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442節

一雙雙曖.昧的目光投來,蘇琳臉皮薄,麵上一陣陣地發熱,耳畔那人溫熱的氣息又在耳窩處,酥麻而瘙癢的感覺,她的心跳,也不自覺地加快了速度。
  “嗯,我知道。”
  她身子下意識地往一邊傾斜,與程景淵拉開距離,不想被他濃烈的男性氣息擾亂了心緒。
  一旁,墨晉修勾唇一笑,狀似不經意地問:
  “蔣總車禍一案,後來怎麽說的?黑鷹,你有證據證明是謝蔓雪嗎?”
  黑鷹被問,眸光看了眼眾人,不緊不慢地解釋:
  “已經找到證據了。”
  “那為什麽不直接揭穿謝蔓雪?”
  江博接過話,他對蔣擎成車禍的事,並不關注,隻是因為黑鷹為了程景怡在調查這件事,他才聽說了些。
  這會兒,也就是隨口一問,其中原由,他怎會猜不到,他們和蘇琳之前都是好朋友,但和程景淵,卻不是。
  問這話,有一半原因,是想聽聽程景淵對蘇琳的態度。
  蘇琳聽出了江博的意思,心裏不由一暖,抬眸,看向程景淵。
  程景淵感覺到蘇琳的目光,轉眸衝她溫潤一笑,回答江博的問題時, 漫不經心地語氣裏,卻滲進一絲涼薄:
  “不用我揭穿,自然有人會揭穿她的。”
  “靳時?”
  墨晉修眸子微眯,看似疑問的話,實際上,語氣,很肯定。
  說完,他深邃的眸子看向包間門口,隔著門板,看不見外麵接聽電話的楚歡,他蹙了蹙眉,頎長身軀站起,丟下一句:“我出去看一下歡歡”便徑自離座,大步朝門口走去。
  “墨少對楚楚可真是緊張,離開視線半分鍾就找去了。”
  白鴿調侃地說,話落,又接著剛才的話題問:
  “靳時真的會為了吳菁菁,調查清楚那晚的事?那他為什麽還要去找李詩雨呢?”
  程景淵淡淡勾唇:
  “他既然說了,就會查的,吳菁菁好歹是他名義上的未婚妻,這件事,其實就算他不查,吳菁菁的父親,也會查清楚的。”
  蘇琳一直安靜的聽著,今天蔣擎成病房的事,她沒有參與,隻是後來聽旁人說了一些,程景淵還沒來得及跟她細說,這會兒,聽他們說了許多,她才道:
  “謝蔓雪可真是心機深重,她那晚撞了人,居然當時就能做得不留痕跡,一早就想好了,把撞人一事嫁禍給吳菁菁。”
  白鴿點頭,“就是,謝蔓雪真是可怕的女人,程景淵,你和阿琳的關係,還是先不要公開得好。”
  …………………………………………………………………………
  外麵走廊裏,墨晉修挺拔身姿靜站在楚歡身旁,眸光溫柔安靜地看著她講電話。
  直到楚歡掛斷電話,他才輕聲問:
  “歡歡,誰打來的電話?”
  楚歡看向他,輕蹙的秀眉在他溫柔關切地眸光裏緩緩展開,聲音輕柔地說:
  “有件事,我還沒來得及告訴你們。”
  “什麽事?”
  墨晉修莞爾一笑,眸子裏滿滿地*.溺,抬手伸向她臉頰,把她耳際幾根發絲拂到耳後,鼻端縈繞著她身上淡淡地馨香,他心裏,便覺得幸福踏實。
  “阿琳給安安做的手鏈裏,被人裝了監聽器。”
  楚歡的話一出口,墨晉修唇畔的笑意瞬間隱去,狹長的眸倏地半眯:
  “阿琳在哪裏訂做的手鏈?”
  “A市新開的玉石坊,靳時的,阿琳今天去取手鏈時,遇到了靳時。後來,店員給她打電話,說鏈子有瑕疵……”
  楚歡把蘇琳遇到靳時,白鴿發現監聽器的事,說給墨晉修聽。
  聽完,墨晉修冷哼一聲,低沉的嗓音帶著一絲冷冽和慍怒:
  “靳時未必太自以為是了,他要是想用這樣的方法打聽到詩雨的下落,就算他找到了詩雨,也沒有用。”
  “晉修,你的意思是,他的目的,或許不是找到詩雨?”
  楚歡疑惑地問,她聽白鴿說,江博現在正查的某件案子,牽扯到這種超微型監聽器。
  墨晉修冷峻的容顏因楚歡的聰明而放柔了幾分,毫不吝嗇地誇獎她:
  “歡歡,你真聰明,靳時肯定是想找到詩雨的,但是,他的目的,不隻是用這種方法找到詩雨。他深知,就算你我一時發現不了安安手鏈裏的乾坤,有江博和白鴿這些人,被發現,也是早晚的事。”
  “那他這樣,有什麽好處?”
  “好處,隻有他自己知道,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詩雨,是他其中一個目的。他打的如意算盤是,我們不能即時發現監聽器,他可以得到詩雨的消息。”
  “若是我們即時發現了,他則可以光明正大和我們講條件。”
  楚歡心裏也覺得是這樣的,聽墨晉修這樣說,她反而笑了:
  “他要講條件,也要等到幾天後了。”
  “歡歡,你做了什麽?或許說,你把他騙去哪裏了?”
  墨晉修俊眉輕挑,從楚歡那狡黠的笑容裏,猜出她做了什麽。
  楚歡笑得十分愉悅:
  “我沒騙他,隻是告訴了他,詩雨在澳洲某個國家某個城市……”
  “歡歡,你做得好,那就讓他先去玩幾天,我們先進去吃飯。”
  墨晉修勾唇一笑,不論楚歡做什麽,他都覺得是好的。
  看著他們親密的走進包間,程景怡打趣地說:
  “楚楚,我還以為你們兩個悄悄離開,去哪裏浪漫了呢。再不回來,我們就不等你們,要開吃了。”
  楚歡笑而不語,墨晉修漫不經心地回了一句:
  “剛才都說,今晚是歡歡請客,我們怎麽可能丟下大家去過二人世界,倒是黑鷹,你難道沒聽懂程景怡的暗示嗎?”
  “哈哈,黑鷹,你要不要再在就帶著景怡離開,沒關係,我們幫你們吃。”
  白鴿笑容燦爛的接話,墨少那張嘴,可不是一般的毒。
  “先吃飯吧!”
  程景淵見自家妹妹被取笑,隻是溫和一笑,眸光掃過她們四個人麵前的酒杯,提議道:
  “我們要是都喝醉了,可沒人開車,不如,拿些飲料來,她們四個,喝飲料就行了。”
  “行,歡歡,你喝飲料,好不好?”
  墨晉修替楚歡拉開椅子,她坐下後,他才入座。
  楚歡無所謂地聳聳肩,又問蘇琳和程景怡,白鴿,最後,四個人把酒換成了飲料。
  這頓飯,直到晚上十點才結束,那五個大男人,都被灌了許多酒。
  雖然沒有醉倒,但也有六七分醉意。
  車,自然是不能開的了。
  還好,楚歡她們的酒,換成了飲料,除了喬睿的車沒有司機外,其餘的,都有人開車。
  最後,墨晉修讓喬睿上了他們的車,先送他回家,他和楚歡再回墨宅。
  蘇琳把程景淵扶到車前,替他打開後排車門,他卻不願上車,手指向副駕駛座,
  “阿琳,我坐前麵,陪著你開車。”
  蘇琳想說不用,他今晚被灌得最多的酒,墨晉修和江博,還有喬睿,他們三個輪番敬他,他都全喝了。
  中途的時候,她想勸他少喝點,但想著,墨晉修他們是因為她,才灌程景淵,若是她向著他,他們隻會讓他喝得更多,便打消了阻止他的念頭。
  “阿琳,我沒醉,你不用扶著我。”
  程景淵俯首,薄唇突然貼在她耳窩處,灼熱的氣息夾著酒香撲打在她耳窩處,說完,連她的手一起抓住,直接關上車門。
  蘇琳身子輕顫了下,看著他拉開副駕駛座的門,自己坐進去,真的不像醉了。
  她替他關上車門,繞到另一頭,正伸手去開車門,車門卻從裏麵打開,車裏,程景淵傾了身,一手扶在座椅背上,打開車門的手,扶著方向盤,墨玉的眸子裏染著幾分笑意:
  ☆、錯愛情深:040,景淵,別鬧
  程景淵上身前傾,骨節分明的左手扶在座椅上,右手按著方向盤,英俊的麵龐微仰,深邃的眸噙著笑意望向車外的蘇琳,用略微沙啞地聲音喊她:
  “阿琳,上車。”
  蘇琳的心,劇烈地一跳。
  他的樣子,分明是喝醉了,卻說自己沒醉。
  醉酒的程景淵,不像平日給人溫潤爾雅的感覺,此刻的他,不論是笑容,還是聲音,都帶著幾分平日不曾有的魅惑和邪肆。
  他讓她上車,自己,卻不曾坐直身子,就那樣傾了身,笑意溫柔地望著她。
  蘇琳抿了抿唇,彎腰坐進去。
  身子一落座,頓時一股濃烈的酒香撲鼻而來,混著男人陽剛灼熱的氣息,她的心跳,不受控製地,一刹就亂了。
  “景淵,你坐好。”
  她身子盡可能的往車門處傾斜著,若是坐正,便和他挨在一起了,可是即便這樣,她轉過臉時,依然和程景淵的臉近得不足十公分。
  鼻尖的空氣,被他的氣息強勢驅逐,灌入肺葉的,全是他的氣息,魅惑性.感,讓人意亂情迷。
  “阿琳,你好美。”
  他喃喃而語,按著方向盤的手撫上她發燙的臉頰,蘇琳身子一顫,昏暗的車廂裏,他眸光深邃幽亮得猶如天際璀璨的星辰。
  那樣直直地望進了她心裏,她一時被迷惑了心智,忘記該拿開他的手。
  他嘴角上揚,另一隻手搭上她肩膀,頭微偏地朝她靠來。
  “景淵,我們先回家。”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