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

第122節

葵花:⊙﹏⊙喝酒喝太多了麽?

裝作不小心碰了一下褲*襠,並沒有男性所有物,所以現在所擁有的身體是女人無誤。葵花用攢積了許久的經驗證明:這裏是一個女*尊朝代!

看洞房裏的擺設,原主身份還不低。

床沿上坐著的柔弱模樣的人,估摸著是個羞澀的少年,他身體微微發顫,似乎被嚇著了,還沒有平靜下來。

葵花瞬間就把原身腦補成了一個欺男霸女——哦不對,欺男霸男的大混球紈絝子弟,許是家中情況不錯,所以強娶了這小可憐。

隻是,原身真沒有那樣可怕,葵花瞟了一眼銅鏡,裏頭的女子長得人模狗樣的,是一副好皮囊。

既然娶了小夫郎,就該把那紅蓋頭給挑開,好歹夫妻一場。葵花估摸著這親事該是不大好的,不然她也不會穿在這個時期。

蓋頭挑開,人還沒看著,當麵就一道白光,利刃出鞘,迎麵刺來。

簡直太虐!

果然原身不滿意這婚事!就連少年也不滿意!

洞房遇刺什麽的,好心酸。

好在原身有點兒武功底子,葵花急退了兩步,酒意被驚醒了好幾分,踉蹌著坐到了椅子上。

沒有刺中她,小少年兩泡眼淚,匕首對準了自己的喉嚨,甚至割破了一點兒皮,滲出來一點兒血跡。

“瑞王,你權大勢大,我知道我抵抗不了你,”弱柳扶風的少年身子也不抖了,握著匕首的小嫩手白皙光滑,看上去保養的很好,少年哭泣著說,“我不愛你,也不愛你家的富貴榮華,今次能成為你的夫侍,襄瑾感激不盡,還求王爺放過。”

聽得“瑞王”二字,葵花一抹冷汗,抬手道:“你先別衝動,有話好好說。”

少年兩泡淚刷的就衝出來,梨花帶雨,像個委屈的小姑娘,他把匕首扔了,好半天才收住聲,才慢慢說起來心路曆程。

新房裏點著熏香,煙煙嫋嫋地寧靜祥和。

葵花揉了揉鼻子,癱在紅木圓椅子裏聽少年哭訴。

“瑞王,我是一定要走的,我有愛慕的女子,但是我也配不上她,我不會妄想的,”少年拿著繡花手絹兒擦淚,楚楚可憐的樣子惹人疼惜,“求瑞王放我走,就當我死了吧,童襄瑾一定隱姓埋名,再也不出現,我走之後,請王爺放過我的家人,侯府……於我有養育之恩,請王爺看在我爹對朝廷忠心耿耿的份上,放過他們……”

葵花額上頓時就掛了一滴冷汗,這少年是沒帶腦子走呢還是裝單蠢!

對著妻主說出這一番話,他是找死呢,還是想禍害全家!

原身是個王爺,若是脾氣暴躁一點,當場就會讓他腦漿迸裂,血濺當場!

“本王待你癡心一片,你竟然敢如此無理!”葵花裝模作樣的發怒,“說!你心儀的女子是誰,本王哪點不如她?”

少年眼裏飄過一起慌亂,卻又有著竊喜,他期期艾艾道:“是皇上,王爺的親皇姐。”

“……”葵花嗤笑了一聲,“九五至尊也是你敢肖想的,也不怕閃了舌頭!看不出你這小模樣兒,心卻如此大!也罷,你若無情我便休,趕明兒把你送去後宮,讓你去陪你心上人。”

少年臉上的喜悅卻沒了,全是不可置信。路層沒按設想的來,他抬起頭看著葵花,仿佛不相信她會說出這種話來。

“怎麽?不裝了?拿帕子浸藥水逼出眼淚來,又費盡苦心演這麽一出,你倒是說說看,你有什麽居心?想讓我兄弟反目去自尋死路,還是想借我之手除去侯府?”葵花演繹著一個邪魅狂狷的王爺,睥睨小媳婦一樣委屈的少年。

少年緩緩地站起來,把帕子整齊地疊好放進懷裏,冷冷一笑,一改之前嬌滴滴的軟糯聲音,清冽地道:“看不出,你這個草包王爺還有兩分本事,但是與坊間傳言相差了許多。”

柔弱的小媳婦似得少年忽然換了氣場,意外的有一種反差萌,葵花忍不住要給他鼓掌,然而一瞬間,少年捏著匕首就橫到了她的脖子上。

“你不是童襄瑾,”葵花也冷了臉,故意唬他,“你到底是誰?混入王府有何居心!你可知道,若是我死於你手,有何後果?”

“慫包!”少年輕輕嗬斥了一聲,“我當然是童襄瑾,隻不過不是那個懦弱的侯府庶子罷了!我不會要你性命,不然你的那些下人早就沒了命。從今往後,你就當童襄瑾死了,以後不會有這麽個人!”

“瑞王,我給你點了迷香,你暈倒之後,要到明日一早才會醒來,你要給我記住了,你的夫侍童襄瑾,在進王府的當晚,就被你發怒整死了!”

“反正,你也就是個草包王爺,弄死一兩個人很尋常,不是麽?”童襄瑾譏諷地笑了一聲,把沒了力氣的葵花拖到床上,手腳都捆起來,在口裏塞上一團布,再蓋上被子,放下紗帳。

葵花其實並不暈,那迷香的副作用,她在酒醒的時候她就感覺到了,也立即用了醒腦藥物灑在口鼻處。

隻是在穿到原主身體上之前,已經吸了部分迷*藥,葵花的手腳軟趴趴的沒有力氣,對童襄瑾暫時沒有太多的還手之力。

童襄瑾悉悉索索地收拾東西,在抽屜櫃子裏搜刮了一些細軟,裝進包袱裏,然後換了黑衣勁裝,少年偷偷開了窗子逃之夭夭。

偌大一個王府,從王爺的屋子裏跑了一個人,竟然一絲動靜也沒有,葵花也是醉了,怪不得童某人說她是個草包王爺,果然名副其實,治安太差!

不過葵花此時也需要安靜的環境來接收劇情,童襄瑾那家夥暫且讓他先逍遙兩天,回頭再來算賬。

葵花把束縛手腳的繩子解開,把口中布團拿掉,然後才入空間,喝了一勺靈水,一邊打坐接收原主的記憶。

瑞王曹葵花,一生浪蕩不羈,做了壞事無數,害了良家男兒數不勝數,最終還因為在她府中搜出了意圖謀反的證據,被判了流放三千裏,病死於路途中。

有這麽一串事跡的人,也該是一個風流倜儻的小王爺吧,多少也有些才氣名聲,然而曹葵花到死,都一直背負著“草包王爺”的名頭。

據說曹葵花欺男霸女,在洞房夜把侯府庶女出身的夫侍童襄瑾碎屍,甚至有傳言說,她是個吃人肉的大惡魔,因為童襄瑾徹底消失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可那草包王爺還口口聲聲說,侯府的庶子跟人私奔跑了,就在新婚之夜。

沒人相信,手無縛雞之力的侯府庶子可以一夜之間逃脫王府的守備,但是草包王爺不依不饒,還鬧到皇帝那裏去。

侯府惹不起,隻好把預備送進宮的嫡次子賠了給她當夫侍。

這才讓那個混球收了鬧騰的心思。

隻是曹葵花這家夥色*心不改,抬了侯府嫡次子沒幾天,就收了許多通房,不多久又看上了江湖裏擁有極好名聲的武林盟主愛子閔菡瑜。

可閔菡瑜是江湖人共同的男神,他常年一身白衣,武功出色人又極美,所有女子沒一個不想娶他。

草包王爺擺著排場去武林轉了一圈,被閔菡瑜的心上人削得灰頭土臉,狼狽不堪地滾回來。

曹葵花裏子麵子都沒有了,整天在家裏喝酒,醉醺醺地叫囂著要帶兵踏破武林盟主她家,把閔菡瑜娶回家裏當夫郎。

把江湖豪傑得罪了個遍。

可憐曹葵花還沒來得及娶夫郎,家裏各暗處就塞滿了各種預備造反的活計。

受證據確鑿與輿論壓力,皇帝再怎麽疼愛她這個二貨妹子,也不得不做做樣子懲罰她。

本來這等罪惡,是該淩遲處死的,皇帝不忍心一母同胞的妹子就這麽沒了,便改為流放,還派人跟著伺候。曹葵花命好啊,與其說是流放,不如說是出門遊玩。

但老天終究看不慣這等不學無術的混球嘚瑟,曹葵花貪吃,一碗蘑菇湯下肚,兩腿一蹬就不省人事了。

按理說,像曹葵花這樣風流快活了一輩子,沒承受什麽不公平待遇的富貴之人,是死了也沒有遺憾的。

但是,曹葵花覺得自己是個悲劇。

而悲劇的源頭,全部來自於一個人。

童襄瑾!

那個她年輕時期納的夫侍,把她揍了以後連夜逃跑的少年,他根本就不是個男人!

那個少年,是個女子!

還是江湖上白衣女神閔菡瑜的心上人!加後來的妻主!加後來的武林盟主!

當年曹葵花好麵子,認為被自己的夫侍揍了太可恥,隻偷偷與皇帝說了,可怎麽也想不到,那少年竟然是個女人!還換了個身份過得風生水起!

曹葵花的一切挫折和不順利都是童襄瑾帶來的,連最後的受罪,也與她脫不了幹係。

臨死前,曹葵花有幸看到了來宣告勝利的童襄瑾。那女子扶著美貌如仙的閔菡瑜,口裏吐著惡毒的言辭。

“你那些醉酒的話語都是我傳出的,菡瑜隻要哭一場,就會有太多人聽她的心意去行事。不然你的府邸之中,怎麽會平白無故多了那麽多罪證呢?”

“看在你就要死去的份上,我告訴你一些事,我就是當年被你娶回家的童襄瑾,我那麽待你,不過是想要你去刁難一下侯府,或者幹脆讓侯府煙消雲散。”

“可惜你始終是個草包,侯府給你個嫡女你就算了,真是幹什麽都不成,白費了我一片心意。”

“……”

曹葵花死前才知道,自己被人當傻子耍了一輩子,就連她的皇姐,也被人算計了。而對方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侯府庶女,卻統領了整個武林,如同占據了半壁江山,風光無限。

這也就算了,反正曹葵花也不是個胸有大誌的人,隻是她好麵子,死前聽到的那一番話,她的魂兒都要氣炸了!

整死童襄瑾!整死閔菡瑜!整死這一對賤人!曹葵花的心願便是如此。

願那兩人一生不順遂,不得好死,死前死後都要被人言語打臉羞辱。

另外,她希望瑞王曹葵花能脫去“草包王爺”這個陰影濃重的帽子,至少,不給皇姐拖後腿。

☆、第147章 高嶺之花(二)

葵花出了空間,天還沒亮,練習了幾段歸一訣之後,發覺曹葵花的身體底子非常不錯,十七八歲的女子在這個女尊朝代也算是孔武有力。她貴為王爺,自小就吃得好養得好,身體發育不錯,若是從小鍛煉習武,說不定能成為一個功夫高手。

要複仇,要把童襄瑾打回去,葵花總得去江湖走一遭,原主帶著家丁護衛去砸場子已經證明不可行,那麽比較合理的還是提升自己的實力。

回想一下原主那一半是自己作出來的一生悲劇,葵花惡作劇心起,從空間裏取了半碗狗血,塗在手上腳上臉上,又用小刀割了幾條小傷口,吃了一顆能讓人暈倒三天的藥,再把破布塞回嘴裏,手腳束縛起來。

瑞王府出大事了!

坊子裏的傳言恐怖又凶猛:瑞王第一次娶夫侍,在洞房裏就被人捆起來,殺了幾十刀,下手的人可凶殘了,刀刀不斃命,卻讓她流血啊!失血過多可是會痛死的!據說瑞王一身都是血,床都給變紅了!

據說太醫搶救了三天三夜才把她的命給撿回來,瑞王又養了半個月才恢複元氣。

皇帝大怒,唯一一個妹子頭一次娶個少年夫侍就出事,這是打皇家的臉麵!

查!一定要查!

然而這案子太蹊蹺。

屋裏屋外都沒有找到凶器,定遠侯府的庶子童襄瑾也不見了。定遠侯早年寵愛童襄瑾的生父,卻迫於夫郎的潑辣,才漸漸冷落心上人,庶子出身的童襄瑾過得並不如意,等她的生父死去,更是一落千丈。這次能被瑞王給相中,真是天大的福氣。

所以按理來說,童襄瑾沒有作案動機。

但是除了童襄瑾,洞房之中沒有旁人。

定遠侯府被皇帝派人給看起來了,好算計王爺,就要承擔相應的後果。

定遠侯等於被關了禁閉,她那暴脾氣的夫郎薛氏摔了好幾個凳子,大聲咒罵:“我就知道,童五不是個好東西,白眼狼都沒他這麽狠!是他自己勾搭上那傻王爺,誆了家裏老多的嫁妝,接下來整這麽一出,他倒是跑了一身瀟灑,就不想想是有多坑家裏!”

童襄瑾在家中兄弟排行第五,薛氏如今罵的就是他。

說起來,童襄瑾也是個有本事的,長這麽大女扮男裝示人,十多年了也沒有被人看出端倪。著實不易。

“他打小你就護著他,我罵他一句你都給我臉色看!我就說童五跟他那心機爹一樣,不是個好東西,你偏偏豬油蒙了心!如今可好,一家人都被他拖累了,兒子們的名聲都被毀了,以後看還能找到什麽好親事!”

定遠侯被夫郎罵的狗血淋頭,卻反駁不了半個字,她偏心童襄瑾與他爹是全京城都知曉的事兒,如今被困在屋子裏不能出門也算是自作自受。

半個月之後,定遠侯出了個餿主意,被薛氏罵了個半死。

“庶子捅出來的簍子,卻讓我的孩兒來承擔,你是黑了心肝啊!拿尖刀□□的心窩!童五他生怕我給他找個不好的妻主,自作主張搭上了瑞王,如今跟了相好的奸夫跑了逃遁了,就要填上我命苦的四兒呀!”

他哭天搶地的,一點形象也不顧及地坐在地上捶,親兒子童四默默地過來安慰他。

童四正是原劇情裏,瑞王曹葵花的第一個夫侍。在童襄瑾跑了以後在進王府,等於是好東西打折送上門。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大碗菜  所寫的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