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430節

楚歡和白鴿在兒童房隔壁的房間練瑜伽。兒童房裏,安安,苒苒,和鸞兒三人各自拿著一個玩具,玩得開心,突然間,鸞兒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楚歡聽得一驚擔心地說:
  “鸞兒哭了,是不是又被安安欺負了?”
  安安那小家夥,對苒苒疼愛有加的,可不知為何,對鸞兒,總是欺負。
  白鴿輕輕一笑,臉上神色並沒有多麽擔心,不緊不慢地起身,嘴上答著:
  “不用擔心,安安雖然喜歡欺負鸞兒,但他不會太過份,去看看就知道了。”
  兩人走出房間,正好看見從樓梯間上來的墨晉修,顯然,他也是聽見了哭聲,加快了腳步。
  三人一起走到兒童房門口,看清裏麵的情況後,不僅不進去,反而站在門口看起熱鬧來。
  屋子裏,苒苒正費力的給公主穿衣,渾然不受身旁的戰況影響。
  在她一米之外,鸞兒小小的身子前傾,白嫩的雙手緊拽著玩具槍一頭,邊哭邊喊著:
  “還我,還我!”
  “不還!”
  和她相反的是,安安一隻手拽著槍把,另一隻手去掰她的小手,鸞兒搶不過,眼看自己的玩具要被安安搶走,她低頭一口就咬在安安手上。
  “唔!”
  安安眉頭一皺,漂亮的臉蛋瞬間冷卻,被她咬著的手掙開,反手捏住了鸞兒的小嘴,他的力氣雖然不是很大,但卻比鸞兒力氣大些,鸞兒被她捏住了嘴,連哭聲都變得不清楚了。
  “咬?”
  安安漆黑的眸子沉沉地看著鸞兒,盡管人小,卻有一種與身俱來的威嚴,再過兩天就滿一歲的他,說話比同齡孩子早一些,現在已經會說一些簡單的詞語,並且說得分外的清晰。
  隻是一個咬字,他和鸞兒兩人卻都懂他的話意,是問她還咬不咬他了。
  鸞兒滿臉淚痕,水汪汪的大眼睛裏盛著怒意,她很想再咬他一口,可是小嘴被他捏著,咬不到。
  一偏頭,看見站在門口的三人,她眼一閉,抓著玩具的手一鬆,無比委屈的大哭起來。
  見她鬆了手,安安也放開她的嘴,轉眸看了眼門口,又收回目光。
  鸞兒也不要玩具了,隻是傷傷心心地哭,楚歡見狀,連忙進去,責備地罵安安:
  “安安,不是告訴你不許欺負鸞兒的嗎,你再欺負鸞兒,她以後都不陪你玩了。”
  鸞兒被楚歡抱起來,哭聲並沒有停止,還邊哭邊抽搐地告狀:
  “安安,搶槍……”
  白鴿和墨晉修也相繼走進房間,看著哭得傷心的鸞兒,墨晉修嚴肅地看向兒子,沉聲說:
  “安安,把槍給鸞兒玩一會兒。”
  平日安安對什麽都沒興趣,更不會和苒苒搶東西,可是,他卻偏偏喜歡弄哭鸞兒,喜歡搶她的東西。
  鸞兒玩什麽,他就喜歡搶什麽。
  不管是在他家,還是在鸞兒家,他真不知道,這個兒子怎麽這麽霸道。
  安安抬頭看了眼墨晉修,又看向被他媽媽抱著的鸞兒,然後低下頭,三兩下卸了一個槍筒遞向鸞兒:
  “給!”
  在鸞兒看向他的時候,他得意地將槍筒一扔,又卸其他零件,短短一分鍾時間,一把漂亮的玩具槍,就被他卸成了散亂零件。
  “哇,槍!”
  鸞兒一看自己喜歡的槍被他毀了,小小的身子在楚歡懷裏掙紮,哭得那叫一個傷心。
  “安安,你怎麽能這樣?”
  墨晉修滿臉黑線地看著兒子,這家夥太過份了,不僅搶了槍,還毀了都不給鸞兒。
  安安撇撇小嘴,嫌棄地看了眼隻知道大哭的鸞兒,又不緊不慢地撿起被他拆了的零件,不緊不慢地將其一一還原。
  然後挑眉,一臉驕傲地看著鸞兒,那模樣,不知是想讓鸞兒誇他厲害,還是鄙視鸞兒隻會哭。
  “鸞兒不哭,安安把槍給你安裝好了。”
  白鴿笑著把鸞兒從楚歡懷裏接過來,鸞兒真的停止了哭聲,在安安裝了最後一個零件的時候,她就不哭了。
  含淚的眼眸定定地盯著安安,小嘴緊抿,不時地抽搐。
  安安把手裏的槍還給鸞兒,鸞兒的目光自他臉上移開,看向他手裏的槍,緩緩伸出手去。
  安安嘴角勾起一抹笑。
  就在大家以為鸞兒會要那把槍的時候,鸞兒抓著槍的手卻突然往安安的方向用力一推,安安毫無防備,被她推得身子失了身心,仰倒在地。
  “咯咯……”
  臉上淚痕未幹的鸞兒,看見安安狼狽而惱怒地樣子,歡暢地笑起來,小手還高興的拍著掌。
  “好看!”
  一旁,苒苒終於給公主穿好了裝,抬頭,笑容燦爛的望著安安和鸞兒,不知是說鸞兒和安安打架好看,還是說自己手裏的公主裙裝好看。
  鸞兒轉頭看向苒苒,後者衝她燦爛一笑,下一秒,她手裏多了一個穿著裙裝的公主,而安安手裏的槍,卻跑到了苒苒手裏,她歡呼著:
  “槍槍……”
  墨晉修和楚歡兩人嘴角一陣抽搐,白鴿對苒苒這特殊的能力也見怪不見了。
  “媽媽,家!”
  鸞兒轉頭看了眼安安,放下公主玩具,雙手摟著媽媽的脖子,被安安欺負後,就不想在這裏玩了,要回家。
  白鴿笑著在女兒臉上親了一口,溫柔地說:
  “好,咱們下樓找爸爸,回家。”
  鸞兒立即高興的在白鴿臉上親了一口,又轉頭看向安安,他已經自己爬起來坐好了,看見她親白鴿的臉,他眸子閃了閃,卻在對上鸞兒的目光時,又撇撇嘴,轉開臉。
  …………………………………………………………………………………………
  程家
  程景怡和黑鷹通完電話,就跑出房間,敲開了他爸媽房間的門。
  告訴他們黑鷹已經找到線索,再過幾天就能找出撞傷了她姨父的那輛車,程父程母聽完她的話,齊齊展開笑顏。
  “景怡,那個黑鷹,真這麽說?”
  程母高興的問,她對黑鷹有點印象。
  程景怡點頭,笑著說:
  “媽,我什麽時候騙過你,當然是真的,黑鷹是MIE的人,這種小案子,根本難不到他。你們放心,再過幾天,就能揪出撞了姨父的那個凶手。”
  程母眸子閃了閃,疑惑地問:
  “景怡,你和那個黑鷹很熟嗎?不然,MIE的人怎麽可能幫忙查你姨父車禍這種小事。”
  程景怡嘿嘿一笑,找了個理由:
  “我和黑鷹不是多熟,但我和楚楚關係好啊,他看在楚楚的麵子上,幫我們。”
  “是嗎?”
  程母不相信景怡的話,一旁程父笑著說:
  “算了,既然景怡不想說,那我們就別逼她,不過景怡,黑鷹是MIE的人,工作性質特殊,你自己可以考慮好了。”
  “爸,媽,你們不把這好消息告訴我姨父和小姨嗎?”
  程景怡打著哈哈,轉移話題。
  程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拿出手機,給陸芝蘭撥打電話,這樣的好消息,是要第一時間告訴她的。
  見老媽打電話,程景怡連忙閃人,說了聲‘爸媽,我先回房睡覺’一溜煙就跑了。
  程母*.溺地笑笑,又無奈的搖搖頭,電話接通,她把景怡剛才說的告訴了陸芝蘭,說過幾天,就能查出撞了蔣擎成的司機。
  聊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景淵怎麽還沒回來,是不回來了嗎?”
  見她打完電話,程父才問,他剛才聽妻子說了早上在醫院的事,正說到景淵打電話問她事情經過,景怡那丫頭就敲開了門。
  聽到他的話,程母臉上的笑斂去,眉目間浮起三分擔憂,但很快又隱去,溫言答道:
  “景淵雖然在外有公寓,但他很少在外麵住的,不過,他那麽大的人了,做事又一向有分寸的,不必擔心。”
  程父輕輕點頭,把妻子攬進懷裏,繼續剛才的話題問:
  “你剛才說,景淵和謝蔓雪在談戀愛?”
  程母靠在程父胸膛,仰起的臉上泛著絲絲溫柔,想了想才說:
  “沒有,景淵說,他和謝蔓雪還不是男女朋友,但他前些天,是真的去接了他父母,陪著逛了一天。我倒覺得,是謝蔓雪喜歡上了景淵。”
  程父眼裏閃過一絲疑惑,眯了眯眼,分析她剛才的話:
  “聽你這麽說,景淵和謝蔓雪還沒發展到戀人的地步,可他又去見了人家的父母,這不是咱們兒子的作風,隻有一種可能,他和謝蔓雪達成了什麽協議!”
  “達成協議?”
  程母眨著眼,聽老伴這麽一分析,她頓時明了了,她上午接到景淵那小子的電話還奇怪。
  原本,她也是聰明人,隻因早上謝蔓雪母女的出現太過突然,她一下子沒搞明白。
  程父點頭,眼裏浮起一絲笑意:
  “嗯,一個月前,你弟弟和妹妹來家裏,說景淵和蘇秉謙的女兒在一起,表示了堅決的反對。後來有一段時間,景淵情緒低落。以前讓他相親,他都懶得應付的,但這一次,和謝蔓雪相親回來,還說對她的印象不錯。”
  程母接過話說:
  “景淵那小子,是怕我們再讓他相親,因此騙我們,說對謝蔓雪印象不錯,我聽阿琴說過,謝蔓雪之前談過戀愛。她應該是讓景淵充當她男朋友,敷衍她父母。可是,她現在,應該是對景淵動了心的。這一點,我看得出來。”
  程父蹙了蹙眉,問:
  “蘇琳,是昨天才回的A市,今天第一天上班,她之前是在S市吧?”
  程母說是。
  程父忽然笑了,攬在妻子肩膀上的手輕拍了拍,說: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吻安,總裁夫人!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