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38節

“哎……”
  墨晉修也不管她是否答應,說完便轉身大步離去,楚歡憤憤地瞪著他消失在辦公室門口的身影,做了好幾個深呼吸,才讓心緒平靜下來。
  重新拿起桌上的合約,眯起眼,仔細研究那些看不懂的字體,說實話,整體看,字跡剛勁有力,龍飛鳳舞的賞心悅目。
  可是,那該死的肉/償兩個字,讓她恨得牙根癢癢,真想直接將其撕掉,然而,就在她下手之際,清眸停落在肉/償兩個字前後的標點上,狡黠的笑仿若衝破雲層的陽光破碎而出!
  楚歡,你真是太聰明了!
  她自己都忍不住誇讚自己,笑嘻嘻地坐下來,為了這合約的美觀,她先在另一張紙上認真地練習,學著寫墨晉修寫的字體,半個小時後, 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她把練習好的字寫到那張簽有墨晉修三個字的合同上。
  拿在手裏觀賞一番後,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心情愉快地念著合同:
  “即日起,本人參與CS溶癌藥的研發,申報,臨*,以及上市等一係列程序,與CS溶癌藥相關的一切事宜,乙方法人代表楚歡不得擅作決定,必須與本人商量,經過本人同意。否則,係違約豬肉/償還!”
  “哈哈……豬肉/償還!”
  雖然有那麽一丁點的別扭和不順口,但至少比‘肉/償’兩個字聽著爽多了,喜歡吃肉是吧,撐不死你?
  楚歡沒忘記墨晉修臨走時吩咐的讓人給他送相關資料去醫院,她在合同上簽了名,又打印出兩份蓋上自己的章,然後放進資料裏,讓劉秘書晚些時候送去醫院。
  想像著墨晉修看到合同被改時變臉的模樣,楚歡心裏一陣暗爽。
  ****
  直到下班,楚歡也沒接到墨晉修的電話,送資料回來的劉秘書說,她去的時候墨醫生還在手術室做搶救手術,也許他根本沒時間看那份資料。
  楚歡走出公司,一眼便看見停在路旁的魅影以及站在車前等候的阿南,見她出來,他臉上浮起高興的笑,那真誠而憨厚的模樣讓楚歡也忍不住勾唇一笑。
  “少奶奶,老爺讓我來接你。”
  見她走近,阿南立即恭敬的打開車門。
  “阿南,墨晉修回去了嗎?”
  話落,楚歡彎腰坐進車裏,,阿南替她關上車門後回答說:
  “好像因為車禍太多人受傷,搶救雖然做完了,但還有一係列的手術需要做,我也不太清楚,隻是聽老爺說,大少爺今晚可能要很晚才會回去。”
  “他不回去吃飯?”
  話出口,楚歡自己都覺得失態,見阿南驚訝的看著自己,她又掩飾的笑笑,借著係安全帶垂下眼簾,心裏暗罵墨晉修那個混蛋,他肯定是故意的,也許他看見了合同,所以又用這種方式報複自己,他不回去,那個什麽家宴上,她得一個人麵對那群豺狼一樣的女人。
  “嗯,應該是不回去。”
  許是她的表情讓阿南誤會了,他臉上閃過一絲茫然,而後不太肯定的回答,坐進駕駛座後,又轉身看向她,安慰的說:
  “少奶奶,大少爺肯定不會回去太晚的。”阿南話音微頓,過了一秒又補充道:
  “我出來的時候,大房的太太帶著兩位小姐在涼亭裏喝茶聊天。”
  “阿南,先送我回一趟我媽媽家,我去拿一樣東西,一會兒再郊區收拾衣物。”
  楚歡回以一個淡淡地微笑,明白了阿南的意思,那幾個女人怕是等著她的。
  “好的,少奶奶。”
  阿南先送楚歡回她媽媽家,她進屋不知拿什麽,速度很快,進去幾分鍾便出來了,而且也沒看見她提著什麽東西,應該是極小的物件。
  回墨晉修家的路上,她一直閉目養神。
  見她閉著眼睛,阿南很體貼地把車開得極慢,讓楚歡感動的是,他似乎特意準備了舒解疲勞的輕緩悅耳的音樂,音量調到極小,仿若山間清泉般緩緩流淌在耳畔,工作一天的疲勞真的在那輕緩的音樂聲裏得到舒解。
  回到家,楚歡往皮箱裏裝了幾件自己不喜歡的款式,又打開衣櫃,拿出下麵那個精致的盒子,輕輕打開,裏麵是一件鑲著十八顆鑽石的精美而昂貴的婚紗。
  “我家楚楚穿上婚紗肯定是全世界最漂亮的新娘。”
  耳畔回蕩起她爸爸曾經說過的話,她鼻端一酸,緊緊地抿了抿唇,這件婚紗是她和墨老爺子當初談條件時提出的。
  雖然她和墨晉修沒舉行婚禮,但她當時穿著婚紗拍了相片,原本想燒給天堂的爸爸,可當她去墓園看他時,又打消了那個念頭,隻有她自己一個人的婚紗照,她怕爸爸看了會難過。
  她猶豫了幾秒,心一橫,找出剪刀把上麵那幾顆切割完美,光芒閃耀的鑽石給弄了下來,然後又從起身從旁邊的抽屜裏找出針線,最後才拿出她剛才特意回家去取的‘鑽石手鏈’。
  把真假手鏈一對比,還真有幾分相似,乍看之下,分不出真假。
  她清弘水眸裏閃過狡黠的笑,自言自語道:
  “顏,也許你十幾塊錢買來的手鏈能價值幾百萬,如果成功了,等你回國的時候,我一定請你吃大餐。”
  這條手鏈是她的好姐妹顏洛橙出國前,她們那晚逛夜市買下的,當時覺得這假鑽石做得很也漂亮,不論是光澤和切割都讓人喜歡,兩人便各買了一串。
  想到顏洛橙,楚歡心裏又不自覺地泛起酸澀和思念,為了讓她好好完成學業,連爸爸離世的消息,她都不曾告訴她,等她回來,一定會怪她的。
  抿抿唇,忽略心裏的難過,她把這條手鏈小心翼翼地縫到婚紗上。
  若不細看,真的能以假亂真。
  把婚紗重新折疊好直接放進箱子裏,她又打開另一個衣櫃,從裏麵精心挑選了幾套墨晉修的衣服,憑著自己的直覺和這幾天與他相處的判斷,挑出他喜歡的。
  墨宅雖是他的家,但她婆婆說墨晉修很少在那裏過夜,那裏的衣服並不多。
  當然,她替他收拾衣服絕對不是為了讓他穿的,而是為了一會兒派上用場,用來對付那幾個正處心積慮讓她離開墨家的女人,一會兒她自己回到墨宅,她們肯定會找她麻煩。
  除此外,還有她那表麵看著溫和慈愛,其實對她很苛刻和精明婆婆,若是那幾個女人不找她麻煩,這些衣服便可以讓她婆婆相信她對墨晉修的體貼周到。
  對於趙芸的苛刻,幾次談話下來,楚歡深有體會。
  後來的事證明她的判斷無比準確。
  當她坐著大宅裏的電瓶車到達主宅時,大房陳氏正率領墨烏梅和墨烏棲以及她中午才見過的蘇媛坐在涼亭裏‘喝茶聊天。’
  “少奶奶,請下車!”
  阿南先下車,幫她把行李箱提下來。
  那邊等候多時的幾個女人見她到來,立即起身走出涼亭,朝著她的方向走來。
  楚歡眉心微蹙,在心裏罵了句髒話,這個時候離開肯定會被她們說成沒有禮貌,隻好站在原地,待她們走近,她臉上浮起得體的微笑,率先衝她們打招呼:
  “大娘,大姐,二姐,你們好!”
  ………………
  感謝這幾天親們的紅包和支持,加更一章,繼續求紅包,推薦,留言,各種支持,姑涼們,看不見你們冒泡,我都沒碼字動力了。
  ………………
  大家給些動力,爭取每天萬更啊!!!!
  ☆、086 強行打開皮箱
  墨烏梅卻得意地笑開,搶先開口:
  “楚歡,你還不認識小媛子吧,她是我表妹蘇媛,她可是公認的名媛淑女,同時還是T大醫學係的高材生,更是在晉修守護下長大的,要不是你家突然遭變,爺爺買你回來給晉修當老婆,現在墨家少奶奶就是小媛子了。”
  “表姐,我和楚小/姐見過麵的。”
  蘇媛笑容羞澀的阻止墨烏梅繼續說下去,不知是因為那句‘晉修守護下長大的’還是‘現在就墨家的少奶奶就是小媛子’的話而紅了臉。
  “二姐,我和蘇小/姐今天中午才一起吃過午飯,隻是你要不說,我還真不知道,原來蘇小/姐是晉修的表妹啊,像蘇小姐這麽溫婉動人的女孩子,晉修對她疼愛是自然的。”
  楚歡清眸裏掠過一抹冷意,轉瞬間又恢複了笑容,還無比真誠,沒有因為她的話而不悅,更沒有因為她說蘇媛差點成為墨家少奶奶而吃醋。
  反倒是她的話一出,蘇媛臉上那抹紅暈瞬間被新浮起的蒼白覆蓋,放在身側的手暗自攥緊了拳。
  墨烏梅也很快反應了過來,楚歡看似讚同的附和,實際上是在暗諷她,蘇媛既然是她的表妹,便也是墨晉修的表妹,表哥表妹成親,放在古代或許傳為佳話,但現在,這不是亂/倫和禁/忌/戀嗎?
  楚歡的話還沒說完,冷眼收盡她們的表情變化,眸子裏的笑越發的明媚,熱情地說:
  “雖然蘇小/姐是晉修的表妹,但我覺得我們年齡應該相仿,以後我們也別楚小/姐,蘇小/姐的客套了,我也跟著晉修叫你小媛子可好?”
  蘇媛喉嚨裏就像塞著一個雞蛋,胸口一陣憋悶,心裏正想著要不要給楚歡點難堪,目光卻瞟到遠處石子小路上走來的墨老爺子,眉心微蹙,強逼自己壓下心裏的惱意,笑著說:
  “好啊,我也覺得客套著別扭,那我以後就叫你楚楚吧,我剛才聽大姨和表姐她們說晉修哥和你要搬回來住,原本還不相信,可現在見你提著箱子,看來這是真的了。”
  楚歡眸子微閃,笑著點頭:
  “是的,我既然嫁進墨家,自然要替晉修盡孝,住回來才能有機會孝順爺爺和公公婆婆。”
  “楚歡,別說得你自己真是墨家少奶奶似的,晉修要是真喜歡你,怎麽會讓你自己一個人回來,他卻不陪著,而且墨宅可不像其他地方,不是什麽東西都能往裏帶的……哎呀,這什麽味道這麽臭,是不是你箱子裏帶了什麽不該帶的東西,臭死了……”
  墨烏梅從和楚歡第一次見麵便不加掩飾她的鄙夷和嘲諷,有多刻薄便多刻薄,此刻,她輕蔑地掃過阿南手中的箱子,言下之意,是要楚歡當眾打開箱子,讓她們看看,她帶來的是什麽。
  她們都知道,墨晉修有潔癖,不喜歡別人碰他的東西,不論是衣物還是其他用品,就像上一次楚歡在他車裏嘔吐,他硬是讓人家清洗了十遍,直到滿車飄香,方才罷休。
  而現在,墨晉修沒有跟著,楚歡又隻提著一口箱子,這裏麵定然不會有墨晉修的衣物,她看了眼朝這邊走來的老爺子和管家,臉上浮起絲絲冷笑,隻要楚歡打開箱子裏麵沒有晉修的衣物,她便又可以借題發揮一番。
  “二表姐,楚楚皮箱裏能帶什麽,肯定是她和晉修哥的衣物,你聞到的臭味肯定不是從箱子裏發出來的。”
  蘇媛假意好心的解釋,其實是在暗示楚歡要打開箱子,才能證明臭味不是她箱子裏發出來的,看來她對箱子裏的東西也好奇得很。
  陳氏和墨烏棲不說話,隻是冷眼看戲,覺得墨烏梅和蘇媛便可對付楚歡,無需她們出馬。
  那邊,老爺子和管家已經走完了石子小路,踏上他們這條柏油路,不過幾米之距。
  楚歡麵向夕陽西下的方向,從玉蘭樹枝裏折射下來的淡淡夕陽正好打在她白希的臉頰上,凝脂如玉的肌膚泛著點點潤澤,噙著笑意的眸子眨動間清亮而明媚,似乎並不生氣她們的嘲諷。
  拂過耳畔的微風刮進管家和老爺子小聲的說話聲,她沒有回頭,而是溫柔一笑,誠實而無辜地說:
  “二姐,這皮箱裏除了我和晉修的衣物,其他什麽也沒有,不可能有你說的臭味,這墨宅風景如畫,花香沁人,每天都有專人打掃,連那條小溪都清澈見底,宅子裏住的又都是高貴優雅,有涵養氣質的人,更不可能把髒東西亂扔,退一萬步說,就算要扔垃圾,怕是也沒人敢把垃圾扔在這客廳外,而且我並沒有聞到二姐說的臭味,大姐,小媛子,你們聞到了嗎?”
  老爺子和管家已經走到了楚歡身後。
  墨烏棲和蘇媛被點名,臉上皆是微微一變,眼神閃爍著,當著老爺子的麵,她們哪裏敢說聞到臭了?
  當然異口同聲地說沒有。
  “哦……都沒有,那是不是二姐的嗅覺出了什麽問題,我看二姐明天去醫院檢查一下比較好……”
  墨烏梅那張臉上青一塊白一塊地好似調色板變來換去,恨恨地瞪了眼楚歡,然後打斷她的話,許是太過惱怒,聲音變得尖銳:
  “你胡說八道什麽,我看你自己才是有病,墨宅裏誰不知道晉修有潔癖,平日他的東西根本不讓人碰,就算是和他最親近的小媛子也不能隨便幫他收拾東西,你這箱子裏會有晉修的衣服?”
  阿南老實,見二小姐總是找少奶奶麻煩,便求救地看向他家老爺,但墨老爺子神色淡然,並沒有生氣墨烏梅的嘲諷和故意為難,反而是一種看戲的態度,別說她們隻是嘴上過招,就算是真的打起來,相信他也不會開口阻止。
  楚歡真想對天大笑,覺得自己太聰明了,這還沒進屋呢,就派上了用場。
  隻是,她也不能任由墨烏梅擺布,她想看就看,她是哪根蔥啊!
  “二姐,不是我不給你看,你也說了,晉修有潔癖,他的東西不喜歡被人碰,何況都是一些貼身之物,若是讓他知道二姐堵在這裏非要檢查他的衣服裏有沒有違/禁品,我想他肯定會不高興的。”
  “我哪有說他衣服裏有違/禁品了?你不要挑撥離間。”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