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

第90節

皇帝年紀與王傲雋差不多,他說他要給秦家姐妹介紹一個人,然後一臉慈愛的看著王頤溪。

皇帝說,王頤溪是太子,是他的親兒子。

因為之前有隱藏boss做的鋪墊,葵花倒沒有太多的驚訝。

隻有秦小妹,一臉見鬼的模樣。這也不怪她詫異,個中原委,天下百姓都清楚。

本朝百姓的禁忌,是說皇帝的子嗣。

開國太祖沒有登基前生有四個孩子,因病或者意外去了三個,最後一個好不容易拉扯到十二歲,在戰亂中死去了。等他成了皇帝,在後宮三千佳麗中努力耕耘,終於又得了八個孩子,而最終存活的,隻有一個皇子與一位小公主。

皇子即位,同樣的情形又發生在他的身上。之後的皇帝都像受了詛咒一樣,不管是英明睿智,還是糊塗昏庸,他們生下的兒子最終隻能存活下來一個,皇家便成了一個世代單傳的家族。

當今皇帝的情況有些特殊,他爹本事比較大,除了留下他之外,還給他留了一個弟弟。本以為這是詛咒被打破了,可沒想到,到了他這裏,生下來的孩子就總是夭折。就有人偷偷的說,是詛咒加倍彈到他身上了。

皇後與他生了三個孩子,心力交瘁,去寺廟燒香拜佛,請道士畫符驅穢物,嚐試各種民間偏方,直到生下第四個孩子。

那孩子生下來就奄奄一息,膚色白的沒有一點血氣,所有人都認為,不能成活。

也許上天憐憫她,皇帝終於請來了一個奇人異士。那人說,要將皇子帶走,改名換姓,過普通人的生活,十四年之後,還他一個合格的繼位者。

皇後不舍,卻不能不忍受分離之苦,隻是之後不久,她就一病不起,若不是牽掛孩子吊著一口氣,也許早就駕鶴西歸。

王頤溪,就是當初那孩子,如今的太子。

秦小妹表示偶像變太子什麽的,畫風轉的太快,接受不能。

轉而又對王傲雋師父湧起了極大的敬意,一般人誰敢把太子、未來的皇帝帶到紊亂的戰場,讓他去接受刀槍無眼的洗禮。

皇帝就嗬嗬嗬了,當初把兒子交給王傲雋實屬無奈之舉,聽他說起這些年的經曆,也是冷汗直冒,好在兒子完好無損的回來了。

這一次把葵花和秦小妹召過來,除了讓他們知道王頤溪的底細之外,另外是聽說了葵花的醫神大名,想請她給皇後治一治。

兒子回來之後,氣若遊絲的皇後像了卻了心願一般,回光返照了三天,又躺回了病榻。粒米不進,每一日都是用小勺子撬開她的嘴唇喂一些水,皇後比之前的模樣更為形容枯槁。

太醫束手無策,一起宣布說可以準備後事。皇帝氣得摔桌椅,也無濟於事。

葵花不再多說,去了皇後的寢宮,那裏坐著許多婦人,皆是皇帝的嬪妃,每個人臉上都有戚戚之色。也許因為都沒有孩子的原因,這裏的後宮出奇的安寧平和,對於皇後如今狀況,倒是真正的同情。

皇帝咳嗽了一聲,打破一室的死氣沉沉,把眾嬪妃遣散出去,輕聲安撫了皇後幾句,才讓葵花上前把脈。

看脈相,已是將死之兆,皇後的身體是燈枯油竭,若非有強大的意誌力,她早就該入土。

如果沒有靈丹妙藥,必死無疑。

好在還有作弊的工具,葵花一臉凝重的將皇帝請出去,掏出一個赤紅的果子,固本培元,它最有效。葵花把小果子搗成泥,慢慢的把果汁喂給皇後喝了,又在她身上紮了兩針,促進身體快速吸收汁液。

兩日之後,常年病怏怏的皇後終於有了起色,喝了一碗小米粥,麵色紅潤,還能跟皇帝談笑兩句。

葵花來給她複診,查看了一下,皇後再活個十年二十年都沒有問題,便隻開了一副養生的藥。

也許葵花的親和力強,此後,她又變成了婦女之友,經常被皇後喚道後宮去,給那一群嬪妃講宮外的稀奇古怪的事。

八卦來八卦去,又講到了葵花自己身上。

聽聞她曾是何家的媳婦,卻被何家婆母姑嫂欺壓,眾嬪妃都是萬分同情。

她們在宮裏過的不舒心,但一般人家的兒媳婦都與葵花相差不大,費力不討好,裏外不是人。

葵花隻是輕輕的笑了笑,有些事情她沒有說的很透徹,宮裏都是人精,裝的太過小白花,別人也不會相信。

八卦又歪到了何家,何晗煜娶了北國的公主,等於是爆了一個大冷門。

誰都不曾想到,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子,可以讓喊著“此生唯秦小妹不嫁”的逗比公主傾心於他。所有的將士,包括一些官家子弟,在圍觀了玉螭扇的嫁妝之後,都眼紅了。何晗煜簡直就是被福星單獨照顧的。

然而生活如飲水,冷暖自知,何晗煜滿心歡喜的娶得前世的愛人,情感卻一點一點疼痛起來。

他前世的愛人,還有著同樣的名字,有著同樣的容顏,卻完全沒有了前世的記憶。他隻有不斷的催眠她,把他們的曾經編成段子,一點一點的塞進她的腦袋。一遍又一遍的重複。

隻是這樣的過程,讓何晗煜陷入了自我懷疑,是不是他們前世的愛情經不起考驗,所以他的扇兒怎麽都記不起來。

然而更考驗人的事情來了,流離失所的何母,找了過來,跟她一起的還有何馨歌。

何晗煜當初去了信,讓他們倆把秦葵花打發走,如果有孩子,也把孩子弄掉。他和他的愛人之間,不應該存在膈應人的東西。然而等他去了何家老宅,那裏早就易主,還有極少數的原居民,何晗煜一打聽,就覺得母親和姐姐真是太不靠譜。

他沒有法子,隻好急匆匆的去京城準備迎娶公主,一邊大義凜然地張貼告示尋找母親,一邊祈禱著何母千萬不要找過來。

但他就是這麽倒黴,受盡生活流離之苦的何母聽說了消息,長途跋涉而來。他兒子如今是個將軍,她享福的時間終於到了。

何母和何馨歌這幾年過得非常不好,當年她們帶著銀兩跟大流一起去逃難,雖然有塗邢垌在一旁照料,免去了一些苦楚,但是到底比不上在家中舒適。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遇上了劫匪,尋常人逃難,都隻帶上生活所需,何家母女卻帶上了硬邦邦的銀兩,家底都被掛著絡腮胡子的山賊給弄走了。

若不是塗邢垌手中還有一些碎銀子,他又照看著那兩母女,說不定兩人都要淪落成乞丐。

隻是他貼心貼意的日子也沒有多長。

三個人在南方安頓下來之後,何母開始擺丈母娘的譜,她女兒懷孕了,要吃好的喝好的,銀子不夠,是男人就要去出門賺。

塗邢垌一個人做了三份工,早上天沒亮就起來,晚上半夜了還在做苦力,一天隻能睡不到兩三個時辰,吃的是饅頭包子和鹹菜稀粥,賺的每一個銅錢都上交給何馨歌,讓她去買魚吃肉。何馨歌心裏愛慕他,倒是真的心疼,然而何母卻認為是應該的,頓頓大魚大肉,毫不含糊。

久而久之,何馨歌也習慣了,畢竟沒有過過苦日子的人,不知道賺錢的辛苦,真要說起來,如今的夥食,比她以往的生活還要差了很多。

日子過了約有半年之久,塗邢垌突然不幹了。他是個孤兒,在男女之事並不太了解,然而最基本的,女子懷孕四五個月之後肚子會隆起他是知情的。

塗邢垌對何馨歌並沒有動情,他也曾暗地裏後悔酒後失態,使一個無辜的女子失了清白。所以當何母在他家門口大吵大鬧時,他都沒有還嘴,而是默默地把犯錯的責任都擔起來,不讓事情更糟糕。

他默默的當牛做馬有了半年,卻忽然有一日發現何馨歌的肚子是假的。酷暑難當,塗邢垌那日提前下了工,何馨歌正把那一團布包取出來納涼,她身上長滿了痱子,還來不及偽裝。

何母對假懷孕的事並不知情,所以塗邢垌給她擺臉色的時候,她還罵了兩句,進屋去安慰她的寶貝女兒,看到那一團布包,何母愣住了。

被人當傻子耍了半年的塗邢垌當然不會繼續賣命,自從那日喝醉了酒,他就再沒有碰過何馨歌。所以他也懷疑,喝醉酒的那日他其實也沒有碰她。隻是那都是糊塗事,再追究也晚了。

不管何馨歌怎麽痛哭流涕,何母怎麽挽留,塗邢垌背起簡單的包裹離開了。

半年的積蓄並不多,何母與何馨歌優越慣了,不到一個月就開始捉襟見肘,日子越來越淒涼。

三年了,聽聞兒子沒有死,反而當上了將軍,要接她們去過好日子,何母如何不開心,怎麽會不千裏跋涉而來。

她終於,可以揚眉吐氣。

☆、第109章 傻媳婦(十)

何母難得又回到了富貴人家的生活,兒子是比他爹土財主,還要更厲害的小將軍,是要上朝見天子的官員。

在兒子的宅子裏,她見到了兒媳婦,水嫩嫩嬌滴滴的,美似天仙,何母打量了一下身段,是個好生養的,就越發滿意。

當然最讓她中意的,這姑娘是北國的公主。

雖然不是本朝的公主,但想想這樣尊貴的人兒要日日給她請安、服侍她,何母就覺得心中裝滿了蜜水。

還是她兒子聰明,在戰場上也能找到一個如此可人的媳婦,又在心中暗道自己幹的好,把秦葵花那掃把星給趕走了。

何家母子,在某些事情上的想法,有異曲同工之妙。

隻是何母把生活想的太美好,把所有當兒媳婦的女子想得太柔軟。

她理所當然的要給兒媳婦立規矩,她是婆婆,第一次見麵當然要搞定玉螭扇。曆來都是婆婆調理媳婦,即使她是公主,何母都要讓她乖乖地聽話。

然而玉螭扇根本就不理睬她,她從小到大就沒有受過委屈,肆意張揚了十四年,性格已經成型,何母根本拿不下她。

家裏幾乎所有的東西倒是玉螭扇置辦的,家中的下人有多半是公主的陪嫁,就連廚子,也是北方來的,做的菜全都按著玉螭扇的口味。

自從塗邢垌走了之後,何馨歌便一直歡喜不起來,之後的生活又很淒苦,何母就分外心疼她。如今女兒瘦了,何母讓人去燉鮑魚燕窩給她補身子,都必須通過玉螭扇——隻有兒媳婦那裏才有最好的食材。

一天兩天還好,一個月下來,何母的怨氣累積到一個新高度。這宅子是她兒子的家,那麽在這個家裏她才是最大的,而如今的兒媳婦讓她的老臉沒地方擱。

何母不舍得拿兒子撒氣,又幹不過兒媳婦,隻好不停地在何晗煜耳邊念叨:“玉螭扇太霸道,整天欺負你娘你姐姐,煜兒你可要振一振夫綱,讓那死丫頭不再猖狂!”

可她說的死丫頭是何晗煜的心頭寶,他心疼還來不及,怎麽會怪罪。何母的惡人告狀讓何晗煜厭煩,但他與原身保證了會照顧好他的娘,本朝又重孝道,天子腳下,他不得不裝一裝樣子。

何晗煜便委婉地與玉螭扇說了兩回。

可是人家根本不理他,他催眠她接受他們的愛情,卻沒有改變她的性格,如果那樣,那是他重新塑造了一個人,更加沒有意義。玉螭扇自小在北國長大,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她娘給她灌輸的觀念是:不可受委屈,若在敵國被人欺壓,丟的是北國的臉麵,若真有人讓她委屈了,舉全族之力滅之。

她堅信她娘說的話,所以何晗煜自認為看起來苦口婆心的勸導,全被玉螭扇當做耳邊風輕輕的刮走了。

日子一長,何母的怨氣就愈加濃烈,終於某一天,婆媳融洽了一層紗就被她扒了下來。

那日何晗煜上朝去了,何馨歌心血來潮想要吃冰鎮楊梅,何母立即喚人去買,卻看到玉螭扇拿著瘦肉喂狗。何母心中的火氣就從腳底燒到了頭頂,她的寶貝女兒想吃幾個楊梅還要看人臉色,她又想到前兩年吃糠咽菜的苦日子。

心中齷齪的人總是把別人也想的齷齪,玉螭扇這種做法被何母認為是在嘲笑她當年的落魄,她被兒媳婦當成狗一樣被看低。

本朝最被人關注的婆媳大戰開始了,可以說何母是市井出身,髒話痞話像機關炮彈一樣突突突掃射,刷的一下就抽的敵人半條血。

玉螭扇被氣得俏臉通紅,從小到大還沒被人敢這樣指著罵過她,對於何母這樣的人,“君子動口不動手”是沒有用的,得要棒打惡虎才行。

於是一頓打,何母給揍得鬼哭狼嚎。

等何晗煜下朝回來,何母還躺在大門口不肯起來,何馨歌在一旁假心假意的拉拉扯扯,看架勢恨不得事情鬧得更大。

一見他回來,何母呼天搶地兩手握拳不停的捶著身下的青石板:“作孽啊!老娘生了個兒子怕媳婦!天殺的女人要打死老娘呢!”

“煜兒,你今日不給我一個交代,娘就吊死在家門口!這個家我是呆不下去了呀!”

何馨歌給她捶背拍胸,抹著眼淚哭:“我可憐的娘哎!腿骨都要被打折了!弟啊,你可一定要教訓那個惡婆娘!”

何晗煜額上青筋直冒,頭都大了,他娘他姐的本性他清楚得很,曾經有個媳婦秦葵花,那是被她倆搓捏得跟孫子一樣。

現在這娘倆撒潑耍賴一定要公主給她們道歉,不然這家裏不得安寧。

即便不想心上人受罪,何晗煜還是要息事寧人,便沒幾分誠意地勸了玉螭扇兩句。玉螭扇雖然被催眠認為“很愛很愛很愛他”,但不相幹的人和事她才不會屈就:“好吃好喝供著你娘,她嫌湯鹹了我馬上讓人倒掉,她說菜素了我讓人燒肉。大姑子回來後我給她置辦一年四季的新衣裳,她不喜歡的都重新做。她倆是不知道的別人的好,狗都知道感恩,我就讓我家汪汪吃肉怎麽了,她倆管得著嗎?我沒用你的、也沒用他們的一枚銅錢,用得著她們心疼嗎?”

“我跟你說何晗煜,要不是看在你的麵子上,那老虔婆和她的女兒我都要趕出門去!如果有下一次,就不著輕輕的敲幾下板子,我真的要把她的腿打斷,讓她嘴欠討人嫌!”

一席話說得何晗煜麵紅耳赤,對何母與何馨歌多了幾分憎惡。

一般來說,這個年代的兒媳婦是很難做的,倘若丈夫不心疼,隻要婆婆刁難一點,一生都沒有好日子過。

全家所有人都關照的丈夫,是日子最逍遙的人。

何晗煜如今卻沒有這個感覺。

受原身的托付,母親要照顧好,不能得罪,妻子潑辣,她娘家強勢,夾在中間的何晗煜過得水深火熱。

雙方都不是容易妥協的主,何晗煜去任職的事也多,倘若家務事都拎不清,又如何在官場上走得遠。他比別人多活了一輩子,此生除了讓他的扇兒回到他的身邊,當然還要在事業上出類拔萃。

隻是腦子進水了的何母根本是不配合的,她整個兒就一無知村婦,她要享她兒子的福,而不是被一個小小的兒媳婦欺壓。

何晗煜就像個忙碌的打地鼠的人,妻子那頭火就降下去了,母親這邊又燒了起來,雙方調解不能。幾日之後,他的黑眼圈一圈一圈的濃重起來。

婆媳的觀念不同,或者真相一點來說,純粹是何母想把玉螭扇鉗製得死死的,而又沒這個本事。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大碗菜  所寫的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