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

第78節

她沒有保護好她的孩子,沒幾年,被關在房中的呂葵花因為抑鬱而亡,她想了很多辦法對付那對狗男女,都沒能奏效。

但仇恨的力量是強大的,她用所有的積蓄買通了一個夥計,得了一些火油,在半夜的時候,把李家大宅燒的幹幹淨淨,首當其衝的就是那兩人的臥房。

可以說呂葵花的仇恨,其實已經被她解決了,但是她還是好恨,狠了兩個狼心狗肺的東西,害了她的丈夫,害了她的孩子,她要狠狠地折磨他們。

呂葵花的心願是,保護她的親人,把她的親人所受的痛苦,加倍的還到那兩個畜生身上。

☆、第92章 真假商人(二)

葵花長籲一口氣,像這種被認定的親人所害的橋段,她是最厭惡的。

血濃於水,如果連掏心掏肺對你的親人,都能下得了手,那這種人還有什麽事情做不出呢!

這樣的人就該被下地獄,從第一層到第十八層,單曲循環永不停播。

葵花到這個世界的時間不是很有利,李羽劄已經鳩占鵲巢,把他的親哥哥給幹掉了,原本的呂葵花還並不知情。

然而也快了,原劇情裏也就是這幾天,李羽劄把他是弟弟的真相給透露出來。葵花身邊的人,早就被換的幹幹淨淨,印象中唯一對她忠心的,隻有看守大門的啞巴呂老頭。

他是當年呂財主在瘟疫之中救下來的人,他的存在感很低,幾乎就是個隱身人。要不是呂葵花死之前的全力一擊,呂老頭幫她把那兩個畜生藥倒了,她根本就不記得這一號人。

葵花跟係統兌了一顆“偽感冒藥”,服下後當晚就發了高燒,滿嘴胡話,還會像夢遊一樣在院子裏到處走。

“你這個不孝女,老子在地府忍饑挨餓,也不會多燒幾個紙錢來!”葵花cos已故的呂老財主。

“瞎了眼的娘們,你相公被人弄死了,你還蠢得像個豬,裏裏外外都是那狗東西的人了,你還不知情!”這是在cos被謀殺的李宥致。

“李羽劄!還我命來!李羽劄!你特麽還我命來!”繼續cos鬼上身,葵花對著李羽劄住在東廂房大喊大叫。

夫人反常的表現被下人們看在眼裏,都感到驚恐,就算是風寒感冒,一般人隻會說幾句沒有邏輯的胡話,而夫人那樣子,很像撞邪。

隻是那個李羽劄不是老爺的弟弟嗎?夫人怎麽朝著老爺亂吼呢?

事情鬧得比較大,沒多久就被傳到李羽劄那裏去了。

原本想要把真相突然加在葵花身上的李羽劄猶豫了,雖然他把府中的人大都換掉了,但那也隻是新買來的仆人,跟葵花不貼心,跟他也隻是主仆關係。

他是拿捏了一部分人的把柄,隻是那也不能夠保證府中的人全都對他忠心。而且呂葵花,如果是夢中有人點醒,那對他肯定就有了提防,他突如其來的暴露真相就嚇不到她。

對於呂葵花的中邪,李羽劄多少也有一些不能言說的恐懼,做了虧心事的人,總是怕遭到報應的。

夫人高燒生病說胡話,當家主的怎麽說也要看一看她。李羽劄穿戴整齊就去了葵花那裏,拐彎抹角的問著她夢見了什麽東西,是不是被夢魘著了。

他擔心那種托夢的情節,會把他做過的所有壞事情都給黑白放映出來。李羽劄不斷的試探,卻沒有問個所以然,看到葵花還是迷迷糊糊的,他終於放心了,被他殺害的人,即使變成鬼怪,也沒有很強大。

那顯然呂葵花對夢境的事也不是很相信的。他餘光瞥見對方不斷的在偷偷打量他,在他左臉的淚痣上都看了好幾眼,最終呂葵花像是確定了,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拍了拍胸口像是放下一塊大石頭,說話也自然起來。

把人放在手心裏麵玩弄,是他的樂趣,李羽劄就覺得,那真相等她真正地信任他之後,再告訴她,會更有衝擊力。

穩妥起見,又或者惡魔心腸作祟,李羽劄決定把這事兒緩一緩。

過了兩天,就有眼線過來跟他說,夫人準備出門一趟,去拜祭已故的老丈人。

李羽劄心中有鬼,便沒有派人阻攔,就連葵花說要帶著兩個孩子一起走,他也沒有拿孩子們的安危拿捏她。

葵花不像原劇情中的呂葵花,總是擔憂著他害她的孩子。她要讓他沒有能力傷害到兩個小孩。

離開的時候,葵花把守門的呂老頭也帶上了,給外人的說法就是:“爹他老人家,想要喝呂大爺釀的酒。”

呂老頭愛好喝酒是眾人皆知的,就沒有人起疑心,啞巴老頭默默的抱了一壇酒,跟著她去了墓地。

對著老財主的墓碑,葵花把原主所受的委屈,都嘩啦啦地化成眼淚流出來,真是聞者傷心聽者流淚。

撇開李羽劄的眼線,葵花一臉沉重的對呂老頭說起了現狀。啞巴老頭原本默默的低著頭,抱著酒壇木呆呆地站在墳墓邊,似乎都沒有把葵花的話聽進去。

然而等葵花說到,呂老財主和李宥致都托夢給她,李家那個家主已經換了人之後,幹瘦灰黑啞巴老頭就抬起頭來,臉上滿是皺紋,眼睛卻如老鷹一般銳利。

葵花便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自從弟弟被埋葬之後,家主位置上的那個男人就許多天沒有跟她同房。

她就猜測,那個人是不是真的換了人。

說著說著,葵花的眼圈就紅了,眼淚卻始終沒有掉下來,她說她身邊的人在她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已經被換的七七八八,而留下來的一些舊人,她都不敢用。

如今能夠信任的,隻有呂家的幾位老人,而那些老賬房,都已經被送到莊子裏麵養老去了,隻剩下守門人。

把心裏話吐出來之後,葵花就開始請求老頭幫忙做事了,首先是要把原來老財主的心腹都找回來,把霸占著家主位置的李羽劄給架空,就像他把後宅都控製在手中一樣。

呂老頭一心是向著老財主的,葵花有什麽吩咐,他當然聽。

原劇情裏,李羽劄與郝蘊萊名聲鵲起是經過強盜一事,葵花打算把這一機會給他們毀去了,就向呂老頭打聽著有關盜賊的事情。

葵花記得,與李羽劄有仇怨的盜賊團夥,是在民間都臭名遠揚的,官府也有他們的底案。據說抓一個他們團夥的跑腿的,可以得到一兩銀子,抓一個小頭目可以得到十兩銀子,抓一個大一點的頭目,可以得到一百兩,在往上那是成千上萬兩銀子計數。

據說這個強盜團夥名字,叫做草帽盜賊團。

呂老頭就疑惑的看了葵花一眼,一般來說,住在後宅的主婦女人,是巴不得一輩子都不要跟強盜扯上關係的,天真的幻想著強盜是一個好人的,都是那些話本子看多了的閨中女孩。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娘,葵花明顯是屬於前者。

葵花看懂了呂老頭眼中的意思,就把李羽劄得罪了強盜的事情跟他說了,至於之前大家都不知道,那是因為李宥致是隱秘的跟她說的。

這夥兒強盜就算不是好人,但隻要他們活著,李羽劄就睡不安心,隻要他們沒有被抓住,李羽劄就不能夠靠著別人給自己洗白名聲。

本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原則,葵花想著至少在弄死那兩人之前,那夥強盜不能輕易的死了。

呂老頭表示他會做好這件事,時間不便,葵花把她想要安排的事情,都交代妥當了,心滿意足地回了李家。

李羽劄罕見的在葵花的院子裏呆著,裏麵還有兩個道士在做法,他見到葵花回來,臉上堆起一陣笑,喚了一聲:“夫人回來了。”

其實從麵相上說來,李家的兩兄弟都長的非常好,就算是一點淚痣,也沒能毀掉他們的容貌,反而添了一絲韻味。

李羽劄臉上原本是沒有的,他用的是一種墨跡比較持久的黑筆畫的,他有本事有心機,那位置和形狀都被他揣摩透了,還帶出一些美感。

可惜這隻是一隻披著人皮的狼,裏頭住著一個心肝都黑了的妖怪。

葵花又故意裝作糊塗,偷偷地往他臉上的淚痣瞄了好幾眼,然後才端著架子說:“相公,為何請了道士在院子裏做法?可是有了什麽祟物?”

一表人才的李羽劄就靠近過來,在外人麵前,狀似親熱的說道:“夫人歇息不好,為夫當然擔心,這不是特意請了道長過來,就求夫人能睡個安穩覺。”

怕是你自己睡不好,擔心半夜鬼摸頭吧!葵花在心中冷笑,人麵獸心的東西,以後還有得你苦頭吃。

但葵花現在並沒有發作,而是繃著一張臉扯了一個笑,還跟他說感謝。

她眼睛紅腫,身上還有一些細微的塵土,看上去就是在拜祭之後傷心又勞累。

李羽劄這才放下心來,他實際上的嫂子並沒有疑心。

相安無事過了不到十天,李羽劄仍然覺得渾身不對勁兒,總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即使他再次叫了有名望的道士把全家都清掃過了,可他仍然覺得屋子裏有不幹淨的東西。

每天晚上都輾轉反側,李羽劄一個人睡不安穩,他想找個人一起睡,可葵花那邊的屋子,他是碰都不敢去碰的。李羽劄就想著,把兩個侄子拉過來跟他住,以教他們學習的名義。

可是葵花死活都不肯,當然不肯了,任務對象的心願,就有一個要求,一定不能夠讓他靠近孩子們半步。

李家錢財多,宅子寬大,兩個孩子都有各自的房間,李宥致在世的時候,走盡了各種門路,才把兩孩子送到老秀才家的私塾。

李羽劄把事兒又提了兩遍,他最近黑眼圈青的濃重。

葵花就不耐煩地反問他:“老爺你這是怎麽了?當年讓孩子們去私塾,你可是費盡了力氣!你沒看到他們每天晚上回來,都要寫很多字,念很多書啊!”

“你也說過了,你不認識幾個字,就會算幾個賬,能教他們什麽呀?可別把孩子們帶上了銅臭氣,你不是一心指望著他們考狀元嗎?”

“再說了,要教他們也隻能夠是你的弟弟李羽劄,可惜他也沒考上狀元,埋到地裏去了,狀元也沒考上!”

被人當著麵說自己已死,李羽劄半天不知道怎麽搭話,一口老血哽在喉中,糾結了一張臉離開了。

在他背後,一張小小的符紙貼著衣服,隨著他走動,張揚地一甩一甩。

可惜沒人看得見。

沒人看得見,除了葵花,或者某些道行高深的人。

☆、第93章 真假商人(三)

做完裝神弄鬼的壞事,接下來葵花就要做些好事。原主呂葵花的心願中,最放不下的就是兩個孩子。她活著的時候,也是把他們護在自己的羽翼之下,縱然最後沒有成功看著他們長大,但是呂葵花也盡了她最大的努力。

少年們都需要自身的立起來才能自保,一味地嗬護隻能保證一時無憂,葵花並不能當他們一世的保護神。

兩個孩子文文弱弱的,在父母的教導下,一心隻有念書,一些庶物很少沾手,葵花認為這並不是很可取的。兩個孩子從小生活富足,為人處事方麵並不圓滑,也沒有受過多少苦,除了乖巧讓人欣慰之外,還有許多需要改進的地方。

首當其衝是要把兩個孩子的身體鍛煉好,若碰上李羽劄的陰招,可以不用毫無還手之力。

有空間,有作弊器,有各種靈丹妙藥的葵花對此表示毫無壓力。她從空間裏取了兩個長生果,圓溜溜的小果子非常香甜,兩個小孩兒臨睡前服用,當晚就發了高燒。

葵花把宅子裏鬧的雞飛狗跳,又是各種物理降溫,又是請大夫,折騰到天明,高燒終於是退下去了。

作為名義上的父親,李羽劄當然也沒睡得了好覺,他原本就淺眠,被葵花呼天搶地這一鬧騰,黑眼圈就更加濃鬱了。不到第二天中午,李羽劄就以出門談生意為借口,逃了出去,不得安寧的宅子,他待得惱火,他得避幾天。

陰謀得逞的葵花,就搖著團扇在心裏哈哈大笑,李羽劄以為整個宅子都被他牢牢掌控了,她就要給他折騰,折騰到他受不了,還要讓他忍氣吞聲,有苦不能言。

兩個孩子一個七歲,一個九歲,他們並不是因為風寒發燒,而是服用長生果之後的正常反應。

對於普通的凡人來說,長生果有伐筋洗髓的作用,小的時候能得到這樣一枚果實,非大機緣不可求。

長生果在葵花這裏雖然比較稀有,但也不是最珍貴之物,所以她也沒多少心疼,若是兩枚果實能夠換得兩個孩子的平安,也算去了她的心頭隱患。

之前的瘋鬧,除了有擾亂李羽劄心神之外,最重要的是給兩孩子打掩護,兩人突然的同時異常高燒狀態隻有問大夫了,大夫也不清楚,那就可以讓當娘的嚎天嚎地。

果然沒有人起疑,兩孩子還小,隻記得果子好吃,也不知道食用的是多麽貴重的東西。葵花對他們說,隻是撿來的好看的野果。

等長生果的影響消除,已經過了三天,宅子裏也終於安靜下來。新來的下人們都鬆了一口氣,都說這家的女主人賢惠安寧,但隻要是母親,遇上孩子的事,都能變成瘋婆子可勁兒鬧。

而當父親的,就不好說了。

李羽劄一躲就是三四天,足夠提前知曉劇情的葵花把他安放在宅子裏的眼線心腹扔出去。

反正她是急得失了分寸的娘親,有招她煩心的人,發落幾個,沒有任何關係。

傷他筋骨,可以把李羽劄膈應得吐血。

聽聞兩個孩子不鬧了,李羽劄馬上回了宅子,順便帶回來了郝蘊萊,隻有在她那裏,他才睡得了一個好覺。

原劇情裏,李宥致是一個非常正派的人,也非常體貼妻子,亂七八糟的男女關係都沒有沾邊。李羽劄占著他的身份,把郝蘊萊帶進門是用的她是貧家女孩的借口,還把她塞在呂葵花的身邊當丫鬟。

先入為主的印象,讓呂葵花分外同情她,渾然不覺身邊養了一條毒蛇。呂葵花出身不差,衣食無憂,沒少過銀錢,曆來對家仆大方,伺候在她身邊的下人待遇都不會太差,倘若郝蘊萊真是個落難的女孩,是會對她感恩戴德的。

可惜她不是,郝蘊萊是李羽劄的無名分妻子,她的最終目的,是來李家當李羽劄的正妻,與呂葵花是天生的死敵。

許是李羽劄被傳說中地鬼神嚇到了,郝蘊萊來李府的時間比原劇情裏提前了大半年。

葵花並不打算給她刷好感的機會,所以李羽劄領著她出現在李宅時,葵花也沒有另眼相看。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作者:大碗菜  所寫的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