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

第135節

不是他舍棄了自尊,是生活所迫,他不願意再回到族中,被同齡人奚落嘲笑。

在沈家,即便隻有一個比庶子還不如的地位,但比族裏跟隨長輩們耕著幾某薄田的孩子,他的起*點要高得多!

發誓要出人頭地的沈子言把沈宅裏遇到的明槍暗箭都默默承受起來。

直到有一天,有個仙子一般的女孩跳出來,教訓欺負他的下人。

女孩子穿著嫩黃色的衣裳,臉頰紅潤,指責下人的時候有些咄咄逼人。

可在沈子言看來,是讓人感動的可愛。

自那時候起,沈子言的心裏便烙印了她的身影。

*

沈媤語長籲了一口氣,眉頭皺了起來。

她還沒有等到需要的消息,那份在夢中都顯得格外莊重的藏寶圖。

沈子言也還沒有動靜。

早前她赴險去往黑牛山,除了拿到金礦的草圖外,還有與他仔細商量從黑牛寨內部徹底占據的時間。

一切都與沈媤語的夢境一模一樣。

如有神助一般,或者說沈媤語自覺是被夢神眷顧的,她生活中一些重大的事都會在夢中被預見。若是喜事,沈媤語當然樂見其成,因為早就知曉,她總是一副寵辱不驚的模樣,小小年紀便得了個“端莊沉靜”的好評。若是夢見會有壞事,沈媤語也能提前得個信兒,有些應急的法子,在她爹看來,女兒是頗有大將之才的,其聰明才智,在整個京都亦無人能及,隻可惜是個女孩兒。

而眾人認為睿智的沈媤語在享受夢境給她帶來的莫大好處時,又十分苦惱——她對一些大的事故並不能做出改變。

比如她爹會退出朝野,帶著一家人在小縣城裏蹉跎歲月。

早就習慣京城繁華的沈媤語當然不能體會她爹的“憶苦思甜”與臥薪嚐膽,她隻想早點兒離開。

好在夢裏有走出窘境的提示。

她們沈家的轉機竟然在沈子言的身上。

沈媤語多少是有些驚訝的,雖說在她嫁給富貴人家的夢境裏,沈子言站在她父母身邊,沈媤語隻當是沈家沒有兒子,讓他頂一會。所以弟弟夭折前,她有意無意地幫了沈子言幾次,讓他不至於在沈家處境太難看。

旁支領來的沈子言滿眼都裝著愛慕,她是知道的,可惜雖說他長得英俊,卻隻是半個下人的存在,注定了沒什麽出息。

退一萬步來講,沈媤語即便想要招贅保住沈家的香火,他也將會是最差的人選。

更何況,她沈媤語會是個有大機緣大富貴的人——夢境都提示了許多回。

沈子言本該在這幾天雷厲風行地整頓黑牛寨,把所有幫眾帶去挖金礦,設計讓沈家得了許多金銀後再拆穿,沈老爺首告有功,得皇帝垂青再起複,黑鍋全讓黑牛寨的山賊背了。

算算時間,這些事積累到爆發隻有半年之久。

而沈子言,在沈媤語的“乞求”下,已經去黑牛山呆了五六年。

雖然犧牲了他的大好時光,但這是必須的潛伏。

又等了幾日,沈媤語有些焦躁不安,即使她夢中的良人就在她的身側作陪,沈媤語也有種不好的預感。

就在龐乾安帶她從黑牛山下來那一晚,沈媤語終於在夢中看清了她夫君的麵容,高大英俊情意綿綿,正是龐乾安。

之後,龐乾安向她傾訴衷腸,道是自小便夢見她,便離了家來尋她,更是把自家底兒都兜了出來。

為了讓心上人相信,龐乾安甚至說出她右側鎖骨下有顆紅痣。

本來這種登徒子般輕浮的話,女孩子聽到都會麵紅耳赤,嚴重一些會要拳腳相向,然龐乾安卻極為誠懇,他俊美的容顏似乎也在給他的話加分,情竇初開的小女孩定然覺察不到。

雖然沈媤語曆來穩重,在京城也見曾過了各式美男子,沒有被他魅惑,但他所說的夢境卻讓沈媤語心中一動。

若是如此,他們相互夢見對方,還從年幼便有了神交,那是不是意味著,他二人便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龐乾安是太師家的獨子,曆來受寵,如今他在縣城曆練,若是他發現了金礦,剿滅了山賊,再經龐太師扶持輔助,要當個異姓王爺也不是沒可能。

隻是這一切都與沈家無關,如若沈家要搭上龐家的順風車,定然要她來想法子——她爹那種死腦筋,是絕壁不會向他的對頭龐太師示弱的,更別說屈居於下。

是人,都得逼一逼,方才能讓他看清現實。

隻有她得到了王妃的位置,她爹再異想天開一點也無妨。

黑牛寨的金礦,便是沈媤語最大的籌碼。另一個,則是意外之喜,她要把龐乾安牢牢地握在手心,讓他死心塌地對自己好。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沈媤語略施小計,又演了一場“受驚的女子依賴救人的豪傑”的曖昧戲碼,龐乾安果然就一直鞍前馬後地圍著她轉悠。

為了表現她對他很在乎,沈媤語故意在他說起別的女子時,撅起小嘴生悶氣,端莊穩重的大小姐作出這般可愛俏皮的模樣,真是讓人愛煞了。

可沈媤語沒料到,顏葵花這個土得讓她不想記住的名字,隻不過是個她用來假裝吃醋的鄉下丫頭,會讓她今後恨了一輩子。

☆、第163章 文雀(八)

顏歡喜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因為太投入了還在打嗝。三娘安撫一陣後去熬雞湯,順便去感謝把小女兒帶回家的鄰居們。

葵花這是在這個世界裏頭一次見到顏歡喜,倒是比顏葵花記憶裏的凡事硬撐的那個小姑娘,看上去更柔弱一點。有王傲雋這個神醫在,葵花不擔心小姑娘的腿廢了,然給她和三娘補充一點營養也是必須的。

接下來的幾天,葵花都全程陪護她,家裏的水缸裏都是稀釋了的靈水,給歡喜服用的藥水則更濃鬱,還溶有強身健體與培元固本的藥丸。

顏歡喜對於身體好得飛快表示質疑,要知道斷了骨頭傷了筋,沒個小半年養不好,她這才幾天呢,就感受不到嚴重的疼痛了。葵花便順勢高度讚揚了神醫王傲雋,簡直就是妙手回春。

王傲雋最近都借住在葵花家裏,慢慢地融入到了顏家,除了給歡喜治腿上以外,還會在縣城給窮苦的病人義診,慢慢地有了些名氣。

他最讓人記住的卻不是醫術高超,而是在顏家豆腐店做得一些改變。顏三娘的店子裏賣些白豆腐,有多的時候做些豆腐花,偶爾做得多了就是自家吃。王傲雋就建議說,可以用菜油炸一下,它是白豆腐的炸製食品,其色澤金黃,內如絲肉,細致綿空,富有彈性,其名油豆腐(出自百度百科)。

沒幾天,油豆腐就成了縣城裏最新食物,就連沈家都派人買了許多回,顏家的豆腐鋪子因此而名聲鵲起,為後來推出的香幹與豆腐乳做了良好的鋪墊,當然,這是後話。

此時顏三娘看王傲雋就像看一棵搖錢樹,早前“殺人狂魔變態少年”形象已經被她丟入腦海,完全像被迷住了心智的生意人,眼冒綠光問他有沒有其他的方子。

“在下隨師父出遊,偶得的法子,並無更多。”王傲雋答話地時候有些靦腆,略帶羞澀的臉後藏著一顆將要崩潰的心:我真的不缺錢,堂堂瑞王府世子淪落到靠提供豆腐方子來借住人家,也是醉醉噠。

三娘眼裏是掩不住的失望,回頭一想,到底這少年手腳勤快,為人和善,腦瓜子也不賴,將來還是有出息的,大女兒心儀此人便就可以接受了。

顏歡喜偷偷地跟葵花咬耳朵:“姐,不是我說你,你以前的眼光可不怎麽好,那個龐乾安就是個混球,我這回受罪,就是他跟沈家那個壞女人幹的。”

“我瞧著王大夫就頗為有擔當,像我們這樣的人家,就差他這種男人。”顏歡喜到底是未出閣的女孩子,嘴上功夫雖然不錯,可在男女一事之上還是有些語塞,鼓足了勇氣才裝作若無其事道,“王大夫可中意你了,你在縣城的名聲可不太好,千萬不要錯過了他。”

葵花噗的一聲笑出來,妹妹顏歡喜真是為了一家子操碎了心,三娘領的孩子倒是隻有妹子一個省心的。

醞釀了一下,葵花麵上擠出一些羞赧來:“對那位龐公子,我大約當初是魔障了罷,那樣的糾纏不清,一廂情願以為的愛情,都不過是泡沫似的幻覺。”

“如今似是噩夢醒來,最覺得對不住的便是娘親與你,做出這等羞恥之事,連累你們被人恥笑。本想著盡快找個人嫁了,讓你能不為我所累去嫁人,因而也動過心思親近王大夫。隻是越是與王大夫相處,便越發覺他的好來,”說到此處,葵花聽得王傲雋在門外頓住的腳步聲,原本用來搪塞顏家母女的話語便在肚子打了幾個滾,想到前麵一些世界裏王傲雋的付出,她的話語裏也帶了自己都沒覺察到的不安,“我不知道他是對所有人都好呢,還是對我有些特別,而這個特別之處讓我惶恐。”

“你看,他到縣城才幾天,卻被許多許多的姑娘小姐偶遇過,送過謝禮,比起龐乾安,他的風頭更勝。那樣一個人人誇讚的人,我怎麽敢去毫不顧及我糟汙的名聲去親近他……”

即便顏葵花與龐乾安沒有什麽實際情況,但女追男這種事不成功,還被無情地捅出來,遭人嘲諷,但凡有些體麵的男人,都不會想與顏葵花好的。葵花有些恍惚,似乎在以往的世界裏,不管她多麽落魄,為人母或淪為娼i或成為花甲老人,王傲雋都未曾嫌棄過她呢。

這種說辭讓他聽見,顯得有些誅心了。那樣一個千般萬般對她好的人,讓人珍惜都來不及,怎麽能狠心推開他。

“這樣的我,配不上他呀……”葵花輕輕地歎了口氣,卻是真的有些傷感了,到底是什麽樣的理由,會讓他一個一個世界來追隨她,保護她,為她擋去一切艱難險阻?倘若隻是愛情,那未免太沉重。

也許,還有別的什麽吧?葵花有種不敢去深究的膽怯。

配不上他啊……

端著藥碗的王傲雋忽然就覺得眼前發黑,渾身一麻,藥碗摔在地上,濃黑的藥汁沿著青石板滑了一地。

又是這種語調呢!說什麽配不上隻是個借口而已,連說不出口的勇氣都沒有,怎麽就可以那樣去認為?

葵花快步打開門,王傲雋已經收拾好殘局,半晌才起身道:“手滑,我再去煎一碗藥。”

他臉上有些受傷,眼神也不與葵花對上。

葵花略略覺得有些後悔。這種感覺真是磨人,想要解釋些什麽,卻又不知怎麽開口,隻好眼睜睜看著他離開。

哪知道王傲雋走了幾步又停下來,轉過頭來道:“不知葵花可方便,過來幫我來配藥?”

他臉上已經調整了表情,帶著笑,那種包容一切的讓人安心的微笑,溫暖如春熙。

他有話與她說。

葵花隻是怔了怔,立即笑靨如花,話語也不由得歡快起來:“好呀。”

他向她走來,走了九十九步,剩下的一步,她應該踏過去,牽他的手。

王傲雋:你知道的,不管怎麽樣糟糕,什麽難以預料的情況,我都是認定你的。

葵花:我知道。

王傲雋:既然知道,你為何還那樣貶低自己,讓我不得不再來打開你的心結?

葵花:~(≧▽≦)/~我就是想聽你說情話呀!

王傲雋:磨人的小妖精=_=。

不幾日,顏葵花癡戀神醫王傲雋的消息就傳遍了縣城,許多人等著看笑話。大家都以為顏葵花這種壞了名聲的女人,隻有做妾做填房或嫁與糟老頭子的命了,神醫是不會看上她的。

哪知這二人出雙入對,神醫在出診時,顏葵花跟著一同打下手,眾目睽睽之下,王傲雋還給她擦汗,十分疼惜。

親密狀閃瞎了眾多狗眼。

沈媤語最近睡得不好,連夜無夢卻讓她心裏焦躁,沒有夢境的提示似乎前路茫茫,陰霾籠罩頭頂。

被這種情緒折磨得眼圈下一片青黑,精神不濟,沈媤語在龐乾安麵前的溫柔小意略略變了變,自從夢境裏看到她的相公便是龐乾安後,她的心境就不同了。

吊著龐乾安,卻不給他太多的回應,反正最終他都是歸她所有的。與其讓他一蹴而就,不如慢慢地享受被追求的過程。男人終歸是賤人,輕易得到的人或物總是不懂得珍惜,龐乾安也一樣——比如那個顏葵花,不就是個很好的例子麽?

想到顏葵花,沈媤語就皺了皺眉,按理說這個女子對她的生活是不會有影響的,但是注意到她是因為王傲雋。

縣城的風吹草動很少能瞞住她,沈媤語是要做大事的人,眼線自然不止名義上的義兄沈子言一個。

便有人來報,縣城裏突然冒出了個英俊的醫生,年輕脾氣好,搶了沈家醫館生意。那個神醫身邊,似乎跟著暗衛,很能打。

小半個月後。

沈媤語動用一切關係,終於查到了看似“來頭很大”的王神醫的真實身份,不過是瑞王府的棄子而已。

瑞王府世子王傲雋,是前瑞王妃難產而出,他自小體弱多病,五六歲時便被瑞王送往江湖某處學醫,說是學醫,更多的是在於保命。十餘年來,瑞王從未召他回到身邊,即使得了個世子的名頭,也是形同虛設。

也許再過一兩年,這個世子就要沒了。

給她這一切消息的,是她的親姑姑,她爹的長姐。

沈媤語對此深信不疑,她冷笑一聲,王傲雋那是死定了。

因為她親姑姑可是如今的瑞王妃,瑞王府裏掌握著實權的人物,大半個瑞王府的勢力都在她的手上。

以往的夢境裏,並沒有在富貴人群裏看到過王傲雋此人,也是印證了他將會不長命。

然而為避免夜長夢多,沈媤語還是寫了信,委婉地勸說她姑姑早點兒動手,鏟除這個隱患。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大碗菜  所寫的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