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42節

  某人火力越來越猛,凝著她的眸子幽暗炙熱,薄唇抿出性/感堅毅的直線,死丫頭,敢陰險的改合約,居然還能摩仿出他的字體,若非他仔細,真會被她騙了。

  豬肉/償還,真虧她想得出來!

  “啊……你才是豬,混蛋!”

  楚歡終於反應過來,承受不住他激烈的撞擊而發出難耐的喘息,報複地十指狠狠抓在昨晚就被她抓出道道紅痕的堅實寬闊的背脊……

  “是你說自己是豬,要用豬肉/償還的,以後你就叫楚歡豬……”

  楚歡“你才是豬,要肉/償找你的蘇媛妹妹去……”

  “你吃醋了,楚歡,你不會是以為昨晚我和蘇媛在一起到半夜才回來吧,難怪你昨晚那麽惱怒的對我又抓又踢,你愛上我了是不是?”

  墨晉修一隻手就控製了她雙手,在她溫暖而緊致的體/內稍作休息,不進不出,卻故意輕輕研磨讓惹得她難受地扭動,他卻邪魅地凝著她因情/潮而熏紅的小臉,大有她不承認便要折磨她的架式。

  “鬼才愛你,別說你半夜,就是一整晚不回來我也不稀罕,我隻是討厭肮/髒的男人,你滾開,不要再來碰我……”

  楚歡難受之餘怒意愈濃,恨不得將他一腳踢到chuang下去,可是她力氣太小,根本不能如願。

  墨晉修深眸微眯,邪肆一笑,突然退出再狠狠撞/進……

  “楚歡,你給爺聽好了,爺幹淨得像一張白紙,真要髒,也是被你塗髒的。”

  “唔……”

  楚歡咬牙承受著他如風暴一般的掠奪,清弘水眸裏情/欲與怒意交織,擺脫不了他強勢的野獸行為,隻能不讓自己發出任何的呻/吟讓他得意的以為自己了不起!

  待他們晨練完,已經八點了,某人饜足地勾唇一笑,毫不避諱的當著她的麵下chuang大搖大擺進了浴室,楚歡對著他的背影咬牙切齒,憤憤地罵墨晉修混蛋,她手臂上原本結痂的傷口在昨晚和今天 早上的掙紮中又裂口了。

  就在她穿好衣服,翻出藥箱替準備替自己包紮傷口時,那個男人裹著一條浴巾從浴室裏走了出來,剛衝完澡的他,身上還有著沒擦幹的水珠,堅實性/感的胸膛上被她抓出的紅痕清晰顯目,似乎控訴著她對他的粗魯……

  看見她包紮傷口,他眉峰微蹙了下,大步走到她麵前,奪過她手中的紗布說:

  “笨手笨腳的,我幫你。”

  楚歡小臉微微變色,瞪他一眼,抿緊了唇,沉默不說話。

  某人顯然被她氣鼓鼓的模樣娛樂了,性/感的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戲謔地說:

  “做為醫生家屬,你該去學習一些基本的護理知識,別包個傷口像包粽子似的惹人笑話,要不就拿你這傷口做練習吧,什麽時候學會包紮了再讓它愈合。”

  楚歡瞪大眼,一臉的不可思議,這個男人的心到底有多黑,才會如此雲淡風輕的說出讓她學不會包紮就不讓傷口愈合的話來,難道讓她傷口每天裂開,那還不如直接廢了她的手臂算了。

  她磨牙,反唇相擊:

  “我看你才連最基本的常識都沒有,我的手受著傷怎麽學,要不把你的手臂割條口,讓我練習,我一定好好學,認真學,爭取一年內學會包紮。”

  最後那幾個字分明咬牙切齒,可清眸卻綻放出明媚的笑,看起來無比真誠。

  墨晉修眸子微眯了下,似乎就等著她這句話,輕笑道:

  “你說得也不錯,不過我受傷了誰教你,我看這樣吧,等你的手臂好了就去我們醫院,我教你學些護理常識。”

  “去……你們醫院?”

  楚歡皺眉,盯著他狐狸似的笑,敢情他這是挖好了坑等著自己往下跳呢,去他們醫院學習護理知識,還讓他教,那肯定沒有好結果啊。

  “不錯,這是你做為我墨晉修的老婆必須具備的常識之一。”

  墨晉修笑得妖孽,男色惑人。

  該死的!

  楚歡暗罵,見他包紮好,立即站起身,敷衍地說:

  “我很忙,等我有時間的時候再學吧。”

  “行,等你有時間的時候告訴我,我好安排。”

  墨晉修說得煞有介事,笑意自嘴角擴散,一直蔓延到墨玉的眸子裏,她連那些人骨架什麽的都害怕,若是去了醫院,每天麵對血腥場麵,肯定很有趣。

  墨家沒有必須和長輩一起吃早餐的規矩,墨晉修和楚歡又因晨練而耽誤了時間,自然來不及吃早餐,可能是心情好的原因,竟然主動說送她去公司。

  楚歡本想拒絕,可正好在大門口碰見討厭的人,便上了他的車,去公司的途中,墨晉修再一次叮囑她晚上約了秦均成一起吃飯,讓她別加班或是安排別的應酬。

  “我知道了。”

  提到秦均成,楚歡臉色微變了變,但也隻是瞬間便恢複了正常,心裏暗自想著,晚上一定要知道秦均成當初駁回他們藥品申報的原因。

  *****

  郊區

  傅啟明從倉庫裏出來,臉色陰沉得好似暴風雨來臨前的天邊,陰鷙的目光如刀子劃過身旁的倉管,暴怒地一腳將他踹得跌進混著糞便的泥水裏,劈頭蓋臉地罵道:

  “你是怎麽看管倉庫的,進水了為什麽不即時排水,那麽多的藥材被淹了整整一晚才匯報……”

  昨晚那場雨下得很大,但也不至於淹到倉庫裏,偏偏是他前幾天收購的藥材,傅啟明這陰險的個中高手,自然知道這裏麵有貓膩。

  被他踢倒在地的男人悶哼一聲,狼狽不堪,渾身濺滿泥水不敢爬起來,隻是惶恐地解釋:

  “董事長,昨晚值班的那兩個人喝醉了,是今天早上去換崗的人發現的,我一得到消息就趕過來看了,如果這些藥材隻是被水浸濕沒有關係,隻是這些豬糞……”

  “住嘴!”

  傅啟明狠狠地瞪他一眼,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

  那人臉色一白,低下頭,跌坐在泥水裏硬是不敢起來。

  心裏不服地想著這又不能怪他,要怪就怪他傅啟明自己,他們不是藥材公司,卻學著人家收購什麽藥材,收購藥材不說,還不儲放在自己公司的倉庫,要去另外租一間倉庫。

  租倉庫就算了,又何必像做賊似的見不得光,跑到這裏來租……

  偏偏他讓人租的倉庫就在一家屠宰廠下方,昨晚那場大雨不僅‘漏雨’,人家屠宰廠的糞池還好巧不巧地溢滿了,那些糞也跟著衝進了存放藥材的倉庫……

  就算要怪,也是怪那個租倉庫的人好不好?

  不過,好像倉庫是董事長夫人租的,他們兩夫妻做這種隱秘的事,肯定有什麽見不得人的秘密,隻能算他倒黴,哪裏敢為自己辯解。

  “你被解雇了,所有工資用來交罰款,滾!”

  傅啟明的話一出,那人濺滿泥水的臉涮地慘白,看著他的眼神裏一瞬間湧上無數種情緒——不甘,委屈,惶恐,以及極力壓抑的憤怒……

  “董事長……”

  傅啟明一個陰狠淩厲的眼神掃過去,那男子身子一顫,聲音嘎然而止,眼睜睜看著他和另外兩人揚長而去。

  “董事長,我們不找屠宰廠的人負責嗎?”

  走出幾米,傅啟明的特助才遲疑地問。

  “我們這是著了別人的道,找屠宰廠的老板也沒用。”

  傅啟明說得咬牙切齒,肯定是墨尚術和墨晉修兩父子,他們一定知道了前幾天收購藥材的幕後人是他,那晚楚歡在C市僥幸逃走,墨晉修怎麽可能善罷甘休。

  隻是,他沒想到他們會這樣陰他。

  發生這樣的事,他連說出去都覺得丟人,打掉牙齒必須和血吞。

  前兩天收購藥材他並沒有出麵,而是肖蓮芳找的人,甚至連這倉庫都是肖蓮芳租的,那家屠宰廠是肖蓮芳娘家親戚開的,倉庫也是屠宰廠的附屬,他如何找人賠償。

  昨天墨氏集團旗下的藥材公司突然降價銷售那幾種藥材,他以為他們是想讓他虧本,他還覺得他們愚蠢,自己這些藥材儲放一兩個月再賣也不是問題,斷沒想到墨晉修是摸清了他藥材儲放的地點,想出了這樣卑鄙的手段。

  如果說墨氏集團昨天的藥材降價給他一個提醒,那今天的結果便是嘲笑他的愚蠢。

  他當初聲東擊西想毀了楚歡,現在墨晉修用同樣的手段來報複他。

  傅啟明一肚子氣尚沒找到發泄之處,手機鈴聲又響了起來,正好走到車前,特助恭敬的替他打開車門,他上車後掏出手機按下接聽鍵。

  “喂,秦局!”

  電話是秦均成打來的,傅啟明壓下心裏的怒意,出口的聲音平和禮貌。

  “傅總,有件事要告訴你,昨天靜安醫院向我提交了CS溶癌藥的申報。”

  聽清楚秦均成說的話時,傅啟明老臉驟然一變,皺了眉頭,疑惑地問:

  “秦局,你說的CS溶癌藥可是楚氏藥業研發的那個新藥?為什麽是靜安醫院提交?”

  “是墨晉修提交的,他不是以楚歡老公的身份,而是以讚助方,合作方的身份提交,也可以說楚歡把CS溶癌藥委托給墨晉修全權負責了。”

  “這怎麽可能?”

  傅啟明臉色越發難看了一分,捏著手機的力度不斷收緊,眼底浮起不甘,嫉妒和恨意,他做了那麽多就是為了CS溶癌藥,現在不僅藥材被毀,CS還被墨晉修搶走,怎麽能甘心。

  “事實就是這樣,我已經答應了墨晉修晚上的飯局,如果隻是楚氏自己提交申報材料,我完全可以像之前一樣駁回,但現在墨家出麵,我也沒有辦法。”

  秦均成歎口氣, 語氣無奈,墨家是A市第一豪門,財大氣粗,雖然現在無人從政,但靜安醫院那個招牌一日屹立不倒,便代表著墨家的權勢。

  試問有哪個人一輩子不生病的,這些年被他們醫治過的人遍布各行各業,不說別的,單是李書記的父親現在還住在靜安醫院,他就不敢給墨晉修臉色看。

  “秦局,就算是墨家出麵,你也不能輕易簽字啊,他們之前的申請可是被駁回了,如今同樣的一份申請,你若是簽了發,那不是明擺著之前故意為難?”

  傅啟明說得急切,他心裏很亂,可能是今天藥材被毀一事讓他心煩氣燥,如果把這比喻成一場戰爭,敵人就是不給他絲毫喘息的機會,連番攻擊。

  “那依你說該怎樣?”

  秦均成的語氣也染上了一絲煩燥,要是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他當初就不該聽了傅啟明的那些話,憑著他狗一般的靈敏嗅覺,隻是覺得這一次惹上墨家會很麻煩。

  “這樣吧,晚上的飯局我和你一起出席,我正好想會會墨晉修,如果出麵的人是他而不是墨尚術那應該問題不大,他再怎麽厲害也隻是一個拿手術刀的醫生,不是商場上的人,能有多難對付的。”

  傅啟明心裏僥幸的想著,盡管他之前聽聞過許多對墨晉修的傳聞,說他憑著一把手術刀創下無數醫學奇跡,那都隻能說他醫術高明,並不代表手段如何。

  “好吧,也隻能這樣了,就等晚上見過墨晉修,聽聽他怎麽說再做決定吧,對了,傅子鋒要是還 願意和我家小雅訂婚那就算了,你也別逼他,年輕人的事就讓他們自己決定吧。”

  秦均成掛電話前又莫名其妙的說出這樣一句,聽得傅啟明心裏突突一跳,幾乎是條件反射地回道:

  “不會,阿鋒願意的,他前兩天隻是心情不好才會鬧脾氣,昨晚還跟我們道歉,我讓他今天約小雅出去,這會兒指不定已經和小雅在一起了。”

  電話那端的秦均成沉默了片刻,最後說了聲‘先這樣吧’便掛了電話。

  傅啟明眼裏閃過暗沉,又皺皺眉,盯著手機看了許久,越想越覺得秦均成要和他聯姻的想法起了變化,也許是因為墨家參與進來,他覺得墨家得罪不起,便想這個時候和他橋歸橋,路歸路。

  還好他剛才反應快,說傅子鋒已經約了秦舒雅,傅啟明長長地吐了口氣,又立即撥通他兒子傅子鋒的電話,讓他今天無論如何要約秦舒雅出去。

  和傅啟明的氣憤相反,靜安醫院,墨晉修的心情好極了。

  他頎長身軀靠在真皮轉椅裏,修長的雙腿隨意翹著,手機放在耳畔,染著笑意的五官線條柔和,眉宇間淡淡地慵懶讓他俊美的容顏魅惑而迷人,周身流動的氣息都溫暖愉悅。

  “阿睿,做得好!”

  聽完電話裏喬睿的描繪後,他朗聲大笑,這種缺德事也就適合喬睿這種紈絝子弟去幹,若是讓江博那樣的人去做,他都覺得開不了口。

  哈哈!

  喬睿也笑得開心。尚不知道墨晉修心裏把他歸類於幹缺德事的專業人選,還為自己的聰明絕頂而得意著,當墨晉修前天說要替楚歡報仇,讓傅啟明那批藥材血本無歸時,他便結合那倉庫的地形位置想出了最簡單不需要智商的辦法。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婚然心動,寵妻無下限 甜妻翻身:總裁大人,送上門!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教授大人好高冷 強吻成愛:總裁大叔替婚妻 帝少的閃婚鮮妻 婚婚欲醉:拒嫁冷酷BOSS 束手就情:一不小心嫁總裁 限量寵婚:老公纏上癮 總裁危情:迷人前妻太搶手 寵妻狂魔:傲嬌boss,來pk 盛世婚寵:總裁的頭號佳妻 失而複得的十個億 隱婚99天:首席,請矜持 蜜戀100天:總裁大人,請賜教 霸占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一城冬暖 老公出軌以後 總裁強勢寵:老婆,甜甜噠! 報告總裁,胖妻有喜了 試問時光深幾許 早安,老公大人 我家大叔好傲嬌 權寵寶貝甜妻 何以共白頭 萌妻高能:總裁,請接招! 總裁的棄婦新娘 前妻似毒,總裁難戒 獨家蜜婚,總裁大人開飯了 看星光在暖,你跟我繾綣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