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

第4節

“你好,我是王傲雋。”少年向她走來,步伐均勻穩健。

有句話說,人在自我介紹時,說“我是某某”比“我叫某某”顯得更有自信。毫無疑問,王傲雋是個氣場強大的人。

“我是葵花,李葵花。”葵花站起來,微笑。

“我知道,初二年級九班,身高,愛好大提琴。父母離異,跟隨母親從城南搬過來城北,母親經營一家蛋糕店,生意火爆。”

葵花臉色一下子就黑了。

少年卻笑了笑:“放心,我說過了,沒有惡意,我隻是覺得你很有意思,想做個朋友。”

“在美德中學,在城北,跟我做朋友絕對不虧。”

葵花咬牙,這種狂妄的口氣真讓人想扁他。

王傲雋向她伸出手:“跟我走吧,這裏不適合你。”

葵花默默的避開,往門外而去。

少年臉色僵硬了一會,順手撈起葵花遺落在大理石小圓桌上的花環,繞在手指上繞圈兒。

“我想知道,你一個隻會拉大提琴的小女孩,怎麽能打得七八個男生沒有還手之力。”少年跟著葵花出了小院子,似乎妥協了一般,很友好地套近乎,“還有你這一次,做了什麽準備才可以整整齊齊地從那間房子出來?”

葵花蹙眉,她終於想起來王傲雋的名字在哪兒出現過。周雅苑說她在美德唯一承認的王,隻有王傲雋,其他三個,是隻配給他跪舔的渣。

他是boss他是王。

不能得罪他。

要和他交好。

要追他。

葵花做好心理建設,腳步慢了點,她的聲音嬌軟,很容易讓人產生好感:“那幾個人做的事,你都清楚?”

雖然自己的問題沒得到解惑,王傲雋也不生氣,點頭道:“知道。”

“你不阻止麽?”葵花更疑惑了,王傲雋看上去掌控欲很強,這種不合理的存在隻要他願意,就不會出現。

他不像那種沉迷皮rou歡樂之中的人。

“阻止麽,當然有啊。”少年仰起頭,眼裏有些許迷茫,“但是她們像撲火的飛蛾一樣,攔不住。”

“即使被欺負了,也不去反抗。甚至會有人一次又一次地送上門去。而我,不過是多管閑事呀——”

少年長長的喟歎,葵花想起原主李葵花,就是一隻攔不住去約會的飛蛾,雖然反抗了,卻用錯了方式,她甚至不知道黃路虎威脅她的視頻就是有力的證據,隻是幼稚地想要殺了他。

青春期的少女,有多少人毀在幼稚的一廂情願裏。

葵花沉默了一會說:“我準備去看看他們完事兒了沒,你去嗎?”

“當然去。”

陳毓敏與黃路虎和丁陰硼三人麵麵相覷,麵色盡是懊惱和不可置信。

房子裏充滿了yin*mi的味道,床上、地上到處有j*ye的痕跡。三個人的衣物都已經破爛不堪,身體上是歡ai以後的痕跡,wen*痕與抓咬的印記遍布在白皙的皮膚上。

怎麽回事?怎麽回事!

陳毓敏氣急敗壞的,菊花處傳來的劇痛讓他抽了一口冷氣。

他臉上的血色褪得幹幹淨淨,思維卻從未有過的清醒,葵花離開,他們仨玩牌,空氣太熱解開了扣子,有手mo他的身體,他竟然很享受,他像女人一樣被他的兩個兄弟ya住了……

陳毓敏沉悶地怒吼了一聲,黃路虎與丁陰硼則是擔憂地看著他。

發生這種事,我們都不是有意的,不管你信不信。

這種話,是每次完事以後對摟著破碎衣服的女孩子說的。隻是對著陳毓敏,怎麽都說不出口。

空氣裏有凝固了的尷尬。

陳毓敏忽然想起了葵花,那個笑容幹淨的女孩,如果她沒有走,他就不會遇到這種事,都是她的錯!

她人呢?

葵花推開門,歡欣快樂地呼叫:“阿敏,我買了很多零食呢~都提不動啦,剛好碰上了學長,就一起來了。”

“阿敏,你看看誰來啦~阿敏……阿……”

“怎麽會這樣……”

“阿敏……這就是你很好的朋友麽……”

“原來你喜歡這樣……”

“那你為什麽還要欺騙我的感情!”

“——我們不要在一起了!”

葵花完美的演繹了一個被男友震驚到了的憤怒女友,轉身摔門跑了出去。

陳毓敏起身要追,菊花一縮他又痛得滾到了地上,霎時除了一身冷汗,他想起來曾經有個長得不怎麽好看的處*nv,也是在這裏痛得起不來,他不記得自己當時是怎麽做的——隻是肯定沒有幫忙攙扶。

他看到門口有個男生,拿著手機在拍攝,是了,李葵花說遇到了一個學長來著。他被拍到了,黃路虎和丁陰硼這兩個傻*b,怎麽還不去揍翻那人。陳毓敏憤怒地去看他們倆,他們完全沒有要反抗的意思,呆呆地以固定的姿勢定在原地。

太反常了。

能夠讓他們倆臣服的學長除了他自己,就隻有一個人。

王傲雋——名副其實的四王之首,他是真正的王,而他們仨,往不好聽的說,完全是山寨版。

陳毓敏覺得自己麻木了,一串又一串的打擊如同噩夢一般席卷了全身。

陳毓敏羨慕王傲雋,嫉妒他,恨他。

怕他。

他哆嗦著,看到王傲雋似笑非笑地看了自己一眼,意味深長。

陳毓敏隻覺得晴空霹靂,驚雷滾滾。

如果,那個幕後的死神是王傲雋,他必死無疑。

第七周,美德中學所有學生都在討論一件事。萬年逃課卻功課第一的四王之首王傲雋,整整一個星期都在上課。每節課都在課堂。而與之相對的,上課最積極的學神陳毓敏卻半個身影都沒出現。

據與他聯係較多的學生說,陳毓敏受了驚嚇,正在接受心理治療。

葵花在心裏嗬嗬了,陳毓敏被最信任的兄弟輪番bao菊,被女友撞見後被甩,全過程被最不爽的王傲雋觀望並疑似拍照,玻璃心崩潰了不敢現身。

這隻是個開始,所謂的折磨,才不是一個心理治療就好了的。

每一個複仇的女紙身後都有一個逗逼且強大的神助攻。

無疑王傲雋就是這麽一個存在。

葵花發覺最近的報複比起以往來,要順利得多,結果以比預想更完美的出現。去查幕後推手,隻有王傲雋。

他甚至給她再次發了匿名消息:“死神,做我女朋友吧。”

他調查了她,他知道她設了局,他幫助她完善了細節,他認為自己給她幫了大忙,所以很理直氣壯的要求她的報答。

葵花有一陣無語,隱藏boss你這麽主動,玩家發覺不需要自己努力了,boss你應該更加矜持高大上的說。

不過這種自己貼上來的boss是讓人喜聞樂見的,明顯在感情上幼稚的少年在處理其他事情上老成。如今他在幫助她還勾搭她,就是一個極好的攻略開端。

葵花匿名給他回了信:“好。”

王傲雋在手機震動兩聲後打開消息,在會議室微笑起來。正在作報告的與會人員一身冷汗,不過是走了個後門提攜了一個沒能力的親屬,這位太子爺怎麽就發覺了,還在自己的報告裏挑骨頭!

公司都在傳說,太子爺不笑則好,一笑就有人倒黴。

陳毓敏就覺得自己倒了大黴。

☆、第6章 媽媽不哭(六)

陳毓敏不敢出門,他拒絕接受心理治療,寧願把自己封閉在昏暗的房子裏,窗簾遮住了光線,他不願意自己被人發現。

陳母為此傷透了腦筋,她就這麽一個兒子,心肝寶貝般寵大,如今頹廢的模樣讓她不知所措,丈夫陳副市長正處在考察階段,不出意外年末可以去掉“副”字。她不想兒子的事讓丈夫煩心,卻沒想到半個月了,兒子還沒有半點好轉,總在午夜被噩夢驚醒,俊秀的臉盤迅速消瘦下去,眼底是越來越重的黑眼圈,滿臉胡渣,頭發上了油,看上去相當滲人,與他以前幹淨整齊的模樣判若兩人。

陳母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才會讓兒子徹底變了一個人,她迫切地想要知道真相,然而等她從陳副市長那裏知道真相後,她想把那兩人生吃了的心情都有了——她的寶貝兒子被人強*bao了,兩個與兒子同學校的男生。

陳副市長甩了她兩耳光,指著她罵有其母必有其子,身不正教不好兒子。雖然是氣話,陳母卻慘白了臉色險些暈厥。陳副市長酒後爬了她的床,她才低嫁給了他,沒有她娘家兄弟的扶持,根本就沒有他現在的位置,如今她娘家不過稍稍敗落了,他就尾巴翹上了天!還敢打她!

陳家一團糟,夫妻不睦,積壓了十多年的大小矛盾如火山一般噴發,整天吵吵鬧鬧,不得安寧,而陳毓敏始終不踏出臥室一步。

同樣倒黴的還有黃路虎,他有一個頗年輕有姿色的老娘。黃母是他老爸的情*婦之一,十五歲就跟了他,十六歲有了黃路虎,身材又好,還算得寵。黃路虎他爸是國際上最有名的黑幫頭目之一,所以黃母即使隻是個小情*婦,她在這個城市也能橫著走,更何況她也有一部分勢力。

讓黃路虎沒想到的是她老娘被人打了,出手的還是他爸。不知道是哪個多事的人向他爸別的情婦哪裏告發黃母有好幾個姘頭,大都是黑幫的二把手,平時有些生意在他爸不知道的情況下,黃母能分得幾分紅利。

黃路虎他爸對外宣稱是鑽石王老五,私底下情婦可以組成女子足球隊還帶替補。而年紀見長,孩子越來越大,黃爸有了選擇正室的意思,哪個成了正室,就意味著她的孩子會成為利益最大的繼承人。可以想象,眾人要爭奪一根老黃瓜是有多激烈。

本來跟隨他最久的黃母是最有可能成為明麵上的夫人,但這麽一個把柄被黃爸眾多情婦加油添醋放大出來,讓大男子主義的黑幫頭目怒火中燒。

綠帽子,勾結屬下架空他的權利,毫無顧忌的背叛——這是黃爸最惱怒的,壞事做多了的人最害怕最驚懼的,莫過於最親近的人背叛。

黃母所承受的後果如雷霆之怒,嬌美似少女的麵容被毀,黃爸原話“讓她再也勾引不了男人”;她所有的勢力被連根拔去,黃爸原話“擁兵自重就該有株連九族的覺悟”;最淒涼的是,黃路虎被取消了繼承權,就因為“綠帽子”。黃母自然不甘心,糾纏了幾回,把黃爸那芝麻點兒大小念舊的情意折騰沒了,走黑路的男人對自己狠,對別人更狠。黃母被毀了容,沒了羽翼,沒有錢,還被暴打過幾次,身體和心理一下子就垮了,躺在醫院裏沒幾天就老了幾十歲,分外淒涼。

黃路虎被她寵得無法無天,本來就是個自我中心的人,黃母躺醫院一個多月,他也就看過兩三回,每次不超過半小時,而半小時的大部分時間都還在玩手機泡妹子。

黃母出了院,才發現自己房子車子都被兒子賣了,她無處可去,隻能低下身段去給人打工,可一個被毀了容的大媽,即使身材不錯,也沒人要。她沒辦法了去做清潔工,保養得如蔥白的手指沾滿了汙垢,生活的壓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大。好不容易領了工資,還隻夠每天吃碗光頭麵,由奢入儉難,黃母隻覺得天都要塌了。

可是天真正塌下來是她兒子找到她的時候,黃路虎沒了黃爸的經濟支援,又沒有黃母生活上的照顧約束,不到一個月就把賣了房子的錢花光了,還沾了毒,毒癮發作的黃路虎把黃母捂得充滿體溫的一千五百塊給搶走了。黃母隻覺得人生灰暗極了,有種立即去死的衝動。

而就在這個時候,她收到了一個消息——是一個視頻。她的兒子和另一個學生被另一個看上去很清秀的學生勾引,那放蕩的模樣和勾魂的淫*叫,比她見過的妓*女更下賤。那個學生看上去很眼熟,黃母疲憊的眼神忽然變得銳利,雖然隻是偶爾發現的,但她肯定,那個男孩是陳副市長的兒子,並且這事兒是發生在兒子的房間裏。

黃母忽然福至心靈,眼裏滿是平日裏沒有的陰狠,黃爸她不敢惹,不過一個小小的副市長,還是分過她生意的小官兒,敢算計她們母子倆,就算魚死網破,她也不會讓他好過。

最倒黴的人還是丁陰硼,除了喜歡打耳洞戴耳釘,他平時表現並不很叛逆,成績在中上徘徊,人也聰明。他是幺子,上頭就一個共父母的大哥,丁大哥各方麵都出色,早就是家族定下來的繼承人,丁家主母早喪,丁父沒有續弦,對自己拉扯大的倆兒子非常體貼。丁大哥相當疼愛弟弟,如果沒有意外,丁陰硼的人生隻需要吃喝玩樂就成。

可惜人生充滿了意外。

他被學校勒令在家思過,整日裏悶頭悶腦,好不容易應了陳毓敏的約,以為可以有些樂子,卻沒想到將好兄弟給上了。丁陰硼的心思比黃路虎細膩許多,不是那種撿完肥皂站起來還是兄弟的性子,他渾渾噩噩的回了家,茶飯不思。

等丁大哥再三追問,他才吞吞吐吐地說出了所有事情,包括以前玩過多少個妹子。埋藏在心底的隱秘終於可以向家人吐出來,丁陰硼心中的大石頭終於落了地,隻是丁大哥氣的渾身直哆嗦,他大罵了幾句,看到瑟瑟發抖地小弟又不忍心再凶他。

幾天後丁大哥駕著新車帶丁陰硼出門散心,特意選擇去了郊外,路寬車少,丁陰硼手癢癢要試駕。可惜一個意外,車速飆升起來沒刹住,撞到了橋上的護欄,新車當場就破爛不堪,丁大哥坐在副駕,當時就昏迷不醒。丁陰硼一雙腿卡在車裏,哆嗦著打電話求救。

已經出城太久,丁陰硼太緊張導致地點描述不清,搜救人員在一個小時以後才找到他們。

因為救助不及時,丁大哥受傷過重,醫生斷定他這一生隻能躺著了,除非有奇跡出現——植物人能醒來的幾率實在太小。丁陰硼一雙腿算是廢了,骨頭米分碎性斷裂,他以後的大半輩子隻能坐在輪椅上。

丁父一夜白頭,兩個優秀的兒子在一天之內出事,都成了廢人,他無心關注生意場上的事,整日裏在大兒子身邊呼喚他,希望他醒來。等一個月後下屬驚慌來報,生意落了一大半,丁父才皺著眉頭去了公司,他疲憊得在辦公室睡著了。等他醒來,他發覺桌上多了一個u盤。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大碗菜  所寫的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