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

第85節

何母當場就暈厥,何家大女兒何馨歌哭的眼淚汪汪,何晗煜咬著牙關隻看著秦葵花,他想報仇,他想家族興盛。

秦葵花曆來是個能幹的,做小伏低是被孝道與三從四德壓製著,如今婆婆不頂事,她被迫成為了何家的頂梁柱。

戰亂之中,何家的下人或逃命,或趁著主家老爺死了撈一把銀子遠走高飛。可以說,一場戰爭,何財主的意外,讓何家百孔千瘡。

人人自危,秦葵花昔日的情人塗邢垌就偷跑過來要帶她逃命,道是此地不可長留,南方才安全,能跑多遠就跑多遠。

塗邢垌自她嫁入何家,就一直在做工攢錢,夜以繼日,已經存夠了一千兩白銀。就像贖人一樣,他要把秦葵花從何家買回來。

戰,百姓苦,秦葵花隻是個姑娘,當然對戰事的殘酷恐懼害怕,她心底是期待跟塗邢垌一起遠走高飛的。

何家母女過了一段自力更生的苦日子,對銀錢的重視比以往要迫切得多,當塗邢垌拿了一千兩銀子來時,何母兩眼都放光了,毫不猶豫就答應放人。

何馨歌則是妒火中燒,這幾年她苦苦追求塗邢垌,卻得不到,她憐惜他日子過得苦,還去給他洗衣服,還是總被拒絕。原來他在存錢,全都是為了已經成為她弟媳婦的秦葵花!何馨歌自認是個千金大小姐,屈尊給他好臉是給他天大的麵子,可她成了笑話,她把自己耗成了老姑娘。

簡直是奇恥大辱!

秦葵花讓她受了奇恥大辱。

梁子結大發了!

隻是事已至此,何馨歌再怎麽恨,也沒有用處。所有人都以為,秦葵花終於可以脫離何家,與塗邢垌去過夫唱婦隨的小日子。

然而兩人準備的南下旅程還沒有出縣城,秦葵花又回了何家。因為她在自己的行囊裏看到了一塊玉佩。

那是何晗煜隨身戴著的,何家的祖傳玉佩。何家沒有人挽留秦葵花,但要除去何晗煜,這孩子是真的親近她。

秦葵花被男孩的真情所感,終於對著塗邢垌哭喊:“我不走了,我不走了。”

心上人一根筋犯蠢,塗邢垌沒有辦法,又跟著她回了小鎮,那贖金何母隻肯還給五百兩,塗邢垌也沒有多說一個字。

何母對秦葵花能回來還是挺意外的,隻是還是很硬氣道:“是你自己要回來,我沒有求你。”

秦葵花知道她的脾性,當時隻是笑了笑,以為自己終於是能感動她。

卻不知道,她感動的隻有她自己。

原本氣得好幾天沒吃飯的何馨歌,此時倒看秦葵花特別順眼,隻要還是她的弟媳婦,塗邢垌就還是單身,她就還有機會跟他在一起。塗邢垌又在附近做工,並沒有去南方。

隻有何晗煜,真心實意的愉悅。

半年時間磕磕碰碰過去,戰事還在延續,何家更加破敗,他偷偷跟秦葵花說,他要去軍營。

此時何馨歌已經搬去塗邢垌屋裏與他同住了,女追男,隔層紗,縱然沒有皮肉關係,她也與他成了公認的一對兒。

所以何家於何晗煜來說,並沒有太多要操心的事兒,反而他在書中看到英雄豪傑建功立業,被點燃了青春。

秦葵花思考了三天,最終還是支持丈夫。

何母是把兒子當成眼珠子帶的,平日裏男孩有一點磕磕碰碰就讓她呼天搶地,要是讓她知道何晗煜要去上戰場,何母怕是要撞牆。

何晗煜是連夜偷跑的,等何母知道實情,她指著秦葵花的鼻子罵了三天三夜,罵她是個掃把星、喪門星,秦葵花半句話都不敢搭。最終還是何馨歌回來把她娘勸住了,男兒誌在四方,能闖才強。

隻是兒子一走,何母就對秦葵花變本加厲的看不順眼了,這事兒把秦葵花大義回來何家的情分全部抹殺。秦葵花在她看來就是個傻的,傻乎乎地回來何家她喜聞樂見,可如今蠢到把她兒子送去戰場,她恨得想活活掐死這個蠢豬。

秦葵花自知這事兒雖然大義,但於一個單傳的家庭來說,是毀滅性的打擊。之後她對何母更是唯命是從,何母讓她往東她絕不站西邊。

但是秦葵花的作態仍然沒有令何母順氣,反而讓她的火氣蹭蹭蹭的往上冒。何母毫無顧忌地收拾她,有個頭疼腦熱的,就讓秦葵花整日整夜立在床邊兒服侍,順便讓她吃不好睡不好,攢勁兒折騰。

如此三個月,秦葵花縱然是鐵打的,也終於捱不住,暈了過去。

何母嚇了一跳,不情不願地請大夫過來,一把脈,竟然是喜脈,算算日子,正是何晗煜離開的那幾天。

把秦葵花當奴隸使喚的何母,頓時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何家有後,可不能大意。

可惜秦葵花命不好。

☆、第102章 傻媳婦(三)

相當於隻有何母與秦葵花兩人的何家,終於安寧了幾日,可這和諧的日子也隻有短短的十個月,等秦葵花的女兒出生,何母臉都綠了。

何母一心盼望的是個孫子,帶把的孩子沒了,簡直太要命!她原本養了幾隻雞準備給秦葵花坐月子,這會兒當然不給拿出來,口裏罵著賠錢貨,讓生產完不久的秦葵花自己帶孩子。

可憐秦葵花二十多歲頭一次生孩子,在這裏已經是個大齡,產後第二天,就拖著虛弱疼痛的身體給孩子洗尿布,那會兒又是初冬,涼風兒一陣連一陣。

等出了月子,秦葵花落了一身毛病,奶水嚴重不足,小嬰兒餓的瘦巴巴的,蜷縮著像隻小貓。

可何母對小孫女兒沒有一絲好感,她讓秦葵花把雞一隻一隻燉了,又以頭疼要補為由,端起瓦罐在自己屋裏吃得幹幹淨淨,留給秦葵花的,隻有一小碗沒了油星的清湯寡水。

秦葵花帶著女兒過得極為憋屈,何母卻還不放過,她把何晗煜離家去往戰場的過錯,全部算在秦葵花身上。

六年時間過去,兩國的戰爭終於熄火,杳無音信的何晗煜也終於遞了家書回來。

彼時何母養出了一身肥肉,秦葵花與小女兒卻是瘦得可憐,六年勞作,讓秦葵花佝僂了背,臉上長了斑,比同齡的何馨歌顯得老了許多。

何晗煜的書信,是先到了何馨歌手上的,再轉到何母那裏,就沒有再露麵。

作為妻子,秦葵花沒有得到隻字片言。

很多年後,秦葵花才有幸知道那封信裏頭,有著多麽殘忍的決定。

那封家書的大致內容是:如今兩國達成百年和平之約,普天同慶,何晗煜在軍中立了大功,破格提拔為小將。北方國家的公主玉螭扇驍勇善戰,在戰場上與何晗煜交戰過兩回,兩人互生情愫,相愛甚深。大戰能順利停下來,也與玉螭扇有莫大的關係,她請求北國的首領、也就是她的父王休戰,再不斷的努力遊說他,又說服了她的兄長們。何晗煜與玉螭扇便有了婚約,這是兩國邊境上的百姓給為戰亂所疲憊的士兵所希望的,他們受到了許多人的祝福。

何晗煜隱瞞了他已經有了妻子的事實,沒有人懷疑。他進入軍營的時候還隻是個十四歲了的火頭兵,六年的時間都在男人堆中,誰都不會想到他已經有了妻子,還已經有了一個孩子。

就連何晗煜自己,也不知道他有了一個女兒。

他在信中交代他姐和他娘,讓她們倆把秦葵花打發走,因為北國的公主玉螭扇她說過了,要一生一世一雙人,他們倆成親之後,不可以再納妾。何晗煜心中喜愛她,自然都是她說了算,更何況玉螭扇的背後還有那麽大一個國家作為靠山,他要跟她在一起,就像駙馬入贅一樣,自然要承受更多。

當初是他用計把秦葵花留下來,如今又是他要把她從何家趕出去,何晗煜是有一點忐忑的,他不敢去信給秦葵花,故而拜托了他的姐姐和母親。

如果說母親為了兒子可以什麽事都做的出來,那麽何母為了何晗煜,同樣是可以毫不留情地對待孝敬了她六年的秦葵花。

那是一個春暖花開的日子,秦葵花把自己和孩子還有何母的衣服,都拿到井邊去洗幹淨晾曬起來。

衣服有些多,等她做完這些事情,已經過去了小半個時辰,平時小女兒都會在她晾曬衣服的時候起床,雖然很瘦弱,但小女兒也能夠幫她做一些事情。但是這一會她賴床了,秦葵花就想著,讓小女兒多睡一會兒也好。

等她把早飯的粥熬好,去請何母起床,何母的臥房裏卻沒有人,秦葵花納悶了半天回自己屋裏,沒進屋就看到何母掀開門簾出來。

在秦葵花的認知裏,何母從來沒有屈尊踏進過她的屋子,自從何晗煜從軍,秦葵花的正房就是何家的柴房。

看到秦葵花時,何母神色有些異樣,但她馬上沉下臉色道:“丫頭還在睡懶覺,我那床被子不幹淨,你去幫我洗了。”

秦葵花受寵若驚,平時何母對親孫女的呼喚必定是“死丫頭”,這會兒語氣不自然的親昵,讓秦葵花誤認為這是一個婆媳關係緩解的信號。

忙了一大早的秦葵花心情愉悅的給何母漿洗了被子,又被她喊著做了這事那事,等閑下來,已經晌午。

然而她的女兒還沒有起床。

那並不是一個貪睡懶惰的孩子。

心中詫異,秦葵花甚至有些惱怒,六歲的女兒早就是她最大的幫手,按理,女兒平時都已經開始幫她描花樣準備繡線。

女兒今日台懶散了。

可是拉開被子,她的女兒成了何母口中的死丫頭。

真正的死丫頭。

孩子脖子上有深深的掐痕,臉上驚恐痛苦的表情已經凝固。

秦葵花腦子一片空白,她不記得她是怎麽去感受那沒有了呼吸的小巧鼻子,也不記得她是怎麽去觸摸那沒有一絲溫度的皮膚。

她記得似乎何母慌慌張張的跑過來,在門口跺著腳大哭大喊:“殺人啦!秦葵花殺人啦!”

那之後來了很多人,似乎連官府的人也來了,他們都在何母有意地引導下,認為秦葵花殺了人,殺了她的女兒。

公堂之上,秦葵花隻是在反複的說:“丫頭死了,是我的錯,我沒有照顧好她。”

她不停地反反複複地碎碎念,別人都在憐憫她,就連縣太爺也覺得這案子審不下去,然後何母又爆出了一個驚天大事。

何母說秦葵花幾個月前受到刺激,精神不大正常,做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不是沒有可能。眾人就等她說所謂的幾個月前的刺激,然而這也是秦葵花第一次聽到。

當年戰亂,秦家沒躲得過災難,秦爹帶著秦小妹跑了。幾年之後,秦爹已經死了,秦小妹淪落為唱曲賣笑的女子。就在幾個月之前,秦小妹來向秦葵花求助,何母說秦葵花把秦小妹打發走了。

因為秦葵花的爹是老童生,秦小妹的作為有辱娘家的門第。

秦小妹被趕出之後,被一些些流氓地痞欺負致死,其中過程不忍敘述,結果是慘不忍睹。

乖巧女兒被刁難婆婆掐死,這種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本來就讓秦葵花心神受損。乍一下聽到家中小妹的慘事,秦葵花就魔障了,為什麽她的親人、真心對她的人,總是沒有得到好的結果。

秦葵花驚恐又失望地看著她的婆婆,嘴中不停的念叨著:“不可能,不可能啊!你說謊!”

她根本不知道她的小妹來找過她,更不要說後續的事情。

如果小妹真的來找了,秦葵花怎麽會趕走,她又不是個冷血之人。

何母卻躲避她的眼神,對縣太爺道:“大人您看,她做過的事情都忘記了,她腦子真的有問題!”

絕望的秦葵花終於反抗了一回:“我沒有瘋!是你!一定是你!是你殺了我的女兒!是你趕走了我的妹妹害死了她!”

賢惠孝順是秦葵花的標簽,方圓五裏,她的好名聲已經傳遍了,這一次“目無尊長”地吼她的婆婆何母,實在是逼急了。

縣太爺要徹查此事,至於何母說的“秦葵花發瘋了”,他並不相信。

然後半月之後,秦葵花信奉的青天大老爺並沒有給她清白。

因為何晗煜回鄉來了。

他騎著高頭白馬,意氣風發地攜著妻室回鄉來了。

戰場上有功,又與北國公主結為伉儷,為兩國休戰作出無與倫比的功績,他被破格提拔為將軍。

他攙著叉腰撫肚的嬌妻玉螭扇,關心又體貼,看到還在何家的秦葵花,他麵色不變地給妻子介紹,這個年長的女子,是他的遠方表姐。

彼時何母已經從縣衙歸家,秦葵花神色懨懨地懷念她沉冤的小女兒,又在暮春染了風寒,一邊咳嗽一邊看著何晗煜流眼淚。

不等玉螭扇表示憐憫,何母就使勁兒把秦葵花推到柴房,背著人何母惡狠狠地表示,若不是看你還能做點兒事,非得讓你去地底下陪那短命鬼丫頭,公主在何家的日子,可不能怠慢。

秦葵花打落牙齒往肚裏吞,她知道婆婆心腸黑,沒想到可以黑得沒人性,她早就對何母不抱希望,在何家,她指望過得人隻有何晗煜。

可是何晗煜在安撫好了玉螭扇後,在柴房裏見了一次秦葵花,讓她從黑暗的深淵沉到煉獄。

何晗煜說,他當初年紀小,不懂事,對她不過是依賴,才會挽留她,他不愛她。玉螭扇才是他命中注定的女子,他希望秦葵花能夠成全他們,往後,他可以保證她衣食無憂。

至於曾經有個女兒,最近出意外死去的事,他也知道了,如果秦葵花可以原諒他的母親是最好的,畢竟他作為兒子,多年未在她膝下盡孝,心中愧疚。何晗煜期盼秦葵花大度一點,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他說的光冕堂皇,是一個為了母親傷神的好兒子。一點都沒有提及,秦葵花陪伴了他何家多年。

秦葵花蜷縮在椅子裏仰望著玉樹淩風的何晗煜,半天才道,那也是你的女兒啊,你沒看見過她,沒養過她,所以死了也沒關係,是麽?

何晗煜靜寂地立了一會,再沒有說出一個字,轉身走了。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作者:大碗菜  所寫的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