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

第79節

郝蘊萊穿著並不差,頭上還別著一支新款的純金簪子,卻作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兩泡淚盈滿了眼眶。

葵花就在心中嗤笑,許是他們兩個人床上恩愛傷了腦子,連簡單的掩飾裝低調都不屑於準備了。呂葵花再怎麽一擲千金,也不會連#郝蘊萊的純金簪子可以換銀錢去葬那連骨頭都化成泥的老爹#這種事,都不知曉。

送上門的臉,當然要打。

葵花就皺著眉頭沉下臉:“相公,你可不要是碰上了江湖騙子,這姑娘家的衣服料子,都是富貴人家才買得起的,我看她十指水嫩,也不像你說的窮人家的閨女。”

“再說了,她要葬她父親,若真是有心,就不應該戴花兒,舍了頭上的簪子便能換得銀子。且看這姑娘的年紀,早該定親了,說什麽賣身葬父,是哄人玩兒呢!”

“相公,你莫要看那些小姑娘長得可人,就信了她,人家心眼可多著呢!前頭李員外家裏,就有個爬床的丫頭,不就被李夫人給活活打死了!”

“我看這姑娘身段兒倒是妖嬈,就是單薄了些,不好生養。臉是秀氣,可惜尖嘴猴腮,眼睛又飄忽不定,也不像個正經的,我聽廟裏高僧說過,這麵相,可不旺夫旺家啊!”

原劇情裏,直到呂葵花一把火把李家燒的幹幹淨淨,郝蘊萊她都一直沒有身孕,李羽劄也為此事煩惱憂愁了許久,兩人也為這是吵了很多次。葵花這麽詛咒她不好生養,是提前給他們種下一顆的種子,讓他們以後鬧僵起來撕逼得更厲害。

郝蘊萊氣得七竅生煙,心裏不斷的臥槽!她斜著眼看李羽劄,說好的這個女人溫婉有禮呢!說好的她是個容易拿捏的包子呢!

被她睥睨的李羽劄眼皮子直跳,臉都抽筋了,他的印象裏,呂葵花並不是一個能說會道的人。

可如今她張口就來的,是連他眼中女中豪傑郝蘊萊都招架不住的連發炮彈。

話裏話外都是為李家李宥致著想,句句都在損郝蘊萊,就差沒有說她是個掃把星。

李羽劄那個氣啊!特麽自己老婆被人欺負謾罵真是臉上無光!就連他要求把郝蘊萊放在她邊上侍候著,也被葵花毫不猶豫的拒絕了,那眼神,就是把郝蘊萊當成了災星。

葵花幹脆提議說,讓她去做一般小廝做的掃灑事情,去掉她身上的晦氣。郝蘊萊這會兒眼淚的真的氣了出來,她被別的女人嫌棄這個那個,她的男人卻沒有半點袒護,隻是涼涼的站在一邊,雖然理解他的處境,可是郝蘊萊真心覺得無比的委屈。

李羽劄沒法子,準備把她安置在帳房,卻被葵花請回來的老先生拒絕了,要學算賬,也得是小女娃,郝姑娘年紀偏大,不合適。

轉一圈下來,李羽劄才發現,宅子裏一些重要的崗位已經被葵花換了人,在這些人本來是以前的老人,做事比他所安排的人手要妥當得多。

以往呂葵花不曾懷疑他,任何事便都是他說了算,可如今葵花防著他,他想要隨心所欲已經不可能。

人事的變化便讓李羽劄相當的糟心,郝蘊萊此時心中也不爽。兩個人沒能從葵花那裏占到便宜,就幹脆放開手腳,郝蘊萊成了李羽劄的貼身大丫鬟,管著他的生活起居等細小事物,以及晚上陪睡覺。

兩邊暫且相安無事,葵花也懶得理那兩人,她這裏已經有呂老頭傳來的消息。

他探聽到了傳說中的草帽盜賊團的蹤跡,還跟人家搭上了線。

葵花倒是對這個老頭有一些好奇,雖然他年紀大了且啞了,卻有著奇異的本領。

呂老頭給了葵花一張布,上麵粗糙的畫著一幅地圖,圖中東邊的山腳下有個亭子,被人用朱砂在此處打了一個點。老頭兒比劃著表達意思,強盜頭子約她見麵會談。

葵花感覺微囧,特麽的就算是再重要的的事兒,上演一出#後宅婦人私會山大王#在這個時代也夠驚悚了!

呂老頭表示不用擔心,他有些江湖朋友,與那山大王有點子交情。

與盜賊聯盟,是葵花的主意,她也不是被禮法束縛的原主,所以沒多少糾結就決定前往。

沒幾天,葵花帶著兩個孩子去廟裏上香,因為之前孩子高燒不退,葵花許了願,這一行主要是去還願,也求個平安。

李羽劄巴不得葵花出門,他可以與心上人郝蘊萊毫無顧忌的親熱。前幾天兩個孩子也折騰慘了,他裝模作樣問候了幾句,歡歡喜喜地送母子三人出門,至於眼線,自從被葵花胡攪蠻纏趕走了後,他還沒來得及安排新的人手。

一個多時辰的馬車路程,葵花到了寺廟上了柱香,把兩孩子安排人看護好了之後,跟著呂老頭去了後院禪房。

庭院古樸,綠蔭掩著小路,牆角開著一株桃花,紅得正豔,有兩三個小毛桃掛在枝頭。

據聞這裏是有一個隱世的高僧,他常年閉關,一般不見客。

呂老頭領著葵花往前走,到了一間小房子門口頓住腳步,在門上輕叩了三下,才示意葵花進去。

葵花從來不知道,一個強盜頭子可以有這麽講究,還能夠住在佛門淨地,簡直就是刷新三觀。

而她看到的人不是和尚,是一個長相氣質頗為不錯的中年人。

☆、第94章 真假商人(四)

有一種人,即使在花團錦簇之中,你也不能夠忽視他,而眼前的這個人,在古老樸素的磚牆掩映下,同樣的灼灼生輝,有一種讓人眼中隻有他的氣場。

此人文質彬彬,像一個儒雅的文士,與葵花想象中滿臉絡腮胡子的彪形大漢完全不同。

其實這個人隻是軍師,而不是盜賊頭子吧!葵花在心中默默吐槽,人們都說強盜不可怕,就怕強盜有文化,這種一看就是有文化的強盜。

心中百感交集,現實卻隻是一點點時間,葵花又聽得係統叮咚一聲【隱藏任務:請玩家繼續努力,推倒隱藏boss】

葵花身形微頓,端莊的笑臉就一點點龜裂,嘴角眼角都在抽筋。

#風流寡婦勾搭山大王#這種上頭條的橋段,小晉*江你是在刷新下限嗎?

“你來啦?”那人正在擺弄著室內一盆蘭花,聽到動靜後看過來,跟葵花打招呼,有一種自來熟的親昵。

“呂夫人,我是草帽盜賊團的二把手,王傲雋,有什麽事你都可以跟我說。”男人臉上掛著淺淺的笑,態度是自然親和的,“聽說你懷疑你的相公換了人,會要謀害你?”

看來呂老頭雖然是個啞巴,但已經把所有的事情跟對方溝通了。

每一次任務都會遇到隱藏boss,葵花已經毫不懷疑他,就算他現在是一個強盜,被普通人所忌憚著,但葵花仍然從心底裏認為他是可以信任的。

葵花便把原劇情裏麵的事實,都編成可能的猜想說出來,還拿出一些有力的證據。

王傲雋的臉色漸漸凝重起來,白瓷茶杯在手中慢慢的旋轉,直到茶涼了也沒有喝一口。

等葵花把所有的懷疑和細節都說完了,他才緩了臉色,慢慢說道:“呂夫人你放心,那兩人的事我都清楚了,草帽盜賊團一定會想好法子來對付。你回去以後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要是有什麽緊急的事,可以打發人來找我。王某若能做到,定不推辭。”

“勞你費心了,”葵花笑了笑,“到時候壯士可不要嫌我煩。”

天色不早,葵花匆匆的帶著兩個孩子回了李府。

穿梭在多個任務世界,葵花滿肚子都是別人的故事,有許多個男孩子夢中的英雄。所以兩個孩子放學回家,晚上總會到葵花這裏聽一會兒英雄傳記,那都是這個世界的話本裏沒有的精彩段子。

等他們上癮之後,葵花就吊著胃口問他們想不想習武,有沒有毅力做一個能文會武的全才,長大以後可以當飛簷走壁的大俠,還可以當統領百萬雄師的將軍。

麵前畫了這麽大一個餅,單純的孩子們當然要努力去接觸,兩個孩子信誓旦旦地握拳,再苦再累他們都要用功學。

葵花就把萬能的歸一訣拿出來,這其中最基礎的部分,足夠兩個食用過長生果的孩子練出這個世界的上層武功。

少年都是對英雄崇拜的,即使那隻是虛構的人物,兩個娃娃記得牢,課間的時候就在同窗之間炫耀,葵花編的故事跟在孩子們之中傳遍開來。

兩孩子回家來求表揚,葵花豎起了大拇指,誇讚他們記憶力好,毅力也很棒。

然後大娃就一臉落寞地說:“可惜爹他都不看看我們,也不管我們是好是壞。”

二娃哼唧了一會兒道:“別管他,上次我們病了,他躲外麵去,還帶了個女人回家。也不管娘累不累,是不是傷心。”

葵花倒是很驚訝,古人早熟,十五六歲當爹,在這之前看透人情世故占多數,七八歲早慧的也多。她原本對小縣城裏財主家的外孫兒並不抱有太多希望,隻要當她便宜兒子不太蠢就成,這沒想到,兩孩子竟然都是通透之人。

大娃就瞪了二娃一眼,示意他不要說這些,二娃卻不管,繼續揭李羽劄的底兒:“我看爹他是把我們忘了,一天到晚不見人影兒,對那個新來的姑娘好著呢,說不定哪天就成了我們姨娘了。”

大娃就嗬斥他:“你一個讀書人,這種碎嘴的話哪裏聽來的,可不要學!”

葵花聽得好笑,九歲的哥哥訓話七歲的弟弟,還有模有樣的,隻能說沒爹管的孩子,哥哥就是長者!

二娃要調皮一些,伶牙俐齒的舉例子說他的同窗家裏,那孩子他爹就是被一個外來的女人迷住了,對他娘對他可壞了。

大娃雖然心中讚同他說的話,但仍認為這種話汙染耳朵,小小年紀不應該學長舌婦,他氣得跺腳,找葵花評理。

葵花當然是兩個孩子都鼓勵安撫,然後作出憂心忡忡的樣子,深沉地說:“男子漢們,我有個天大的秘密要告訴你們。”

原劇情裏,呂葵花自始至終都沒有告訴孩子們他們的爹早就被殺害,一來是要保護孩子們的心靈和防止李羽劄惱怒下毒手,二來她期望著兩孩子可以在有血緣關係的叔叔那裏得到一點父愛。

這兩點,葵花如今都給她pass了,原主想太多太小心翼翼,高估了李羽劄的善心,低估了孩子的承受能力。

母親是孩子的保護傘,孩子也可以是母親的支柱。

兩個孩子睜大了眼,保證絕對會守護好秘密以後,催促著葵花快點兒說。

確定左右沒有其他人之後,葵花講了讓兩個孩子目瞪口呆的#父親不是父親#的事實。

不可置信,像台風刮到了珠穆朗瑪,如同沙漠裏長滿參天大樹與灌木叢。

兩孩子一時半會都沒有回神,大娃霎時就紅了眼眶:“怎麽是這樣,怎麽會……”

二娃狠狠地擦眼淚:“爹以前跟我說過,要帶我和哥哥去京城考狀元,要讓娘享福,爹他沒有忘記,他隻是死了……那個人怎麽就可以把爹害死了……”

個性不同的幼兒,對父親是期待的,與其讓他們稚嫩的赤子之心一次次被李羽劄踐踏,不如一開始就讓他們知道生命中不能避開的殘酷。

葵花陪他們到深夜,把兩人情緒撫平了,又叮囑平時多避著李羽劄。

兩個孩子接受能力還是很強的,大娃是迅速把自己當成家裏的主男,他跟他弟他娘是一家人,二娃甚至還可以在李羽劄那裏當麵一套背麵一套,無師自通的奸詐。

娘崽三人這邊融洽,李羽劄與郝蘊萊也更加親熱,兩邊默契的相安無事,除了二娃偶爾過去膈應一下他們。

在府中名不正言不順的姑娘郝蘊萊,就跟李羽劄鬧脾氣了,連個七歲娃娃都可以給她擺主子的譜,這日子真是太虐心。

李羽劄禁不住嬌妻耍賴撒潑,又想著不過是納個姨娘,輕而易舉的事,哪個男人不是三妻四妾,便也動了心思。

沒料到遭到了葵花的強烈反對:“相公,我早就說了郝姑娘麵相不好,你要留她在身邊我也沒有反對,但那隻是當個丫頭。可若是你把她收到房中,讓你惹上了厄運,那可就不好了。”

李羽劄被她說的心中一突一突的,還是硬著頭皮道:“無妨,她在我身邊這麽久,並沒有帶來災禍,就算她麵相不好,我也能壓製了。”

葵花就在心中嗬嗬冷笑,他說的這話心裏就已經同意郝蘊萊命中不帶吉利了。

那以後有什麽蹊蹺的事,全部都可以推給他心愛的姑娘。

他們之間也沒有後來那種堅不可摧的信任。

葵花就一舉袖子掩了麵,嚎啕大哭起來,看上去傷心欲絕。

李羽劄被她吵得頭疼:“不就抬個姨娘嗎?你何必做出這番作態,讓人生厭。”

他還想讓郝蘊萊當平妻呢,眼前這個徐娘半老的嫂子,他沒有半點兒興趣,這會兒哄著她,全都是避人耳目的做戲。

葵花就嚶嚶嚶地擦幹淚,一副#你冤枉我了,我好傷心#的表情,定定地看著他說:“相公你忘了嗎?你曾發過誓說,此生除了我,絕不再娶任何女人或者納妾,不然就斷子絕孫,不得好死!”

李羽劄就倒抽一口涼氣,他那同胞哥哥可真特麽狠啊!不得好死,已經應驗在他哥身上了,如果他再抬了郝蘊萊,那斷子絕孫是不是就會落在他的身上?李羽劄這麽一想,頓時就覺得心中好苦逼,但願所有的報應都會算在已經死透了的兄長身上!

不管葵花如何阻攔,李羽劄鐵了心一定要把郝蘊萊收房。

所有不被看好的愛情都會遭到各方麵的反對,相戀的人兒在越挫越勇之中感情被錘煉,越發深刻。

郝蘊萊這會兒就認為李羽劄相當有男人氣概,待他更是溫柔小意,兩人郎情妾意好不快活。

隻是兩人的好日子到來之前,李府開始不停的鬧鬼。

比如郝蘊萊的梳妝盒跑到了茅廁,李羽劄的書房裏丟了賬本,卻出現在郝蘊萊的床底下。最讓兩人糟心的,是郝蘊萊的嫁妝裏每天都會出現一隻死老鼠。

讓兩人忌諱的是,李羽劄生肖屬鼠。

種種怪異離奇的事情,讓兩個人都心裏有些慌,李家便又請了道士進了門。

那道士唱唱跳跳了半天,請神做法,在門梁上貼了符紙,又燒了兩碗符水,讓李羽劄與郝蘊萊喝下,收了幾百兩銀子之後,揚長而去。

李羽劄當晚睡了一個好覺,便覺得幾百兩銀子雖然肉疼,但是也值了。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大碗菜  所寫的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