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

第35節

徐家那麽稀罕女孩兒!

徐爸徐媽都神色懨懨,兩媳婦閉門不出照顧公婆,徐大哥和徐二哥忙生意場上的事。

隻有徐小哥,一天三次往葵花那裏跑。

葵花學的工商管理,徐小哥成了特約講師,一周兩次課,年輕帥氣語言幽默,沒幾天他的課就引爆了工商大學。

每次開課,都是座無虛席。

徐小哥笑眯眯地點名,點到葵花了,還特意誇她作業寫得好。

胡綰荑一臉羨慕:“葵花你腦洞真夠用,學什麽都不費力啊!論文寫得好棒!”

葵花淡定的裝大神,穿梭在各種世界裏的任務君,當個學霸妥妥的!

新學期過去一個月,即使葵花對徐小哥冷淡疏離,也抵擋不住他的熱乎勁兒。

某一天,胡綰荑一臉含羞道:“葵花,徐老師在追求我,你說,我要不要答應?”

葵花:o_o

“他總是追問你的消息,我以為他想要追求你,還想給你們牽紅線呢。他就說,他是你親哥。”

“他把你小時候被人掉包的事兒都說了,我就告訴他你小時候的事,他聽了眼睛都紅了。”

“葵花,怎麽不回去呢?徐家都想你回呢,他們都愧對你……”

胡綰荑是個聖母,從小到大沒變過。徐小哥稍微裝一下可憐,她就對徐家滿是同情。

其實聖母是個褒義詞,當你陷入困境,你才能體會到聖母是有多麽難得。而如今的聖母已經曲解了原本的意義,加上一個偽字,連累了聖母一起躺槍。

葵花對胡綰荑的印象,當然是褒義的。

徐小哥也許有利用她來當說客的意思,因為葵花就這麽一個閨蜜,其他親近的人,比如白五爺,王傲雋,他根本就靠不近。也隻有在胡綰荑麵前刷好感度,才有可能慢慢地感化葵花。

葵花一大堆任務加起來,若算年齡,是根草都已經修煉到位列仙班,何況她還是個人。一個人精。

徐小哥的手段能迷惑胡綰荑,在葵花麵前還不夠看。

周末放假,葵花約了胡綰荑逛街。

王傲雋在家裏接待了胡綰荑她表哥,顧宵蕭。

顧宵蕭穿得很正式,少年剛大學畢業參加工作,他麵帶微笑,手裏捧著一大束玫瑰。

少年靦腆羞澀地:“大哥,請問,葵花在麽?”

王傲雋瞬間黑了臉。

☆、第45章 被掉包的貧苦女孩(八)

一天下來,兩人手裏滿載貨物,葵花從怪力蘿莉長成怪力少女,胡綰荑已經學會了不和她去爭著提重物。

取車的時候,胡綰荑在對麵街等,葵花把裝了衣物的紙袋放進車廂,抬眼就看到兩個頭套絲襪的男人把她拖往小巷子。

此處人少地偏,搶劫什麽的卻很少發生,有人綁架之類的更是反常。來不及考慮太多,葵花心中著急,順手在車廂裏拿了一個扳手追了上去。

在□□某些武打影片中,主角可以用一張薄薄的紙質撲克牌,從老遠的地方刷出去,整齊犀利地斷掉碗口粗的老樹幹。

有這種逆天的存在,就請不要質疑一個幾乎天天夜裏都在修煉的勤奮妹子。

沒費多少力氣就追到了綁架的人,那兩人已經是敲詐勒索的慣犯了,這會兒被葵花噔噔噔地追上來,竟然有一絲慌張。

葵花一甩扳手,右邊那人砰的就倒地抽搐,口吐白沫。

左邊的人試圖威脅:“停下來,不然撕票。”

葵花理都沒理,一扳手劈頭蓋臉打去。

那人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女俠饒命!”

本來受驚嚇的胡綰荑一臉匪夷所思,最終哈哈大笑起來。

葵花敲著扳手逼供。

得到的答案是,雇主是個打扮得很洋氣的姑娘,年紀看上去和葵花一般大。

扯掉頭上的絲襪,兩個綁匪垂頭喪氣的,葵花隱約覺得有點熟悉。

竟然是曾經買過她的人販子!

經過提示,人販子也想起來了,其中一個人惱火又可憐巴巴道:“大小姐,看在我們兩次都栽在你手裏的份上,放我們一條生路好不好?”

葵花樂了,看兩人陳舊的衣著,他們是越混越差了,反正沒多大損失,葵花也不為難他們,扒光兩人身上的銀錢放他們走。

胡綰荑一臉不樂意:“葵花,那兩人多混賬啊!怎麽就放走了?”

葵花食指放在嘴邊“噓”了一聲,悄悄在她耳邊道:“有人要當英雄,我們就不當惡人了。”

兩個綁匪與徐楚薏碰頭,事沒成,錢還是要照樣拿。

計劃又失敗,似乎一碰上白葵花,所有的事兒就不按預料的走。

徐楚薏氣急敗壞的,對著兩綁匪罵了一頓,錢也不願意給了。

兩個大男人被罵得焉焉的,徐楚薏最終隻給了一半的封口費就把人打發走。

她煩躁地想著下一步該怎麽辦,角落裏就出來一個人。

徐小哥,往日對她最親切的哥哥,總是一副笑臉的青年,一步一步地走近她。

徐楚薏有一刻的欣喜若狂,在徐家,除了母親,最寵著她的最照顧她的人,就是徐小哥。徐楚薏眼淚頓時都湧出來,蹲在牆角喜極而泣:“小哥,爸媽他們都不要我了,為什麽?為什麽會這樣?”

“小哥,你是來帶我回家的麽?我已經流浪了一個月……”

“是麽。”徐小哥走到她麵前,蹲下來,掏出紙巾給她擦眼淚,他動作輕柔地,還是像以往一樣,每一次都這麽安慰受了委屈的她。

徐楚薏便覺得,還是有人在意她的,如果不能以血緣的關係進入徐家,還可以有另一個途徑。

徐小哥對女生都是不假辭色的,隻有她,隻對她一個人好。

也就,或者他自己也不肯定,他喜歡她。這麽一想,徐楚薏心中頓時充滿希望。

她哭的越發楚楚可憐,添油加醋把最近的窘迫都倒出來。

徐小哥等他說完了,才歎了一口氣:“看來,你很不滿意現在的生活啊。你留在城裏,是我跟二哥求情了呢。”

“那我隻好送你回你父母身邊了呢。”

“你派人綁架葵花是想要做什麽呢?你不說,我也知道的,你想除掉她。”

“我很生氣啊。”

徐楚薏目瞪口呆的,她這才發現,原來他板起臉來這麽陌生。

是了,他也是徐家的人,徐家的男人骨子裏都是殺伐果決的,要不然,也不能吞下那麽多的產業。

不,她不要離開城市,她不去那個破落的鄉村。

偶爾去一次農家樂那是情調,常年住在那裏簡直是煎熬!

徐楚薏慌了神,不顧髒亂原地跪下來,拖著徐小哥的衣角,哭得眼淚鼻涕都出來了,不斷求放過。

葵花回到家,正遇上顧宵蕭灰頭土臉從出院子,少年手裏還捧著一大束玫瑰,看見葵花眼睛一亮,把手中的花束往葵花手中一塞:“葵花,我不會放棄的!等著我比他更厲害!”

葵花莫名其妙地進屋。

王傲雋黑著一張臉,對著葵花冷冷地哼了一聲。

葵花:@( ̄- ̄)@

王傲雋:╰_╯

boss明顯不爽,葵花假裝驚訝問道:“雋哥哥,怎麽了?”

“那小子追你追到家裏來了,”王傲雋皺著眉頭道,“走路走得輕飄飄的,看上去就是個花花腸子。”

“人家那是貓步,江湖絕技。”

“你護著他?他是你男朋友?你喜歡他?”王傲雋連發炮彈,質問聲裏帶著慍怒。

“不,我就是說句公道話,他把我從人販子手裏救出來,我很感激他。”葵花攤手,和劇中人談戀愛什麽的,她沒有這個想法。

就算有,合適的也隻是推倒隱藏boss。

“你並不喜歡他?”

“誰說我喜歡他了?”

“那就好,”王傲雋勾唇一笑,“你手裏的東西看著礙眼,能不能扔掉?”

剛好白五爺牽著最近養的黑白阿拉斯加大狗散步回來,忙道:“別扔別扔,我這兩天看了一本書,有做玫瑰花幹的教程,正好給我試手。”

葵花&王傲雋:o_o

吃過晚飯,白五爺跳廣場舞去了,葵花和王傲雋並排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大狗趴在旁邊守著。

“下次跟你一起去逛街,”王傲雋笑了笑,“你今天看上去收獲頗豐,心情也很好呢。”

葵花囧了一下,用一個小時等於幾萬軟妹幣的大老板陪逛街會不會太浪費:“逛街其實挺累的,有時候還會有奇怪的事,比如今天,綰綰就被人給綁架了。”

本來臉上有些許羞澀的boss立即嚴肅起來,“你們有沒有受傷?”

“當然沒有,”葵花搖頭,攤手道,“你知道的,我一身怪力,還學了武,一般的綁匪當然難不倒我。”

“是怎麽回事?”

“徐楚薏,”葵花無所謂地笑了笑,“她應該是恨不得我去死,現在徐家老三在整她。”

皮家村,一輛私家車把徐楚薏放下來後,一溜煙就跑了。

連綿不絕的大山,村落裏雞鳴狗叫,徐楚薏一腳踩下去,軟乎乎的,真皮高跟鞋裏灌滿了黑漆漆的牛糞!

徐小哥派來的兩人肯定是故意的!把她扔到一個糟糕的落腳點!一個糟糕的□□。

徐楚薏把鞋襪都扔了,赤腳在路上走,鄉村的路沒有柏油,也不是水泥路,而是鵝卵石和沙子鋪成的,還有枯草和小樹枝。

就走了一會,徐楚薏腳心都痛麻了,她覺得前麵的路鋪滿了荊棘,每一步都要去了半條命。

即使不想承認,但事實就是,這裏才是她的家。

她就是童話故事裏落難的小公主,每個公主,都要經過痛苦才能成長,徐楚薏握拳,一定要撐下去。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大碗菜  所寫的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