕特別頓了一下作強調,她瞪著厲爵的眼神流露著深深的鄙視。

霎時,厲爵的牙齒咬得格格作響,他額頭上的青筋眼看就快浮跳了起來。

他真的想掐死虞夕,他討厭她提起他們的事。

碰她,那是他見鬼了!

嫌棄地瞥了俊臉布滿冷凝黑線的厲爵,虞夕走了。

“你不說我就沒辦法知道了,我肯問你是抬舉你了,死王八!”

虞夕沒有回眸,嘴裏沒好氣地啐一口,那個聲音厲爵聽得見。

厲爵怒不可抑,握緊泛白的拳頭,隱隱抖動。

隱忍著胸腔憤張的怒焰,黑沉著臉的厲爵走進了男廁所。

他是好男不跟女鬥,是他有風度,要不然他真會弄死她。

~~~~~~

回到家,虞夕聽傭人說虞崢還沒吃晚飯,蹬蹬蹬……她跑上樓了。

打開虞崢的房門,她看到她蒙著頭睡覺。

“虞崢,你給我起來,你能不能有點出息?絕食,你失戀了嗎?沒了個男人,那是多大的事?天會塌下來了嗎?”

虞夕瞪著鼓起的棉被,她就站在床邊上吼。

“嗚嗚嗚……我難過也不行嗎?”哭著辯駁,虞崢掀開了被子把頭露了出來。

她的小臉早就會淚痕浸濕了,她就是難過,所以偷偷躲起來哭。

她也意想不到,邢楷瑞竟然跟除了她以外的女人那樣子親昵。

“哭有什麽用,你要是女人就把邢楷瑞甩了,別吊死在一棵樹上。你是不是見到了一些不該見到的東西?比如某個女人!”

突然,虞崢不哭了,她睜大淚眼不可思議地盯著虞夕,“你怎麽知道我見到了一個不該見到的女人?虞夕,你也看見了嗎?”

虞崢的腦子就是比別人慢半拍,虞夕扶了扶額頭。

略有沉思,她明說了:“嗯,今晚吃火鍋碰到邢楷瑞了,他身邊帶著一個女人,挺漂亮的,人家比你精明多了。”

“嗚嗚嗚……我就說嘛他是一個大混蛋,他背著我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嗚嗚嗚……邢楷瑞,我討厭你!”

虞夕眯眼,隨後,她抱著虞崢。

“別哭了,我很認真問你,假如邢楷瑞有一天真的不要你了,你想過怎麽辦了沒有?”

“虞夕,你別嚇我,我害怕。”

“我是說如果,倘若他真的不愛你了,難不成你也要纏著他嗎?”虞夕擰眉了,她的表情蠻嚴肅的,她是很認真問虞崢的。

她也不知道邢楷瑞是不是有擔待的男人。

“我沒想過跟他分開,以後的事我也沒有想過。”說著,虞崢不哭了,她重重地吸了一下鼻涕。

“以女人的直覺,他身邊那個女人是喜歡他的,隻要邢楷瑞一天不表態,他沒有跟你結婚,你都不是他的唯一。

虞崢,有時候嘛,你得為自己想想了,不要等到他甩了你,你才又哭又鬧的,他不會可憐你。

倘若到了那一步,你要堅強,沒了個男人,再重新找一個唄,天底下又不是隻有邢楷瑞,對吧?”

不曉得虞崢有沒有聽得懂虞夕的話,她不再哭了,她也沒吭聲。

-本章完結-

正文 第168章 不是她不敢做,她也能做得出來

不能在一棵樹上吊死,邢楷瑞那麽混蛋,那她就去找別的男人,然後把他甩了。

思慮了一個晚上,虞崢得出了這麽一個明確的答案。

虞夕去上班了,她也出門了。

虞夕說得對的,哭有毛用,根本解決不了問題,而且,她就不能讓邢楷瑞看扁了。

天下還有那麽多男人,她不是非他不可的,她就不信會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男人了。

虞崢找了一間姻緣中介,她火速填了表並且報名了,她要老板盡快給她安排相親對象。

他去找女人,哼……她也可以找別的男人的,而且,她要先甩了他,別以為她是好惹的。

打定主意,也沒有跟虞夕商量過,虞崢馬上給邢楷瑞發信息說分手。

沒等他回複,她把手機關機了。

不理他,再也不要理他了,她要徹底的無視他。

從現在起,她就要忘記他,把他從她心裏徹底清除。

~~~~~~

靠……小女人吃了豹子膽了,她竟然跟他提分手,邢楷瑞氣炸了,他雙眼明顯的閃爍著火光。

他隨手撥打了虞崢的電話,卻是聽到手機已關機的提示音。

瞬間,邢楷瑞額頭青筋暴突,冷硬的聲音從齒縫間迸出來,“虞崢,好樣的!你活膩了嗎?”

從來沒有人讓他如此的大動肝火了,邢楷瑞的俊臉黑沉得很難看,他雙眸也醞釀著一股黑壓壓的風暴。

壓抑著憤張的怒焰,邢楷瑞隨即撥打了虞夕的電話。

她才一接起,立即,他沒好氣地吼:“虞夕,你昨晚跟虞崢說了什麽?她跟我提分手了。”

“哦……她跟你說分手了?哈哈哈……虞崢終於聰明了一次,她腦子也不是那麽二了。我沒跟她說什麽呀,你知道嗎,她昨晚連晚飯也不吃,自己躲在被窩裏偷偷哭。邢楷瑞,我才想問你呢,你做了什麽混蛋的事情?”

一想起虞崢昨晚哭成了淚人兒,虞夕也火大了,她提高分貝吼回去。

她還沒跟邢楷瑞興師問罪呢,他倒好衝她發火了。

到現在,他還沒解釋清楚那個女人是誰呢!

他還有理了?跟厲爵一樣是人渣一枚,鑒定完畢!

“虞崢昨晚哭了?為什麽?我又沒惹她生氣。我什麽混蛋事都沒做,我沒有對不起她。”聽虞夕這麽說,邢楷瑞挺驚訝的。

他這幾天不是沒有找過虞崢,她不聽他的電話,他給她發短信,她也不回。

是她不理他的。

“你還敢說沒有對不起她?邢楷瑞,你還是個男人嗎?你自己做出來的事又不敢認,我鄙視你!你跟別的女人在一起,不僅是我看見了,虞崢也看見了。

那個傻瓜為了這個事幾天都不開心了,她哭了,你知道嗎?她害怕,她很純的,一根筋通到底,你還想怎麽整她?別告訴我你是打算吃幹抹淨然後拍拍屁股想走人了,要不然我弄死你的心也有。”

“你要我說多少次你們才相信,我跟那個女人沒有關係,隻是朋友?”低咒一聲,邢楷瑞憤憤地砸了一拳在辦公桌上。

他這段時間都煩死了,老媽非要他跟藍冰莎結婚,那邊虞崢虞夕又向他逼婚,他家那邊的事都還沒擺平,他後院倒是起火了。

他這不是積極處理家裏的事嗎?虞崢就不能等等嗎?現在跟他鬧分手,真的把他氣死了。

他這段時間忙著應酬藍冰莎不是為了她嗎?

邢楷瑞雙眉緊擰著,他的俊臉也十分不悅地繃緊。

“邢楷瑞,我管你有什麽難言之隱,你要是愛我姐,你就給她十足的安全感。虞崢平時就少根筋,沒人管得住她不會胡思亂想。人你也吃了,你要對她負責到底。”

邢楷瑞伸手捋了捋俊臉,他掛掉電話了。

長長地歎了一口氣,極少抽煙的他拿起抽屜裏的煙盒,他點燃一根煙抽了起來。

性感的薄唇時不時地傾吐出繚繞的煙霧,他深沉的眼眸慢慢眯了起來。

~~~~~~

敲了敲門,白天宇推門進來了。

他在厲爵麵前的椅子坐下,並交給他一份最新的調查資料。

“厲總,雲家的債務全由風禦野還清了,雲皓天和他兒子去了南方,他在那邊開個小店過著很普通的生活。風……”想說風太太的,白天宇察覺總裁的眸色突變,突然,他改了稱呼。

“雲小姐度完蜜月回來之後,她在籌備開一間麵包店。目前店麵已經裝修得差不多了,據了解大概一個星期後正式營業。”

厲爵很仔細聆聽著,他一邊翻看著白天宇剛剛放下的資料。

“我知道了,你讓人繼續密切留意雲熙,我爸那不用理他。”

“哦,明白了。”

白天宇離開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影後她結過十次婚重生學霸小甜妻追妻擒心術別逼我動心大佬離我遠一點雙強,鷹王寵妻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億萬新妻(不悔讓我愛上你)少加一點糖惹不起先生萌妻出沒,請注意!為所欲為腹黑上司住隔壁婚外迷情55度:總裁前妻惹人愛王牌女助神秘男神,求休戰!與高嶺之花閃婚總裁未成年時光和你都很美鮮妻太甜:老公,抱一抱!閃婚傾情:席少的二貨甜妻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一世縱容暗黑係暖婚甜妻有喜早婚影帝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這個大叔有點暖暖寵無限之嬌妻入懷來
  作者:安嵐所寫的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