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

第144節

他的手力氣特別大,像一個牢籠把我禁錮住了。掙脫不了。

小公舉我慌了,精力不濟,倒了大黴!

人修似乎也覺察到了,吸我精元的速度放緩了一些。可是本公舉太美味,他停不下來!

天要亡我!

不過是吃一隻兔子腿的時間,人修他就奪走了我半生修為,果然是個邪修!

我欲自爆妖丹與他同歸於盡,卻發現使不上力氣,能用的法術似乎都被人修下了禁製。

我真的被嚇到了,大約我惹上了一個不得了的角色,而不是個勤勞可愛的小田螺。

身上的元氣漸漸散去,衣服撐不起來了,我的化形期修為完全散失,終於不能化為人形,成了最原始的九尾小狐狸。

人修停頓了一下,他似乎愣住了,不再親吻我了。大約他覺得親吻一隻狐狸的感覺,比親吻一個人要難接受得多。

你看,都這個時候了,我還在想這些春花秋月之事,實在是嫌自己死得慢。其實也沒辦法,當沒有任何可以自救的辦法時,不如享受這個過程。

人修雖然不親吻我了,卻仍然沒有放開我,繼續抽取我的精元。我身體很痛,靈魂也開始疼痛起來,混混沌沌的,意識開始模糊。

身後的尾巴變得沒了力氣,像一根根秋草遇到了冰霜,焉了。

尾巴裏儲存了我最後的保命精元,少一根尾巴,我就弱了幾分。

迷迷糊糊之中,我又想起了族長爺爺的話,好奇害死狐狸精,有危險的地方一定不要去探。其實我一直很聽族長爺爺的話,因為別的小狐狸如果不聽話犯了事,會有他們的爹媽幫著求情。

而我沒有。

是的,從出生時,我的狐狸爹媽就拋棄了我。

據說,我是族長爺爺從外出雲遊時帶回來的小狐狸,餓的奄奄一息的,還虛弱得很。若不是族長順手把我救回來,又花了大量的靈藥讓我恢複,或許我早就死透了。

我很羨慕那些有爹媽的小狐狸,痛了可以撒嬌,餓了可以吃父母準備好的美食,不開心了也有人哄。

我曾經期待過會有狐狸來認我,然並卵,等了二十多年也沒有驚喜。

我就不再期望了。

我想要個田螺公子,做飯暖被哄我開心。

你看,我以為我要撿到貼心小棉襖了。

卻撿到一個要我命的惡魔。

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

我丟了八條尾巴。

隻剩下一條尾巴,成了一隻最普通不過的狐狸。我是想直接暈死過去的,但是身上和靈魂都在痛,痛得我總是半昏迷半清醒的。

人修終於停下來,他把我環在他的脖子上,像一條毛乎乎的雪白長圍巾。

迷糊中我似乎聽見他在說:“你解了我的封印,破壞了我的藏身之地,為了保你我二人性命,委屈你了。”

“我定會盡魔界全部力量,恢複你的修為。”

那個時候其實我一點都不擔心我的修為,我是九尾靈狐,隻要靈氣充足,我修煉的能力如同開掛一樣,是普通狐狸的幾百倍。

我隻是被他的話嚇了一跳。

原來人修他不是人,他是個魔族。

☆、第172章 外傳(三)

魔修站起身來,玄色披風無風自動,我掛在他的脖子上安靜的當一個圍巾。

從我所處的地勢來看,魔修站起來挺高大的,挺拔英俊的男人會讓我的反感略略減退。

即使他奪了我的修為。

魔修一步一步從山洞裏走過,所經之處,寒冰消融,化成淡薄的霧氣。外麵山洞裏那些在寒冰中盛開的小花草藥,在一瞬間枯萎,滿目蒼夷。

魔修一個彈指,裏麵的山洞燃起了熊熊大火,那隻死絕了的山雕被火焰吞滅,燒焦的羽毛氣味兒彌漫一室。

他勾唇一笑,似乎極為得意,像是做了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也許覺察到了我的疑惑,他揉了揉我的頭毛,輕聲道:“那隻山雞,曾經是仙界的戰神,被我宰了。”

見我還是迷茫,魔修好心地再解釋:“他有個嚇唬人的名號,叫做赤羽將軍。”

我頓時被驚嚇得清醒了幾分,如果他說的這個山雕是傳說中的赤羽將軍,那麽這個魔修就一定是那個口口相傳的十惡不赦的大魔頭。

傳聞當年魔族出了個天才,短短百年揍遍了魔界各處大小魔頭,把原本不齊心魔族打得齊心協力,成為人修妖修和仙界的心腹大患。

魔族若是強大了,必然會讓生靈塗炭,人們不得安寧。

仙界的神仙們就發動了妖族和人修,動用了一切力量找到了大魔頭的過往,據聞他的心上人被一個人修拐走了。

一場特意製造的偶然,讓大魔頭接到了他心上人的手信,大魔頭被約到了人修的地盤。

十來個刻意壓低了修為的大仙瞬間齊齊發力,動用了所有的法寶,把大魔頭轟得毫無還手之力。

所有人都以為他死定了,這塊大石頭可以落地了。

現實卻還是被大魔頭翻了盤,他以一己之力擊敗了十來個人,七人當場死亡,其他的人皆是重傷。雖然大魔頭本身也受傷嚴重,他卻還是在眾人圍困之下逃之夭夭。

連大神仙都不是對手,一般的人修當然不敢貿然出動,所以當時敢去追殺他的,隻有戰神赤羽將軍。

之後,一百多年,兩個人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就連魔族與人修和妖修之間的戰爭都停止了,這兩個人也沒有露出水麵,似乎那些驚天動地的大戰都消失在歲月裏。

有一種說法是,也許大魔頭和赤羽將軍在打鬥的時候,打破了某種禁製,被空間裂縫吞噬了。不然為何連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留下。

一百多年來,傳說都是這樣的,雖然沒有人能夠親眼見證,但這是最合理的解釋。

所以當大魔頭突然說出他是那個人的時候,我真的被驚嚇到了。

一個死在傳說中的人,突然活生生的出現在你麵前,怎麽可能不驚訝。

而且他還是我們妖族的敵人。

我特麽救了一個敵人,真是蠢到家了!

我一個妖精,落到了一個魔修手中,修為都沒了,逃不脫也回不去,肯定沒有好日子過。

真是悲催,可以預見,我將會是很悲慘的一隻狐狸。

“我欲帶你離開,可否告知你的家人?”大魔頭突然問了一句,聲音還是那麽好聽。

我的寒毛都豎起來了,大魔頭那麽殘酷的一個魔修,問這種話的意思是要平了我們狐狸家族嗎?這是要應了那個被族長爺爺揍的算命先生的話,我將會給狐狸們帶來滅族的災難嗎?

我趕緊搖頭道,然後一抹眼淚,我想說不用不用,我的父母都死掉了。

反正我也是被他們拋棄的。

可是我這才發覺,我已經說不出人話了。

我的修為已經廢了,是一隻再普通不過的狐狸。

甚至連一隻普通的狐狸都比不上,連吱吱的聲音都發不出來。

我又收到了一個驚嚇。

我張著嘴試圖發出一點聲音,歇斯底裏的吼,卻仍然沒有半點聲音,除了吹出來一口一口的風。

大約,這是被大魔頭吸走了修為的後遺症。

大魔頭也看出了我的不對勁,又摸了摸我的頭毛,安慰道:“不要怕,我會想辦法讓你恢複。”

因為猜出了他的身份,即使他是一個惡人,但是這個人有一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氣勢,也有一種什麽事都能夠做到的魄力,讓人莫名的信服。

我稍稍平靜來,忽略心底的那些不安。

但是到底還是心裏忐忑的,我圈住他的脖子,蜷縮得緊了一些,勾住他衣服的爪子也拉得更緊。

大魔頭不再多說,又揉了揉我的脖子,掌心似乎帶著一些安眠的法訣,讓我昏昏欲睡。

他淩空踏步,幾個呼吸間就移動了幾百丈,這種本事在狐族乃至整個妖界都不常見,果然他是有幾分本事的。

在我昏睡之前,他似乎在原地停留了一下,然後我看到那個已經成了很細的筷子的山頭像煙花一樣爆開了,那裏有很強的靈力在震動,像是仙界那種大能者發出的,極為恐怖。

也許不止一個大能者。

但那變化也隻是短短的一瞬間,接下來吞噬我的,是黑甜的昏睡。

*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再醒過來,已經換了個地兒。

此處是一個石室,十分寬大,靠牆擺著沒有蚊帳的大床,中間是一張非常大的紅木雕花桌子,極為簡陋。

除此之外,就隻有我身體下方的一個窩。

是的,一個鳥巢一樣的窩。

窩裏墊著軟軟地棉被,不遠處還燃著一縷熏香,聞味道是安神助眠之用。

我已經睡醒了,從鳥窩裏跳出來,抬頭看了看,石壁上挖出的小凹槽裏放了許多燈台,卻隻有一個燈台上的明珠在閃著光,有些幽暗。

看上去也是為了助眠而設置的弱光。

桌子上有些果子,散發出誘人的靈氣,從饑餓的程度我估摸著我大概有三四天沒有進食,所以也不管這些東西不是肉隻是素,拿了個果子啃起來。

我的爪子毛乎乎的,果然不如化形之後的素手好用,我略略傷感了一下,甩了甩最後那條殘留下來的尾巴,也甩去了不爽的感覺。

好歹命還在。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吃完一盤果子,石門開了,碩大笨重的石門輕飄飄的跟簾子一樣被推開,沒發出一點聲響。

很奇妙。

大魔頭過來了,他一個人,還帶著些寒氣,玄色披風上粘了幾片雪花。

石門外是厚厚的一層雪,像是積了許久,映得石室裏頭亮堂了許多。

大魔頭逆光站在門口,外邊的積雪襯著他,顯得孤獨寂寥。

生性薄涼的人,會享受著孤獨,在無人處舔舐自己的寂寞。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大碗菜  所寫的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