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47節

還好有女兒,那場大火帶走了她愛的男人,終究還是上天憐憫,把女兒留給了她,每當她因為失去老公而悲傷時,就以此來安撫自己。
  為了女兒,她必須活下去。
  至少,要確定她幸福的那一天。
  ****
  臨下班時,楚歡接到蘇媛的電話,約她見麵。
  楚歡本想拒絕,可話到嘴邊,又改變主意,答應下來,若是沒有猜錯,蘇媛約她不僅是為了給她婚紗錢,肯定還會談到那幾顆鑽石的事。
  該來的躲不掉,早上墨老爺子答應了陳氏的提議,讓蘇媛進靜安醫院,跟著墨晉修實習。
  這一點,楚歡無法理解的同時,更無法改變,她幾乎可以預見未來和蘇媛這個討厭的女人打交道的機會很多,雖然她一點也不想見到她。
  剛掛了電話,程景怡便推門進來,程景淵終是不放心她,把楚歡昨晚心情不好的事告訴了景怡,讓她來看看她。
  “楚楚,你太不把我當朋友了,有什麽事都不告訴我,要不是我哥說你昨晚哭了,我還什麽都不知道,是誰欺負你了,你告訴我,我幫你報仇。”
  程景怡是個藏不住話的人,一進她辦公室便劈裏啪啦的說了一長串,像放鞭炮似的放完了,然後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二郎腿一翹,毫無淑女風範。
  楚歡嘴角抽了抽,從辦公桌後走出來,忽略她的問題,笑著說:
  “景怡,你來得正好,我要去見一個討厭的女人,一會兒你跟我一起去。”
  “討厭的女人,誰啊?”
  程景怡最喜歡打熱鬧,聽楚歡這話立即睜大了眼,興致勃勃。
  楚歡輕輕一笑,在她身邊的位置坐下,簡單的解釋道:
  “是一個從小就喜歡墨晉修的女人,T大醫學係的高材生,並且,很快就會進靜安醫院跟著墨晉修實習。”
  程景怡啊的一聲,倏地放下腿坐正了身子,目光灼灼的盯著楚歡,誇張的叫道:
  “楚楚,如此說來,那個叫蘇賤/賤不就是小三兒,還是通常小說裏那種最討男主角歡心的小三兒?你見她做什麽,總不會要跟她和平共處吧,就算你對墨晉修沒有感情,也不能便宜了蘇賤/賤,絕對不能讓她染指你的男人,一根手指頭都不行。”
  ☆、096 經不起刺激
  聽見景怡說蘇賤賤,楚歡覺得這個詞形容蘇媛很貼切,她以人格擔保自己絕不是因為蘇賤/賤覬覦的男人是她老公才看不慣她,而是和她氣場不合,從第一眼,她就不喜歡那個女人。
  “當然,隻要我一天沒和墨晉修離婚,任何女人都休想染指。”
  楚歡秀眉一挑,下巴微揚,女王範兒十足。
  不管她愛不愛那個男人,隻要他們在法律上一天還是夫妻,她就不允許那些女人覬覦他,染指他,那晚他送蘇媛出去後直到半夜才回來,她心裏就很不爽。
  後來他說他幹淨得像一張白紙,雖然沒有多麽清楚的解釋他不是和蘇媛待到半夜,但話裏的意思卻是那樣的,很奇怪,他說要髒也是被她塗髒時,她反而釋然了。
  “楚楚,你是不是喜歡上墨晉修了?”
  程景怡眼睛半眯,探究地看著她,她覺得像墨晉修那樣優秀又幹淨的男人,很難讓人不喜歡,就是看著也賞心悅目啊。
  “喜歡?怎麽可能!”
  楚歡毫不猶豫的否認,腦海裏跳出昨晚那個溫柔繾綣的吻,她的心劇烈地跳動了一下,輕蹙秀眉,忽略那異樣的感覺,撇了小嘴說:
  “我現在頂多是不像一開始那麽討厭他罷了,離喜歡還有十萬八千裏呢,先不說他,現在最重要的蘇媛,她用一千萬買下我沒有穿過的婚紗,但上麵的鑽石被我換過了,估計她恨不得把我碎屍萬段,我們不能讓她等得太久了。”
  “楚楚,你說清楚些,我沒聽懂,蘇賤/賤怎麽會買了你的婚紗,你傻啊,別說一千萬,兩千萬也不能賣啊,這不代表把墨晉修賣給她了嗎?”
  程景怡小臉上的表情從困惑到後來的焦急,豐富而可愛,楚歡嗬嗬地笑,安撫地拍拍她,然後將她從沙發裏拉起來:
  “一會兒我再慢慢解釋給你聽,放心吧,她拿了婚紗搶不走我的男人,反而對著婚紗隻會更加煎熬難過。”
  楚歡打發了阿南先回去,她則坐程景怡的車去蘇賤賤約的餐廳見麵。
  *****
  蘇賤賤不是一個人,還有墨賤賤,這是程景怡給她們取的外號。
  她們趕到時,那兩個賤賤已經坐在包間裏了,看見她帶著程景怡出現,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鄙夷而嘲諷的以為她是怕了她們,所以才帶了人來:
  “楚歡,小媛子約的你自己,你幹嘛還帶個跟班來啊,難道是因為上次C城的事有陰影,怕再被下藥然後被男人強/殲不成?
  楚歡眸底劃過一抹冷意,臉上笑容燦爛,語帶調侃地說:
  “小媛子約我見麵,我想著肯定是要給那婚紗的錢,也不知道小媛子是給支票還是給現金,正好景怡在我辦公室,便拉了她一起來,若是支票倒好,要是現金,那還需要她幫忙提的。”
  程景怡冷冷一笑,用同樣鄙夷而嘲諷的目光掃過墨賤賤和蘇賤賤,問楚歡:
  “楚楚,你剛才隻是說蘇——小/姐看上你的婚紗,用兩倍價格買下,約你見麵可能是要給錢,那這個沒刷牙出門的女人又是誰啊,如此趾高氣昂,粗俗無比的女人,是怎麽進來這海鮮人家的,看來我應該向靳大哥提議一下,讓他在門口掛一塊牌子,衣裝不整和粗俗鄙陋的人不得入內。”
  “你是哪裏來的野丫頭,敢說我沒刷牙,我看你才是沒有教養。”
  墨烏梅頓時被氣得臉色發青,倏地站起身,以手指著程景怡咬牙切齒地問,眼神看向楚歡時,更如淬了毒似的狠。
  程景怡輕挑秀眉:
  “誰沒刷牙我就說誰,至於沒教養,我看某些連尊重怎麽寫都不懂,侵/犯別人隱私的女人才叫沒教養,還聽說什麽和老公結婚多年,依然對舊/情/人念念不忘 ,所以心理BT,見誰都以為和她一樣,是吧楚楚?”
  楚歡臉上笑容不減,無視墨烏梅恨得想殺人的目光,上前一步,拉開椅子示意程景怡坐下,語氣平靜地說:
  “二姐也不是故意的,隻是無法控製自己的思想罷了。”
  無疑,楚歡這話等於火上澆油,坐實了她的BT。
  墨烏梅身子都氣得發抖,染著恨意的聲音尖銳得刺耳:
  “楚歡,你以為找個野丫頭來就能改變什麽嗎?我告訴你,你今天必須把換掉的鑽石拿出來,不然我和小媛子不會放過你。”
  那晚蘇媛要婚紗時,她就已經發現了鑽石是假的,所以很高興她把婚紗拿走了,今天蘇媛找到她,她無法否認,心虛之下,答應和她一起來問楚歡要回鑽石。
  “二表姐,你別生氣。”
  蘇媛終於慢悠悠地開口,剛才她的眼睛一直在楚歡和程景怡身上打轉,比起粗俗鄙陋的墨烏梅,她真的是多了一份心機。
  “楚楚,隻要你願意把鑽石拿出來,我願意再加五百萬。”
  蘇家有的是錢,她花一千萬買下婚紗,並不是要一份殘缺和羞辱,她願意再花五百萬買下鑽石,當然也不隻是為了鑽石,而是代表她對墨晉修的勢在必得。
  楚歡臉上閃過茫然,一臉困惑地看著蘇媛,不解地問:
  “小媛子,什麽鑽石,我不明白你們說的什麽,我們楚氏隻有藥品,沒有鑽石。”
  蘇媛臉色驀地一變,眼底飛快掠過一絲陰冷,笑容也跟著變得僵硬:
  “楚楚,我不會把鑽石被換掉的事說出去,我是真的很喜歡那件婚紗,不想它有任何的瑕疵,那鑽石雖然值錢,但五百萬足夠了。”
  楚歡也拉開一把椅子,在程景怡身邊的位置坐下,清弘水眸不經意掃過她放在衣兜裏的手,似乎終於明白了她的意思,恍然道:
  “我明白了,早上大娘說婚紗的鑽石被人換過,我還以為是她開玩笑的呢,現在你也這樣說,那是真的了,可是,這怎麽可能呢,婚紗一直放在衣櫃裏,我都沒拿過,是不是你拿回家的途中,被人換了?”
  程景怡暗笑,楚歡這丫頭演戲還挺像的。
  蘇媛臉上的笑在轉冷,緊緊地抿了抿唇,似乎知道再這樣問下去也得不到答案,這虧必須吃了:
  “我是自己開車回去的,絕對不可能在這途中被人換了鑽石,不過,我已經告訴晉修哥了,他說會把事情查清楚,那一千萬的支票,我也給晉修哥了。”
  靠!
  既然支票都給了,還約我見麵做什麽?
  楚歡心裏爆了句髒話,那婚紗是她的,憑什麽把錢給墨晉修,蘇賤/賤真TM的陰險,這是暗示她,她又去勾/引了她老公呢!
  “哦,難怪今天有個他的未接電話,想來是告訴我,你已經給了支票的事,不過我當時太忙,沒有接到。”
  臉上的笑明媚燦爛,楚歡似乎沒有聽出蘇賤賤話語裏的暗示,還掏出手機查看那個‘未接來電’,眼角餘光很清楚的捕捉到蘇媛臉上一閃而過的青冷。
  想刺激她,又反被刺激了!
  她的心理素質不怎麽樣嘛,因為太在乎,所以輕易一句話就受刺激。
  其實,也不能怪蘇賤賤心理素質差,她本就嫉妒楚歡搶了她的晉修哥,偏偏她還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和上次說會考慮她的提議一樣。
  現在漫不經心地掏出手機,劃開解鎖鍵查看那未接來電,她被嫉妒衝昏了頭,根本沒有懷疑她這句話的真假,隻是恨死了她這種不把她深愛的男人當回事的態度。
  暗自咬了咬牙,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臉上重新恢複了笑容,用得意的語氣說:
  “對了,還有個好消息,我下周就去晉修哥的醫院,跟著他實習了,楚楚以後有什麽需要可以找我哦!”
  找你妹!
  詛咒她生病呢!
  蘇媛以為她聽到這話會變色,可楚歡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她把手機放回包包裏,抬起的小臉上笑容溫和:
  “是嗎,不過醫院那種地方我是不喜歡去,昨天晉修讓我去醫院跟他學習護理,說什麽做為他的妻子是必須的技能,但被我拒絕了。”
  蘇媛臉上的笑剛浮現便再次被烏雲遮住,一旁難得安靜了許久的墨賤/賤冷笑著插話進來:
  “晉修有句話說得倒是對的,你連最起碼的護理知識都不懂,哪裏配做醫學世家的少奶奶,我們小媛子不僅和晉修一起長大,還為了他考上醫學係,立誌做一名優秀的腦科醫生,她和晉修才是男才女貌,天生一對!”
  ☆、097 請求她的原諒
  “可惜了,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蘇小姐一片癡心注定空赴,就算你們不看報紙,也該看得到楚楚脖子上那些不曾消散的吻痕,那是墨晉修愛她最好的證明啊。”
  程景怡似乎就是為了對付墨賤賤而來的,剛才墨賤賤安靜的時候,她也沉默觀戰,見蘇賤賤在楚楚麵前討不了便宜,便沒有作聲。
  此刻墨賤賤一開口,便又被她嘲諷回去。
  不過,和這兩個女人拚嘴上功夫很無趣,程景怡很快就興味索然,拉開椅子起身,說:
  “楚楚,既然蘇小/姐把支票給了墨晉修,那我們就去找他吧,你那天還沒告訴我你們一晚上幾次,我正好問他要答案,看看他是不是傳說中的一/夜七次郎!”
  楚楚嘴角一陣抽搐,景怡,你這樣刺激人家蘇賤賤真的好嗎?
  蘇賤賤小臉已然慘白,眼裏有著無法遮掩的嫉妒滲出,放在衣兜裏的手攥得緊了又緊,一/夜七次郎幾個字好似化為了鋒利刀子紮在她心窩上……
  程景怡把墨晉修和楚歡說得有多恩愛,她心裏的恨便有多深,她盯著楚歡頸項的視線像被磁鐵吸住無法移開,腦海裏浮現出他們恩愛時的畫麵,指甲深深地陷入肉裏。
  偏偏楚歡因為程景怡的話而臉頰泛紅,眉眼間的笑意染上淡淡嬌羞,嬌柔嫵媚得讓她必須用盡所有力氣,才能控製住自己……
  ****
  “楚楚,你剛才為什麽不直接承認是你換掉了鑽石,讓蘇賤賤知道鑽石就在你手裏,不論多少錢都不給她,那樣不是更能刺激到蘇賤賤嗎?”
  就像她不愛墨晉修卻偏偏不讓給她一樣嗎?楚歡嗔好友一眼,這丫頭不是一般的壞啊。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