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33節

“怎麽可能,我隻是不想讓你失望,連我都無法讓烈梟開口,你還是別把希望寄托在楚歡身上,要知道,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江博臉色微微一變,隨著兩道英挺的眉擰起,氣息也跟著染上一絲煩燥和沉鬱:
  “有一絲希望我都不會放棄,若非烈梟的情況越來越糟,我也不會想到找楚歡,晉修,你是醫生,你最是清楚烈梟還有多少時日不是嗎?”
  當年要不是烈梟偷了他剛出生的妹妹,他媽媽也不會去世,後來烈梟被捕,他父親用盡各種辦法,他都不說把他妹妹弄去了哪裏。
  故意讓他們心存一絲希望,卻渺茫到無跡可尋,二十二年來,他和他爸都一直相信妹妹還活著,這些年也想了各種辦法尋找,隻是都杳無音信。
  墨晉修低咒了一句,冷冷抿唇,把剩下的半截煙頭摁在煙缸裏,終是敗在江博落寞的情緒裏,冷硬地說:
  “不是我不讓你見楚歡,實際上,我根本左右不了她的去向,她現在對我恨得牙癢癢,我是怕她恨屋及屋牽怒於你。”
  “你為了她跟媒體解釋,她不是該感激你的嗎?為什麽恨你,你對她做什麽了?”
  江博疑惑地問,他原本還以為晉修是不想讓楚歡牽涉進來,可現在見他一臉不自然,還有些咬牙切齒的味道不像說謊。
  他眉間泛疑,到底是他恨不得生吃了他的小妻子,還是他的小妻子恨他恨得牙癢?
  “沒做什麽,就是我滿足了我爺爺和我爸的要求,答應搬回墨宅住,然後讓楚歡進墨氏。”
  “晉修,你要搬回墨宅,你這麽想不開?”
  那邊聊風花雪月的兩人正好聽見墨晉修的話,驚愕之餘相繼跑到沙發這邊,一個挨著他坐下,一個坐在對麵的沙發裏,驚訝得像是發現了新大陸。
  ****
  墨晉修推開客房的門,詫異地看見楚歡坐在沙發裏發呆,明亮的水晶燈光柔和的傾瀉在她素色的純棉睡衣上,她雙手抱膝蜷縮在沙發裏,他看不見她低垂的眼神,隻能從她緊抿的唇瓣和周身散發出的悲傷氣息判斷出她心情很不好。
  連他推門進來,她都不知道。
  他張了張嘴,想說什麽,可話到嘴邊又改變主意咽了回去,放輕腳步朝沙發走去。
  楚歡想得太過入神,根本不知墨晉修進來,她腦子裏滿滿的都是今天下午接到的那個警局打來的電話,說那場大火沒有查出任何線索可以證明是有人縱火,要以他們倉庫易燃儲放不當引發火災結案。
  雖然她知道結果可能是這樣,可聽見答案的時候,心裏還是無比的難受。
  她腦海裏又浮現出失火當晚的情形,那兩天他爸爸因為CS溶癌藥的審批被駁回,研發部連續加班幾天,她爸一向體恤下屬,那晚讓所有人都回去了,他自己在實驗室裏直到深夜十二點都不下班。
  楚歡是給他爸送夜宵去的,當時她正陪著她爸吃宵夜,聊著天,突然外麵火光衝天,因為實驗室旁邊的倉庫,那裏正好是易燃品,火勢又猛,她爸大驚失色,扔下餐盒拉著她就往外跑。
  大火來得太過突然,楚歡整個人都是懵的,待她驚醒過來時,已被她老爸撲/倒在地,他用他身體護住了她,震耳的爆炸聲裏,她驚慌抬眼,入眼是刺目的鮮紅……
  他父親身上的血跡混著衝天火光如一道利箭射進她眼裏,她失聲大叫,奪眶而出的淚水化為鮮紅的血滴落,可盡管如此,她卻感覺不到眼睛有任何的疼痛,痛的是心!
  她爸爸連一句道別的話都沒和她說,便那樣拋下了她和媽媽,永遠的離開了。
  悲傷一瞬間如潮水洶湧將她淹沒,她咬緊了唇也無法阻止漫過鼻尖的酸楚,心裏難過得無法呼吸,她下意識地抬頭,想要堅強的把眼淚逼回去,卻猝不及防的撞進一雙如潭的深邃眼眸裏。
  瞳眸倏然睜大的同時,淚水奪眶而出,她狼狽又驚慌地望著長身玉立在旁的男人,足足十秒,腦子都一團漿糊。
  他是什麽時候進來的?
  墨晉修眉峰微蹙,深邃的眸子裏劃過一抹犀利,凝視著她如水晶般剔透的眼眸,心髒的地方好似被一根無形的細針紮了一下。
  “楚歡,你這是演的哪一出?裝可憐呢,還是被我今天為你接受媒體采訪的事而感動得哭了?”
  墨晉修輕勾薄唇,磁性的嗓音裏滲著三分調侃,兩分嘲諷,那半分不易察覺的關心和心生的憐惜被他刻意掩去。
  這丫頭的鬼計多端,他可是領教過的,她此刻梨花帶雨,隱忍著悲傷的模樣雖最讓人心生憐惜,但他墨晉修不是平凡男人,不會輕易被她欺騙。
  他告訴自己,昨晚那樣的情況下她都倔強的不敢低頭,直到早上還用嘲諷的語氣說要給他錢,對,她還沒給錢呢。
  楚歡微微一怔,被墨晉修嘲諷的話問得小臉變了變,還未開口,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又突然伸到了她眼前,頭頂上,那人居高臨下地半眯著眼,邪肆地勾著唇說:
  “早上你說過好評,要給錢的。”
  ……
  楚歡清眸再次睜大,一臉不可思議地望著麵前的男人,他該死的是不是太過份了,沒看到她正悲傷難過嗎?他居然說她演戲,還要問她要錢?
  “本來爺是無價的,但你非要給錢,又看在你是墨家少奶奶的份上,就給你打個VVIP折,一次一百萬,昨晚整整*,就按七次算,七百萬,拿來!”
  一次一百萬?
  楚歡連嘴巴也驚愕的張大了,甚至有一瞬間忘了悲傷,圓瞪的水眸從一開始的震驚,詫異,到後來滿滿的憤怒轉化為鄙夷,瞪著眼前英俊如斯,卻邪魅如痞的男人,仰著脖子太地難受,她重重地吸了吸鼻子,抬手胡亂的抹把眼淚,站起身來。
  “今晚不給,明天就要翻倍了。”
  墨晉修無視於她的氣憤和鄙夷,見她站起身,挑了唇角,邪肆地補充說。
  楚歡收起悲傷,從前一秒的可憐兮兮一下子血滿複活,成了戰鬥力強勝的女王,高傲的抬著下巴,故意用鄙夷的目光將他一番打量,出聲譏諷道:
  “一次一百萬?鑽石也沒你那麽貴?”
  就憑他的服務態度,不讓他倒找錢都不錯了。
  “鑽石便宜,京子貴你不知道嗎?”
  下流,不要臉!
  楚歡從他邪肆的話語裏聽出了另一層含義,在心裏罵了一句,準備去拿錢包給錢。不料剛抬步,手腕便被他扣住一拉,身子撞進他懷裏,堅硬的胸膛撞得她鼻尖生疼,心頭的怒火像是被澆了汽油騰地就竄上腦門:
  “墨晉修,你神經病啊,放開我。”
  “你要把自己當成客人,就要給錢!”
  墨晉修眉宇舒闊,削薄的嘴角勾著一抹邪肆,凝著她的眸子裏幽暗深邃,相對於她剛才悲傷的可憐樣,他更喜歡她此刻的惱怒,這才是她該有的情緒。
  “我有說不給你錢嗎?你不放開我怎麽給你錢!”
  楚歡咬牙切齒,說話間用力的掙紮,可她拚盡力氣,卻抵不過他稍稍加重的力度,不僅掙紮不掉,反而把自己累得氣喘籲籲,小臉也因這一激烈行為而漲紅。
  “七百萬,一分也不能少!”
  墨晉修眸光閃了閃,在她不太平衡的呼吸裏鬆開她一手,鼻尖還縈繞著她洗過澡後的清幽香味,身體某處因為剛才和她的觸碰又起了某種念頭。
  “有那麽貴的牛郎嗎,就算京子值錢,也得變成了種子才值錢,你的又不是種子,還想值七百萬,七百塊我都嫌貴!”
  楚歡刻薄的嘲諷回去,憑什麽他說給多少就要給多少,她惱怒地推開她,去*前拿她剛才放在抽屜裏的錢包。
  墨晉修怔了兩秒,似乎沒料到她會反應這麽快,又似乎是很享受她這番嘲諷,他深銳的眸子眯了眯,嘴角那抹邪肆的弧度越發深了一分,見她拿著錢包走過來,又輕啟薄唇,慢悠悠地問:
  “是不是種子發了芽,就值七百萬了?”
  楚歡懶得回答他的問題,打開錢包,從裏麵拿出七張一塊的紙幣遞過去,淡漠地說:
  “這是你昨晚的酬勞,拿著錢趕緊滾,別再來煩我。”
  “可是我現在很缺錢怎麽辦?”
  墨晉修真的接過她手中的七塊錢,用食指和拇指夾著在眼前扇了扇,英挺的眉鬱悶的蹙起,眸色幽幽地凝著她,為她損失上千萬,他總該從她身上找些補償才是。
  楚歡被他的眼神看得心下一顫,被他折騰幾次後,她現在對那種事情有種恐怖心理,今晚心情不好,更不想一會兒又被他吃幹抹淨,狠狠地咬咬唇,再次打開錢包,把裏麵所有現金都掏出來塞到他手裏,說:
  “我所有的家產都在這裏了,墨晉修,我拜托你拿著錢趕緊走,讓我一個人安靜一會兒好不好?“
  “這是多少錢?”
  墨晉修答非所問,垂眸掃過她塞到自己手裏的錢,有百元的,有五十的,二十的。
  “一千八百六十塊,包括剛才給我的,一共是一千八百六十七塊錢。”
  楚歡隻想快點讓他滾,很老實的回答他的問題。
  墨晉修眸底閃過一抹微光,輕勾薄唇笑道:
  “昨晚七次,你隻給了七塊錢,楚歡,這一千八百六十塊,那豈不是還要做一千八百六十回,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算你每月來例假五天,除去六十天,再給五天假期,一年三百六十天,一/夜一次,這需要六年連兩個月,行,看在我並不討厭和你做.愛的份上,我就收下你的預付款,六年時間,足夠把京子變成種子,你要努力賺錢……”
  ………………
  今天的更新完畢,祝大家閱讀愉快!
  ………………
  另外,請喜歡本文的親幫忙捂幾張月票,好讓墨墨和楚楚的故事下個月出現在新書榜上,愛你們!
  …………
  ☆、081 查出凶.手
  楚歡要瘋了!
  此時若是手中有一把刀,她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割掉墨晉修的舌頭,這個混蛋,他要不要那麽自以為是,那麽可惡,那麽下流,那麽……
  她氣得都想不出罵他的詞語了,最後實在忍受不了他那低沉魅惑中滲著得意和下/流的聲音,她惱恨的把錢包往他身上一砸,轉身跑出客房。
  看著她纖瘦的身子消失在門口,墨晉修嘴角那抹邪肆的笑斂去,一絲暗沉落入如潭的深眸裏,轉頭,眸光掃過沙發上她剛才坐過的位置,視線停頓了一秒,轉身,大步走出客房。
  知道她肯定反鎖了主臥室的門,墨晉修直接下樓,出了別墅。
  ****
  江博到時,墨晉修正一個人坐在安靜的角落喝酒。七彩燈光打在他臉龐上,棱角分明的五官線條染著絲絲冷峻,冷傲孤清中透著盛氣逼人,周圍一些女人頻頻朝他觀望,卻無人敢上前搭訕。
  他眯了眯眼,拉開對麵的椅子坐下,不為他釋放的冷氣所懼,調侃地問:
  “剛分開又打電話約我出來,不會就是被你的小妻子關在門外了吧?”
  聽見他的調侃,墨晉修周身戾氣如潮水緩緩消退,抬眼,深邃的眸沉鬱地看向他,沉聲道:
  “有件事需要你幫忙。”
  “什麽事?”
  江博挑眉,認識晉修這麽多年,鮮少見他為什麽事情緒起伏,雖然他現在斂了戾氣,但剛才周身散發的冷氣泄露了他的情緒。他頎長身軀往椅子裏一靠,雙手環胸,不緊不慢地說:
  “你先別說,讓我猜猜,是什麽事情讓你如此重視。”
  “好,你猜 !”
  墨晉修點頭,抬手對遠處的服務生招手,幫他要了一杯酒,也把身子往椅子裏一靠,眉宇慵懶地任他打量。
  好歹他是研究犯罪心理學博士,不想泄露自己情緒的時候,他可以如老僧入禪,前一刻還波濤翻滾,下一秒已然靜如止水。
  不過,江博年紀輕輕便成為MIE特殊機構的首腦,洞察力自然非凡人,犀利的眸子在他身上一番打量,肯定地語氣道:
  “事情肯定和楚歡有關。”
  墨晉修冷睨他一眼,不置可否。
  “楚歡能有什麽事是你不能解決,我又能幫上忙的?如果我猜得不錯,應該是有關楚氏失火一案。”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