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牌寵妃

分節閱讀76


可茉歌因為心情沉重,根本就聽不進去,左耳進,右耳出,而後就喝止了她們。所以她對洞房中該有的禮儀僅僅是電視上了解到的皮毛。


但,她起碼知道,這個蓋頭是要新郎親自掀開的……


軒轅澈倒是不扭捏,最重要莊嚴的部分都已經完成了,回到洞房,自然也就不會過於講究,且他知道,茉歌也不喜歡這些。


偏頭,示意幾名嬤嬤都出去,雖然不合禮數,可她們亦放下東西,悄悄地退出了鳳凰殿。


桌上有杆秤,可他僅用手掀開了那抹紅色的喜帕……


很美……他對美色已經到了免疫的地步,自小對著自己這幅絕色的容顏,且後宮三幹佳麗.美色對他而言,已經是麻痹到隻要是人都是一個模樣的地步。


但是,那瞬間,他直覺就是美,逼得花園中開得正豔麗的花兒都羞愧,逼得十五的月兒都羞得躲進了雲層。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情不自禁地吟起了這首形容美人的名詩。不止茉歌,連他自己也嚇了一跳,有點不自然。


倒是茉歌反應得很快,疑惑之後差點撲哧地笑了出來,剛剛培養出來的嬌羞不翼而飛。唇角抽搐了幾下,一邊解下幾斤重的鳳冠,一邊戲謔道:“在皇上麵前提傾國傾城,真的有點諷刺臣妾呢!”


軒轅澈有點不自然地咳了一聲,就見茉歌飄過一眼來,示意她解開她的鳳冠,似乎後麵給卡著了,讓她隻能狼狽地垂彎著頭。有點可憐兮兮的味道,讓軒轅澈莞爾,走了過去,靈巧的手解開了纏繞在金冠上的發絲。


茉歌呼了一聲,終於可以自由地動了動脖子,她蹭一下站了起來,奔到桌前,開始狼吞虎咽,肚子餓得發慌,這個結婚真不是人幹的事。


“你中午沒吃東西麽?”


茉歌晃晃頭,一個不小心給噎著了,渴得她難受,抓起桌上的玉壺就給自己到了一杯,她以為是茶水,就直接住嘴裏灌了,清清甜甜的,帶著一絲辣味,一時覺得好喝,就多倒了幾杯,爭部灌進了肚子。


到軒轅澈阻止的時候,一個玉壺差不多都空了,他不禁想要翻白眼,這種清甜的玉釀是軒轅成親時必備的,為了給新人喝交杯酒用的。想也知道,特意給成親準備的交杯酒,酒的後勁一定很強,有助於新人洞房嘛!


茉歌倒是幹脆,仰頭就差不多喝了一壺,軒轅澈掃了她一眼,寵溺地搖搖頭,坐到她旁邊去。


“結婚真的太折騰人了,竟然讓我餓了一天。”終於緩過一口氣來,茉歌不滿地道。


“春兒幹什麽去了,也不懂得伺候!”低沉的嗓音隱含著怒火。


茉歌搖搖頭,白了他一眼,“皇上,你去當當新娘試一試,有時間讓你吃才奇怪!”


軒轅澈麵色有點別扭,很清涼地咳了一聲。


龍鳳雙喜膳桌上滿擺著的菜品。桂圓奶煮花生,燕窩龍鳳字拌雞絲、燕窩鳳字五香雞,兩個金碗中盛著銀耳燉雞湯,兩個紅地金喜色瓷碗盛著八仙湯。每一個瓷碗都帶有鑲著十二塊寶石的金碗蓋。鑲玉筷子,金銀湯匙,一桌子都是金光閃閃,喜氣逼人。


他緩緩地拿過一碗桂圓花生,很斯文地喝著,和茉歌的狼吞虎咽成了強烈的對比。


吃飽喝足的茉歌終於感覺到有點不對勁了,她這個新娘似乎當得有點太得心應手了。她也奇怪,為何她在軒轅澈麵前總是這麽不顧形象。(芽兒弱弱地說,其實閨女你也沒啥形象!)


酒的後勁湧了上來,茉歌身子晃了一下,眼前的軒轅澈似乎變成了兩個,茉歌有點頭暈了,感覺整個人都在晃動,靈秀的瞳眸亦變得朦朧起來。


不太文雅地打了個飽嗝,軒轅澈一愣,偏頭見她一臉潮紅,眼光閃著紅光,不禁搖頭,他就知道他的洞房花燭夜泡湯了。


這個女人,果真是醉了!


“好像還要喝交杯酒!”茉歌記得電視裏都是這麽演著,結婚不是都要喝交杯酒的麽?


因略醉而有點遲鈍的眼光晃了一圈,拿起那個玉壺,倒酒的手有點顫抖,微微不穩,軒轅澈感緊接過,扶著她坐下,說道:“我來!”


“嗬嗬,皇上,你……你今天怎麽不說朕了……”茉歌笑道。


軒轅澈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惱怒的眼光如刀掃過茉歌的臉,“是朕和你成親還是我和你成親?”


醉了的茉歌一絲感覺不到他的怒意,依舊笑道:“朕和我,有什麽不同麽?”狀似疑惑,朦朧的眼光更加蒙上一層迷離的笑意。


“當然不同!你這個笨蛋!”軒轅澈忍無可忍,低吼一聲,深吸了一口氣,第一次軒轅澈在茉歌前麵吃癟了,不過想想,她醉了,這一切似乎就好受了些。


“我以為朕和我對皇上來說,是……嗬嗬,一樣的!”茉歌猶不知軒轅澈已經生了一肚子氣,徑自點火,對著他似乎要吞了她的眼光,茉歌笑聲蕩數裏,欺負他的感覺似乎會上癮,畢竟機會難得。所以說,人都是有那麽一點點劣根性的。


“皇上,交杯酒隻有一杯了,怎麽喝?”晃著頭,茉歌站了起來,腳步有點輕浮,晃了一下,光明正大地摔在軒轅澈的懷抱中。


軒轅澈伸手,本就要扶著她的,這下好了,也順了他的心意,把茉歌抱個滿懷,已經收了憤怒的眼光,淡淡地說道:“那就不喝了,茉歌,你醉了!”


茉歌頓了一下,雙手扳過軒轅澈絕色的臉頰,嗯!皮膚不錯,第一次能親手摸著他的臉,果真是皇上,錦衣玉食,保養得真不錯!她醉熏熏的眸子,正兒八經地說道:“我沒醉!”


說著,她拿起桌上的玉杯……


丅〤丅峆雧丅χТΗj、Сom


“茉歌,別喝了,你醉了,茉……”軒轅澈阻止的聲音吞咽在自己的咽喉中,唇上傳來溫熱的觸覺,一股香濃的酒香飄入鼻尖,接著溫潤的酒滑進了他的咽喉。


軒轅徹底愣了,精明一世的腦子狠狠一抽,難得一片空白,他終於確信茉歌是醉了,清醒著的茉歌是不可能會做這樣的事情。


很快,他就含著她要調皮溜走的靈舌,給茉歌一個霸道淩人卻不失溫柔的吻。


“嗬嗬,軒轅澈,其實我並不想要嫁給你!”茉歌自他懷中緩緩地坐了起來,抱著他的脖子,迷蒙著一雙眼睛。


抱著她身子的手臂微微僵硬,軒轅澈的臉色陷入了昏暗的光線中,陰陰沉沉,有點駭人的恐怖,頎長的身子緊繃著,散著一絲危險的氣息,死盯著懷裏的女人。


酒後吐真言……明明已經知道了,為何還會感覺心被峰蜇了一下,有點疼痛呢,他以為他的心已經再無感覺。


茉歌繼續磨蹭著他緊繃的身體,一身鮮紅地躺在男人的懷裏,有那麽點詭異而曖昧的氣流在他們之間轉動著。醉了的茉歌又繼續說道:“想想啊,嫁給你,我很不合算啊!我到了這麽個鳥不生蛋的地方,被你們這些個王八蛋卷入這種亂七八糟的局麵,我扼腕啊!想想有吃有喝的,山珍海味,能夠逍遙兩年就出去了,結果又被你給纏住了,你知道我們的世界是怎樣的麽?我們那裏,男女公平,懂不懂公平?嗬嗬……你一定不懂,你懂了天也快要塌了,你們這裏,什麽都不講道理,血腥、醜陋,肮髒……這裏他媽的侵權就是公理。可我不怕,我的世界本來就不高尚,我隻想要活著,活著對我來說比什麽都重要,這就是我的信仰,所以,我嫁給你……嗬嗬,日後我可能也會變得醜陋不堪,我已經有心裏準備了。可那時候,我該怎麽辦?我不想要變得像魔個鬼……姐姐死了,我恨你,我知道你中意我,因為我感覺得出來我能走近你冰封的世界裏,所以我想要傷害你,可笑的是……我心不答應,一直在阻止我。紅薔死了,我恨麗妃,我要讓她給紅薔陪葬,你要是舍不得,趁早知會一聲……”她講一句,軒轅澈的心就狠狠地抽一下,陣陣抽痛,茉歌不理他,埋在他心口,迷蒙著眼睛,繼續說道:“軒轅澈,你為什麽會喜歡我呢?比漂亮,我比不過芷雪,比才氣,更不如她,洋洋不如,你為何會喜歡上我呢?嗬嗬……真是令人想不透啊,可軒轅澈,你真的打算讓我走近你的心裏嗎?我們都是屬於同一類人,在迷糊中還能保持一絲理智,分析自己的行為,阻止自己不可理喻的心動,我都能阻止了,你為什麽不能,你是帝王,帝王最不需要的就是把過多的感情耗費在一個女人身上,更何況,你還有後宮三幹佳麗……你說我怎麽會把自己弄得這麽悲哀的地步,竟然會淪落到和別的女人共侍一夫,小優要是知道了,一定拿手術刀把我的腦子剝開,看看裏頭是不是裝了漿糊。我不想愛你,不想被你心裏的冰給凍傷了,我是個自私的女人,我愛自己比任何人都要多,所以,我寧願傷害別人也不要傷害自己。……你……明白了麽?”茉歌醉醺醺地問道,臉上的笑,是真是假,沒有人能分得清楚。


軒轅澈什麽話都沒有說,隻是抱著她的手臂僵硬得如雕像一般,眼眸似痛似怒,複雜多重,有著說不清的壓抑和隱忍。


茉歌見他不說話,臉上又嗬嗬地笑起來,笑聲悠遠得如潮水退潮,留下寂寞的痕跡,她說道:“可是我理智上清楚了又如何,到頭來,還不是輸了,軒轅澈,你說說,你到底給我施了什麽魔法,竟然讓我在如此恨你的情況下還會愛上你……你說說,我是不是該找一塊豆腐撞死算了,太沒骨氣了。


”她正高高興興地說得正歡,可被表白的那位目瞪口呆在那裏,一時間,緩不過氣來,似乎在做夢,而害怕一眨眼,夢就碎了,就像是他渴望的東西,到頭來,都不會屬於他。


茉歌在說,她愛上了他?


太過於渴望的壓抑讓軒轅澈身子微微有點顫抖,低頭看著她殷紅的唇,紅得清澈透明的臉頰,他的茉歌在對他說愛呢。剛剛的隱晦一掃而空,接轉而來的是滿腔的狂喜盈溢心中,似乎要撞破心髒,呼嘯著衝出心口,剛剛猶如在地獄的心情轉眼間被拋上了天堂。象是坐雲霄飛車一般,激蕩不已。


茉歌翦眸半閉,紅唇晶瑩,配上大紅的嫁衣,模樣嬌豔欲滴。她繼續輕啟紅唇,“我啊……真他媽的恨死你,當初要是不因為好奇而進了清蓮殿,之後的一切都不會發生,軒轅澈,你說,要是我們不相識該多好,說不定我已經在宮外逍遙了,你說天下男人這麽多,我怎麽而就這麽的倒黴呢,偏偏遇上你!也好,我這個人一向也看得開,不就是愛上一個男人嘛,死不了。相對於死亡,承認愛上你似乎就不那麽難受了。可我說好……我不管你有多少個女人,這裏……”茉歌拍著他心口的位置,又打了一個酒嗝,磨磨蹭蹭地從他懷裏坐了起來,揚起小臉和軒轅澈對視,撫著他的心口,繼續說道:“我不管你有多少女人,總之,這裏就是我的,我貼上標簽了,這裏隻能住著我,我雖然答應你永遠陪著你,可也不會太委屈自己,如果你敢在這裏住上別人,那我們就一拍兩散。如果你敢背叛我,嘿嘿,我會把你的皇宮攪個雞飛狗跳,然後走人,你皇宮裏再大,種的花兒也有限,外頭多好,大把大把的帥哥,任我逍遙。我說到做到,聽見沒有?”


軒轅澈眼中浮起了極致的柔情,染了他的眉目,棱角,罕見的笑意飄上了他鮮豔的紅唇,抹上幸福的色彩,他略略穩住茉歌東晃西晃的腦袋,誠摯地對上她的眸子,承諾道:“茉歌,這裏永遠是你的!”


“嗬嗬,真的?”鮮嫩的臉頰上揚起純潔的笑容,茉歌又蹭回他懷裏,磨蹭著他的胸口,又說道:“想來真的太好笑了,我長這麽大,還沒有談過戀愛,就這樣嫁人了,玫瑰、下跪、戒指,都沒有……就這樣嫁人了,好可惜!軒轅澈你知道嗎?我們國家,男人向女人求婚的時候要下跪的,拿著戒指,直到女人說願意……來來,你給我求婚吧!”


軒轅澈頭皮發麻,剛剛有什麽劃過心底,徒然睜大了鳳眸,握著茉歌亂動的手,問道:“你們國家?在哪裏?”沉浸在幸福中的他,差點就錯過了這個信息。


茉歌嘿嘿一笑,調皮地道:“我的國家,說出來嚇死你,其實芷絮已經死了,最根本就不是芷絮,我隻是來自一千年以後的孤魂野鬼,借她的身體還魂而已,哈哈……軒轅澈,要是你敢對不起我,我就回家,讓你永遠也找不到,讓你……啊!”


茉歌還沒有說完,手臂就一痛,痛得擰起眉來,抬眸是軒轅澈青黑的臉,他的手禁錮著她的肩膀,似乎有點顫抖,連聲音也是微顫著,“你說真的,你會回去?”


借屍還魂,這樣詭異的說法,軒轅澈信,因為茉歌言行舉止處處透露出詭異,一點也不像是調查中的芷絮。


可一聽到她說要回去,軒轅澈莫名地緊張起來,臉色沉如無底的冰凍中,恐懼地瞪著她的眸,一字一字地問:“你會永遠不見?”


不確定的恐懼徹底擾亂了他的心,醉了的茉歌發現,他的唇色似乎有點蒼白。


“你要是讓我絕望,我就回去!”茉歌說道,她醉得連東西南北都分不清了,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她自己都知道回去的幾率近乎是零。


軒轅澈鬆了一口氣,這就好!這就好!

王牌寵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牌寵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牌寵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牌寵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有時甜春色撩人你要對我好點呀黏著你撒嬌才不會喜歡你媽,救命!月亮吻痕臣服吧小乖大叔攻略夫人你馬甲又掉了是你先動心渣掉她的前男友懷孕了想給你寵愛他先動的心唇上烈酒小溫軟心有南牆甜牛奶分你一半她是梔子花香寵癮難戒寡婦女[民國]在國民老公心尖上撒野窩在山村做神醫酸梅小短裙和西裝褲籠鳥池魚吻你說晚安不小心坐了影帝大腿你哄哄我呀你是鋼筋鐵骨的美人
  作者:菜芽兒(安知曉所寫的王牌寵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牌寵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