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72節

  楚歡經過墨烏梅身邊時,她身子突然一個踉蹌,抱著兒子的手一鬆,一歲多點的墨涵掉在旁邊一顆金桔村上,立即哇哇大哭起來。

  “涵涵!”

  墨烏梅臉色大變,慌忙伸手抓住兒子,將其抱起,看見他臉上被刮出的一道血痕時,轉頭,看著楚歡的眼神頓時淬了毒,聲音尖銳的響在寂靜的夜色裏:

  “楚歡,你心腸怎麽這麽歹毒,就算我平日有得罪你的地方,你衝著我來就好了,為什麽要傷害我兒子?”

  墨涵沒有摔傷,那金桔樹的高度已到她膝蓋上方,並且剛好結滿了金桔,足以承受一個小孩子的重量,隻是左邊眼皮下方被樹枝刮破了皮,白嫩的肌膚上滲出了血絲。

  她這話一出,前麵轉過頭來的陳氏眼裏立即迸出恨意,視線掃過外孫臉上的傷口,惱怒的質問:

  “楚歡,你怎麽對一個小孩子也下得去手,要是我家涵涵有個三長兩短,你拿什麽賠?晉修,你現在可看清楚這個女人的歹毒心腸了吧……”

  穆承之雖然沒有開口,可臉色亦是變得沉冷,那表情,顯然是要問墨晉修給個交代。

  楚歡秀眉輕蹙著,清弘水眸掃過陳氏,看著墨烏梅,心裏不禁冷笑,這個愚蠢的女人居然拿自己兒子做餌,雖然那高度摔不傷小孩子,可若是枝或刺紮傷了他的眼,她如何對得起自己的孩子。

  “大娘,你也沒看見是楚丫頭撞了二姐,也許是二姐穿著高跟鞋自己沒站好,失手摔了涵涵呢?”

  墨晉修的聲音沉冷淡漠,棱角分明的五官線條染著這深秋季節的寒涼,與身俱來的尊貴狂妄讓他的話就如聖旨,不容辯駁,對上他深銳淩厲的眼神,陳氏心頭一個戰粟,竟然愣愣地不敢再說下去。

  比起兩個登不得大雅之堂的女人,商場淫/浸多年的穆承之要淡定多了,不慌不忙的接過兒子,淡淡地說:

  “阿梅,楚歡肯定不是故意撞你的,還好涵涵隻是刮傷了點皮,沒有傷到眼睛,我們回去給他擦點藥水消消毒就是了,別驚擾到了爺爺。”

  言下之意,她真的撞了墨烏梅。

  “那怎麽行,傷在兒身,疼在娘心,你不心疼,我這個當媽的還心疼呢,就算這裏沒有攝像頭,看不到剛才的情形,我也不能這樣算了,我要找爺爺評評理去,這麽惡毒的女人絕對不能留在墨家,有第一次她就有第二次,為了涵涵的安全,我一定要討個公道。”

  墨烏梅故意提高了聲音,讓養生居裏的墨老爺子足以聽見,出來給她評理。

  “我前兩天已經讓阿南把這裏的攝像頭修好了。”

  墨老爺子已經被墨涵的哭聲吵醒了,看見他由管家摻扶著出來,墨晉修才幽幽吐口,冷眸掃過墨烏梅。

  墨宅這種豪門住宅,怎麽可能會允許有監控死角,這裏的攝像頭上個月壞了,因大宅裏安保係統很好,老爺子就沒有在意這壞掉的攝像頭。

  前幾天墨晉修一搬回來便讓阿南把壞掉的攝像頭換掉了,不想,這麽快就派上了用場。

  剛才他把楚歡攬在懷裏,她有沒有碰或是撞墨烏梅他自是清楚,別說碰或撞,就連衣角都不曾挨著她。

  站在這裏的,除了哭個不停的墨涵,其餘人都心知肚明。

  墨烏梅臉色一下子變得很難看,看見走過來的墨老爺子,她重重地哼了一聲,說:

  “晉修,你護短也不能護到這種程度,就算楚歡不是故意,但涵涵到底是因為她才摔倒的,難道你就不心疼自己的外甥嗎?”

  “二姐,誰不心疼涵涵,有待查之,站在這裏解決不了問題,我們去爺爺的養生宛,我會給你們一個交代,若是楚丫頭所為,任你們處置,反之,二姐和大娘是不是也該對你們辱罵道歉。”

  墨晉修低沉淡定的聲音裏透著絲絲冷冽,他以前不和他們計較,那是看在墨老爺子和他老爸的麵子上,他選擇搬出去住,眼不見為淨。

  可現在,他既然搬了回來,還是帶著楚歡,就不會再像過去一樣縱容大房的人,更不可能容許她們欺負他的女人。

  “晉修,承之,這是怎麽回事,涵涵怎麽哭得這麽厲害?”

  老爺子距離幾步之遠便提高了聲音問,雖然對大房的人不滿意,但對墨涵這個重孫,他還是很心疼的。

  聞言,穆承之投給墨烏梅一個警告的眼神,抱著墨涵上前,溫言解釋說:

  “爺爺,沒什麽,隻是涵涵剛才想要金桔,阿梅抱著他去摘,不小心刮傷了臉,驚擾到了爺爺,是我們不好。”

  陳氏的墨烏梅臉色難看,但不敢再說什麽。

  墨老爺子一雙精銳的眼睛掃過眾人,最後目光停落在楚歡身上,語氣平和的問:

  “楚丫頭,你來告訴爺爺,是怎麽回事?”

  楚歡微微一怔,清弘水眸對上墨老爺子看似溫和,實則暗藏銳利的眼神,心念微轉,淡淡地說:

  “就是二姐夫說的那樣。”

  墨老爺子點點頭,不再說什麽,親自摘下一個金桔遞給墨涵,誘/哄了兩句,又讓墨烏梅等人回去後給他消消毒。

  墨晉修和楚歡一左一右的扶著老爺子回養生宛,即便不回頭,楚歡也能感覺到身後幾道利箭般陰冷的眼神。

  *****

  回到休閑居,兩人一起上樓,墨晉修抬手開門時,楚歡輕聲提醒:

  “那個穆承之比墨烏梅陰險多了,我看得出他是貪婪陰狠,不知滿足的人。”

  墨晉修開了門,按下開關,室內頓時明亮如晝,他卻並不進去,而是轉頭,身大的身影逆光站在門口,陰影下棱角分明中泛著一絲沉鬱,眯起眼審視地看著她:

  “你又用特殊能力了?”

  楚歡被他突然陰沉的表情給怔住,水眸茫然的眨動,抿了抿唇,才說:

  “我看穿他心思不需要多費精力的,隻要不用意念控製人心智 ,就不會有任何的影響,而且,我剛才還發現周圍的綠色植物越多,我的特殊能力就越強。”

  “什麽意思?”

  墨晉修神色稍緩,深邃的眸子緊緊盯著她。

  “我其實也不知道是什麽原因,剛才我沒有特意的用特殊能力,隻是那念頭剛起,就把他們三人的心思看了個分明,而且我一點不會覺得眼睛疲憊,再告訴你一個小秘密,我剛才還看透了爺爺的心思哦!”

  說到最後,楚歡小臉上綻放出明媚的笑,頗有眩耀之意,在明亮的水晶燈光照射下,她如水的眸子裏一片璀璨光芒,模樣嬌俏而可愛。

  墨晉修想要責備的話卡在喉嚨裏,凝眉沉思了片刻,突然一把拉著她進屋,走到沙發前,將她按坐在沙發上,自己坐在她對麵,五官英俊的臉上泛著嚴肅,沉聲道:

  “楚歡,告訴我,十年前你被綁架後發生過什麽事?”

  ☆、120 今晚給你放假(求月票)

  “你為什麽一定要知道?”

  對上他嚴肅的神色,楚歡心裏也跟著緊張,凝脂白玉的臉蛋上泛著疑惑。

  墨晉修看出她眸底深處閃過的猶豫,嚴肅的五官線條放柔了一分,為了讓她完全信任自己,他在心裏組織了一下語言,用最簡單易懂的話語解釋給她聽:

  “楚丫頭,你擁有特殊能力可能和當年你被綁架的事有關。”

  “我……”

  聞言,楚歡眸色一驚,一個在夢裏出現過許多次的畫麵突然躍出腦海,下一刻,她小臉泛白,雙手交織在一起。

  墨晉修目光緊緊地盯著她,不放過她臉上任何的表情變化,包括她瞳眸深處一閃而過的恐慌,他兩道濃眉隨著她小臉微白而輕輕蹙起。

  “你不用緊張,能想到多少就告訴我多少,我知道那次綁架對年幼的你造成了很大的傷害,如果我沒猜錯,你之所以不讓江博和顏相認,就是因為你在那個地方呆了一天*,親自體驗過那種恐懼,對嗎?”

  他的聲音輕柔溫潤,仿若拂過耳畔的輕風,卻又帶著絲絲暖意,楚歡緊張不安的神經真的在他輕柔的聲音裏慢慢放鬆。

  墨晉修幹脆坐到她身旁的位置,骨節分明的大掌將她交織在一起的小手分開,溫柔的與她十指相扣,把自己的溫暖通過她手心傳遞給她,無聲的告訴她,她現在有他。

  “那些傷害你的人都已經死了,你不用再害怕,他們沒有人知道當時抓的人是你,隻一直以為他們當時抓的人是顏洛橙。”

  墨晉修溫柔的看進她眸子裏,低沉磁性的嗓音帶著催眠的功效:

  “我聽江博說了那件事的經過,他說幸虧你當時聰明機智又大膽,不然警.方根本不可能即時救出你。”

  楚歡纖瘦的身子顫抖了一下,不知是真的被他催眠了,還是已經完全信任了他,她聲音低低地響起:

  “那些人根本不是人,他們是魔鬼!”

  “他們對你做了什麽?”

  墨晉修眸色微微一緊,與她相扣的十指力度收了一分,楚歡似乎從中得到了力量和勇氣,說著自己做過無數次的夢境:

  “他們把我按在一個冰冷的手術台上,拿著細長的針管,就像那晚你一樣……”

  楚歡聲音裏透著恐懼,即便過了十年,她每次夢見那個畫麵,拚盡力氣讓自己醒來時,都是小臉泛白,大汗淋漓。

  墨晉修瞳眸如針芒般緊縮。

  他不知道懷裏的女子十年前經曆過什麽,但那晚他把她拉進實驗室,按在手術台上,然後拿著針管和手術刀威脅恐嚇的事,他自己是清楚的。

  當時她小臉慘白,眼裏滿是驚恐。

  她曾經都經曆過那樣的恐嚇,他居然還那樣嚇她。

  “對不起,那晚我不該嚇你。”

  道歉的話情不自禁地溢出薄唇,連墨晉修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如果事情重來一次,他保證不那樣嚇她。

  難怪當時她會說寧願離婚,也不要跟他這個BT過日子,他放開她後,她幾乎是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實驗室。

  真難為她即便被嚇成那樣,還敢對他下/藥,留在墨家。

  “他們以為我是顏,說要把我帶去他們的什麽基地……我害怕到了那裏他們認出抓錯了人又去抓顏……”

  “楚丫頭,別說了。”

  墨晉修突然將她攬進懷裏,寬厚溫暖的大掌輕輕拍著他背脊,安慰她的情緒,他確定她是被注射了基因特變的藥劑,就知道接下來該怎麽做了。

  楚歡的思緒還在那夢境裏,小臉瑩白似玉,如水的眸子不似平日的狡黠和清亮,染著一層氤氳霧氣,看得墨晉修心尖一陣發緊。

  過了十年,她記得最清楚,無數次夢裏回放的隻是被按在手術台上的那一段,其餘的,早已模糊在了時間的沙漏裏。

  墨晉修說當時多虧了她聰明大膽,可是,現在她卻記不得自己當時是怎麽逃出來的,唯一記得的就是,她和傅子鋒就是在那時相識的。

  她微微皺眉,怎麽不記得當時的情形了?

  “怎麽了?”

  墨晉修關切的問,深眸溫柔地凝視著她。

  “我和傅子鋒是那時認識的,可是,我怎麽記不得當時的具體經過了,就連自己怎麽被救出來的都記不得?”

  楚歡抬手按著太陽穴,她這些年不曾回憶過當時的情景,現在突然去想,卻什麽也不記得。。

  墨晉修深眸裏泛起幾許憐惜,安撫地說:

  “想不起來就不想了,我隻要確定你擁有特殊能力的原因就行了,因為那種基因特變的藥劑當時處於最初實驗階段,所以你每次使用特殊能力都會傷身,以後不要再用了,哪怕是透視人心也不可以,知道嗎?”

  他的情緒被她牽動著,心裏還對自己當初的行為自責內疚得不得了,對她和傅子鋒怎麽認識的事根本沒有聽在耳裏。

  再者,事情過去十年,她當時隻是一個年僅十二歲的小女孩,驚嚇之下記不得那些事是很正常的。

  “這些年我經常會夢到當時他們給我打針的畫麵,所以,我記得的隻有這個,墨晉修,你既然能查到我是被注射了基因特變的藥物,那是不是代表那個組織當年根本沒有被瓦/解,若是讓他們知道顏當年根本沒發生車禍……”

  楚歡眸底閃過擔憂,墨晉修很快打斷她,溫和地說: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