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

第106節

但是陽陽拉著他的手,讓蘇宏寧陪他出門玩。

陽陽到了奶奶家,就一直被他媽媽蜷在懷裏看電視,也沒有出去跟小夥伴玩。因為他媽說那是低人一等的農村裏的娃兒,邋遢不幹淨又沒文化,不要跟別人家小孩子學壞了。

憋了三天的小孩子早就耐不住,雖然小的時候是奶奶帶大的,但現在已經跟她離了心,他也不想找奶奶玩兒,妹妹又太小,根本就沒有共同語言。大孩子從來都不想帶小孩子玩。

蘇宏寧給孩子的父愛是對半分的,小女兒太小,還不會說話,也不會撒嬌,大兒子如今賣萌求陪伴,蘇宏寧當然就要放下小女孩,陪兒子去鄉間的小路上看貓貓狗狗和各種鳥兒。

在這之前,樊宜芙就埋怨了幾句,你媽做的菜狗都不吃,我好幾天都在外麵館子吃的,你再要往下住下去,我真要被餓死了。

蘇宏寧不知真相,雖然有些疑惑,但還是對葵花說,把晚飯弄的豐盛一些。

然後他就牽著陽陽的手出門玩兒。

村裏的小孩子並不是都髒的像個小猴子,相反還有一些特別機靈又活潑的,陽陽的小夥伴不多,如今一下看到了許多個小孩子,心裏癢癢的就想跟他們玩。

蘇宏寧不像樊宜芙那樣做派,他鼓勵陽陽去跟小孩子玩耍,六七歲的小孩子最容易混熟,四五個小朋友一下就玩到了一起。

有了玩伴的小朋友並不需要人照顧,蘇宏寧閑著了便跟村裏人一起聊天。

一個老嬸子就跟他說:“宏寧啊,你可要多照顧一下你娘啊!你娘當初一個人把你拉扯大可真是不容易,現在你媳婦兒欺負你娘呢!全村的人都不知道,你可不要當瞎子聾子呀!”

蘇宏寧一頭霧水,他媽可沒有露出一點不高興啊,跟媳婦還是和和氣氣的,他就奇怪,這老嬸子是不是挑撥離間呢!

老嬸子又說:“孩子,你可不要怪我說話不中聽,你那兒媳婦可真是夠壞的!你娘給她做飯,她不幫忙也就罷了,可她還挑飯菜不好吃!你娘幫你們小兩口把孩子照顧大了,可現在你看,陽陽那孩子就在他媽那裏幾年,就再也不理你娘了!你要是再隻顧著媳婦不顧著你娘,你娘可就真太作孽了!”

蘇宏寧好看的眉頭一下子皺起來了,聽一個人的話雖然有些片麵,但是他的眼睛也不是瞎的,老娘的一些作為以及媳婦的一些作為,他都看在眼裏,一推敲,老嬸子說的話根本就沒有漏洞。

等晚飯來臨,一大圓桌的肉啊魚啊,各種花樣兒炒了個滿漢全席,蘇宏寧就瞪大了眼。

他娘這哪裏是不會炒菜,簡直是太會炒了好嗎!

他看向樊宜芙的眼神就不對味了,他老婆明顯挑刺!雞蛋裏挑出來豬排骨!

樊宜芙才沒理睬他,皺著眉頭拿筷子在這個碗裏挑一挑,那個碗裏於選一選,半天才道:“到底是親兒子回來了,婆婆這菜做得總算還像個樣子。”

葵花正在觀賞她的筷子怎麽沒了城裏人的風度,好端端的聽她來了這麽一句,頓時就在心中臥槽了,這姑娘,還真沒有口德。

本來聽了大嬸子說的話,心裏有些不舒服的蘇宏寧就來了氣,他倒沒有直接發火,隻是不滿地說:“怎麽說話呢!”

葵花趕緊當個好婆婆好母親,把便宜兒子勸住,卻又煽風點火:“寧兒怎麽凶你媳婦呢!宜芙心裏不痛快,你別使臉色!”

挑揀菜色的樊宜芙聽到這話兒馬上就皺起眉頭,特麽這什麽事兒呢?誇他娘做菜好吃,還有錯?

炸!當然要炸!樊宜芙的火氣就蹭的爬到了巔峰。

“我跟陽陽回來三天,你娘頭一天讓我們吃的什麽鬼東西,糊的糊了,鹹的鹹了,逼得我們娘倆隻能去館子裏吃。”

“你一來就上了好飯好菜,你娘這是看我不來!變相整我呢!”

葵花手一抹眼睛,眼圈就紅了。

誰特麽一個炒菜的老手會把所有菜炒成不能吃的?

沒人相信。

除了吃了那些菜的豬。

☆、第128章 惡婆婆(四)

“我沒有……那菜後來不還是吃光了。”葵花低頭拭淚,裝可憐,心中暗爽,菜沒給人吃,但是給豬吃了喲。

蘇宏寧心中不好受,大大小小的事都是老娘在做,媳婦還這種態度,是個人都受不住。

他沉下臉,凶了樊宜芙一句:“有得吃就不錯了!你自己懶得動手,就不要說三道四!”

在普通的農家,一般丈夫吼妻子都是髒話連篇,蘇宏寧到底心中喜歡她,從小也被孫葵花教著要積口德,所以他就算責罵,也是溫和的。

可樊宜芙到了蘇家就被高高供奉著,不管婆婆還是丈夫都沒有給過她臉色。

這一回她是真的吃到了有生之年普天之下最難吃的飯菜,當然是怨怒至極,跟丈夫抱怨兩句,婆婆就假惺惺地流眼淚,蘇宏寧還罵她懶,樊宜芙就火了,一扔筷子,呼的一下站起來,摔門上樓收拾東西,還不忘帶上陽陽。

蘇家母子合起來欺負她一個被當做外人的媳婦,還真當她是軟柿子了!

和事老葵花趕緊讓蘇宏寧去勸勸她,蘇宏寧索性出門抽煙去了,他是妻管嚴,被人嘲笑了很多次,但那些事情都在他容忍的範圍內。他娘一輩子什麽苦都吃過了,蘇宏寧努力賺錢就有想要娘享福的念頭,可是婆媳不和,真是頭疼。

這幾年來,他也清楚,問題就在他老婆身上。

人心總是不知足,他老婆的一些做派他都清楚,蘇宏寧又不蠢,他隻是不理解他老婆怎麽可以做到這種地步。

從他的事業開始起步,樊宜芙做的一些事情就讓人心寒,她每年都要買很多很多的衣服,一套夏裝就是一千多,一條裙子至少六百以上,冬天至少四五件品牌的棉衣,以及若幹大衣。這隻是她自己的,另外她還要買包括她媽媽的、她姐姐的衣服,都至少是五百塊以上。

然而,她給蘇宏寧買的衣服除了幾件要充麵子的西裝昂貴一點,其他的都在兩百塊以下。給婆婆孫葵花準備的則是在地攤上隨便挑的兩件便宜貨,這也算了,可是她跟孫葵花說的卻變了樣,那衣服可是在大商場買的幾百塊錢的名牌產品!

可憐孫葵花把那些衣服當做寶貝一樣珍惜,隻有家裏來客人,或者去別人家做客的時候才穿一下,喜滋滋的誇讚自家媳婦多麽賢惠,多麽孝順。每到這個時候,蘇宏寧就臉上火辣辣的,那是他的親娘啊!

蘇宏寧狠狠的抽了幾口煙,把自己嗆得眼淚都流下來了,對著天空狠狠的吐了幾個煙圈,在心裏咒罵了幾句。

他還是不明白,老婆的娘家人怎麽就比他娘要高了一等,蘇宏寧不怪她花錢太多,反正他賺錢也是用來花,不給他買好的衣服之類他也不怨,男人也不是靠臉靠衣服吃飯。

蘇宏寧隻是心酸,自家娘把地攤貨當寶貝,他曾經也給孫葵花買了幾件好些的衣服,拿了一點小錢,被樊宜芙知道後,吵了一大架,把家裏的東西砸的稀巴爛,還說他花錢大手大腳,不顧家。

給自己和娘家人花了很多錢的樊宜芙,口口聲聲為了家庭為了孩子精打細算,卻沒有給小女兒買過像樣的奶米分。

四個月之後,芳芳吃的全都是米糊,二十幾塊錢一袋的那種,一直到現在的八個月,就一點沒什麽營養的米糊,其餘都是孫葵花熬了一些白米粥。

對女兒這樣,對其他不相幹的人還是這個態度。

樊宜芙是那種炒菜有了一個勺子,就可以不用買鍋鏟的“精打細算”。當初蘇宏寧的事業才起步,請了好幾個工人,六七個人一起吃飯,她就四菜一湯,炒菜甚至不知道“熱鍋冷油”的常識。

炒的菜難吃,可人家工人幹活要吃飯,菜不夠當然就吃完了,就有人跟蘇宏寧抱怨夥食太差。

他不過提了一句,樊宜芙那時候就火大了,菜沒剩就說明做得好,你敢嫌棄就讓你娘來做飯啊!反正陽陽這孩子也大了,可以不讓你娘帶了。

那時候陽陽快三歲了,比起奶娃娃好帶了一些,樊宜芙把他送托兒所,翹起腿來看孫葵花忙前忙後。

現在樊宜芙甩臉子給他娘看,他娘還和和氣氣地哄著,蘇宏寧就心裏特不是味兒,他娶得是個祖宗,不是個賢妻啊。

葵花就勸他說:“兒啊,媽隻要你們這輩子過得平安,兩口子有什麽深仇大恨呢,有些事,忍一忍就過去了。你媳婦給你生了兩個孩子,是我們蘇家的功臣,你要多疼她。”

好話誰都會說,葵花在心裏嗬嗬嗬,她還真找不到樊宜芙出彩的優點,孩子小時候又不養,最難熬的階段多是孫葵花扛了。

能在樊宜芙身上找到的優點,隻有生了兩孩子,要是以後陽陽不是蘇家孩子的事實披露出來,那得有多勁爆。

原劇情裏,樊宜芙跟鍾茂和設計了蘇宏寧,讓他背上出軌找小三的不雅名聲,那麽葵花就要揭穿她們,讓樊宜芙先出醜。

前世這個時候孫葵花一心為了家裏的田地牲口,蘇宏寧接她去城裏玩兒,她也舍不得,畢竟田地可以給她生出幾個錢來。

這會兒樊宜芙心中有氣,蘇宏寧起了個帶娘去城裏住的話頭兒,她就冷冷的哼了一聲。

眼看蘇宏寧又要炸,葵花連忙勉強一笑,讓人看出來很掩飾的苦悶,她勸便宜兒子:“家裏事也多,媽心裏記掛著家裏,縣城我也住不慣,你們就自己去吧,沒事兒,家裏房子挺好的,我住著舒服自在。”

秋收後的農村就差不多就是進入慢節奏的世界,串門子,端一杯茶跟人嘮嗑,悠閑的一天就過去了,所以葵花是真沒多少事兒的。

蘇宏寧看了一眼走遠了的妻子,再看一眼強裝笑顏的老娘,最後掃了一眼老房子,才下定決心痛快地走了。

葵花就歎了口氣,這便宜兒子,性子也太軟乎了。

一個家庭,婆媳倆關係最重要的潤滑油是丈夫,有能力的男人可以把妻子疼在心裏,再讓妻子疼惜他娘。人與人之間的冷暖總是相互的,婆媳關係雖然是天朝最普遍的家庭問題,但也有做得非常和諧的。可惜蘇宏寧隻做到了疼惜妻子,卻沒能讓她體貼他娘。

隻有不到一年的時間給葵花反擊還沒有離婚的樊宜芙,那她還得要找機會去縣城裏煽風點火破壞他們夫妻關係。

然而讓葵花意外的是,第二天蘇宏寧又回來了,還帶來一個施工隊。

如今在農村裏做別墅成了時尚,蘇宏寧把老房子附近的一畝地都給買了下來,因為不靠近鎮上,也不占田地,這地很便宜,隻花了不到五萬塊。

不到兩天,村裏圍觀的人來了一波又一波,紛紛豎起大拇指。

孫寡婦這是熬出頭了!

她家兒子給她做大房子,可豪華了,可要花好多錢呢!

葵花笑嗬嗬,蘇宏寧這架勢有點像被氣醉了,不過孝心可嘉,夫綱振了振。

隻是就樊宜芙那尿性,還有的是幺蛾子。

果然不出所料,房基剛做好,樊宜芙就帶著陽陽回來,嘴裏嘖嘖嘖的不斷說敗家啊,一個老婆子住這麽大房子真是浪費啊,然後跟蘇宏寧在老房子裏打起來了。

樊宜芙氣啊,丈夫賺的錢是養老婆的,那麽大多數應該是給她花,錢的支配權也應該是屬於她。

孫寡婦過了六十歲,身子都埋了半截在黃土裏,一輩子住在老房子裏足夠了!

還做什麽豪宅!

蘇宏寧被她氣得笑起來,一點兒情麵都不給的指責她區別對待雙方家長,買個禮物還要分三六九等。

他說的在情在理,樊宜芙一時不好反駁,就順手把孫葵花用的愛惜的紫砂茶壺給砸了米分碎。

蘇宏寧當即留給她一巴掌,輕輕的。

這下捅了馬蜂窩,樊宜芙躺地上嚎啕大哭,把她口中說的“潑婦罵街”、“沒教養的農村人”所有的行徑都演了一次,一遍又一遍地數落蘇宏寧亂花錢,不為她不為孩子考慮,又破口大罵她婆婆,就會騙兒子的錢,一個人住個連三間的房子也不怕折壽!

一邊罵一邊撒潑,上來扯丈夫的衣服,用牙齒咬,用指甲撓,蘇宏寧沒一會就被抓出了幾條血印子。

蘇宏寧原本還有些歉疚,被她這一頓好罵糾纏給整出真火來了,錢是他賺的,做個房子給自己娘有生之年住一陣又何妨,等老人家百年之後,這房子不還是他們兩口子的!

葵花聽得響動,才不學原主那樣趕緊去勸架,而是扛了個拖把去池塘裏洗洗洗。

原劇情裏,孫葵花勸架總會向著媳婦,責怪自己兒子,一般來說,這也是家庭和睦的辦法,畢竟母子不會成仇,婆婆若是說了重話給兒媳婦聽了,梁子可就大了。

有孫葵花勸架,樊宜芙的心願都可以實現,這也是她跟蘇宏寧吵架有恃無恐的原因。

等葵花逗留了一會兒才回來,兩口子吵架已經到了尾聲。

“如果不在房產證上寫我的名字,隻有你媽*的名字,那就必須讓我姐他們分一半產權。”樊宜芙的話說得擲地有聲,“晚點我讓我姐他們拿十萬塊錢過來,反正你媽一個人,住這麽大房子也太寬闊了,我姐她們搬過來正好可以陪她。”

“或者你去我們村,給我爹媽他們再做一個房子,不然這日子沒法過了,趁早散了拉倒!你可要記得當年你出門做生意,我爸借了整整一千塊錢給你。你一個當女婿的更要知恩圖報!”

所以蘇宏寧的成功有一半是他們家的幫助,樊宜芙理直氣壯地邀功,教訓孫子一樣的訓她丈夫。

“不行!”斬釘截鐵的回答,蘇宏寧怒氣衝衝的,“你哪次回娘家不帶了幾千上萬塊,哪次不是在你娘家花光了才回來?你們家那一千塊錢我早就還了!要知道你姐夫一個摩托車頭盔都要電話叫我開車帶他去買的,你姐家的孩子上我們家,不是要吃啥玩啥就買啥?我哪次虧待過他們了?”

“再說了,你姐你娘上我們家老房子來,給我們帶的都是些什麽鬼東西!都是些爛便宜的水果,說是拿過來看我媽媽,哪次不是要吃完了才回去,還要把我媽的雞呀、鴨呀提回去兩隻,園子裏的蔬菜都是一蛇皮袋提回去的,你說你媽和我媽,到底誰更吃虧?”

“我做到這個地步了?你還想占我媽的便宜,門都沒有!我媽幫我們帶大了的兩個孩子,你媽呢,有沒有幫過?你還有沒有良心啊!”

一席話說得她滿臉通紅,然而輸人不輸陣,樊宜芙尖著嗓子叫道:“帶什麽小孩子!我寧願不要她帶小孩!你看看你媽,說是幫我們帶芳芳,但是芳芳那丫頭的小樣子,瘦的像猴似的,一看就知道營養不良!你媽肯定虐待她,沒有給她吃好!”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樊宜芙這是要把她婆婆往死裏抹黑,葵花趕緊上前製止兩個人繼續爭吵。

她要讓便宜兒子受氣,樊宜芙這傻姑娘把丈夫往外推呢,夫妻離心,正是葵花所要見到的。

看到葵花來了,蘇宏寧閉了嘴點了一根煙去了隔壁房間,樊宜芙罵罵咧咧地鬧了一陣子,趕緊收拾東西去了她娘家,她被丈夫打了罵了,當然要找回場子。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大碗菜  所寫的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