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

第119節

這邊葵花在拉幫結派,那邊王傲雋則是經常在鬼樓晃蕩,許是他鬼品鬼格太高,竟然拉攏到了一堆鬼朋友,隱約占據了鬼樓一半的勢力。

這一年春夏,朝中發生了一件事,從上頭傳遍了街坊,就連四季春的姑娘也口口相傳。

新科狀元邱昭迪,長得英俊瀟灑,為人處世也備受恩師與同窗的喜愛,連皇上最寵愛的小公主也極為青睞他。

然而就是這麽一號讓所有人都稱讚的人物,卻被人告上了官府。

告他的人卻是他的親爹。

邱爹憤怒地指責兒子,他養大了的孩子從來沒有盡過孝心,有了銀錢從不孝敬他,如今得了狀元府也不接他來住。真是天理不容,這種兒子就是白眼狼!

邱爹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控訴,就差拿石頭去砸開不孝兒子的腦袋了。

本朝以孝治天下,他占據了道德的上風,就算他從前苛待過那孩子,但父子終究是父子,邱昭迪要想有個前程,必定得好好敬著他。

他卻忽視了美男子邱昭迪對皇室的影響。

小公主是個顏控,她看上了才貌雙全的狀元郎,本著有好貨色就要下手的原則,小公主嬌滴滴地跟太後皇後都暗示了好幾次。

等太後皇後把信兒捎給皇帝,就導致皇帝親自來過問了案子。

他把邱昭迪宣到了身前,小公主求了皇後與她一起躲在屏風後偷聽。

皇帝放緩了臉色跟狀元郎說了好久的話,才狀似無意地問起了邱家的情況,以及邱爹的狀紙。

邱昭迪噗通一聲跪下去,狠狠地磕了一個頭,眼淚就出來了。

狀元郎拿出來一張血書。

“……我那個爹,除了生我有恩,餘下便是把我當仇人之子相待。當年為了救我娘給她治病,我姐年幼自願被他賣去了青樓,至今未被贖回。可那賣命的銀錢並沒有給我娘治病,她被活活給拖死了。我娘剛去世,他就帶著賣我姐的幾十兩銀子出了門,也不管我死活。不到一個月,他就帶回來了繼母與弟弟,可笑的是,那弟弟有了半歲多。”

“我姐好不容易回來看我一次,可我那時候被折磨得麻木了的我,起初都不敢與她相認。我姐怕我被他們整死了,就把我帶了出來,她十一二歲,不知道在那青樓裏受了多少苦,才學來一點本事。”

“陛下您知道嗎,我姐她把所有的積蓄都給了我,給我租了書院旁邊的院子,讓我好安心念書。可是她自己,一個子兒都沒有留,也許因為她偷藏了私房錢,管著她的人生氣了,她能來看我的日子極少,每一次卻都給我帶足了各種好吃的。我那個父親,卻是一次都沒有,或者都沒有找過我,我與姐姐的名字,早就在邱家的族譜上被除了名。”

“等我正式成為了書院的弟子,我姐就再也不來看我了,卻每次托人送銀子給我,我想去見見她,我姐卻說那是汙穢之地,不準我進,等她十四歲,我就再也沒見過姐姐了。”

“她給我一封血書。”

狀元郎跪在地上泣不成聲:“我姐說她已經是不幹淨的人,怕汙了我的名聲,她不讓我對外說有個姐姐是娼*婦,甚至要我當做從來沒有過她這個人。”

“她唯一要求的,就是在我發跡之後,給我娘造一座墳,”邱昭迪笑了笑,苦澀有悲傷,“那是我小時候與她說過的夢想。”

“我還有個心願,是把我從那吃人的魔窟裏接出來,而不是養育那個早就拋棄了我的親爹!他以往風光霽月,可曾想過我們姐弟,如今過得不好,又如何有臉來指責我冷血無心?”

據說當場,皇帝就親自把狀元郎扶起來。

邱爹帶著年老的妻子與幼兒,都被當做老不要臉趕出了京城,壞人變老,他還是壞人,就該臭雞蛋伺候。

然後有人開始打聽狀元郎的姐姐。

葵花很淡定,還是在四季春當她的花魁。

王傲雋聽了傳言就說:“你那弟弟,倒是個有良心的,如此,讓我再幫他一把。”

☆、第143章 四季春(九)

狀元郎一家的離譜故事傳出來後,不管是否有理,他的好名聲終究是沒了。

他不養親爹情有可原,他那個姐姐也令人同情。

但是,畢竟她是一個人人看不起的記*女,狀元郎還是靠著她養大的。

邱昭迪的風評一下子毀譽參半,原本看好他的同窗同僚大多保持距離,經常的他總是形單影隻。

就在很多人都在心裏暗地裏嘲諷他、看他的笑話的時候,有個人卻給他幫了大忙。

皇帝他有個兄長,能征善戰,早年幫他保下江山功成身退,被封為瑞王。瑞王本是英明神武智慧超群的人,也是皇位的繼承人,可是為了保家衛國,在那些殘酷的戰爭裏九死一生,瑞王失去了兩條腿和一隻手,隻剩下一隻右手可以使用,這樣一個殘了一半的人當然不可能做皇帝。

退出競爭後,瑞王就成了一個閑散王爺,在京城裏整日養花養鳥,與王妃過著神仙日子。他原本是一個胸有大誌的人,然而在戰爭裏失去了孩子以後,就變得極為淡泊名利。

有個和尚跟他說了,他平定四方雖然有功,但是殺孽太重,他命格太凶小鬼不敢纏他,那些報複就到了稚嫩的幼兒身上。

嫡長子十一二歲,跟他去打仗時,給他擋了毒箭頭,兵荒馬亂的,救治不力,孩子最終死在路途裏。

一般來說,夭折的孩子不能大肆鋪張,連墳包都不可以有的,瑞王再怎麽傷心,也隻留下一座小小的墓。

明明他才是兒子眼裏的蓋世英雄,無所不能,卻沒能護得住他,最終還是兒子為他而死。

一個男人,如果連妻兒都沒有保護好,他在外頭再怎麽風光厲害,又有什麽值得吹噓的呢!

如今瑞王沒有妾室通房,隻與王妃膝下育有一子一女,人口簡單,不出門會朋友,也不拉幫結派,過得極為低調。

就在狀元郎的事兒傳遍了京城以後的第三天,瑞王與王妃做了一個相同夢。

第二日,兩口子就分別去找皇帝皇後嘮叨家常。

“我家裏夭折的雋哥兒,托夢給我們兩口子了。正好,與狀元郎有些關係。”

“雋哥兒死了還在受罪,他那墳地為歹人所占,做起了三教九流的勾當。我夫妻二人以往不忍心去看他,隻在家中給他念經祈福,盼望他轉世過得好。哪曉得,福報沒有,還給他招來了小人算計。”

“若不是狀元郎他姐姐相助,我家雋哥兒怕是還要流落多年,做個孤魂野鬼,不得去輪回。”

“那些渾人,還在一家名為四季春的青樓裏逍遙自在,懇請皇上,還我雋哥兒一個公道。”

瑞王坐在輪椅裏苦笑,右手敲擊著桌麵,對皇帝道:“若是依我以往的性子,定要親手拆了那青樓,把那二人剝皮抽筋,鞭屍曝曬。可經過雋哥兒一事後,愚兄真是膽小了太多,如今也是個廢人。”

“不過,還請皇上把處置那些人的事兒交由我來做。”

皇帝當然應允,他的王兄並不如表現的那樣平靜,不然,也不會一大早就跑來宮裏。他王兄是個暴怒與冷靜共存的結合體,能說出以上一番話,已是壓製了太多怒氣。

瑞王當天就帶了一些老部下與幾千精兵,分成幾波改裝南下,直奔四季春。

“我爹來了,帶了一群人來端這個窩。”王傲雋笑嘻嘻地,在葵花麵前排了一行字,“不幾天那兩人就會吃上斷頭飯,隻是我總覺得還不夠慘,如何辦才是好?”

“把夏至他師門的人找來,據說他們門規森嚴,若是有人受他門中弟子迫害,會有足夠的等同於天譴的處罰來等著那弟子。”葵花深有同感道,“你是鬼,若是沾了太多因果與人命,來世不得善報。”

“你是在關心我麽?”王傲雋表情雀躍,一攤手就讓步了,“雖然我認為親手去懲戒他們更讓我心裏愉快,但為了避免你擔心,還是留給別人來處置吧!”

“不過我們還是可以先玩一會,在他的師門派人來之前。”葵花惡作劇心思一起,頓時也心裏癢癢的。

四季春終於是倒下了,縱然春華夏至靠著一棵大樹,瑞王也讓人把樹給砍倒,連樹根都給他挖出來。春華是罪臣之後,攀上了的一係官員全部被查辦,四季春多年基業毀於一旦,四角飛簷的樓閣被燒成了灰燼。

春華夏至被套上了枷鎖,葵花卻是好端端的給他們送別。

她是功臣。

因為之前有葵花與王傲雋的聯合搗亂折磨,夏至自身越來越虛弱,給予春華的幫助越來越少,春華已經沒了曾經的美豔。

不久前又被瑞王命人狠揍了一頓,春華如今臉色慘白,頭發淩亂,脫去四季春女神的光環,又沒了女子元氣護體,她就是個蒼老的大嬸。

春華目光陰毒地看著葵花,連聲問她為什麽要背叛:“你隻是個娘不養爹不要的小賤*貨!你身上穿的手裏拿的都是老娘給你的!你是瘋了麽要整垮我!”

“我穿的用的花的金銀,遠遠少於我給你帶來的收益,四季春害了那麽多無辜少女,早就該倒下,我隻恨沒有能力早日讓你們倒台,為民除害!”葵花冷冷地氣她,撕破臉了,早就想讓她嚐一嚐被手中傀儡反擊的滋味。

“秋葵你個小娼*婦!老娘待你如何,你可是眼睛瞎了看不見?忘恩負義的東西!你這披著狼皮的羊,蛇蠍一樣毒辣!倒是讓我看走了眼!你那點小心思,全都撲在你弟身上對不對?”春華氣極反笑,“可惜呀,你那弟弟,注定當不了大官,做不成大事!誰讓他有你這麽個身家不清白的姐姐呢!”

“原來是你做的,我就說我爹怎麽會無緣無故跑去找我弟麻煩呢!”葵花嗬嗬一笑,滿臉譏諷,“不過,若不是你這麽一鬧,四季春還倒不了台呢!我偷偷告訴你,瑞王是我請來的,至於怎麽個請法,你問夏至再明白不過了。”

“我弟弟那邊也真是勞你費心,我本就不求他大富大貴,隻要日子能過得去,就很滿足。當年那般困苦他都不畏懼,如今他已是狀元郎,隻要努力,有什麽事做不到呢?”

“我一定會過得好,不像你,人不人鬼不鬼的,還想把我的命拿去給你續陽壽,可惜啊,你要不起。”葵花不等她反駁,又湊過去在她耳邊輕聲道,“就連亂葬崗那處鬼樓,我也會讓它毀得幹幹淨淨,你想要翻盤,沒門!”

春華大吃一驚,如同見了鬼,半天才道:“你……你……說什麽?”

“對!我就是話多!”葵花張狂地笑,“反派話多會被反擊致死,但是你沒有還手之力了,我就是這麽放肆得意又如何?”

夏至在一邊陪著春華,半天沒有開口,終於黑著臉幫腔道:“不用管她,秋葵這混球,她得意不了幾天的。”

葵花冷冷地哼了一聲,不再多言,示意兵丁把他們倆帶走,還塞了幾個金元寶,讓好好伺候著。

春華氣得咬牙,夏至安慰她:“我給她下了咒,不出半月,必定暴斃而亡,變成鬼後會困在鬼樓永世不得升天。”

王傲雋抱著一個小木偶飛過來,變化著文字寫道:“那個蠢貨以為這東西能把你的魂兒勾過去呢,若不是你定要讓他師門來處置,我真想把他的魂魄關進小木偶,再丟到鬼樓去,讓那些孤魂野鬼圈*圈*叉*叉。”

葵花住在曾經租賃給邱昭迪的小宅子裏,這房子早在四年前就已經被她買下來。

王傲雋隨著她一起過來了,對於他的瑞王爹,隱藏boss看過兩眼後就沒跟著,人鬼殊途,語言不通。

他爹瑞王把四季春的姑娘或者遣送回家,或者交待了當地縣令安排出路,然後去了亂葬崗,那裏曾是他兒子的墳地。

瑞王命人把曝屍荒野的骨頭都收拾完整了,在附近山頭遠了地給埋葬,足有好幾百人。又按習俗請了道士,做了七天七夜的道場,給死人超渡。

然後,給兒子遷墳。

起棺的時候,石棺蓋忽然脫落,所有人都一驚,嚇了一大跳。

隻有瑞王心中一動,命人推輪椅上前去查看——裏頭的屍身竟然保存得像剛死之人,隻是那嘴唇黑得發亮,看上去相當瘮人。瑞王心有疑慮,顫抖著手伸向那烏黑的唇,卻不想那口忽然張開,裏麵隻有半截舌頭,屍體沒動,雙眼卻流下兩行淚來。

眾人稱奇,瑞王卻心如刀割,他的孩兒,死後被人動了手腳,還割了舌!

怪不得在他與王妃的夢境裏,兒子都不說話,隻是指揮著一些灰不溜秋的雲霧組成字來述說。

全怪那個該死的夏至!

一定要讓他生不如死!

同樣想讓夏至生不如死的葵花問王傲雋:“你還記得我給你講的一個魔法故事麽?裏頭一個大魔王把自己有絲分裂成七塊,附在各種物品上作妖作怪,讓全世界的人都怕極了他,最終卻被一個小孩子給弄死了。”

“記得!”王傲雋回應,“你想把夏至的魂魄分割成七塊?扔到各個角落讓他入不了輪回麽?”

“不,我有一個更好的主意,”葵花奸笑一聲,“夏至那個人,自己米分身碎骨魂飛魄散他都不會皺一下眉頭,但若是換成春華受罪,他縱然上刀山下火海都會撲過去。”

“……最毒婦人心,不過你做的對!”

“嗬嗬。”

“說起來,你今後打算怎麽樣過?”王傲雋在她眼前飛來飛去,“我爹請了道士給我念了渡亡經,也許不久以後我就會離開了,你一個人可還過得下去?”

“……沒問題的,你安心投胎轉世。”葵花心中有一點不舍,但還是笑起來,“四季春裏麵那麽多姐姐妹妹,都已經沒了名聲,不也一樣要過日子?你不用擔心我的。”

“我也許,不會再出現於這個世上,”王傲雋有些低落,垂著頭,“我能夠存在這麽久,已經是法外開恩。”

葵花心中莫名一緊:“可有什麽我能幫助你的?”

“有啊,”王傲雋就羞澀一笑,“葵花,我想娶你做妻子,你可答應?”

“以小鬼之身娶你,沒有八抬大轎,而是冥婚,你可願意?”

☆、第144章 四季春(完)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大碗菜  所寫的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