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46節

“看來你是同意我的安排了,那接下來的事交給我可好,既然你說了我是你最親近的人,我自然不能白擔了這個名份,應該為你做些什麽才是。”
  楚歡微微一怔,許是兩人此刻的距離太近,他低垂著眸,她仰著小臉,彼此的呼吸都交織在一起,他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白嫩的肌膚上,刺激著肌膚有些許的癢,她白希的臉頰不由得染上了一層淡淡地紅暈。
  水晶燈光下,白裏透紅,說不出的光澤水潤。
  空氣似乎一瞬間變得微妙,兩人的氣息匯集出淡淡地曖/昧因子自空氣裏彌漫開來,凝著她微閃的水眸,粉潤的臉頰,墨晉修喉結性/感地滾動了下,突然間覺得口幹舌噪,似乎有股強大的吸引力吸引著他去吻那嬌嫩柔軟得仿若花瓣的唇。
  他情不自禁地朝她俯下身去,原本攬在她肩膀的大手上移,不輕不重,卻牢牢地扣住她腦袋,逼近的氣息變得滾燙,惹來她身子微微一顫,見她想要躲閃,他手中的力氣本能加重,性感的薄唇吻住了她柔軟的唇瓣。
  四片唇瓣相貼,頓時激蕩出惹人心弦的酥/麻,又似強烈的電流擊過心髒,楚歡身子猛地一顫,清眸倏地睜大。
  “丫頭,閉上眼睛。”
  他的唇還覆在她唇瓣上,張嘴吸吮她的唇瓣時,低魅蠱惑的聲音溢出薄唇。
  楚歡睫毛猛地顫粟,被他的聲音蠱惑,也被他那溫柔得不可思議的吻給迷惑了心神,更被這不同於任何時候的曖/昧氣氛亂了芳心。
  她在這一刻有些恍惚,有些心醉,睜大的雙眸竟然在他輕柔的吻裏聽話的閉上……
  她知道這個男人溫柔起來可以讓任何女人為他沉/淪,可不知道他的吻竟然也能魅惑人心,不同於以往任何一個吻,沒有粗魯,沒有惱怒,沒有急切,甚至沒有欲/望,仿若春風細雨,更似戀花的蝶,輕柔而眷戀,溫柔而繾綣。
  他似乎隻是想吻她,單純的吻她,用吻驅逐她的悲傷,溫暖她的心,他溫暖的唇流連在她唇上,隻是細細地描繪她的唇線,可就是那樣帶著珍惜的溫柔最亂人心。
  不僅是他自己的心亂,懷中的人心更亂,呼吸在他溫柔的吻裏漸漸變得急促,當他將她的唇無數次描繪後,她情不自禁地輕啟了紅唇,似乎對他做無聲邀請。
  他接受邀請把舌滑進她嘴裏,品嚐到那令人心醉的清甜芬芳時,原本隻是安撫的吻似被注入了欲/望的火焰,身體某處驟然蘇醒。
  但他不想破壞這份令人沉醉的溫柔,極力壓抑著心中奔騰的欲/望,依然用剛才那樣的溫柔對待懷裏的人兒,隻是唇舌間的嘻戲追逐,津液相融以及氣息相纏在化學反應下滋生出絲絲入扣的情愫,心頭最柔軟的那個地方直接從冰融化成了水……
  曖/昧的因子自臥室裏擴散開來,隨著空氣蔓延到每一個角落,溫度也在那漸漸變得急促的呼吸裏攀升,不知何時,坐在沙發裏的楚歡身子竟然被放倒,那人頎長的上身覆了下去,扣著她腦袋的手變成了她的枕頭。
  繾綣的吻在她嬌喘的氣息裏停下,他抬了頭,眸光幽深炙熱地凝著她熏紅如煙的臉頰,睫毛輕顫了兩下,她如水的眸迷離地睜開,對上他眸底燃燒的火焰,她心頭又是一顫,眸底閃過嬌羞和緊張,掙紮著要將他推開。
  “墨晉修……”
  “別說話,先辦正事!”
  墨晉修薄唇輕勾,唇邊綻放出一抹性/感魅惑的笑,籠在陰影裏的英俊五官棱角分明地倒影在她迷離的水眸裏,沙啞的聲音裏染著濃濃地穀欠望,他想要她,急迫的想要,若非剛才一直克製,他這會兒定然已經八光了她,如強盜般攻城掠池了。
  “不要,你還沒洗澡!”
  楚歡努力平定自己淩亂的心緒,她剛才居然被這個男人的美色所惑了,這會兒理智恢複,與他如此曖/昧的姿勢,又清晰的感覺著他身體某處的堅硬,身子更是無法控製地微微顫抖著。
  墨晉修眉峰微凝,這丫頭總是煞風景,他辦完了事再洗澡不行嗎?
  還真的不行,因為手機鈴聲很不合時宜的響起,破壞了剛才美好得讓人沉醉的氣氛,他抿了抿唇,將她扶起來,伸手去掏手機。
  楚歡借機逃到對麵的沙發坐下,拿起桌上的水壺為自己倒了杯水,他接電話的時候,她努力讓自己心跳恢複正常,剛才那個吻讓她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慌亂。
  …………
  今天一萬二千字,求鼓勵,求各種支持!
  那邊,墨晉修很快掛了電話,目光朝她看來時,已然斂去了情/欲,漆黑如墨,“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自己先睡。”
  “哦,好!”
  楚歡眸光輕閃,心裏卻因為他的話而鬆了口氣,她現在正尷尬得不知如何和他相處,他有事離開,這太好了。
  可是她為什麽會覺得尷尬,自己卻說不上來,剛才隻是一個吻,她卻比之前被他吃幹抹淨都覺得慌亂,墨晉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起身快步出了臥室。
  ****
  墨晉修居然又*都沒回家。
  早上,張媽奉墨母趙芸的命來喊他們去前廳吃早餐,楚歡不得不一個人前往。
  昨晚她做了*的夢,睡眠質量差導致今天看起來精神不太好,麵容有些憔悴,雖化了淡妝,但細看,還是有跡可尋。
  到前廳時,該到的人都到齊了。
  對坐在上方的墨老爺子請了安,又和公公婆婆以及做為長輩的陳氏都打過招呼,楚歡坐下,難得的是,今天餐桌上沒有見到墨烏梅,她對麵坐的人是最沒存在感的墨烏桅,目光相碰,對方衝她友好的笑笑,楚歡也回以一個溫和的笑。
  “楚丫頭,在大宅裏還住得慣嗎?晉修怎麽沒跟你一起過來吃早餐?”
  墨老爺子眼神溫和的看著楚歡,聲音溫和中帶著關心,似乎並不知道墨晉修昨晚*沒歸的事。
  他這話一出,其他人的目光也紛紛聚集在楚歡身上,坐在老爺子下方的墨尚術微微一笑,開口道:
  “昨晚我回來的時候正好看見晉修開車出去,他不會一晚上都沒回來吧?”
  楚歡眸光微閃了下,麵上浮起溫婉的笑,輕聲解釋說:
  “晉修昨晚有急事出去了確實沒有回來,不過爺爺和爸不用擔心,他有給我打過電話的。”
  老爺子眼裏一絲銳利稍縱即逝,臉上的皺褶緩緩舒展開來,滿意地說:“那就好。”
  老爺子對楚歡的態度看在陳氏眼裏,心裏恨得牙癢癢,想到昨天她蘇媛打給她的電話,她看楚歡的眼神不禁滲進一絲怨恨,終是忍不住告狀:
  “爸,昨天小媛子打電話給我說那件婚紗的鑽石被人換過,上麵那些鑽石全是後來才縫上去的人造鑽石,那婚紗可是當初從國外空運回來的,鑽石怎麽會被人換了?”
  “哦,有這種事?”
  墨老爺子意外的看著陳氏,見她氣憤地瞪著楚歡,趙芸淡淡一笑,不緊不慢地說:
  “大嫂,你剛才也說,那婚紗是國外空運回來的,楚楚和晉修沒有舉行婚禮,她連穿都沒有穿過,若不是我說要幫他們重新辦一場婚禮,讓她把婚紗帶回大宅,此刻婚紗還在晉修郊區的別墅裏,怎麽可能被人換掉,若真是被人換了,前天下午小梅強行要檢查楚楚皮箱時就該發現,小媛子也是A市公認的名媛,又一向心細如塵,若是婚紗上的鑽石是假的,她又怎麽會辯認不出呢。”
  楚歡心裏微微一驚,有些詫異的看向趙芸,她這個婆婆真是厲害角色,一番話說得陳氏啞口無言,可是,她把婚紗的事攬到她身上,是不是代表她知道了自己動過手腳?
  墨老爺子麵上平靜無波,看看麵色淡然的趙芸,又看看憋著氣的陳氏,精銳的視線再掃過楚歡,心裏明鏡似的:
  “那婚紗的鑽石不可能會假,小媛子又不傻,如果鑽石是假的,她怎麽可能不說出來,還用一千萬買下那件婚紗。”
  “……”
  陳氏心頭的惱怒如波濤翻騰,可嘴裏就是說不出反駁的話來,小媛子當時大意沒有看清楚,她女兒定然是知道的,她突然有些後悔自己太過衝動的說出來,無憑無據,楚歡定然不會承認。
  但她心裏又不甘心被楚歡那踐人算計,恨恨地瞪向楚歡,心裏暗自發誓,那天的羞辱一定會加倍討回來。
  楚歡如水的眸淡淡地迎上陳氏怨恨的眼神,無辜地說:
  “大娘,那婚紗代表著爺爺對我和晉修婚姻的祝福,別說調換鑽石,就是弄髒弄皺我都不敢,那天傍晚二姐以我帶了不該的東西為由非要我檢查我的皮箱,才會有小媛子看上了我的婚紗,現在大娘說婚紗鑽石是假的,又暗示那鑽石是被我換了,敢問你們有憑有據嗎,這樣冤枉我的目的又是什麽呢?”
  “我冤枉你,楚歡,你有沒有換掉鑽石你自己心裏最清楚,你家因那場火欠下巨債,指不定換掉鑽石賣了還債了呢。”
  陳氏氣得臉色發青,聲音更是尖銳而惱怒,看著楚歡的眼神好似淬了毒。
  楚歡微微皺眉,眉目間染上一絲涼意,聲音突然轉冷:
  “大娘,凡事都要講求證據,雖然你是長輩,但也不能一次次的平白冤枉人對不對,我承認,那場大火是讓我失去了爸爸的同時公司還欠下了巨債,但爺爺已經借錢給我,幫助公司度過了難關,就算我還欠有債,想要錢,也不會傻到去賣婚紗上的鑽石,婚紗價值五百萬,不比那幾顆鑽石值錢嗎?”
  說到這裏,她話音微頓了頓,看了眼坐在上方的老爺子,溫言建議:
  “爺爺,婚紗的事不是小事,既然大娘非要說我把鑽石賣了,不如現在給小媛子打個電話,問問她,鑽石是否真的被人換過。”
  從她見過蘇媛三次麵的了解,蘇媛斷然不會說那鑽石是假的,並且,她告訴陳氏,也不過是因為恨意無處發泄,對她說說,並不會讓她當麵質問她。
  果然,聽她說要讓蘇媛對質,陳氏頓時變了臉色,楚歡不著痕跡地垂下眼簾,纖長的睫毛遮去眸底一閃而過的冷笑。
  陳氏深深地吸了口氣,在眾人的目光下,僵硬地說:
  “小媛子心地善良,她不讓我說出來,但並不代表鑽石被換的事就不存在,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總有一天,真相會眾人皆知的。”
  楚歡很想笑,那句‘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的話從陳氏那種人嘴裏說出來怎麽聽著都別扭而諷刺,她抬眸,對上陳氏噙著恨意的眼神,輕輕地抿了抿唇,輕聲說:
  “那大娘現在說出來,豈不是失信於小媛子了。”
  “是啊,我是失信於小媛子了,讓她買下一件有瑕疵的婚紗,爸,就算小媛子不計較,願意吃這虧,我這個當姨媽的也過意不去,我想對她稍稍的補償一下。”
  楚歡眸子微閃,做了那麽多鋪墊,總算是進/入正題了。
  不待老爺子說話,陳氏就急切地說:
  “小媛子馬上要畢業了,而且她成績一直優異,將來肯定會成為和晉修一樣優秀的腦科醫生,現在已經有多家醫院想要走她,不如讓她進靜安醫院,跟著晉修吧!”
  這個女人說話真是前後矛盾!
  她一邊把蘇媛誇得優秀得不了,一邊又說補償她,所以讓她進靜安醫院,既然她如此優秀,何必要用補償的方式讓她進靜安,分明就是想讓她外甥女去勾/引墨晉修嘛。
  楚歡隻當沒有聽見她的這番話,低下頭,和沒有存在感的墨烏桅一樣,安靜的吃著早餐。
  *****
  “楚楚,你想什麽想得這麽入神,我都叫你兩遍了。”
  任雨霞看著坐在自己辦公室發呆的楚歡,她從下午三點就坐在這裏,一直到四點半,發呆了一個多小時,連她從辦公桌後走到沙發前,坐在她麵前喝了杯水,跟她說話都全然不知。
  最後,還是她拿起桌上的紙巾盒在她麵前晃了晃,她才茫然抬頭,無辜的眨眼:
  “沒,我什麽也沒想,媽,你的藥有按時吃嗎?”
  楚歡看著任雨霞的眼睛,據醫生說,她這種眼瞼型肌無力就是上眼皮無力下耷,她這幾天忙,也沒有好好和媽媽相處,沒有發現她眼皮下垂的情形。
  任雨霞微微一笑,溫和地說:
  “我有按時吃藥的,你和晉修昨晚不是和秦均成一起吃飯了嗎,結果怎樣,他有沒有說CS審批的事?”
  楚歡聞言眸色微微一變,提起秦均成,她最先想到的就是傅啟明,一想到傅啟明,心裏就不受控製的泛起恨意,怕被媽媽看異樣,她掩飾的笑笑,假意端起杯子喝水,低頭掩飾眸底流露出來的情緒。
  喝了水,並沒有把杯子放回茶幾上,而是捧在手中,身子靠進沙發裏,眉眼低垂地凝視著空空的杯子:
  “談得很好,CS的審批沒有問題,有墨晉修和墨家的勢力擺在那兒,秦均成根本不敢擺什麽官架子,反而對墨晉修討好巴結。”
  任雨霞臉上燦爛出欣喜的笑,若是這樣就太好了。
  “楚楚,你的意思是,CS溶癌藥過不了多久就能上市了,這樣的好消息一定要告訴你爸爸,趁著今天下午沒有什麽事,我們現在就去墓園。”
  別看任雨霞性格柔弱,可她性子急起來,想做什麽便要立即做,特別是如此重要的事,她更是著急,自己愛的人因為CS丟了性命,如今CS有見天日的可能,她巴不得立即就告訴他。
  楚歡心頭狠狠一窒。
  “媽媽,過兩天吧,現在後麵的流程還沒確定下來,我不想讓爸爸失望。”
  她其實是想,等她替爸爸報了仇,再去看爸爸。
  任雨霞眸底劃過一絲悲傷,輕聲說:
  “好吧,那就過兩天再去。”
  楚歡鼻端又是一酸,她放下杯子,起身坐到媽媽身邊,溫柔地挽上她胳膊,將頭埋進她懷裏,撒嬌地說:
  “媽媽,我保證,一定會拿下CS的審批,會讓CS上市,完成爸爸的心願。”
  任雨霞點頭,抬手攬上女兒肩膀,母女相依驅逐了她心裏失去老公的悲痛,細細的暖流劃過心田,她眉目間不自覺地染上絲絲溫柔慈愛:
  “當然,我相信楚楚。”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