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325節

氣氛,變得有些微妙。
  鑽入鼻翼的,不再是清新的空氣,而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氣息,沒有了那天那些難聞的混亂味道,今晚的他,雖然也是從A市趕來,卻顯然是洗過澡,身上,味道清冽好聞。
  男人眉宇清朗,五官俊美如刀削,深邃溫柔的眼眸,噙著溫暖如春的笑,一切的一切,都強勢的刺激著她的眼,衝擊著她的心。
  墨晉修麵上一直保持著溫柔的笑,斂去了狂妄,放下了尊貴,溫潤如玉得讓人心生暖意。
  他的聲音,磁性悅耳,沒有了前些天那份痛楚和內疚,今天的他,一直很溫暖,那眼神,似一汪春水,柔軟得讓她心悸。
  “歡歡,我本來想在家等你的,但我實在等不了,分分秒秒,都想你。”
  隨著他的聲音溢出薄唇,鑽入鼻尖的氣息,越發的濃烈了幾分,擾得楚歡的心跳,不受控製地變得狂亂。
  她身子僵滯地站在那裏,心緒,有些混亂。
  “那天,是我不對,我不該在樓下站一晚上,害得你心疼,所以,今天,我沒有在樓下等,我問服務員要了鑰匙,來房間等你。”
  他說得那樣理所當然,居然把強闖她房間的事,說得他好像很乖似的。
  “歡歡,你懲罰了我這麽些天,能不能,暫時的原諒我,過段時間,再繼續懲罰?”
  楚歡被他問得很茫然,清弘水眸眨了眨。什麽叫暫時的原諒,過段時間,再懲罰。
  是他說得莫名其妙,還是她大腦跟不上節奏,為何,聽不懂他的意思?
  墨晉修見她沒有生氣,大膽的伸出手,輕輕捉住她右手,將她柔軟的小手握在寬厚的掌心。
  楚歡手僵了僵,還沒來得及掙紮,他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你還有八十天就到預產期了,之前那六個多月,我都沒有好好的陪過你,歡歡,從現在到我們的寶寶出生,我想分分秒秒的陪在你身邊,等寶寶出生後,你再接著懲罰我,或者,你換別的方式懲罰我都行。隻要別趕我走。”
  說到最後,他低沉的聲音裏不自覺地滲進一抹失落,深邃的眸子裏,也落進一絲黯淡。
  自他恢複記憶後,他就不想再和她分開,哪怕是一分一秒。
  他真的想時時刻刻的陪著她,以彌補自己之前的錯。
  楚歡沒有說話,心裏,翻江倒海著,無數的情緒匯集成濤天巨浪,一波又一波地衝擊著她的神經,她不知道,心裏是怨氣多一些,還是委屈多一些。
  來S市的那一個月,她的情緒,一度陷入低穀,就是這房間裏,她不知道流過多少淚,隻要一想到他,心就疼得沒法呼吸。
  為了肚子裏的寶寶,她努力的不去想他,不去傷心,努力的讓自己快樂起來。
  就算他當初是失了憶,可她的痛,卻是真真切切的。
  見她緊抿著唇,不說話,也不看他,眸光停落在某一處,心裏,不知想著什麽,墨晉修心髒好似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緊緊揪著,另一隻手臂也抬了起來,小心翼翼地,伸向她的身體,緩緩環上她的腰。
  楚歡身子驟然僵住,微斂的眸,刹那抬起。
  “歡歡,你要是無法消氣,要不,你狠狠扇我幾耳光。”
  墨晉修斂了神色,一臉嚴肅的說,狠狠地抿了抿唇,他抓著她的那隻手突然揚起,試圖讓她扇自己耳光。
  “墨晉修,你放開我。”
  楚歡的手被他抓著高高揚起,眼看就要落在他那張俊美的臉上,她臉色一變,失聲叫道。
  “歡歡,你不打我,是不是原諒我了?”
  墨晉修眸底浮起一抹笑,就知道歡歡舍不得打他。
  楚歡恨恨地罵了句“你混蛋!”而後眼眶一紅,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墨晉修被嚇得俊臉一白,瞳孔如針芒緊縮,語氣慌亂而無措:
  “歡歡,你別哭,要不,我幫你打。”
  楚歡哭得越發的凶了,眼淚似斷線的珍珠,大顆大顆的直往下砸,似乎要把這些日子以來的壓抑,委屈和怨怒全都哭出來。
  還邊哭邊罵:
  “墨晉修,你這個混蛋,你憑什麽失了記憶,就能毫無顧忌的傷害我,還故意和別的女人親親我我,連安安和苒苒也羞辱。現在你恢複了記憶,你一句對不起就能一筆勾銷嗎……”
  “你知不知道,你當初那種厭惡的眼神,無情的話語讓我多難過,要不是我懷著孩子,我也想幹脆失了憶忘記你算了。”
  “我都把之前的事全部告訴了你,還給了你三天的時候考慮,結果,我去找你,卻聽見你跟林筱說,你討厭我……”
  “墨晉修,你是天底下最混的混蛋,我也討厭你,我也不想要你,我都把你的東西全還了你,你還想怎麽樣?”
  楚歡一邊哭,一邊罵,還輪著拳頭,一邊捶打他的胸膛,眼淚鼻涕全都擦在他身上,墨晉修頎長挺拔的身軀僵滯著,任由她打著罵著,一點也不反抗,深邃如潭的眸子裏滿是對她的心疼。
  這些天,他已經把自己罵過無數遍,後悔過無數次,每每想起那幾次她悲傷難過的眼神,他的心,就像被無數根鋼絲纏著,連呼吸,都帶著痛。
  他不怕被歡歡罵,其實,最怕的,是她對他不理不睬,那比罵他打他都要來得心痛。
  她罵他打他,至少,她願意理他,並且能把她心裏積鬱已久的情緒發泄出來。
  雖然楚歡一拳拳的捶打他胸膛,但她的拳頭,對於墨晉修而已,根本不痛,直到她打累了,哭聲也小了,他才將她擁進懷裏,自責而心疼地說:
  “歡歡,對不起,我保證,以後再也不傷你心了。”
  看著她哭紅的眼睛,他心裏,一陣緊過一陣,牽起她的手,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將她安置在沙發裏,他拿起紙巾,無比溫柔地給她擦拭眼淚。
  楚歡哭累了,也打累了,整個人疲憊地靠在沙發裏,一動不動地任由他幫她擦淚。
  “歡歡,我先給你擰條毛巾洗洗臉。”
  墨晉修溫柔地說了一句,又低頭,在她額頭無比憐惜的落下一吻,才直了身子,轉身,大步走向浴室。
  浴室裏傳來水聲,片刻後,墨晉修拿著擰了水的熱毛巾從裏麵出來,回到沙發前,眸光停落在靠在沙發裏閉著眼睛的楚歡麵上,輕聲喊:
  “歡歡!”
  楚歡睫毛微顫了下,眸子緩緩睜開,雖然還有些發紅,但情緒已經平靜了下來,沒有說話,隻是伸手去拿他手裏的毛巾。
  “我幫你洗。”
  墨晉修手腕微抬,避開她伸過來的手,英俊的五官線條泛著柔和之色,眸色溫柔地看著麵前的女子,並沒有立即動作,而是等了片刻,見楚歡沒有拒絕,他眸底泛起一抹欣喜,展開毛巾,輕輕替她擦臉。
  濕潤的毛巾帶著氤氳熱氣觸及臉頰時,楚歡身子微顫了下,毛巾的熱氣滲透肌膚,彌漫進心裏,她的心,被層層熱意包裹,這些日子的委屈不知是被熱氣驅逐,還是被男人的溫柔驅逐了。
  全身僵硬的線條,漸漸地放鬆下來。
  墨晉修的動作很慢,很溫柔,比他在手術室裏做任何一台手術的表情都要專注,好似在擦拭著極其珍貴的寶貝,生怕一不小心就會弄傷了她似的。
  “歡歡,其實,那天在畫廊外,聽你講了我們的過去,我就已經決定和你重新開始的,盡管林筱對我催了眠,一開始我聽見你的名字就會恨得牙癢,可在看過你兩三次的難過後,我心裏,已經不討厭你了。”
  墨晉修替楚歡擦完臉,並沒有立即離開,而是在他身旁的位置坐下,噙著絲絲柔情的眸子靜靜的看著她。
  楚歡聽得心裏一怔,纖長的睫毛茫然的輕閃。
  墨晉修把毛巾放在茶幾上,伸手捉住楚歡的手,她眉心蹙了蹙,手剛一掙紮,就被他加重力度,有些霸道,卻不至於捏疼她。
  他清冽好聞的氣息伴著磁性的嗓音拂過耳畔:
  “歡歡,那天,我之所以對林筱那樣說,是騙她的,我查出是她對我下了藥,我報名援非,也是為了讓她去,塞拉利昂,是比較窮的國家,那邊的條件艱苦,我是想讓林筱去那裏受些罪……你那天走之後,我有給你打過電話,本想跟你解釋,可你的手機關機。”
  楚歡麵上流露出幾許詫異之色,她是真的沒想到,他在忘了她,還那麽討厭她的情況下,會願意跟她重新開始。
  墨晉修把她的表情變化看在眼裏, 心裏,泛起層層喜悅,線條英俊的五官也浮起了一抹溫柔的笑:
  “後來,我從電話裏,聽見了你和林筱的談話,我當時很擔心你,因為江博之前說過,你用超能力,會傷身子,我怕你傷了自己,就告訴你,我已經知道了林筱對我下藥的事。現在想來,可能是當時我的語氣不太好,讓你誤會了,覺得我明知她想害我,還對她好。”
  一開始,墨晉修並不知道,自己的那句話會促使楚歡絕望地離家出走,後來他恢複了記憶,又把那幾次和她相處的情景回顧一遍,才明白了這一點。
  “那,林筱呢?”
  楚歡終於開了口,聲音,還帶著一絲鼻音,聽不出情緒。
  墨晉修連忙解釋:
  “她去塞拉利昂的第三天就出了事,被一群壞人給抓了,直到一周前,才逃出來,今天,被送上回A市的飛機,我已經交代律師處理她的事,以後,她不再出現在你眼前,影響你的心情了。”
  楚歡隻是淡淡地哦了一聲,不再說話。
  墨晉修眸子閃了閃,垂眸看了眼手腕上的表,結束剛才的話題,溫和的說:
  “歡歡,今天很晚了,我去給你放洗澡水,洗了澡,好休息。”
  “不用你幫我放洗澡水,你回自己房間去吧,要不要原諒你,我還要好好想想。”
  墨晉修臉上的笑驀地僵住,眸子裏泛起幾許不安,他以為歡歡已經原諒他了呢,怎麽到最後,還要想想啊。
  不過,他很快臉上又浮起一抹笑,討好的說:
  “歡歡,我為了省錢將來給咱們寶寶花,就沒有訂房間,這間房這麽大,今晚,我就睡在這沙發裏,你放心,沒有你的允許,我絕不去chuang上打擾你。”
  為了證明自己說話算話,他還豎起手指作發誓狀,臉上表情無比認真。
  楚歡不悅地蹙眉,眯了眼,眸光犀利地盯著他看了幾秒,涼涼地說:
  “你要是怕自己養不起孩子,可以不養,我自己可以養活他們,反正你也不喜歡安安和苒苒。”
  “歡歡,我沒有不喜歡我們的寶寶,更沒有說不養,我能養活他們的,我不是在很努力很努力的掙錢嗎?”
  墨晉修笑得有些心虛,他沒想到歡歡會說不讓他養孩子,見她臉帶慍色,他抿了抿唇,坦白從寬的承認:
  “好吧,其實,我不隻是為了省錢,最主要的,是想彌補你和寶寶,歡歡,我剛才說的每一句每一字都是真的,我想時刻陪著你。我會很安靜,不打擾你和寶寶休息。”
  “那沒有我的允許,你不許說話!”
  楚歡想了想,淡漠地提出條件。
  這個要求,看似很簡單,其實,很難做到,墨晉修聽得一怔,一時間,忘了回答。。
  “你要是做不到,就出去,說什麽隨我懲罰,原來都是假的。”
  楚歡見他猶豫,小臉頓時冷了一分,冷漠的聲音裏滲進一絲惱意,手一抬,纖纖食指指著門口方向,眸色清冷而慍怒。
  墨晉修俊臉一變,頎長身軀騰地從沙發裏站了起來,連聲道:
  “歡歡,我能做到,我一定能做到。”
  楚歡冷冷地睨他一眼,算是默認了他在這房間沙發上住一晚,一手扶著腰,緩緩站起身來。
  “歡歡,我扶你。”
  “不需要,沒有我的允許,你不僅不能說話,也不能碰到我。”
  楚歡毫不留情的拍掉他的手,在墨晉修錯愕地眼神裏,挺著大肚子,腳步緩慢地走進浴室。
  “……”
  沙發前,墨晉修挺拔的身影僵滯地站在那裏,深邃的眸子追隨她的背影到浴室門口,看見她關上浴室的門,他眸底深處凝聚起一抹擔憂,線條完美的薄唇輕輕抿起。
  不能要求太高,今晚能夠留在這房間裏,已經很不錯了,雖然歡歡不允許他隨意說話,還不允許他碰她,但至少,她不再趕他走。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