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306節

  被告知,三天後,起程去塞拉利昂,聽到這個消息,她眼裏綻放出一層欣喜之色,對院長鞠了一躬後連聲道謝。

  隻是,她興奮還不到一分鍾,院長又丟出一句,去塞拉利昂的,就她一個人。

  聞言,她臉上的笑僵住,不可置信的看著院長,問:

  “院長,墨醫生不是也要去的嗎?”

  院長眼底閃過一絲怪異,像是拿看怪物的眼神看她,不以為然地說:

  “原本是墨醫生去,但你不是主動的找到墨醫生,說你去的嗎,墨醫生看在你上庭作證的份上,把這名額讓給了你,林筱,你可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

  林筱臉上的顏色一瞬褪了個幹淨,白著一張臉,茫然的問:

  “墨醫生,不去嗎?”

  如果墨醫生不去,那她去塞拉利昂那種地方做什麽,她是為了墨醫生才去的,想在那種艱苦的地方,把墨醫生拿下的。

  “當然,你去了,墨醫生不用再去。”

  林筱心頭狠狠一窒,眼裏閃過慌亂,突然反悔地說:

  “院長,墨醫生不去,我也不要去。”

  她這些天特意查過塞拉利昂,那不僅是最窮的國家,現在還有疫情,前段時間有兩名醫護人員感染……

  院長臉色一沉,再開口,語氣裏自有一股領導者的威嚴和不容違逆:

  “你以為援非是逛超市,想買東西就買,不想買東西就走啊,你與其現在反悔,不如這兩天抓緊時間準備一下,三天後,就要出發的。”

  ……………………………………………………………

  楚歡和顏洛橙去了哪裏旅行,連任雨霞,也不知道。

  她們隻是打電話讓她不要擔心,玩夠了,就回來。

  做為母親,任雨霞自然不可能完全不擔心自己的女兒,可是,她也知道,楚楚這些日子過得很壓抑,顏洛橙又因為祁佑珩的事,心情也不好。

  讓她們出去走走,散散心,也是好的。

  隻是,楚歡的離開,換來的是,一撥又一撥的人來找她。

  這天上午,程景淵親自來楚氏藥業,談完一些廣告細節,又問她知不知道楚楚去了哪裏。

  最後,程景淵堅持要請她吃午飯,兩人一起走出公司大樓,燦爛的陽光下,一輛黑色阿斯頓停靠在路旁,她一出來,主駕座的車門立即打開,墨晉修頎長挺拔的身影從裏麵鑽出來。

  任雨霞微怔了半秒,隨即明白他的來意,麵色,恢複正常。

  墨晉修眼神有些冷地掃過程景淵,斂了情緒,邁開長腿朝任雨霞走去。

  這是他失憶後,第一次見到任雨霞,她一身的職業裝扮,與他記憶中的有些區別,他眸底閃過一絲猶豫,隔著幾步之距的時候,禮貌的喊了聲:

  “媽!”

  任雨霞眸底閃過一絲詫異,麵上很快浮起一抹溫和的笑,看著比之前清俊了些的墨晉修,溫言開口:

  “晉修,你怎麽來了?”

  墨晉修牽強的笑笑,當著程景淵的麵,他有些遲疑。

  一旁的程景淵猜到墨晉修的來意,見他不想當著自己的麵說,他主動的開口道:

  “任阿姨,既然您有事,那我先走,改天,我再請您吃飯。”

  任雨霞微笑地點頭,又叮囑程景淵開車小心些,看著程景淵上了車,她才收回目光,看著站在麵前的墨晉修,他除了比之前清瘦些外,沒有別的變化,依然英俊瀟灑,氣質卓然。

  “晉修,你也是來問我,楚楚去了哪裏的嗎?”

  任雨霞的主動開口,讓墨晉修有些尷尬,他臉上本就牽強的笑,越發的僵硬,嘴唇動了動,突然轉身,兩步走到車前,拉開車門,說:

  “媽,我們找個地方,一邊吃飯一邊說吧。”

  “好!”

  任雨霞沒有拒絕,雖然墨晉修一次次的傷了她的女兒,但他今天的找來了,她就還是希望他和楚楚能有一個好的結果。

  即便對楚楚好的,不隻他一個。

  ………………………………………………………………

  去的餐廳,離楚氏藥業不遠。

  很不巧的,任雨霞和墨晉修一走進餐廳,就遇上在餐廳裏陪客戶吃飯的白狼,剛走了一個程景淵,又來一個白狼,某人心裏,真是鬱悶到了極點。

  偏偏,白狼不像程景淵那麽識趣,不僅不識趣,他還硬是賴在他們這一桌,原本,他是見客戶的,和任雨霞打過招呼後,他幹脆回他那桌把客戶打發了,返回來,坐在任雨霞身旁。

  “任阿姨,我聽說楚楚和顏洛橙兩人一起離開了A市,她們跑哪兒玩去了?”

  說這話時,白狼眼角餘光注意身旁墨晉修的表情,見他臭著一張臉,他臉上的笑,就無限製地擴散,楚楚的離開,是因為對身旁這人傷透了心,如此,他當然高興。

  雖然那天和墨晉修打架的時候,楚歡的心是偏向墨晉修,為了他,竟然用意念控製他,這一點,他很生氣。但前天得到楚歡離開了A市的消息,他心裏就立即平衡了。

  心裏,又燃起了希望,若是他比墨晉修早點找到楚楚,楚楚會不會給他機會?

  任雨霞斂了笑,眉眼間泛起淡淡地擔心,眸光掃過端起杯子喝水的墨晉修,蹙眉道:

  “我也不知道楚楚去了哪裏,她和橙橙隻是給我發了一條短信,讓我不要擔心她們。”

  墨晉修喝水的動作一滯,捏著杯子的力度悄然緊了一分,英俊的眉宇輕凝,淡然的目光背後,暗藏犀利。

  任雨霞不像是說謊,得到這個答案,他心,不受控製地往下沉了沉。

  江博說不知道,任雨霞也不知道,那楚歡就是有心要瞞著所有人,不讓人知道她的行蹤,不想被他找到。

  白狼眯了眯眼,很快又嘻皮笑臉,不僅沒有因為任雨霞的話而失落,反而興高采烈,好像很了解楚歡似的,說:

  “看來楚楚是不想被某人打擾,所以才連任阿姨都不告訴。既然如此,任阿姨就不用擔心,楚楚自己會照顧好自己的。”

  他說某人的時候,狹長的眼還瞟向墨晉修,好像怕他不知道,他是說他。

  墨晉修俊顏陰了陰,但也不過瞬間,很快又恢複了正常,五官線條染上一層薄薄地冷意。

  見氣氛有些僵滯,任雨霞牽強的笑笑,轉移話題問:

  “晉修,那個被歹徒打傷的男子脫離危險了沒有,那幾名受傷的,都還好吧?”

  墨晉修冷眼掃過白狼,冷硬的五官線條柔和了一分,提到有關他工作的事,他身上自然而然地就會散發出一種特別的氣質,連語氣,都帶著一股子優雅自信:

  “那名職員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其他人傷得不重,都沒有大礙。媽,歡歡離開A市的事,是我不好,前天,她去醫院找我,我們之間發生了些誤會,後來,我本想跟她解釋,但又因為銀行搶劫事件,進手術室直到傍晚才出來……”

  說到後麵,墨晉修的聲音染上一抹歉意,很真誠的道歉。

  任雨霞有些意外他竟然會道歉,她淡淡地笑了笑,安撫地說:

  “晉修,你也別自責,楚楚那丫頭自尊心強,受苦受累她都可以,但就是不能受氣受傷害,可能是之前你對她太好,而這段時間,你失了記憶,對她的態度一下子反差太大,她又處於情緒易波動的孕期,難以接受這樣的你。所以,她選擇離開A市,去外麵散散心,其實,這樣也挺好的。”

  “你,還是一點都想不起來嗎?”

  任雨霞一臉關切的看著墨晉修,後者悶悶地點頭,半年記憶空白,墨晉修心裏也很苦惱。

  “晉修,我覺得,你現在反正也沒想起來,就不要急著找楚楚,讓她在外麵散心一陣子,她想開了,自然會回來,而你,也可以利用這段時間想想辦法,看能不能恢複你忘了的那幾個月記憶。”

  墨晉修眸底劃過一抹暗色 ,他失去的記憶,也並非不能恢複,當初,他會失了記,是藥物損傷了腦細胞………

  ………………………………………………………………………………

  S市

  某酒店裏,楚歡和顏洛橙各自躺在一張柔軟的沙發上,從落地窗玻璃外折射進來的溫暖陽光正好打在她臉上,映著白希精致的小臉,猶如鍍上一層薄薄的金光。

  她手裏,拿著一袋酸梅,掏出一顆,扔進嘴裏,看著躺在對麵沙發的顏洛橙,懶洋洋地問:

  “顏,我們下一站去哪裏?”

  顏洛橙和她一樣,正吃著零食,隻不過,不是酸梅,而是開心果,右手,還拿著一杯插著吸管的椰子汁,聽見她的話,她揚眉一笑,隨口回道:

  “你說去哪裏,我們就去哪裏,楚楚,上次,你和墨晉修來這裏,就是住的這家酒店吧?”

  楚歡眸光輕閃,詫異地問:

  “你怎麽知道?”

  “你臉上寫著啊,S市這麽多酒店你不住,非要住到這個地方,不僅如此,前天我們進酒店的時候,你臉上寫滿了懷念,楚楚,我覺得你這簡直是自虐,你離開A市不是要離墨晉修遠一點嗎,怎麽會傻乎乎的住到他帶你住過,但願這間房不是你們住過的,不然,我真是覺得你無藥可救了。”

  楚歡心狠狠一顫。

  她眼眸微垂,視線無意識地停落在顏洛橙所躺的那張沙發上,眼前不自覺的浮現出幾個月前,她和墨晉修住進這家酒店,這個房間時的情景。

  那時,她還感動於墨晉修的用心,那晚,在這個房間裏,他把她壓在那張寬敞柔軟的大chuang上,吻遍了她每一寸肌膚,要她的時候,很激烈。

  她一隻手輕輕撫上微隆的腹部,這兩個寶寶,就是那晚有的。

  他們隻在這裏住過一晚,甚至,連一晚都沒有住,準確的說,隻是住了幾個小時,可是,記憶,卻清晰得像是刻在了心裏,別說幾個月,就是幾年,幾十年,她都不可能忘記。

  這裏有著她和墨晉修甜蜜的回憶,那晚他的溫柔,他的深情,他的愛戀,他的一切,都讓她深深迷戀,萬般懷念,原以為,他會對她好一輩子,不曾想,幸福是如此短暫。

  曾經的他,和現在的他,那種天和地的區別,她真的無從適應,盡管他失憶已經有些日子,但她還是無法適應。

  顏洛橙把楚歡的難過和思念看在眼裏,她心裏不自禁的泛起一抹心疼,輕聲說:

  “楚楚,既然出來散心,就不要再想那些影響心情的人和事,你要是住在這裏會不開心,那我們換家酒店。”

  “不用,我沒事。”

  楚歡扯動了下嘴角,左手胳膊撐著沙發,躺著的身子坐起來,把手中的酸梅袋子放在茶幾上,嘴裏的酸梅核兒吐進一旁的垃圾簍裏,斂去心裏泛濫開來的情緒,平靜地說:

  “我選擇這裏,並非因為這是我和墨晉修住過的酒店和房間,而是因為住在這裏,可以看見對麵的教堂,看著別的戀人結婚,聽著那婚禮進行曲,我會覺得心情愉悅,顏,你現在關了機,祁佑珩怎麽聯係你,那個麗莎的事,他到底處理好了沒有?”

  顏洛橙搖頭,眸色有些淡冷,不太想談祁佑珩和麗莎的事,那個男人回E國後,總共也沒和她通過幾次電話,她陪著楚楚出來旅行,一半的原因也是因為自己心情不好。

  “他若是想找我,沒有手機,也能找到,若是不想找,就算我天天跑去電視台上節目,他也不會來找。”

  楚歡讚同的笑笑,起身,上前兩步,站在落地窗前,透過透明玻璃窗看出去,街對麵,是教堂,她不隻一次站在這裏看教堂了。

  她覺得顏洛橙剛才的話很對,若是對方有心尋找,別說隻是關了手機,就算是天涯海角,也能找到。

  身後,顏洛橙也坐了起來,並沒起身,身子靠在沙發裏,看著站在落地窗前的楚歡,漫不經心地問:

  “楚楚,如果墨晉修現在找到你,說願意跟你重新開始,你會原諒,並接受他嗎?”

  ……………………………………………………………………

  拜年了,好像晚了一點。

  祝各位美女羊年行大運,發大財,有對象的恩恩愛愛,沒對象的,在羊年找到一個高富帥!

  拜完了年,紅包看著給哈!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