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80節

楚歡雙眸驚愕地睜大,不敢置信的看著包間裏的一幕。
  墨晉修背對著她,看不見他臉上的表情,隻聽他喊了一聲‘小媛子’,伸出手,將倒下的她抱住。
  這樣的結果出乎所有人意料,隻除了暈過去的蘇媛,有鮮紅的血自她鼻子裏流出……
  對上程景淵譏諷的眼神時,墨晉修眸底閃過狠戾,可惜懷裏的蘇媛鼻子流血不止,程景淵那一拳力氣很大,她一個柔弱的女子,但願鼻梁骨沒被打斷。
  他想再教訓程景淵的念頭隻得作罷。
  跑進來的楚歡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室內的人身上,全然忽略了地上厚厚的百元大鈔可能會滑,也是跑得太急,腳下打滑她根本穩不住身形,眼看就要撲倒在地,程景淵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
  “楚楚小心!”
  楚歡小臉微白,纖瘦的身子撲進了他懷裏。
  她慌亂的穩住身形,抬眼看見他嘴角的青紫和血跡,又擰了秀眉,尚未開口,程景淵已經溫言安撫:
  “楚楚不用擔心,我沒事,隻是受了點小傷。”
  “……”
  楚歡張嘴無言,感覺背後射來的冰寒利箭,她驚愕回頭,隻見墨晉修眸色冷寒,刀子似的劃過她腰間被程景淵大手扣著的部位,冷聲命令:
  “楚歡,跟我走。”
  “楚楚,我已經把錢還他了,你不用再覺得欠了他,更不要再被他利用。”
  程景淵哪裏會放開她,她身子剛一掙紮,他手上力道便加重,將其禁錮在懷裏,挑釁的看著墨晉修,知道他此刻放不了蘇媛,搶不了人。
  墨晉修臉色陰沉。
  “楚歡,你走還是不走?”
  楚歡小臉微白,心緒混亂。
  觸及他懷裏的蘇媛,她不爽的微微蹙眉,再看滿地的鈔票被他打得嘴角出血,青紫一片的程景淵,她不能這樣跟他走。
  “墨晉修,你先帶蘇媛回醫院吧,我跟程大哥談談。”
  “我說過,不許你喊得那麽親熱!”
  墨晉修厲聲打斷她的話,楚歡的回答顯然激怒了本就不爽的他,但蘇媛鼻血流個不停,他耽誤不得。
  “你有什麽資格抱著別的女人來限製楚楚交友的權利 ,墨晉修,還是趕緊帶著你的‘小媛子’回醫院吧,小心她失血過多,要你輸血去救。”
  程景淵唇邊勾起冷笑,話裏帶著深意,他憑什麽對楚楚凶。
  聽在楚歡耳裏,那句輸血去救格外刺耳,她看墨晉修的眼神便也多了一分情緒,剛才接到電話隻顧著著急,倒沒在意蘇媛為什麽會和墨晉修在一起,這會兒反應過來,覺得程景淵的話說得很對。
  他真的沒有權利抱著別的女人來限製她,就算程景淵對她有心,這也不是她的錯,他墨晉修可以一口一聲小媛子的喊, 現在還將那個女人緊緊抱在懷裏,她為什麽就要什麽都不弄清楚,直接跟他走。
  她至少要跟程景淵講清楚,讓他不要管她的事。
  她緊緊地抿抿唇,開口。
  冷硬的語氣帶著一絲嘲諷:
  “程大哥說得對,你還是趕緊抱著你的小媛子回醫院吧,她現在好歹已經是範東的女朋友,你帶著她出來受著傷回去,你要怎麽跟他交代?”
  墨晉修本俊臉陰沉得可怕,額頭青筋都突了起來,倏然眯起的冷眸裏似淬著冰塊,低頭看了眼懷中的蘇媛,從牙縫裏迸出一句:
  “楚歡,我給你十分鍾時間處理這裏的事,十分鍾後你若不出現在醫院,知道什麽後果!”
  話落,他抱著蘇媛揚長而去。
  楚歡身子微僵,看著他倨傲的背影消失在包間門口,她心尖竄過一抹疼意,掙開程景淵的手臂退後兩步,清弘水眸環掃過包間裏閃瞎人眼的百元大鈔,抬頭,凝脂肌膚在紅色鈔票映襯下瑩白如玉。
  “程大哥,這到底怎麽回事?”
  她的聲音透著疑惑,為什麽錢會撒了一室,皮箱被扔在包間一角。
  程景淵沉鬱的臉色比憤怒離去的墨晉修好不到哪裏,墨玉的眸子裏有著未散去的怒意,答非所問地說:
  “楚楚,墨晉修所做的一切不過是利用你,剛才他自己也承認了,你別再被他所騙……”
  “程大哥,那是我自己的事,我說過自己會處理,你為什麽都不告訴我一聲就來找墨晉修呢?”
  楚歡打斷程景淵的話,語氣裏滲著隱隱責備,程景淵俊顏微微一白,眸底閃過痛色。
  “楚楚,你先別激動,聽我哥解釋清楚嘛,我覺得我哥有一點說得是沒錯的,墨晉修在利用你,剛才你也聽見了他自己承認的,還有,他跟我哥見麵為什麽還帶著蘇賤賤,明知那個女人撲過去擋那一拳不過是苦肉計,他不任她倒在地上……”
  程景怡上前拉著楚歡,試圖勸說,看到現在,她終於懂了,哥哥之所以這麽關心楚楚,是喜歡上了楚楚。
  難怪,那天他說希望蘇媛搶走墨晉修。
  “景怡,我不是激動。”
  楚歡秀眉緊擰著,看了眼程景淵,彎腰去撿鋪了一地的錢。
  程景淵高大的身軀僵在那裏,看著楚歡的眼神深幽晦暗。
  一個小時前,他給墨晉修打電話,約他見麵,對方並不答應,後來他去醫院找他,他才帶他來這咖啡館。
  在這包間裏,他和他談判,用這些錢換楚楚的自由之身,墨晉修冷笑地說他不自量力。
  兩人很快地爭吵起來,他說他不該把楚楚推到風口浪尖上,讓她隨時都可能遇到危險,姓墨的不以為意,最後還把一皮箱的錢給摔了。
  百元大鈔漫天飛舞,鋪了一地。
  ……
  氣氛,沉寂得令人窒息。
  除了楚歡一張張拾起鈔票的聲音外,沒有人說話。
  程景淵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麽,他甚至後悔自己做這些太晚了,應該早一點。
  從他回國在高速路上接到狼狽的楚楚時,就不該聽她的,讓她自己處理。
  她所謂的自己處理便是一天天的*在墨晉修編織的情網裏,剛才她在門口喊那一聲,語氣裏的擔憂是為那個男人。
  如果那一拳不是蘇媛擋了,而是墨晉修用身體擋下,那麽此刻,她肯定不會在蹲在這裏撿錢……
  痛楚自心底最深處泛起,以緩慢的速度一點點蔓延到四肢,連呼吸,都痛。
  已經來不及了嗎?
  他不甘心。
  程景怡一臉為難的看看程景淵,又看看楚歡,她正想開口,程景淵卻突然彎腰,一把抓住楚歡撿錢的那隻手,動作粗魯而惱怒,把她拾起的整疊鈔票扔回了地上,將她一把拉起,怒聲低吼:
  “楚楚,這些錢是墨晉修扔掉的,就算撿,不該你撿,我已經給過了,不論他要不要,你都已經欠墨家什麽,你也不必受他威脅,現在就跟我走,以後做回你的楚歡,而不是隨時會被人算計的墨家少奶奶……”
  “不要!”
  “……”
  楚歡激動的掙開他的手,小臉上一片清冷,勇敢迎上程景淵蘊染著風暴的黑眸,一字一句說得堅決:
  “程大哥,我謝謝你的一番好意,但我不能接受,這些錢,既然是墨晉修給你扔了的,那就該我一張張撿起來還給你。請你以後不要幹涉我的事。”
  “楚楚……?”
  程景怡驚愕地喊,不忍心看她哥哥那麽難過,可她又不知道該說什麽,畢竟她哥哥不經楚楚同意就擅自找墨晉修,要替她還錢,這做法錯在先。
  程景淵俊臉由青變白,再由白變青,垂放在身側緊握的雙手骨節漸漸泛白……
  “楚楚,你是不願欠我的人情,還是不願離開墨家?”
  他問,聲音沉冷,不得到答案不罷休。
  楚歡眸色微變,不願傷他,卻必須傷他:
  “程大哥,對不起,除非墨晉修不要我,否則,我不會離開墨家。”
  除非墨晉修不要她?
  程景淵眸底有什麽東西翻滾,泯滅……噙著痛楚的眸犀利地盯著她,似乎要看進她內心深處。
  越看,心越沉!
  她眼裏的冷漠和決絕猶如鋒利的刀子紮在他心窩上,心麻木中唯一的認知,是他一廂情願了。
  良久,他才淡漠地說:
  “看來是我多事了,你去醫院找他吧,這裏不用你幫忙。”
  楚歡心驀地一緊。
  眸底的冷漠和絕決一瞬間被歉意替代,她忽略鼻端的酸意,看著程景淵斂去所有怒意,緩緩蹲下身,一張一張,緩慢而耐心地將錢撿起來。
  “……”
  她張了張嘴,想說什麽,可是喉/嚨裏發不出任何音符。
  今天的事,歸根到底是因為自己,如果沒有一開始她說不會賠上自己的一生,也許程景淵不會有後麵這些動作。
  也許,是她讓他誤會了。
  這個世界上,對她好的人不多,就這麽幾個。
  程景淵算是其中一個,以後,是不是隻能做陌生人了。
  可能是鈔票太刺眼,她眼睛微濕,有些疼。
  轉頭看程景怡,後者回以她一個安撫的微笑,隻是笑得很難看。
  “楚楚,你去醫院吧,我會幫我哥把這裏收拾好的。”
  程景怡走到她麵前,輕聲說。
  楚歡點頭,既然不能回應程景淵的付出,就隻能選擇殘忍的傷害,她之前的猶豫換來今天的局麵已是錯,不能再錯下去。
  走到包間門口,程景淵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楚楚!你小心那個蘇媛,她會是你最大的情/敵。”
  楚歡腳步微滯,沒有回頭,隻是答了句‘我知道’纖瘦身影便消失在包間門口。
  ****
  靜安醫院
  楚歡一進靜安醫院便聽見大廳裏有護士在小聲議論,聽不清具體說了什麽,但對那兩個名字分外敏感。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