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391節

  夜,突然變得好冷,隻穿著短袖的她,身子打了個冷顫,路旁響起車子發動的聲音,範東的寶馬,很快也消失在夜色裏。

  …………………………………………………………………………

  程景淵沒有去機場,而是回了酒店。

  他雖然不是來出差的,但還是第一時間先訂好了酒店。

  昨晚,蘇琳發的那條短信,說她接到了調令,後麵,卻沒有說她的選擇,而是發了省略號。

  他回信息,問她是不是矛盾,沒有想好要不要回來,等了十分鍾,都沒有等來她的回答。

  他又發了一條信息,問她是不是睡著了,最後,加上晚安兩個字,盯著那兩個字的時候,他心裏,泛起了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溫柔情愫。

  今天,他一整天都沒有收到蘇琳的信息,打她手機,無人接聽。他頭腦一發熱,就把這兩天的公務都一起處理了,下班後,訂了機票,飛來S市。

  訂酒店的時候,聽說了那場交通事故,一車的小朋友都在靜安醫院,他去醫院,從一護士的嘴裏得知,她一直忙到現在。

  他又立即去對麵的餐廳給她買的飯,上樓,正好看見她泡泡麵吃,那一刻,他心底最柔軟的某個地方,似被一隻無形的手輕輕地揪了一下,一絲心疼,自心間蔓延開來。

  在她辦公室裏,看著她吃著自己買的飯,他心裏又泛起絲絲暖意,也許,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情緒,因她而變化著。

  剛才,她提議讓他去她的公寓,他是欣喜的,若非半路殺出個範東攪局,他這會兒應該跟她一起回了她的家。

  念及此,程景淵眸色沉暗了一分,剛才,範東故意表現得和蘇琳很熟的樣子,若是以前,他或許會相信,可今晚,他從蘇琳的臉上看到了薄怒!

  他一直保持沉默,一個原因,是不想讓她難做,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她之前讓他去她家過.夜的提議。

  他嘴角輕輕勾起一抹弧度,掏出手機,編輯一條短信發送出去。

  …………………………

  醫院裏,蘇琳的手機滴滴地響了兩聲,她動作遲緩地掏出手機,解鎖,讀取信息,看過後,她抿抿唇,點了編輯信息,選擇全部,再點刪除!

  ☆、錯愛情深:004,選擇

  程景淵一.夜都沒等來蘇琳的信息,第二天早上,他訂了回A市的機票,給她打電話。

  此刻,蘇琳的辦公室裏,除了她,還有馮溪。

  辦公室裏的氣氛,有些僵滯。

  鑲著玻璃的辦公桌上,放著昨晚範東帶來的不鏽鋼食盒,原封未動,裏麵的湯,早涼了。

  蘇琳清冷的眸光從馮溪臉上收回,淡淡地說:

  “這是範東的食盒,裏麵是他親手煲的湯,你拿走吧。你要是真喜歡範東,就別再做昨晚那樣的事情。”

  馮溪眼裏閃過惱意,不知錯的為自己狡辯:

  “護士長,我也是為了你好,程景淵的外公外婆被你父親害死,他家人怎麽可能接受你……”

  蘇琳突然轉身,一向淡然沉靜的眸子裏一抹冷厲激射而出,馮溪被嚇得身子一僵,下意識地後退一步,防備地看著她,連名帶姓的問:

  “蘇琳,你想做什麽?”

  蘇琳眸色淩厲,氣息沉冷,這樣的她,是馮溪一年多來從未見過的,心頭一抹恐慌莫名的蔓延開來。

  “馮溪,別以為就你自己聰明,別人都是傻子,你心裏想什麽,你以為我不知道?我再警告你一次,你若是再亂嚼舌根,就滾出醫院!”

  “那是我的言論自由,你管不著,你以為你是誰啊,讓我滾就滾嗎,你們蘇家把靜安醫院害得那麽慘,我看該滾出醫院的人是你!”

  馮溪也是從小驕生慣養的,當初被範東拒絕,就去撞他的車,可想而知,她性格,偏激到扭曲了的。

  剛才被蘇琳的淩厲氣勢嚇住,那也隻是暫時的,這會兒回過神來,更多的,是憤怒和鄙夷,她覺得,蘇琳無非是仗著和墨少是朋友,才厚臉皮的留在靜安醫院。

  該走的人,是她,而不是她馮溪,好歹,她父母也是這醫院的醫生。

  她自是不信,墨少會為了一蘇琳,把她趕出醫院。

  之前,她在蘇琳麵前裝虛偽,經過現在,那虛偽的麵紗是徹底扯掉了,以後,也不必再偽裝。

  她說完又不屑地哼了一聲,一把抓起桌上的不鏽鋼食盒轉身出了辦公室。

  蘇琳的手機,就是在馮溪離開辦公室後響起的,看到屏幕上的來電顯示,她眸底閃過一絲掙紮,終是按下了掛斷鍵。

  不到兩秒,手機鈴聲再次響起,不依不僥的,似乎要打到她接聽電話為止。

  她再次掛斷,點開編輯短信,快速的寫一句:今天忙,回頭再聯係!

  信息發出去後,程景淵沒有再打來電話,等了兩分鍾,也不見他回短信,她抬手按了按太陽穴,起身,走出辦公室,做好今天的安排,下班。

  走出醫院,一眼看見站在路邊報刊亭前的男子,白衣黑褲的。頎長身軀優雅地倚著報刊亭的柱子,手裏拿著一本雜誌看得專注。

  隔著十幾米的距離,她看不清他逆光的臉,卻因那俊雅溫潤的男子而心跳一滯,她眸底閃過一抹情緒,正想轉身回醫院,可是,她都沒有來得及收回視線,那人卻忽然抬頭,朝她看來!

  視線,對個正著。

  她的心跳在他深邃的眼眸裏生生漏了幾拍,想抬起的腳步,突然間生了根一般,無法動彈。

  兩雙目光,在半空中交匯,男人墨黑的眸子裏漾起一抹淺笑,俊朗的五官被笑意點亮,他合了手中的雜誌,大步朝她走來。

  蘇琳漏跳了幾拍的心髒,隨著他走近而狂亂得失了節奏。

  她腦海裏閃過昨晚範東的話,和剛才馮溪那嘲諷不屑的話,狂亂的心跳漸漸地平靜下來,泛起漣漪的湖麵突然靜如死水。

  “阿琳,你下班了?”

  程景淵不知道蘇琳為什麽突然間態度冷了下來,相對昨晚,她今天,明顯的拒他於千裏之外。

  他心裏閃過好幾種猜測,麵上,不曾表現出來,依然溫潤清雅,笑意溫和。

  這樣的他,不強勢,也不咄咄逼人,溫潤溫和得讓人無法冷漠,蘇琳下意識地咬了咬唇,強迫自己對他漠然以對,似水的眸清冷得不帶一絲溫柔:

  “嗯,我有些累,先回家休息了。”

  她說完,抬步就要繞過他,離開。

  程景淵眸色微變,眉峰輕凝,看著她從自己身旁走過,他放在身側的手動了動,終於沒有攔著她,而是轉了身,看著她一步步地走遠,明媚的陽光下,她身子單薄,腳步,卻堅定。

  “阿琳,我是來跟你說一聲,我十點鍾的航班。你回家好好休息。等你調回A市的時候,我去機場接你。”

  蘇琳腳步微頓了下,轉過身,程景淵笑容清淺的站在幾步外。

  陽光打在他線條分明的俊臉上,太過瀲灩,以致於她眼睛有些酸澀,她淡淡地說了句‘到時再說吧’,轉過身,快步離去,似乎怕自己走得慢一點,就會不舍。

  程景淵挺拔的身影站在陽光下,直到蘇琳走出了視線,他輕鎖眉頭,沉吟片刻後,打車前往機場。

  ………………………………………………

  墨晉修雖然下了調令,但沒有規定幾天內讓她必須回A市。

  分院院長這些天對蘇琳特別的好,顯然是不希望她離開,然而,有些流言,還是在不知不覺中蔓延開來。

  這天,蘇琳在洗手間,聽見外麵兩名護士八卦,內容,是關於她的。

  “……我們護士長最會勾.引男人,平時看著溫婉善良,其實,那是媚.術,男人就喜歡那樣的類型……”

  “我還聽說,她就是之前害得咱們醫院差點毀掉的那個蘇秉謙的女兒,難怪她和墨少是朋友,我就說嘛……”

  “你才知道啊,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秘密,我告訴你,不僅這些,那天晚上來我們醫院的那個程總,你聽說了嗎,護士長的父親害死了那個程總的外公外婆……”

  蘇琳打開格子間的門,突然出現在那兩名護士眼前,那兩人臉色同時一變,尷尬地動了動嘴,轉身,逃出洗手間。

  鏡子前,蘇琳麵色沉靜,清澈的眸子似一潭平靜的湖水,無波無瀾。

  當時在A市,這樣的流言蜚語她每天都聽,甚至,有一次在超市外麵,還被幾名護士扔了買來的東西。

  那一次,是程景淵替她解圍,後來,她離職,墨晉修讓她來S市,相隔近千裏,她剛來的時候,醫院裏的人,可能是真的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又可能,是墨晉修做了什麽,沒人談論。

  她在這裏過了一年平靜的日子。

  是從什麽時候開始,那些流言蜚語時不時的會飛進她耳裏,好像,是從和範東重逢,馮溪對他一見鍾情。

  即便如此,這些日子,她的心情,依然不受影響的。

  她知道,她父親和爺爺做了太多傷天害理的事,她本想著,自己在靜安醫院工作一輩子,用一輩子來償還蘇家欠他們的。

  甚至,對範東死心後,她一度的打算一個人過一輩子,若非一次次地和程景淵接觸,漸漸地為他動了心,那些流言非議真的傷不了她。

  傷害,不過是因為在乎。

  不知不覺中,她對他已經到了這麽喜歡的地步,因為別人的一句話,就可以讓她難過而自卑。

  對著鏡子深深地吸一口氣,經過幾天的思考,她也該給院長,給墨晉修一個答複了。

  回辦公室的時候,蘇琳在樓梯間旁頓住腳步,樓梯間,是範東和馮溪在爭執。

  “馮溪,你要是再敢散播謠言,我一定不放過你。”

  看不見範東的表情,但從他的警告裏,可聽出他的怒意。

  “範東,你怎麽就認定是我散播的,也許是蘇琳自己散播的呢,再說,她那天晚上把程景淵帶進辦公室,那麽久才出來,誰知道他們在裏麵做了什麽見不得人的事,醫院裏那麽多人,誰沒有長嘴……啊……”

  “你再嚼舌根,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頭。”

  範東一推,馮溪身子撞到牆上,胳膊正好撞上大理石牆體,痛得她眼裏頓時噙了淚,範東.突然逼近,大手粗魯地捏住她下巴,盯著她的眼神陰鷙而狠戾。

  馮溪被嚇得臉色一白,他這樣的神色,給她一種莫名恐懼的錯覺,她腦海裏浮現出他拿著手術刀,在自己有上比劃的畫麵。

  腿,不由得一軟。

  “範東,那個蘇琳根本不喜歡你,就算你為她做得再多,她也不會多看你一眼的。我才是真的喜歡你,你不能這樣對我。”

  範東冷哼,鄙夷地甩開她:

  “她喜歡不喜歡我是她的自由,我喜歡她,就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馮溪,我給你一周的時間,那些謠言你怎麽散播出去的,就怎麽收回去,一周後,我要是再聽到你們醫院有人嚼舌根,我保證不會放過你!”

  馮溪被他那粗魯的力道扔得跌在地上,臉色慘白,不可置信地看著範東,為什麽她喜歡他,他不屑一顧,蘇琳不喜歡他,他卻上著趕子,她馮溪到底哪裏比不上蘇琳。

  蘇琳以為範東會上來,正想進身後的房間,卻聽見腳步聲往樓下而去。

  ……………………………………………………………………………………

  病房裏,蘇琳給男孩量血壓的時候,男孩一臉不高興。

  量完血壓,蘇琳麵帶微笑地問他是不是受傷的腿痛,所以不開心,男孩搖頭,語帶氣憤的說:

  “蘇琳姐姐,我剛才聽見兩個壞女人說你壞話。”

  這男孩八歲,是昨天出事故的那輛校車裏的一名學生,由爺爺奶奶帶著的一名留守兒童 ,昨天流了好多血,但他硬是咬著牙,沒有哭一聲。

  蘇琳聽得一怔,看著男孩一臉的氣憤,她心裏忽然一陣溫暖,抬手溫和的拍拍他肩膀,無所謂的語氣說: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婚然心動,寵妻無下限 甜妻翻身:總裁大人,送上門!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教授大人好高冷 強吻成愛:總裁大叔替婚妻 帝少的閃婚鮮妻 婚婚欲醉:拒嫁冷酷BOSS 束手就情:一不小心嫁總裁 限量寵婚:老公纏上癮 總裁危情:迷人前妻太搶手 寵妻狂魔:傲嬌boss,來pk 盛世婚寵:總裁的頭號佳妻 失而複得的十個億 隱婚99天:首席,請矜持 蜜戀100天:總裁大人,請賜教 霸占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一城冬暖 老公出軌以後 總裁強勢寵:老婆,甜甜噠! 報告總裁,胖妻有喜了 試問時光深幾許 早安,老公大人 我家大叔好傲嬌 權寵寶貝甜妻 何以共白頭 萌妻高能:總裁,請接招! 總裁的棄婦新娘 前妻似毒,總裁難戒 獨家蜜婚,總裁大人開飯了 看星光在暖,你跟我繾綣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