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

第24節

葵花講述了一個淒涼的被圈*養的鬼眼少女故事。

少年聽完後表示同情:“你真可憐!”

葵花:〒_〒

摔!

被一個史萊克表同情好想吐血!雖然係統說你原本或將來是玉樹淩風,但現在還是一個醜八怪好不好!

完全沒有繼續交談的興趣!

兩天後,隱藏boss身上的疹子痘痘全消了,大頭也恢複原狀,確實是個玉樹臨風的美男子。

即使衣衫有些破損了,少年舉手投足間也帶著貴氣,一雙眼仍然漂亮得能與日月爭輝。

葵花暗暗嫉妒,果然原主是可以被他同情的!

少年的學習能力極強,與葵花對話兩天,一口官話已經極為標準,少有怪異的腔調。

隱藏boss的名字果然還是王傲雋!

為表示感謝,他送了一個小禮物給葵花,一臉期待地要葵花打開。

黑漆描金盒子裏躺著一隻細細小小的蟲子,金紅色,看上去並不嚇人。

隻是,這種禮物對女孩子來說相當於被整一回。

葵花黑著一張臉說謝謝。

少年很驕傲地道:“不用。”

葵花臉更黑。

王傲雋似乎顯擺不夠,仔細介紹起剛剛的蟲子:“忘憂是非常完美一種,給自己用,它可以使你忘掉一切不美好的記憶;給別人用,他會聽從你的指示,還會覺得愉快幸福。”

葵花聽得一愣一愣的,好半晌才反應過來,指著小蟲子不確定地問:“你的意思,這是……蠱蟲?”

從以往的任務經曆來看,蠱這種蟲子被認為是藏在暗處的,從來沒有被當做禮物堂而皇之地送人。

如果不是世界有問題,就是隱藏boss的內心世界有問題。

王傲雋點頭,麵帶靦腆:“蠱很珍貴,飼養一隻很難的,你救了我,我送你一隻。”

可以肯定,隱藏boss的心理疾病很嚴重,別人都是談蠱色變,從他口裏說出來,卻是心愛的寶貝。

“你喜歡養蠱?”葵花問道。

“沒有很喜歡,”王傲雋思考了一會,才道,“隻是習慣養著罷了。”

葵花目瞪口呆:“為何?”

也許是她吃驚的樣子太可愛,少年笑了一下,才道:“從出生就被下了蠱,時時刻刻都在和它打交道,當然就習慣了。”

他的笑容有些苦澀。

葵花斟酌了許久,才道:“你真可憐。”

王傲雋愣了愣,哈哈大笑:“被你這個小怪物同情,我還真感覺可憐。”

葵花:╰_╯

“家裏世代養蠱,我身上的蠱是姑姑下的,”他慢慢道,“我來中土,就是做個了結,也是一次試煉。”

過了兩天,王傲雋身體完全恢複,痘印全部消除,他想去一趟文家。葵花怕他像劇情裏一樣一進文家就連影兒都沒有了,便相當熱情的邀請他一起去趙家。

還沒出山洞,就聽得外邊有細微的動靜。

“大師姐,這邊會有什麽寶貝呀?都爬了半天的山了!”有嬌氣的女子抱怨。

“聲音小一點,有寶貝都被你嚇跑了!”有人回答,“再仔細找找,應該就在這附近!”

那聲音聽著耳熟,葵花回想了一下,竟然是文葚沐。

又有個年輕男子的聲音:“我們都找了三天了,大師姐,你說要找個受傷的男人,可我們連影子都看不到,你會不會記錯地方了?”

☆、第33章 女主的怪物妹妹(五)

文葚沐好煩躁!

她的計劃還沒實行,從不露麵的姑奶奶忽然使人叫了她去訓話。說什麽要在這座荒無人跡的大山底裏,找到一個年紀在十五到二十歲左右的男人,這個人可能死了或者已經重傷。

死要找到屍骨,傷要帶回去。

上一世,文葚沐是找到了,就在這個地方,可那是個醜陋的怪物,全身流膿,一身奇怪的惡臭,說話也含糊。

即使回去的幾天裏他身上奇怪的疹子消失了,臭味也沒了,但還是留下了一身紅痕,滿臉滿手都是,看上去特別嚇人。

那個怪物還給了她一隻蠱作為禮物,來報答救命之恩。

真是糟糕的回憶!

文葚沐兩輩子都不想再遇到那個讓人看一眼就想嘔吐的怪物!

她知道,那人最後成了一個啞巴藥人,被姑奶奶煉藥煉得看不清麵目。

總之,他並不像姑奶奶說的那樣事關文家的興亡,隻是一個無用之人罷了。

就連上一世他送給她的那種蠱蟲,她也養出來了。

找了三天三夜,別說師弟師妹們不耐煩了,文葚沐自己也不耐煩!尤其是知道要找的並不是個美男子,而是個……不說也罷!

文葚沐在回去的一路上不斷地交代幾個小的,若是姑奶奶問起來,一定要說那人已經死透透了,屍骨跌落在懸崖的樹上,隻看到骨架子和破爛的布條。

師弟師妹們早就厭煩了找尋,當然非常樂意地答應了。要知道,初冬雖然不算很冷,但陰雨綿綿的天氣裏在大山裏找個不知死活的人,太辛苦。

到家後,並沒有太困難就過了姑奶奶的關,文葚沐後背出了些許冷汗。

姑奶奶喜歡穿肥大的黑衣黑袍子,蒙麵,隻露出一雙眼,她的屋子不開窗,也不點蠟,她整個人都似乎住在昏暗裏。

文葚沐有時候會覺得,姑奶奶其實也是一個怪物,就如同趙梨花的妹妹一樣,隻是姑奶奶會讓人覺得陰森可怕。

不過,總算她沒有懷疑,隻是似乎挺遺憾的。文葚沐對於不用去接觸怪物,非常的愉悅,不再管姑奶奶的破事,約了莫淮瑱見麵。

她想要知道趙家內部的近況,也要給他挖個陷阱。而莫淮瑱也想見見她,他手下查到的蛛絲馬跡,都有指向文葚沐——她在破壞他與趙家的和諧關係。

這一次見麵並不友好,兩人各自想要挖到的情報均為到手,短短時間便分開來。

文葚沐摸著空了的盒子笑彎了眼,她早就知道,莫淮瑱這個人不好控製,但是,等十天半個月後,他會完全的屬於她。

隻要她想要,他的身心都逃不了。

她坐在文家的馬車裏,忽然腹痛難忍,這種症狀,上一世她嚐過。文葚沐忽然渾身發抖,眼裏充滿了恐懼。那些很不好的記憶,鋪天蓋地席卷了腦海。

前一世,她愛莫淮瑱愛得發狂,不顧武林盟主的千金身份,想要去感化他。

她懷著一腔愛意,可最終成了天下人的笑料。

莫淮瑱本性並不惡,他隻是年少輕狂而已,倘若他真的愛上一個人,那麽一定會因為那個人變得成熟。文葚沐希冀著,若是自己就是他命中的女人,該是多麽美好。

可惜,他愛上的人是趙梨花,那個樣樣比她出色的女子。

他最終還是愛上了一個女子。

她記得她嫉妒得發狂,她給趙梨花下了藥,趙梨花變得癡傻,狂躁,甚至不斷的攻擊莫淮瑱。

莫淮瑱被鬧得不行,卻始終沒有放棄她,不斷的醫治,但最終,趙梨花還是被魔教護法殺了。

護法的理由是不想看到教主繼續魔怔下去了,莫淮瑱氣瘋了要殺他,全部的教眾跪下求情,莫淮瑱還是殺了他。

這個時候,文葚沐隻是是莫淮瑱的侍者,卑微沒有地位。

但她手上有一隻蠱,是一個怪物送她的禮物。

她勾引了那個護法,給他喂了蠱。

就像莫淮瑱不久前喝下那杯酒一樣,那種無色有醇香的酒。

文葚沐咯咯咯地笑起來,捂著腹部大口喘氣,笑得直掉眼淚。

她是害怕莫淮瑱的,很怕很怕。

前一世,他是那麽聰明的一個人,當然很快就查到了下手的就是她。

他捏著她的下巴給她喂了一杯酒,這種酒有個美得熏人的名字“三日醉”——早中晚每天腹痛三次,就像生產的陣痛一樣,讓人恨不得去死。

也好,她給他下蠱,他給她下毒。

終歸也是一對怨侶。

這廂莫淮瑱卻一點兒都沒有發覺,隻為折磨了一個自作聰明的女人而得意洋洋。他自認不是好人,但對趙梨花卻是真心,但凡杵在兩人之間的障礙,他都要消除,更何況這種故意搗亂的女人。

他回了趙家。

人人都在說,二小姐平平安安地回來了,還帶回來了一個美少年。

葵花與王傲雋躲過了文葚沐等人的搜查後,又在山裏轉悠了幾天,才不緊不慢地在集鎮裏買了衣物裝扮好,回到趙家來。

王傲雋於人情世故上雖然是個小白,但學習的力度卻是極大的,最初的直白許是風俗不同。自從他在集鎮裏買點心,已經從小小的算計開始學著揣摩人心。

於是出現在趙爹趙娘麵前的俊美少年,成長為能說會道的小後生,還帶上了不貴重卻貼心的各種小吃。

趙家父母原本擔心小女兒注定孤苦一生,如今一出門就釣個金龜婿,即使出身還需探明,也足夠大肆慶祝一番。

王傲雋以葵花好朋友的身份出現,受到趙家上下熱烈的歡迎。成為繼莫淮瑱之後的第二號熱門人物。

當然,能與鬼眼做朋友做師傅的不會是普通人。

莫淮瑱在葵花把的院子裏近距離見到了王傲雋。同樣俊朗的少年,看上去賞心悅目。

因為莫淮瑱是葵花師傅的緣故,王傲雋對他相當友好。

而莫淮瑱反之,在他看來,葵花還隻是個不理事的少女,少女懷春,看見長得好看的男人便拖回了家。

作為未來的姐夫,他得要掌掌眼,可不能讓人隨意誆了去。

若是與他當初同樣意圖的人,切了沒商量。

莫淮瑱很有技巧地套話,王傲雋的功力卻長得極快,從說出“出門試煉”之外,其他的消息幾乎沒有露出。

葵花圍觀兩人打太極,極為欣慰,小白隻有與教主級的狐狸打交道,才晉升得快。把王傲雋交給莫淮瑱調*教果然靠譜。

隻是,形勢似乎在反轉。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地主家的小嬌娘狂野萌妃:腹黑世子追妻忙穿越也瘋狂:情牽親王權妃枕上世子醫品娘子:夫人,求圓房帶著縫紉機回古代犀利農家俏娘親寒門嫡繡重生之廚女當家罪醫之女妃常邪惡—拐個兒子去誘夫棄婦蒸包記之妖孽死開雪城那止煙黑萌世子毒寵妃醫妃張狂,魔君大人請入帳呆王溺寵嫂嫂不乖末世女領主:BOSS強寵重生妻魔君大人和小跟班還珠之我是皇後我的絕色夫君穿係統之軟妹複仇記驕偶言笑晏晏錦繡農門,貧家女奮鬥記女配逆襲,傾城毒仙古代養娃日常[綜]本虛不是召喚獸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爺奉子休夫:邪王的無良悍妻未來之影後係統
  作者:大碗菜所寫的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