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

第66節

很明顯,賊眉鼠目看上去就沒有福氣的穆半仙,並不是一個土豪。

所以她那句我會破陣,讓祁辰乾驚訝了。

然後祁辰乾看見,被困在陣中的穆半仙輕輕巧巧的,就把他擺弄了許久的困龍陣破解了,從裏麵瀟灑的走出來。

那一副蒼老猥瑣男人皮,竟然真的就被他走出了仙風道骨的模樣。

“我不止會畫符,不止會破陣,還會揍人。”

葵花淺淺地笑,看上去人畜無害,還顯得特別甜蜜。

祁辰乾就覺得脊背的涼颼颼的,不一會兒他看到穆芙蓉倒在地上,躺在被破了的陣的正中間,滿身都是血跡,特別猙獰。

如今的修仙界,除了穆半仙這個傻缺,就沒有誰會做出這種不優雅的打法。

如今這個傻缺正向他走來,步伐輕盈,從一個猥瑣的老頭子,變成了如花似玉的女子。女子和昏倒於地的穆芙蓉,長得特別像。

祁辰乾恍然,這才是她真正的麵目,她原本和穆芙蓉,就是雙生子。

她是一個怨靈,她是穆葵花。

是他祁辰乾聽從玄天神劍劍靈的囑咐,設計了她。讓她死去,讓她不得投胎轉世。

她每走一步就有一個奇怪的手勢,祁辰乾卻覺得有千斤重的力量,隔著空氣打在他的身體之上。

躲不了切膚之痛,似乎連精神也要被這種痛苦所擊垮。

“痛嗎?我要把我所承受的痛,全部還給你們。”

“你們兩個憑什麽來處決我?讓我為你們作出犧牲,把痛苦加諸於我身上,而來成就你們!”

“很痛嗎?很痛就對了,穆芙蓉也是這麽痛的,痛得她七竅流血,痛得你求死不能!”

“我還要把你們倆關進小黑屋,讓你們待上一萬年,等你們的骨血化成灰,等你們的魂魄隻有一絲絲清明,才放你們出來。”

“這樣才對得起我遭受的罪孽,不是麽?”

冰冷的聲音充滿了怨毒,如同來自地獄深淵的厲鬼。

祁辰乾打了一個冷戰,這才意識到,對方是一個怨靈。

那是一種為了了卻心願可以不擇手段不顧天良的神經病!

這個神經病還是個實力極強的怨靈!

外麵是陰雨天氣,房子裏也是暗沉沉的,沒有一絲人氣。祁辰乾一頭冷汗,雖然萬年來他遇到過不少有實力的妖魔鬼怪,也戰勝了它們,到這種與他有仇的高級別的怨靈,他並沒有對付過。

怨靈還在一步步走近,每一步祁辰乾就要遭受一記無法預知的痛。他覺得自己真的要七竅流血而亡了。

這種被怨靈全麵壓製的狀況好糟糕!

萬般無奈之時,祁辰乾突然想到了自己還有個保命的寶器,那個從來沒有正式使用過的指環。

被壓製得不能動彈的祁辰乾在心中呼喚指環,他認為指環是有些邪氣的,在所有其他法寶被怨靈克製之時,祁辰乾僥幸地希望能以邪戰邪。

他賭對了!

指環上的小人頭吐出大量濃煙,將他團團包住,對麵那個怨靈的攻擊就無效了。

黑煙凝聚成一條猶如實質的繩子,如同小蛇一般向怨靈那邊遊過去,想要吞食對方。

祁辰乾就樂了,終於不再是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也就在這時候,穆芙蓉的玄天神劍像是通靈一般,飛到了祁辰乾的手中。

環繞著他的黑煙越發濃厚,隱約有紅芒透出,似乎暗藏著莫名的危險。

葵花隻覺得他像是沒有燒透的濕柴,濃煙之下是暗暗的火苗,如果燒的太久,那就會灰飛煙滅,十分可笑。

她便有些抽風地笑出聲來。

手握玄天神劍的祁辰乾卻一點都沒有注意到葵花的異狀,他如今被一種力量充盈的快感包圍著,他感覺自己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強大。

神劍在手,他猶如戰神在世,似乎天下已經沒有任何對手。

之前打壓他的怨靈,如今隻是一個小小的螻蟻,隻要輕輕一晃劍,就可以讓她米分身碎骨。

祁辰乾卻先把穆芙蓉招到身邊來,握著她的手,玄天神劍說,這樣可以從穆芙蓉的身上汲取力量。

除去穆葵花,其實穆芙蓉她自己本身也是逢陰出生的女孩兒,她們倆,原本就是雙生花。

屬陰的女孩兒,對玄天神劍都是極有裨益的。

玄天神劍本質上是一把魔劍。

看他有些不對勁,葵花認為還是早些了斷比較好,抄起和尚贈送給她的小蓮花台,對著祁辰乾扔過去,在一邊快速地念著法訣。

兩人法寶不相上下,忽然魔化的祁辰乾,跟葵花相比,修為竟然也差不了多少。

一時間,激戰進入了白熱化。

這一戰就打了好幾天,兩人竟然都沒有分出個上下。

而也在這幾天內,魔界和修仙界的戰爭,進入了尾聲。

雙方損失都比較重,魔界進入修仙劍的通道被封之後,兩邊的戰將都修整兵馬,於是回營,休戰。

昆侖掌門率領眾人戰鬥了許久,此時已經疲乏了,回到門派,聽聞的第一件大事竟然是自己的得意弟子闖禍了。

兩個人他引以為傲的關門弟子的,將炙手可熱的丹藥師穆半仙給揍了了!

到如今還在打他!

還在他的洞府門口撒潑!

昆侖掌門到現場的時候,那邊已經裏三層外三層的圍繞了一群看熱鬧的弟子。

打鬥的兩人已經住手了,但是,雙方看上去都不太好。

昆侖掌門隻瞥了一眼現場,就覺得生活好苦逼!

他的關門弟子穆芙蓉,倒在地上,渾身都是血,像是凡人間的打架,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極不雅觀。

他的關門大弟子祁辰乾,披著一身黑煙,看上去就是入魔的預兆,這魔性等級,比他在與魔族大戰之中的對手,還要更加高級。

弟子們看不出來,但是昆侖掌門就看出來了,他徒弟就是一個魔族!

相信功力深厚一點的長老們,也能夠看出來。

原來他最得意的弟子竟然是個魔族,掌門頓時覺得頭好大!

再看昆侖最神奇的長老,全修仙界最寶貴的丹藥師,竟然不再是一個掛著山羊須的老頭,而是一個少女般的孩子!

假如生活欺騙了你,你一定要堅強。

昆侖掌門隻覺得,自己的眼睛都已經瞎透了!

那麽多顛覆認知的存在,都是什麽鬼!

然後他又看到了一個光頭,鋥光瓦亮的,出現在眾人之前。

那和尚長得秀氣,膚色蒼白身材高挑,有一股淩然貴氣。

他似乎是突然出現的,沒有任何人發覺,那人就站到了丹藥師小姑娘的旁邊。

“阿彌陀佛。”

和尚念了一句佛,麵對著小姑娘,笑了一笑,璀璨生輝。

掌門都有一種佛光普照的幻覺,心中暗道這和尚道行高深,難怪昆侖沒有人能攔得住他,就讓他到了山頂。

麵相年輕的和尚,還在對葵花道:“施主,別來無恙。”

掌門便覺得一陣怪異。

小師叔顧霄蕭像一陣風似的卷出來,對著和尚就吼:“王傲雋你個死禿驢,給我滾蛋!這一回是我先找到葵花!”

他身上還打著繃帶,魔界和修仙界的大戰,顧霄蕭出了大力氣,而他所受的傷也是很驚人的。

隻是他話剛落音,臉色就僵住了,緩緩地轉過頭來看著葵花,甚至有些驚慌失措地,眼巴巴的看著她:“我不是故意騙你!真的!我也是到後來才想起來!”

葵花眉頭微皺道:“哦。”

顧霄蕭卻著急了:“我真的打算等我傷好了就去告訴你的,告訴你所有的真相。”

“不用多說,我都知道的,”葵花搖搖頭,“你好好養傷,我當了你五十多年的師父,也算占盡了你的便宜,你騙我一兩回,我也不會怪你。”

葵花轉了身,正對著和尚,疑惑道:“你還是你麽?這麽多年,你去了哪裏?”

“即使涅槃,我還是我,”和尚淺淺的笑,溫柔又安靜,“我在找你,一直在找你。”

他取出一顆小小的珠子,握在手心遞給到葵花麵前:“你看,我找到你了,我來了。”

等葵花把珠子拿在手中,和尚才轉過頭去,對顧霄蕭笑了一下,說道:“在她有需要幫助的時候,你都沒有出現。那你找到她,又有什麽用呢?”

“你猜一猜,她一個勢單力薄的怨靈,怎麽能夠在你們昆侖大弟子的手下存活?”

*

五年後。

距離魔界與修仙界的戰爭已經有了一段時間,人們的生活也漸漸平靜起來,飯飽茶餘後,也有人會談及一些曾經。

也就是前些年,兩界大戰能夠齊名的,還有一件大八卦。

昆侖的掌門引咎辭職,據說他所帶出來的兩個最傑出弟子,都是魔界的人。

這兩人甚至把修仙界最是受人景仰的丹藥師,打成了原形。

丹藥師她是一隻怨靈。

總之,這是個奇幻玄幻的故事,被修仙界和人界,改編了許多次,廣為流傳。

要說它是一件八卦,就主要是因為這隻怨靈竟然與佛門天才的弟子有關聯,又與昆侖的現任掌門、劍道至尊有莫大關係。

腳踏兩隻船,還沒有翻,所以怨靈穆葵花,一定是這個世界上最奇葩的存在!

葵花如今離開了昆侖,恢複了女兒身,與和尚回到了兩人最初相遇的地方。和尚已經還了俗,蓄起了長發,用回了原來的名字,王傲雋。

剛來的時候,此地還是一片汪洋,王傲雋不過立在水邊安安靜靜的念了幾句經,施了幾個法,這片水域便像忽然被蒸幹了一樣,快速的離去。

與多年前一模一樣的小廟宇,就出現在兩人麵前,甚至連葵花曾經居住的白瓷水缸,也還在原地。

和尚對葵花笑了笑:“它在原地等我們,我在原地等你,可好?”

葵花挑眉一笑,這和尚自從還俗,說的話便多了起來,隻是像這樣的曖昧話語,幾乎是沒有的。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作者:大碗菜  所寫的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