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

第80節

他卻不知道,那道士一出門就把長衫給脫了,頭上戴了一個草帽,直奔盜賊團老巢。

沒過幾天,李府的詭異事情更加猖狂了,李羽劄的黑眼圈又加了幾重。

備受煎熬之際,看門的呂老頭說,外麵來了一個背著劍的道士。

李羽劄已經對道士無望了,卻聽到那人說:“府上有冤魂,若不渡化,恐有大災難。”

如果能把兄長的殘魂怨念給帶走了,那他今後就沒有煩惱,李羽劄客客氣氣的把那個道長請進了門。

道長姓王,沒有跳大神,也沒有要準備這個那個,隻是在院子中走了一圈,讓李家的仆人在東西南北方向各挖了一個坑。

每一個坑中都有一把頭發,漆黑漆黑的,用紅繩子紮起來,成了一個人的形狀。

王道長一把火把這四個小人都燒了,又嚴肅著臉說:“府上的晦暗之事,我不好多過問,但這裏有一包藥,若是哪個人對那怨靈有虧欠,就得把這藥煮了喝下去。一個月不間斷,否則,那怨靈再找回來,可就不好說了。”

李羽劄默不作聲的把藥煎了喝了,濃得像墨汁,滿口都是黃連的苦。

一個月,不間斷。

李羽劄喝藥流淚,生活真特麽苦。

☆、第95章 真假商人(五)

接下來的時日,李府都沒有祟物作怪,李羽劄放心大膽的把郝蘊萊抬了姨娘。府裏一片紅,吹吹打打的熱鬧極了,除了沒有大擺筵席,規格比得上正式的娶妻。

郝蘊萊心情是喜悅的,隻是有一點遺憾不能以正式主母的身份進駐李家。不過沒關係,李羽劄的身心都在她這兒,呂葵花不過是給他、給他們倆打掩護的犧牲品罷了。李羽劄招惹了太多是非,隻有以李宥致的身份活下去,才能風平浪靜,一世繁華無憂。

滿屋子堆積的,是她的嫁妝,在別人看來,那是土財主李宥致準備給她添臉麵的,畢竟她一個沒了娘家的孤女,根本拿不出什麽上台麵的物件。

隻有她自己知道,每一台嫁妝的表麵,是李家的金銀,而裏頭藏著的,是她和李羽劄的畢生積蓄。

這樣掩人耳目的“洗錢”,是因為內裏的財物不能見人。

隻要過了這一天,這些錢進了她的房間,便可以瞞天過海,再沒有任何人會懷疑到他們兩人。

可惜她放心得太早了,有人在官衙告發了他們兩人,把多年前那檔子事給捅了出來。

郝蘊萊隻覺得眼前發黑,嗓子眼裏都是苦水。

對薄公堂,李羽劄這些年的老底都被人挖了出來。

當年他是個行腳商,是與人合夥的,他們販賣了一些米糧,換得了賑災款。可那些糧食已經變質發黴,是兩個腦袋靈活的人收購而來,因此好些人吃了那些糧食,卻更加虛弱,部分人因此而喪生。

洪水泛濫,穀物無收,賑災的官員因此吃了掛落,天子下令,徹查此事。

這一查就,把李羽劄和他的夥伴給查了出來。

李羽劄是個極為聰明的人,他隻是個從犯,主犯是他的夥伴。

然而他的夥伴就在提審的前日,畏罪自殺,所有的過錯都在那個人的身上,李羽劄隻是罰了幾百兩銀子。

能夠用銀子擺平的官司,都不是官司。

那之後,他就離開了那個地方,誰也不知道之前的事情會有什麽樣的貓膩。

不幾年,李羽劄自稱是草帽盜賊團的軍師,跟某地的縣令稱兄道弟,誆了人家一大筆銀子說要做一樁大的生意,事成之後給他分紅。然後銷聲匿跡,把所有的黑鍋都給草帽盜賊團背了。

不久那縣令就出了事,被調查之後,他把草帽盜賊團給供了出來,李羽劄的名字同時出現在朝廷和草帽盜賊團的黑名單。

這個變化是他沒有預料到的,誰不知道隻要當了官,那錢財都是用大房子來裝的,李羽劄自認不過是拿了那縣令一點點銀子,不會給他傷筋動骨,哪知道惹下這麽大麻煩。

在他東躲西藏了許久,感覺自己要走投無路的時候,李羽劄遇到了他的真命天女郝蘊萊,她收留了他。她是一個孤女,給他稍稍改了一些裝扮,與他裝作夫妻,在小村落中生活了一年,等風平浪靜了,再義無反顧的陪他一起闖天涯。

可是她是草帽盜賊團大當家的親外甥女,李羽劄聽得這個消息時,覺得自己死期到了。但出乎意料的是,郝蘊萊說她願意跟他一輩子,她不願意跟著她的親舅舅一輩子當土匪。

李羽劄欣喜若狂。

也許是因為她的緣故,草帽盜賊團對他網開一麵,並沒有繼續針對他,反而是官府的人,明麵上沒有為難他,但是暗地裏似乎一直在調查他。

比起曾經的平淡無憂,李羽劄多少有些心焦。然後他想到了自家兄長,越往家鄉走,就越多地聽到自家兄長的名氣。

自覺顛沛流離過得困苦的李羽劄就在心中忌妒他,如果他也守著家裏沒有出門,說不定他也早就是那個老財主的女婿,守著一房子的錢財,過著舒適悠閑的日子。

他在家鄉附近逗留了一個月,聽到的都是兄長的美名,生意興隆,妻賢子孝,羨煞旁人。比他現在不知道要好過了多少倍,李羽劄就越來越心裏不平,就連當初兄長給他盤纏讓他去趕考,都成了兄長的陰謀。如果是他留在山村,那麽兄長現在所有的一切,都會是他的。

越想越氣的李羽劄給李宥致去了一封信,多年不見,兄長與他長得還是一樣,或者說沒有長期奔波擔心,他反而看上去更富態。

李羽劄把郝蘊萊安置在租來的小院落,跟著李宥致到了李府,他心中有一個絕美的妙計。

熟悉了李宥致一切起居日常和生意上的往來之後,李羽劄把他騙了出去。

那時候郝蘊萊被嚇了一跳,但是聽得李羽劄分析利弊之後,沒有太過糾結就同意了,還補充了他的計劃的細節。

她本來就是個膽大心細的奇女子,為了愛人,她可以做出很多不尋常的事兒。

所以就連李羽劄提議把害死兄長的名頭推給草帽盜賊團時,郝蘊萊沒有反對,反而幫他掩飾。

即使盜賊團的大當家是她的親舅舅。

把他們倆告上衙門的,就是她親舅那邊來的軍師,王傲雋。雖然這人也來自草帽盜賊團,但人家的另一個身份是朝廷派來的臥底,是個奸細。

臭名昭著的盜賊團已經被一鍋端,該殺殺,該抓抓。完了之後發現,盜賊們並沒有犯過大事兒,就連人命,也就傳的風風雨雨的李羽劄被殺。王傲雋在盜賊中混跡了許久,多少對他們有了些感情,就求了個情,把這一些被生活所迫的有點兒本事的強盜們收了編,領了個職當差去了。

當葵花被宣到衙門時,這一係列案件已經審得七七八八的。

事情已經到了僵持的地步,被告李羽劄一門心思認為自己就是李宥致,安安分分地做生意多年,其他的事一概不知。而郝蘊萊則是流離失所的女子,被他所救,什麽強盜頭子舅舅之類的,根本沒有。

她親舅氣得跳腳,罵得她狗血淋頭,怒斥她六親不認,郝蘊萊不為所動。

她是一個意誌堅強的女子,鐵了心在衙門扮演一個孤女,過往都被她拋棄。

郝蘊萊和李羽劄一口咬定對死者的死因並不知情,死去的那個人就是被眾人疑心的李羽劄,就是被草帽盜賊團所殺。

可以說所有的案件都已經水落石出了,但如果李羽劄抵死不承認自己的身份,而是冒用著李宥致的名號,那也沒得法子。李羽劄把所有的細節都注意到了,他完美的取代了了他的兄長,毫無破綻。順帶把郝蘊萊的罪名也洗脫了,他們兩個是不帶一絲汙垢的良民,所謂的被告,都是誣告。

“大人,他不是我相公,”葵花對著縣太爺回稟,並不怯場,“民婦懷疑多時,近日才能夠確定,民婦的相公已經被他所殺,請大人治罪。”

“有何證據?”縣太爺現在糾結的就是李羽劄的身份。

“稟大人,民婦的相公李宥致除了眼下有一小點淚痣,他的右腳後跟處有一塊紅色胎記,是與他的胞弟李羽劄不同之處,大人一驗便知。”葵花鎮定的講出隱秘之事。

縣令大喜過望,忙命人脫了李羽劄的鞋,一檢查,他的腳後跟有明顯的紅色胎記。

與葵花說的沒有出入,葵花想要證明他不是李宥致,反而給他添了更有力的證據。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縣太爺半天說不出話來,他原本對這一係列的案件沒有太上心,但如今衙門裏來了一個特派人員,還坐著一尊大神。

李羽劄就笑了,胸有成竹,十分瀟灑。就算縣太爺與神秘人坐鎮,也沒人整得了他,呂葵花這個傻的,不知道他早在離家前,就知曉他兄長腳後跟的胎記,所以他早就有了打算,就等著她來給他證明清白。

他用了洗不掉的藥水塗在腳上,與兄長的胎記一個模樣。

“大人,呂氏與歹人通奸,欲奪我性命,被我胞弟發覺,他為了護我被歹人所害,請大人明查!”李羽劄就地一拜,對著堂上大喊冤枉,眼睛緊盯著換上了製服的王傲雋。,就是這個人處處為難針對他,要壞他的好事,李羽劄要把他扒一層皮下來。

這一反轉又讓縣令瞠目結舌,被告變原告之類的事情也有,但是這種完全的逆轉太少見,他頓了頓,一拍驚堂木:“呂氏,你有何話可說?”

葵花並沒有被李羽劄的言辭嚇到,反而更加肯定地說:“大人,他不是我相公,他是李羽劄!”

李羽劄臉上的肯定之色就褪去了,一抹笑意慢慢凝固,他想不通,葵花還有什麽可以反轉的證據。

“稟大人,民女的相公李宥致前年在取貨物時出了意外,他的小腳趾被切除了,此事隻有積善堂的陳老大夫和他的徒弟知曉,我相公不願聲張,還特地請了他保密。”葵花說道,“然而我們剛剛所見,李羽劄他的腳趾頭,均是完好無損。”

眾人再次圍觀李羽劄的腳,果然如葵花所說,沒有損傷。了然的神色就出現在所有人臉上,李羽劄之前的言論全部被推翻。

葵花送上一張證詞,那是陳老大夫的筆記。

縣令看罷,點點頭,又問李羽劄。

李羽劄便有些慌張,他恨聲道:“大人,呂氏狡猾,定是她設計買通了老大夫誣陷我,請大人明查!”

此言一出,頓時如油鍋入水,激起千層浪。陳老大夫的名聲,在整個縣城與鄉下,誰人不曉,這可是比縣太爺更有聲望的人啊!

救死扶傷,懸壺濟世,陳老大夫可以冠上各種歌頌醫者父母心的溢美之詞。因為他除了在醫館給人看病之外,還會定時到各個鄉村給人免費看病,他的幾個徒兒也會跟隨,可以說是藥到病除。

除此之外,陳老大夫有錢,是一個大善人,另外他曾是太子太傅,是當今皇上的恩師。

這樣的人,不管是誰都收買不了的。

能得到他的手書,葵花說的一定是事實,沒有人會懷疑。

李羽劄如果熟悉這裏的所有人,就一定不會這樣說,他以為他隻是一個大夫,一個普通的老頭子,所以張口而來的就是讓所有人都疑心的話。

隻要在縣城,哪個人不是對陳老大夫交口稱讚!

然而李羽劄他不知道。

所有的輿論和證據都向一邊倒,王傲雋就隱約地對葵花笑了笑,給她一個#你做的很好#的眼神。

葵花就靜靜的站著,等著原劇情裏所描述的智商超群的李羽劄如何應對。

李羽劄急得冷汗都出來了,一張帥氣的臉瞬時變得煞白,縣太爺這時沒了顧忌,準備讓人上夾子。鐵證如山,嚴刑拷打讓你吐出真言!

衙門八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他已經給縣太爺送了禮,可惜那老家夥裝聾作啞的,不接受他的眼神暗示。李羽劄就懷疑是不是葵花也去疏通了關係,他之前就挨過幾板子,這會兒看見衙役拿著夾棍要過來給他套上,他煞白的臉色變的慘白,嘴唇都哆嗦了。

李羽劄這一輩子並沒有吃過太多苦,如今奔三了,還保養得像個年輕小夥子,一雙手細皮嫩肉的。他整個人都哆嗦起來,像是篩糠似的,夾棍什麽的,想想都痛。

“我說!我說!”李羽劄非常沒有骨氣的大喊。

然後他又說了一個完美的故事,他把所有的罪過都推給了郝蘊萊,他是一個被迫的從犯,騙人錢財,謀財害命,都與他無關,全部是郝蘊萊的主意。

郝蘊萊被他的演技嚇到了,特麽他說的太像一回事,如果她不是當事人,她一定相信了!在他的描述之中,她就是一個心思歹毒,心狠手辣的極品壞女人,也是啊,一個連親舅舅都可以不認的人,有什麽事情做不出呢!

隻是郝蘊萊沒有想到過,李羽劄曾在最開始就安排了所有的退路,此路不通,還有更多的後路。

到頭來,全心全意對他的郝蘊萊,不過是他逃生的一枚棋子,一個替死鬼!

你看他說得多麽通順啊!一點都沒有猶豫也沒有掙紮,定然是早就打好了腹稿!

郝蘊萊就莫名的悲傷,自古以來就說男人薄情,她不信。當初她看到李羽劄溫溫柔柔的笑,淺淺淡淡的帶著一點憂傷,名為愛的種子就在她的心裏發芽,枝繁葉茂,籠罩了她整個心房,讓她甘願為他付出一切。

她以為他是一棵可以依靠的大樹,護她一世安穩,卻不曾想到,李羽劄就是一棵寄生草,食了她的心血做得的肥料,反過來就要吞噬她。

郝蘊萊默默的落淚,她是那麽愛他呀!她是多麽希望他幸福呀!如果一定要擔負所有的罪過,就讓她一個人承擔吧!

她舅舅也來了,指著她鼻子罵她豬腦袋進了水,跟著一個沒良心的東西,還把自己性命也搭上去!

按照李羽劄的證詞,如果郝蘊萊默認了,他真的是一點兒嫌疑都沒有。

這一場官司並沒有得出結果,郝蘊萊被收押了,李羽劄也是暫時關押,隔日再審。

當晚,王傲雋進了牢~獄,提了一把椅子坐在李羽劄麵前。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大碗菜  所寫的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