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97節

墨晉修好像後麵長了眼睛,在她腳挨地時,他驀地轉身,見她要從實驗台上下來,立即阻止:

“別動!”

“那你不許走,醫院這種地方,很恐怖。”

楚歡被他按住肩膀,身子不敢動彈,一雙眸子緊張地看著他。

墨晉修深暗的眸底劃過一抹異樣,終是冷硬地解釋:

“我去去就回來。”

楚歡眨著眼,重新把腳放回實驗台上,看著他俊毅的背影消失在實驗室門口,她才長長地呼出一口氣,臉上的楚楚可憐一瞬間消失不見。

這個男人,吃軟不吃硬。

她心裏無比清楚,特別是在自己有錯的時候,以柔克剛這種方法,似乎百試不爽的。

片刻後,墨晉修推開門進來,看見他手裏拿著的清潔用具時,楚歡眸子裏閃過一絲詫異,作勢就要下來。

“楚歡,你給我坐好。”

“我幫你打掃。”

楚歡看著他手裏的掃掃,她還真無法想像他這種出身高貴,又不可一世的男人,掃地時是什麽樣子。

☆、142 對身體不好

“不必!”

墨晉修語氣冷漠,好像她的幫忙隻會越幫越忙似的。

隨即,他彎腰,從腳邊的玻璃碎片開始清掃……

楚歡撇撇嘴,不必就不必,姑奶奶其實隻是說說罷了,並非真想幫你!

安靜的實驗室裏,沒有人說話,隻有玻璃碎片相碰撞發出的清脆聲響,許是現在的聲音沒有剛才墨晉修摔擲時的尖銳,又或許是心境產生了變化,聽在耳裏,不僅不覺刺耳,還讓人心裏不自覺的泛起層層柔軟。

楚歡乖乖地坐在實驗台上,雙手抱膝,靜靜的看著墨晉修打掃被他弄亂的實驗室,他人太高,掃掃太短,腰彎得很低,掃掃隨著他胳膊的晃動而規律地把飛濺在四處的碎片掃向一堆。

他給人的感覺不像是掃地,倒像是在做一例很重要的手術,不放過任何一片細小的碎片,掃掃掃過之處,幹淨如初。

他把實驗室打掃幹淨已是十分鍾後了。

洗了手,擦幹後,他走到實驗台前,彎腰去抱楚歡。

“墨晉修!”

當他熟悉的氣息縈繞呼吸,骨節分明的大掌觸及身子時,楚歡突然開口,聲音染著一絲莫名的情緒,流過淚後的眸子,燦若星辰。

墨晉修動作微微一滯,眉峰輕擰,眸色深沉。

離得太近,楚歡心跳有些亂,語速極快地說:

“我沒有不在乎自己的小命,更沒有打算和傅啟明同歸於盡,我雖然不知道你這幾天加班在做什麽,但其實,我知道你不會去找女人,我為我剛才那些話道歉,也謝謝你為我做的這些。”

墨晉修薄唇抿著緊毅的弧度,眸色深深地凝視著她,直到她說完,他才悠悠地問:

“就這些嗎?”

“啊?”

楚歡清眸微閃,小臉茫然。

墨晉修兩道濃眉不悅地擰起,瞿石般的深眸閃過犀利:

“楚歡,撿重點!”

重點?

“你不是都知道了嗎?我要去參加傅啟明的生日宴。”

楚歡語氣有些僵硬,這個男人未免太得寸進尺了吧,她都承認錯誤了,他還想怎樣。

“你瞞著我的,除了這個,還有什麽?”

楚歡茫然的眨眼,這是要新帳舊帳一起算?

墨晉修彎著的身子稍微直了一分,扣在她肩膀上的大手指節分明,男性的氣息雖不像剛才那樣濃烈的縈繞在她鼻端,卻猶如一張嚴密的大網從當頭罩下,他居高臨下的姿態,氣勢壓人。

“沒有了!”

她皺眉,視線避開他灼灼地眼神,停落在堅毅的下巴處,腦中靈光一閃,又抬頭,直視他的眼神,反問道:

“你剛才不是說不隱瞞我任何事的嗎?”

墨晉修眼睛微眯,眸底深處一抹暗芒閃過,發出一個鼻音:

“嗯!”

楚歡暗自調整情緒,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更有氣勢:

“那你老實告訴我,我的身體什麽狀況,難道我真的一用超能力就會像上次一樣吐血、昏迷,或是死翹翹?那我擁有這超能力不是一點意思都沒有了嗎?還是你根本不確定,隻是因為我上次昏迷過一次,你就草木皆兵,”

墨晉修俊臉微變,眉峰緊擰,不知是不喜歡她說‘死翹翹’,還是因為她說自己草木皆兵,沉聲開口:

“我不確定你會不會一用超能力就死翹翹,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你每用一次,絕對等於傷害自己一次,楚歡,如果你自己都不愛惜自己,那沒人,會愛惜你。”

最後幾個字,已是慍怒。

“誰說我不愛情自己?”

楚歡不悅地瞪大眼,她很愛惜自己,見他眸色冷冷地掃過自己的腳,她會意,冷硬的為自己辯駁:

“剛才要不是你亂發脾氣摔東西,我能被割傷腳嗎,墨晉修,你要對我的腳負責!”

“對你的腳負責?”

墨晉修狹長的眼角微挑,眸底精光一閃。

“當然,你不能再像剛才讓我自己站在地上,我沒穿鞋。”

楚歡指的是電梯裏,他把自己放在地上的事。

“那你要我怎樣?”

“抱著我……”

聞言,墨晉修眸光遽然深邃,凝視著她一張一合的紅唇,他喉/嚨一緊,莫名覺得口舌幹燥,幽暗的眸子掃過她睡衣領口下若隱若現的溝.壑,啞聲問:

“然後呢?”

“然,然什麽後?”

楚歡因他突然變得暗啞的聲音心下一緊,見他視線停落在自己胸前,她急忙低頭,這才發現,自己的睡衣第一顆扣子不知何時開了,小臉驀地一熱,慌亂抬手去扣鈕扣。

“我幫你!”

墨晉修低啞的嗓音落在耳畔,他俯身,大手抓住她扣扣子的雙手,掌心滾燙的溫度惹得楚歡身子一顫,他卻皺了眉:

“你的手,怎麽這麽涼?”

“……”

楚歡瞪他,還不是你害的。

“我的衣服呢?”

墨晉修這個英明一世的男人也有後知後覺的時候,但也隻是一瞬的疑惑,腦海裏閃過剛才她把自己西裝扔在地上踩的畫麵,俊顏倏地變冷,狠狠地剜她一眼,轉身就走。

“墨……”

楚歡的話沒說完,他高大的身影已然消失在門口。可能是覺得地上已經沒有玻璃碎片,她下來也不會再紮傷,所以毫無顧忌了。

難道,她扔了他的衣服,等於挑戰了他的權威。

“不就是一件衣服嗎,有什麽了不起,姐現在有錢,賠你一件就是了。”

楚歡對著他背影‘解釋’,可她的話並沒換來墨晉修的回頭,腳步聲很快遠去。

kao,男人真特麽靠不住。

楚歡恨恨地罵了幾句,跳下實驗台,趕緊離開這裏。

這個沒有一點人氣的地方,她是一分鍾也不想留在這裏。

走出實驗室,視線觸及電梯不斷變幻的數字時,又忍不住想罵那個男人,他不是去撿她扔在電梯裏的衣服,而是乘電梯走了。

就為了一件衣服,就把她扔在這裏——

太過分了!!!

偏偏頂樓隻有這一部電梯,她要麽等著他這部電梯到一樓再上來,要麽下樓,乘其他電梯。

當然不能等著,楚歡選擇下樓乘其他電梯,因為冷,她雙手緊抱著自己身子,光腳踩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鑽上,刺骨的涼意和尖銳的痛意自腳心蔓延至她全身……

時間太晚,電梯裏空空無人,楚歡強壓下心裏的怕意,纖瘦身子站在電梯角落裏,心裏一遍遍罵著墨晉修個沒良心的,說翻臉就翻臉。

電梯很快到一樓,走出醫院,幾米外昏暗的光線下,墨晉修抱著一張毛毯迎麵而來。

視線對上他刀子般的冷厲眼神時,她心尖猛然一顫——

完了!

“誰讓你下來的?”

墨晉修幾步上前,頎長精昂的身軀如一道陰影把她籠罩,落在耳畔的嗓音壓抑著風暴的慍怒,近乎咬牙切齒。

冷眸掃過她赤著的腳,重重地呼出一口濁氣,極力平定自己的怒意。

此刻手裏若有把手術刀,他肯定會剖開她腦袋看看,裏麵是不是裝的豆渣。

“誰讓你一聲不吭就走,我不就是扔了你一件衣服嗎,你居然把我一個人丟在頂樓,我剛才都跟你說了那種地方陰森恐怖的我害怕……”

楚歡回過神來,心裏火起,又冷又腳痛的她不比他心情好,就算他是好心下來拿毛毯,至少也該說一聲啊。

剛才他眼神陰鬱的模樣,一言不發轉身就走,她追出來隻看見電梯不斷變化的數字,那一刻,她是真以為他丟下自己獨自走了。

她又不是傻子,總不能在實驗室裏待一晚上吧。

麵對楚歡的質問,墨晉修隻是狠狠地抿了抿唇,滿心的怒氣無處發泄,將毛毯往她身上一裹,沉默的抱起她轉身就走。

楚歡腳痛,倒也不掙紮。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
  作者:夜深人靜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