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96節

仿若溫暖的空氣裏突然注入了一股涼薄,楚歡的心,莫名一緊。
  他並沒轉頭,冷眸從鏡片裏掃過她,三兩下解開自己的安全帶,伸手去開車門。
  車門一開,外麵的寒意夾著夜風立時竄了進來,楚歡一縷秀發被風吹得貼打在臉頰上惹來輕微的癢,她皺了皺眉,抬手把發別到耳後,清弘水眸定定地看著他:
  “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裏?”
  墨晉修頎長的身軀鑽了出去,反手關上車門,那股寒涼被阻隔。
  車內又恢複了溫暖,楚歡的問題被無視,僵滯在副駕駛座上,不動。
  墨晉修繞過車頭來到她這邊,拉開車門,彎腰,探身進來,伸手去解她的安全帶。
  “墨晉修?”
  楚歡壓抑著心頭的情緒,她受不了他的沉默。
  就算他是真的每晚加班,給病人看病,也不必帶她去見他的病人吧,她現在可是穿著睡衣,光著腳。
  墨晉修對她的話聽若未聞,薄唇抿著冷硬的弧度,拿過西裝將她一裹,直接把她從車內抱了出來。
  楚歡低呼一聲,從溫暖的車內出來,寒意再次侵身,她摟著他脖子的手下意識的緊了緊,身子往他懷裏鑽。
  墨晉修皺了下眉,替她拉了下西裝,抱著她大步走進醫院,可能是他渾身發散的戾氣讓人害怕,保安隻是恭敬的對他行了禮,連驚訝都不敢表現出來。
  走進電梯,他突然將她放下,楚歡雙腳沾地,一股冷意倏地鑽入腳心,閃電般的速度竄過她全身,盡管穿著他的西裝,她依然冷得身子猛打寒顫。
  她在心裏低咒了一句,見身旁的男人轉開臉,冷漠地看著一邊,她頓時惱怒,把身上的西裝脫了直接扔在地上,雙腳踩在西裝上。
  不知是為了溫暖腳而選擇讓身上冷,還是為了報複身旁這個人。
  墨晉修眸色深了深,並不在意她的行為,似乎也不心疼自己的西裝。
  ……
  叮的一聲響,電梯/門緩緩打開。
  墨晉修頎長的身影出了電梯,看也不看一眼站在電梯裏的楚歡,也不怕她會跑掉。
  這裏,是頂樓。
  楚歡心裏疑團重重,不知他帶自己來頂樓做什麽,出了電梯,當她抬眼看見‘實驗室’三個大字時,呼吸,驟然一滯。
  有什麽自腦海閃過,速度快得她無法捕捉,一顆心,卻倏地高高懸起。
  她手裏拿著西裝,赤足站在冰冷堅硬的大理石地磚上,如水的眸子看著那人倨傲冷漠的背影,他在實驗室門口停下,拿出鑰匙。
  門一開,明亮的光源傾瀉而出,打在他線條冷硬的健壯身軀上,隻是眨眼,他進了實驗室,她視線裏,隻剩刺眼的燈光。
  剛才一閃而過的東西從四麵八方聚攏,迅速的凝聚成形,她腦子裏閃過剛才在休閑居他陰森冷厲的眼神,身子重重一顫,水眸閃過一絲驚慌。
  轉身,就逃!
  她沒那麽傻,在知道他做什麽後還送上門去讓他把自己給切成片。
  三十六計,跑為上——連走都慢!
  等過了今晚,等那人怒氣消了後,她大不了再說幾句好聽的話哄哄他。她腳下飛奔時,大腦也在高速運轉。
  隻是,還是慢了一步。
  她的手尚未觸及電梯按鈕,肩膀便被一隻大手扣住,她隻覺心下一窒,一陣天旋地轉,她纖瘦的身子被那人扛上了肩膀,心跳,足足停滯了兩秒。
  待反應過來,她已被扔在了實驗室的實驗台上。
  一如新婚那晚。
  甚至,比那晚更可怕。
  她凝脂肌膚在清冷的燈光下瑩白如玉,盛著驚恐的水眸圓睜,紅唇緊咬,不知是嚇的,還是冷的,纖瘦的身子在實驗台上瑟瑟發抖。
  墨晉修麵色陰沉,眸色深暗冷冽,一觸及發的怒氣被他鎖在那兩道鋒利如刀的濃眉裏。
  深暗的眸,直勾勾地盯著她。
  “墨晉修,你要做什麽?”
  楚歡聲音顫抖,她對這種地方,天生恐懼。
  “我做什麽?楚歡,你別再跟我裝傻,你真不知道我要做什麽嗎?”
  他冷笑,唇角勾起冷冽的弧度,如果不知道,她剛才會掉頭就跑?
  見她眼神閃爍,他吸了口氣,鬆開她,轉身,取下一本他實驗用的記錄簿扔在她身上,一字一句道:
  “你給我好好看清楚,我這些天在做什麽,你,又做了些什麽?”
  楚歡被他吼得紅了眼睛,本就白希的臉頰一片慘白,那記錄簿既是打在她身上,又打在了心上,一股難以言說的疼意瞬間自她心髒處蔓延開來,一直蔓延到全身每一根神經末梢。
  “我不看,我要回家。”
  楚歡吸著鼻子,她不知道自己怎麽了,隻是覺得心裏難過,心口被什麽東西堵著,那天他把休閑居裏弄滿了藥物盆栽時說的那番話,一遍遍地在她耳畔回響,揮之不去。
  她抓起記錄簿扔到一旁,跳下實驗台,就要跑。
  “楚歡!”
  耳畔,是墨晉修暴怒的喝斥聲,下一秒,他隨手抓起一個玻璃瓶就往她前麵一擲……
  清脆的一聲響,玻璃瓶碎成無數的碎片,四處飛濺。
  楚歡身子猝然僵住。
  抬起的腳踩下時,正好一塊碎片飛來,刹時,一股尖銳的疼痛鑽入腳心——
  她咬緊了牙,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其實,就算她發出聲音,也是被淹沒在身後一陣劈裏啪啦的聲響裏,那些她叫得出名,或是叫不出名的實驗儀器,瓶、管、針……各種,都被墨晉修摔了。
  玻璃碎片濺滿一地。
  她轉身,衝發瘋的墨晉修吼:
  “墨晉修,你瘋了嗎?你住手!”
  “這裏是我的地盤,我想怎樣就怎樣,你不是什麽都不知道,什麽都不懂的嗎,你現在懂了?”
  他唇邊噙著嗜血的冷笑,無視她的怒氣和慘白的容顏,冷眸掃過被自己毀掉的物品,怒道:
  “早知道你自己都不在乎自己的小命,我TM還操什麽心?”
  楚歡心底深處,有什麽東西哄然崩塌——
  纖瘦的身子劇烈的一顫,淚,滾出眼眶。
  晶瑩剔透地滑下臉頰,幾步外的男人,一瞬間,變得模糊。
  “我隻是想替我爸爸報仇。”
  她的聲音哽咽,底氣不足,又滲著一絲莫名的心慌,墨晉修的暴怒代表著什麽,她,似懂,又非懂。
  她不知道,自己之前那麽自信,那麽堅定的計劃,在這個男人的盛怒下,為什麽就成了錯誤,好像她這樣做,多麽對不起他。
  墨晉修似乎也料到她會落淚,深暗的眸底閃過一絲心軟,但也隻是轉瞬,便恢複了冷漠,質問的話語一句比一句犀利,如鋒利的刀子直戳她心窩:
  “你報仇的代價就是賠上自己的小命,楚歡,你告訴我,你報了仇之後,是不是讓你媽媽在失去老公後再承受失去女兒的痛,讓不明情況的顏洛橙一生背負著害死你的……”
  楚歡眼裏閃過痛色,本能的反駁:
  “根本沒你說的那麽嚴重,傅啟明不是烈梟,我相信自己可以用意念控製他而不會受傷。”
  她的話隻換來墨晉修的冷嗤和鄙夷:
  “你怎麽知道傅啟明比烈梟好控製,你仗著自己有超能力,以為你什麽都可以做到,可你知不知道,你每用一次超能力就會遭到反噬,上次暈迷三天,下一次,誰也不知道結果會怎……”
  他的聲音,突然斷了……
  噙著犀利的深邃眼眸,緊緊盯著她的腳。
  楚歡心頭一驚,那隻腳不由得抖了一抖。
  眨眼間,眼前突然罩下一道陰影,熟悉的氣息撲麵,她肩膀被他大掌扣住,掌心溫熱透過睡衣滲進肌膚,耳畔,是他質問的聲音,沉冷慍怒:
  “紮到腳為什麽不說?”
  “你那麽凶,我不敢說。”
  可憐兮兮的語氣,加上她睫毛上輕顫的晶瑩,我見猶憐,縱然是盛怒中的某人,心,亦是倏地一軟。
  楚歡低下頭,繼續裝可憐。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薄唇緊抿,沉默地彎腰,把她打橫抱起放回實驗台上。
  血流得其實不是很多。
  隻是她肌膚太白嫩,鮮紅的血染在她無暇的玉足上顯得刺眼。
  墨晉修高大的身軀蹲在她麵前,骨節分明的大掌扣住她足踝,觸及她腳心上的血跡時,他兩道濃眉倏地擰起,抬眼,看著她水潤的眸,低聲說:
  “隻是割傷了,還好玻璃沒紮進肉裏,你忍著點,我幫你消消毒,上點藥。”
  楚歡嗯了一聲,咬緊了唇,皺著小臉,忍痛!
  墨晉修起身,踩著玻璃碎片走到一旁拿起所需藥物回到實驗台前,楚歡已經把身子往一邊挪了挪,輕聲說:
  “你別蹲著了,坐這裏吧。”
  她覺得自己坐在那裏,他蹲在麵前有些不妥,說白了,還是心虛所至,剛才那番爭吵後,她有些小心翼翼。
  可惜,某人卻不領情。
  他再次蹲下身子,抓著她的腳,動作輕柔地給她消毒,上藥,纏上紗布。
  “我的腳怎麽這麽倒黴,上次崴了,這次又紮傷,墨晉修,你以後不許一發火就亂砸東西!”
  楚歡受不了這種沉悶得令人窒息的氣氛,在他替自己纏好紗布後,她抱著自己的腳,氣憤的衝他嚷嚷。
  雖然他動作一直很輕柔,但剛才消毒時,她還是疼得冒冷汗。
  “……”
  墨晉修站起身,冷眸掃過她抱著的腳,轉身就走。
  “你去哪裏?”
  楚歡慌亂的喊,怕他扔下自己跑掉,這整個頂樓一個人也沒有,陰森可怕的,她可不要一個人待在這裏。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