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326節

他相信,隻要自己再接再勵,過不了兩天,歡歡就會像之前一樣,毫無芥蒂的接受自己。
  墨晉修正沉思著,浴室的門突然從裏麵打開,他立即抬眼看去,關心地問:
  “歡歡,需要我幫忙嗎?”
  楚歡眉心一蹙,嚴厲地說:
  “你要再違規一次,就有多遠走多遠。”
  墨晉修眸色一黯,薄唇立即緊緊抿起,連回答都不敢再出聲,隻是一陣猛搖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浴室的門再次關上,裏麵,楚歡似水的眸子裏劃過一抹笑意,墨晉修剛才那模樣,讓她實在忍不住。
  她不慌不忙地打開花灑,不緊不慢地脫完衣服,浴室裏,彌漫開了一層氤氳熱氣,正欲抬步進花灑下,卻聽見門外傳來輕微的腳步聲。
  楚歡眸子微微一眯,聽著腳步聲在浴室門口停下,寂靜的室內,隻剩下水聲。
  外麵的男人,分明是擔心她,才會站在門外,可又不敢再說話,怕被她趕走,隨著時間一分一分的過去,墨晉修心裏漸漸泛起不安。
  十分鍾後,浴室外,傳來敲門聲,不輕不重,咚咚地敲了兩聲,好似墨晉修在外麵喊‘歡歡’,敲門聲頓了一秒,又響起,這一次,咚咚地響了四聲。
  不知那人是問‘歡歡’,‘你好了沒?’
  還是問的‘歡歡’,‘你沒事吧!’
  林歡假裝聽不懂她的暗語,也不理會他的擔心,在浴室又磨蹭了幾分鍾,穿好衣服,打開門。
  門外,墨晉修看見她,眸底先是閃過擔心,眸光飛快地打量了她一番,見她無事,繼而浮起溫柔笑意,張了張嘴,想說什麽,又猛然想起她剛才的警告,想說的話卡在喉嚨裏。
  隻是臉上的笑擴散開來,一副討好的狗腿模樣。
  洗過澡的楚歡,身上散發出的氣息清爽馨香,那股沐浴露的淡淡清香更是和他身上的味道相同,呼入鼻翼,頓時惹得他心劇烈一顫。
  墨晉修覺得,那股相同的沐浴露味道把他和歡歡的距離一下拉近了許多,他心底,無法自抑地冒起喜悅地泡泡。
  唯一讓他鬱悶的,是楚歡根本不理他,完全把他當成了隱形人。
  他既不能說話,也不能碰到她,手抬起來,又垂了下去,跟著楚歡走到梳妝台前,體貼地替她拉開椅子,而後用溫柔的眼神,滿麵笑容地望著她。
  楚歡並不拒絕他的服務,她像個女王,優雅地落坐,剛才,她隻是洗了澡,並沒有洗頭,坐下後,先把頭發放下來。
  手邊,梳子已經遞了過來。
  她拿過梳子,慢悠悠地梳理發絲,鏡子裏,墨晉修身子微彎,儼然一副保鏢的姿態,那仰慕的目光,熱切地盯著她,一眨都不眨。
  有幾次,他都想說話,但嘴張了張,又把話生生咽了回去。
  楚歡不經意地抬眼看去,他立即欣喜地回以無比燦爛的笑容,她想笑,但知道,不能笑,若是這會兒笑了,後麵的戲,就沒法演了。
  之前他當著她的麵,故意和林筱曖.昧,她雖然做不到當著他的麵和別的男人曖.昧,但她有自己的辦法收拾他。
  梳好頭發, 抹好晚霜,楚歡離開梳妝台,走到chuang前,墨晉修跟著她走到chuang前,將chuang給她鋪好,才彎了腰,笑冪冪地,伸出一隻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楚歡上chuang的速度很慢,身旁,男人寬厚的大掌不敢碰到她,卻一直保持著虗扶的姿勢。
  躺上chuang,她清弘水眸掃過一旁的枕頭,chuang前侍候的男人察言觀色,立即拿起另一隻枕頭墊到她背後。
  她眸光看向chung尾櫃子,墨晉修又會意地走過去,從櫃子裏,把她的包包提過來,不待她開口,又拉開拉鏈,從裏麵拿出一本故事書。
  楚歡眸色微變了下,心跳,有一瞬,很不平穩。
  接過故事書翻開,她眉眼間自然而然地流露出絲絲為人母的女子獨有的慈愛和嫵媚……
  ……………………………………
  ☆、335 我要她,生生世世!
  墨晉修墨玉的眸子裏染了一層瀲灩光芒,眸光灼灼地盯著靠在chuang頭的楚歡,耳畔,是她溫柔糯軟的聲音:
  “從前,有一個國王,他有一個兒子……他忽然間,看見一隻很大的鹿……”
  講到這裏,楚歡話音微頓,一手捂著肚子,眉間綻放出一抹明媚的笑,輕快地問:
  “安安,苒苒,你們知道鹿長什麽樣子嗎,不知道啊,那要不要讓誰給你們講講?”
  “……”
  墨晉修剛才清楚的看見了楚歡隆起的肚子某處動了一下,那是寶寶在裏麵動,肯定是聽見故事歡喜,他看得心潮澎湃,聽見楚歡說要不要讓誰給你們講講的時候,他本能的,就要開口。
  可嘴張開,話都到了嘴邊,對上楚歡忽然看過來的眼神,又生生卡住,喉嚨裏,真像是卡了一個大鴨蛋,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看見他想說話又不敢說,那張俊顛倒眾生的俊臉上一瞬間尷尬得紅了白,白了又紅的模樣,楚歡心裏樂開了花,肚子裏,安安和苒苒似乎也感覺到了她捉弄那個壞爸爸。
  他們手舞足蹈的一陣亂跳,楚歡眉眼間的笑意和溫柔母愛越發的濃烈了幾分,動作優雅的拉過一旁的被子一角蓋上,把故事書往被子上一放,手撫著肚子,聲音溫柔地給安安和苒苒講了鹿長什麽樣子,又繼續講剛才的故事。
  墨晉修高大的身子一動不動地站在chuang前,眸光灼熱幽深,隨著楚歡的故事講到高.潮,和寶寶的互動越來越多,他心頭難掩熱血沸騰,無數次的想開口,卻又怕歡歡趕他走,性.感的薄唇不得不抿成堅毅的直線。
  可越是強自控製自己想說話的衝動,臉上的表情就越是‘可愛得緊’,活像是看見糖,想吃卻吃不到的小孩子,望著楚歡的眼神裏,熱切而期盼。
  二十分鍾後,楚歡放下故事書,垂眸看著自己隆起的肚子說:
  “安安,苒苒,該睡覺了,晚安!”
  墨晉修眸底的熱切在她那句晚安裏被一層黯淡覆蓋,他還想正看一會兒歡歡和寶寶們互動呢。
  雖然他不能說話,可他心裏,一直在說著,希望安安和苒苒感覺得到他說的,他失憶前那段時間,寶寶還小,沒有胎動,他失憶後到現在,第一次看見寶寶胎動,心裏,真是說不出的歡喜。
  墨晉修把故事書放到一旁,又把楚歡墊在向後的枕頭給她放到chuang上,眸色溫柔地看著她緩緩躺下,心裏無聲地說著‘歡歡,慢一點。’
  楚歡側了身,麵朝裏麵,隻留給墨晉修一個背影。
  聽見他走向chuang尾去放包包的腳步聲,想到剛才他那可憐又可愛的模樣,忍俊不禁地笑了笑。
  “回你沙發睡覺去,不要在這裏打擾我。”
  墨晉修放下包包,關了大燈,替她開了壁燈,站在chuang前遲遲不走,想要守在那裏,看著她睡著了再休息。
  可楚歡卻受不了他一個大男人像個侍衛一樣的站在那裏,最主要,是存在感太強,她無法入睡。
  她背著他,他又不能說話,很聰明的替她拉了拉被角,用這種方式對她說晚安,轉身,回到沙發去。
  這一晚,楚歡睡得很香甜,不知是今天太累,還是這房間裏有那個男人的存在,她覺得無比心安,一覺到天明。
  睜開眼,第一時間第一時間看向沙發,沒看見墨晉修的身影,她正疑惑,就聽見浴室的方向有腳步聲傳來。
  片刻後,墨晉修俊雅的身影來在chuang前,五官英俊的臉上掛著溫暖笑意,手裏,拿著給她擠好的牙膏,接好的刷牙水。
  她旁邊的chuang上,則是放著一件新的孕婦裙,很漂亮的淺綠色,一看麵料就是極好的那種,做工,也很精致。
  說心裏話,楚歡很喜歡這條裙子,可是,對上墨晉修那雙溫柔含笑的眼眸時,她卻蹙了眉心,淡聲命令:
  “讓一下!”
  墨晉修臉上的笑僵住,看了眼那條裙子,放下手中的牙刷和杯子,在身上擦了擦手,這才拿起那條裙子,將其展開,讓她看。
  他不說話,楚歡也知道他想表達的意思,見他彎著腰,恭敬的拿著裙子,一臉期待,眸光熱切,她猶豫了下,接過他的裙子,打算下了chuang去浴室裏換。
  墨晉修伸手指了指chuang上,示意她在這裏換,他自己,卻轉身,快步走向門口去。
  隔壁的房間,白狼打開房門,正好看見從另一間房裏出來的墨晉修,情敵見麵,格外眼紅,他俊臉,一瞬就黑了下來。
  相對他的敵意,墨晉修則是一邊俊眉輕挑,和剛才在裏麵的謙卑恭敬全然不同,斂去的鋒芒和尊貴氣質全數迸發出來,看白狼的眼神,毫不掩飾的得意。
  白狼狠狠地抿了抿唇,強壓下心裏的怒意,從他身邊走過。
  他其實很想上去揍墨晉修一頓,他在那樣傷害了楚楚過後, 憑什麽輕易的就得到原諒,可是他心裏很清楚,這個男人能在楚楚的房間過一.夜,他和他動手,楚歡肯定會偏向他。
  殊不知,他壓抑著怒火,墨晉修這個得了勢的男人,卻不願放過他。
  在他走過他房門前的時候,他突然出聲叫住他:
  “白狼!”
  那聲音,冷冽淩厲,敵意十足。
  白狠俊臉一沉,轉頭,狹長的藍眸冷冷地看向卓然挺拔的男人。
  墨晉修雙手插兜,兩道濃眉凝著鋒利,薄唇噙著鄙夷的弧度,像個勝利的王者看著自己的手下敗將,不論是過去,還是現在,白狼都是他的手下敗將。
  他想搶他墨晉修的老婆,簡直是白日做夢,他想在他失了憶,傷了歡歡的時候趁虛而入,可是結果呢,他的歡歡愛的人,還是他!
  想到這裏,他性.感的唇角勾起一抹勝利的笑,周身湧動的淩厲氣息瞬間如潮退似的隱了去,再開口,竟然像對朋友一般的溫和,甚至還跟他道謝:
  “白狼,謝謝你這些日子對歡歡的照顧,現在我和歡歡之間的誤會已經解開,今天,我就要帶她回家了,我來之前,聽說你哥早就讓你回國的,我看你還是趕緊回國去,你已經轉了業,不再是警察,若是不好好工作,豈不是一無是處的紈絝子弟,那樣子,連歡歡也會鄙視你的。”
  白狠氣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 他恨恨地瞪著墨晉修那得意的嘴臉,咬牙切齒地說:
  “墨晉修,你有什麽好得意的,當初你失憶的時候,你不也一樣懷疑楚楚和我有染,還懷疑她肚子裏的孩子,是我的嗎,這說明,你自己其實也不自信,你知道,你隻不過仗著比我先認識楚楚,先得了她的心。若是有來生,我一定比你先找到她,讓她愛上我,那時候,看你還如何得意!”
  “哈哈,來生?白狼,你是做夢吧,別說沒有來生,就算真的有,我也一樣會先你遇上歡歡的。我要她,生生世世,你永遠不會有機會!”
  墨晉修笑得春風得意,在楚歡麵前憋了一晚,這會兒,心裏那股鬱悶,都發泄在了白狼身上,看著他氣得臉色發青,他心裏,真是暢快極了。
  白狼冷嗤一聲,挑了眉,得意地說:
  “你說了不算,在你失憶的時候,我已經和楚楚約好了,她已經把來生許給了我。”
  說到這裏,白狼突然停了下來,那雙冰藍的眸子裏迸出一抹冷厲之色,盯著墨晉修那張寫滿懷疑的俊顏,偏激地說:
  “墨晉修,你最好別再來惹我,惹火了我,我指不定做出什麽讓你後悔終生的事,提前結束楚楚的今生,去‘來生’和她相親相愛。”
  “你敢!”
  墨晉修俊臉倏變,眸底兩道冰淩之色激射而出,白狼這個瘋子,BT。
  “我有什麽不敢的,我告訴你,我什麽都敢!”
  白狼一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表情,那語氣,不像是隨便說說,好像惹火了他,他真的幹得出來。
  墨晉修眸色冷厲地盯著他,嚴厲地警告:
  “白狼,你要是敢傷害歡歡,我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的話音落,身後,房間門突然被打開,楚歡穿著他送的那條淺綠色裙子走出來,清弘水眸淡淡地掃過走廊裏劍拔弩張的兩人。
  ………………………………………………
  加更來了,妞們,別潛水,都出來冒泡,投月票了!
  ☆、336 欠吻,還吻!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