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299節

顏洛橙伸手去抓楚歡,卻被墨晉修閃身避開,楚歡右肩膀因他這一閃避撞在旁邊的柱子上,頓時疼得皺緊了眉。
  “墨晉修,你放開楚楚。”
  顏洛橙見他害楚楚被撞,心頭的怒意一瞬竄到了腦門,咬牙切齒地吼了一句,她發狠地動起了拳頭。
  “不要傷到顏。”
  楚歡驚呼,墨晉修臉色變了變,生生挨了一下,見他不閃不避,顏洛橙不好再出手,滿臉焦急之色。
  “墨晉修,我跟你走。”
  楚歡的話一出口,不僅是顏洛橙不放心地出聲,旁邊鼻梁被打骨折的白狼也不悅地開口阻止。
  楚歡沒有看白狼,隻是對顏洛橙說了聲:“顏,等我一會兒。”然後又對一臉陰沉的墨晉修說:“走吧,有什麽話,去外麵說,顏這裏已經夠亂了,不需要你再添上一筆。”
  是夠亂的,墨晉修冷冷地看了眼這間畫室,地板上扔著幾幅畫,還有好多白紙,牆角處一地的杯子碎片……
  ……………………
  楚歡一出來就甩開墨晉修的手,緊緊地抿了抿唇,目光看向路旁的車輛,冷硬地說:
  “有什麽話,說吧!”
  墨晉修頓時眉頭一皺,看著她的目光嚴厲審判,質問地語氣:
  “我有什麽話,難道不是你該跟我解釋清楚嗎,你和那個男人到底什麽關係,我失憶這一個月,你是不是一直和他鬼混在一起?”
  楚歡放在身側的雙手攥成了拳,紅唇緊抿,下巴倔強的揚著,全身每一寸線條都僵滯地無法動彈,心,被他刻薄的話傷得支璃破碎!
  連周圍空氣,似乎都在他的話語裏凝結了。
  凝著她慘白受傷的模樣,墨晉修眉頭不自覺地擰得緊了一分,心裏有那麽一丁點後悔自己說的話太過尖銳,可是話已經說出了口,無法收回,更放不下麵子去哄她。
  見她遲遲不回答,他抿了抿唇,又伸手去抓她,語氣不似剛才那般尖銳,卻很生硬:
  “我不管你之前和他是什麽關係,但你既然說肚子裏的孩子是我的,你就給我離那個男人遠一點,沒有我的允許,以後不許和他見麵。”
  楚歡還沒有從破碎的心痛中回過神來,就再次被他抓住,強拉著朝路旁走去,這一次,她不僅沒有掙紮,連話都沒有說一句,隻是沉默地,任由他拉到路旁,打開車門,塞進阿斯頓副駕座裏。
  她似水的眸,浸著淚意,隨著睫毛輕輕閃動,似最璀璨的珍珠,惹人生憐。墨晉修坐進主駕座,看到的,就是她那哀傷而惹人憐惜的模樣,他那被怒意占據的心底劃過一抹連自己都說清楚的情緒,眉峰,狠狠擰起。
  “係上安全帶!”
  他開口,低沉的聲音稍稍緩和了些。
  楚歡深深地吸了口氣,抬起盈盈似水的眸,眸底沒有怒意,似一潭死水,無波無瀾。
  “墨晉修!”
  她聲音輕輕地,猶如車窗外刮過的一縷清風,有些飄渺,還帶著一絲無助和哀傷。
  墨晉修心髒某處因她的輕喚而微微一緊,他五官線條,卻多了一絲冷硬。這種感覺,很陌生,很不習慣。
  楚歡強迫自己收起了所有的怒意,唇邊泛起一抹自嘲而苦澀的笑意,她看著他英俊而冷漠的五官,狹長深邃的眼眸,曾經熟悉的容顏,這一刻,陌生得仿若從來不曾相識。
  她說:
  “墨晉修,我不會跟你解釋什麽,你以前愛我的時候,根本不需要我解釋,如今,你不愛我,解釋,也是多餘。”
  “如果早知道你有一天會忘了我,忘了我們短暫的甜蜜,那我當初就不該允許自己愛上你,不該幻想著和你一起白頭到老。”
  墨晉修有片刻的怔愣,一開始,他抵觸她說的這些話,可漸漸地,他眸底的冷漠和怒意就擋不住她哀傷而絕望的話語……
  她的話,似一種病毒,緩慢地鑽進他體內,以 緩慢卻強勢的姿態蔓延到他四肢百骸,鑽入每一寸神經細胞,再霸道地驅逐他眼底的冷漠,誓要在他空落的心裏留下足跡。
  狹小的車廂裏,楚歡輕輕柔柔的聲音似另類哀傷的音樂盤旋,不管身旁的男人願不願意聽,她隻管說。
  把他們相處這幾個月的事一件件地說給他聽,從新婚夜開始,他是如何討厭她,嚇唬她,費盡心機要把她趕出墨家。
  …………………………
  江博接到顏洛橙電話的時候,車子剛駛到紅綠燈的地方,聽她說墨晉修找楚 歡的麻煩,他連忙打轉方向,朝著畫廊而來。
  白狼惱恨墨晉修打得他鼻梁骨折,見他的車停在路邊遲遲不曾離開,他本想上前再找他打一架,但被顏洛橙阻止,最後隻是恨恨地瞪了眼路旁的阿斯頓,打車離開。
  顏洛橙也不敢冒然上前,隻是時刻關注著阿斯頓,心裏想著,一有什麽情況,就立即衝上去。
  車裏,墨晉修第一次安靜的聽著自己忘記的那段日子,楚歡說得很詳細,像是講故事,隻不過是比講別人的故事多了一分哀傷。
  正是這種哀傷,讓人無從拒絕,墨晉修整個人像是被雷擊了一般,一動不動的坐在主駕座裏,聽著她一件件細數,曾經他為她做過的那些瘋狂事件,那是他活了近三十年從來不曾做過的。
  他聽著,心頭卻沒有一絲一毫的痕跡,真的像是在聽別人的故事。
  楚歡從來沒有刻意去記著那些曾經,可是,現在說出來,那些過往的片段卻像是放電影似的,一幕幕清晰的從眼前閃過,她像是一邊看那電影,一邊解說:
  “………在M國,我發現自己懷了孕的時候,我曾經擔心過你會不相信,可是你沒有不相信我,甚至,在所有人都懷疑我肚子裏的孩子不是你的那個時候,你的態度依然堅定。”
  “不管白狼對我有怎樣的心思,但我心裏,從來都對他沒有過任何的想法,曾經……我對程大哥說過,除非墨晉修不要我,否則,我不會離開他。”
  “實際上,我好像沒有對你認真的說過‘我愛你’這三個字,但上次我說過,除非你棄我在先。否則,我定生死相隨……”
  有什麽東西順著臉頰滾落,晶瑩剔透的,沿著她臉頰一直落進衣領裏,她似乎沒有感覺到,隻是眼前的人變得模糊了些,那張如刀刻般英俊的臉龐,從眼前飄遠,隔著層層雲霧,她想努力看清楚,卻怎麽也看不清楚。
  心,似被一隻大手狠狠的揪著,那種疼痛,隨著她每一下呼吸而尖銳的蔓延至全身,她凝脂肌膚經過淚水的洗涮後,越發瑩白如玉。
  車門,突然被人重重敲響。
  她後麵要說的話,卡在喉嚨處,映入朦朧淚眼裏的,是一張熟悉而俊朗的容顏。
  隔著玻璃,她其實看不清江博的臉,隻是從依稀模糊的畫麵中,認出是他,連身旁的男人,她都看不清楚。
  她抬起胳膊擦了擦眼,讓視線變得清晰一些,身旁的男人猶如一尊佛像,線條僵硬而冷冽。
  她不知道他有沒有聽見江博敲車門的聲音,更不知道,他有沒有聽見自己說了這麽多。
  又是兩聲砰砰的聲音,江博有些急切的用手掌拍著車窗玻璃,墨晉修纖長的睫毛終於閃了閃,薄唇緊緊地抿了一下,長指按下中控鎖。
  下一刻,車門被江博一把打開,他目光觸及眼睛紅腫,臉頰淚痕未幹的楚歡,頓時責備地問:
  “晉修,你對楚楚做了什麽?”
  墨晉修隻是淡淡地睨他一眼,無心回答他的問題,他的思緒還沉浸在楚歡說的故事裏,那故事很動人。
  他自己都不敢相信,這幾個月,過得如此豐富多彩,他垂眸,眸子幽幽地凝著自己的右手掌心,感情線上還有著一道疤痕,她說,是因為她而出車禍而受的傷。
  他這條手臂,曾經為她擋過子彈,醫院的人說他曾經兩次住院,她在醫院裏照顧他,這一點,倒和她說的,很符合。
  她還說,他為了她不僅傷害了愛他十幾年的蘇媛,還和情同兄弟的範東反目,為了她幾次置自己生死於不顧……
  他為她做了那麽多,他若是能記起來一件,也好啊,可是,他什麽也記不起來,沒有人知道他心裏是怎樣的感覺。
  江博見他沉默不語,他眉頭皺了皺,又關切地看向楚歡,替他解釋說:
  “楚楚,你別和一個失了記憶的瘋子計較,你先下來。”
  可能是他這句失了記憶的瘋子刺激到了墨晉修,他眼神一瞬淩厲,惡狠狠地瞪向江博,不悅地道:
  “就算我失了記憶,也是她孩子的父親,我和她的事,你別管。”
  江博被他噎得一時間說不出話來,隻是冷著臉,緊緊地皺著眉頭。
  楚歡不願意江博被他的怒火波及,她打開車門,語調平靜地說:
  “墨晉修,既然是你和我之間的事,你就不要波及無辜,我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你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之前,我說過,不會一次次的把自己送到你麵前被你羞辱,同樣的,我更不會任你羞辱我的寶寶。就算你是失憶,也不能成為一次次羞辱我和寶寶的理由。”
  “楚楚?”
  江博眼裏閃過擔心,他最不希望的,就是他們兩個的關係越來越惡劣。
  楚歡話音微頓,再開口,語氣裏多了一絲決然:
  “與其一見麵就爭吵,不如我們都冷靜的想了想。墨晉修,原本我是想做羊水穿刺,證明我的孩子是你的。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給你三天的時間,也算是給我們彼此一次機會。”
  墨晉修眸子茫然的眨了眨,不太明白她的話什麽意思,隻是定定地看著她。
  江博一顆心都懸了起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楚歡。
  楚歡重重地吸了吸鼻子,努力讓自己表現得雲淡風輕:
  “當初,我說,隻要你願意維持我們的婚姻,我就會讓自己努力的愛上你。現在,你忘了我,我卻還愛著你。所以,這三天內,希望你好好的考慮一下,如果你相信我剛才說的那些往事,相信我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相信我肚子裏的孩子是你的,願意和我在一起,那我們就好好的在一起,我會讓你重新了解我,重新喜歡上我。”
  她一連說了幾個如果,那些,是必須的前提。
  楚歡的聲音聽起來很輕,依然是那種飄渺的語調,可是,隻有她自己才知道,她這是用盡了全部的力氣。
  當初,聽說他服下了刪除記憶的藥物時,她還很樂觀的安慰自己,就當重新認識一次,以前他對自己也是那樣惡劣的態度,再來一次,也沒什麽過不去的。
  可是,真正的聽見他說那些傷人的話,她才知道,是不一樣的。
  不愛的時候,他說什麽也傷不到她,可一旦愛了,他一句傷人的話,就能把她傷得體無完膚,心痛如絞。
  她不知道自己能承受得了幾次他這樣的傷害,也不知道,他下一次還會說些什麽傷她的話,她承認自己害怕了,害怕這樣無休止的傷害和痛楚。
  她緊緊地抿了抿唇,努力讓自己唇角牽起一抹笑,極淡地弧度,卻給人很勇敢的感覺:
  “如果,你不願意,那我寧願這輩子再也不見你,也不願讓一次次的爭吵和傷害摧毀了我心中曾經的美好。”
  在眼淚再一次滾落眼眶之前,楚歡唇角維持著微笑的弧度,轉身,拉開車門鑽出了車。
  雙腳站地的時候,她身子踉蹌了一下,但很快又穩住,背對著車門挺了挺背,緊咬著唇,走向幾步外一臉擔心的顏洛橙。
  墨晉修沒有阻止她下車,他眸子裏一片深不見底的暗,五官英俊的臉上麵無表情,沒有人知道他心裏在想什麽。
  耳畔,反反複複回蕩著她最後那句‘我寧願這輩子再也不見你,也不願讓一次次的爭吵和傷害摧毀了我心中曾經的美好。’
  江博的目光追隨楚歡,直到她走到顏洛橙麵前,看著顏洛橙牽起她的手兩人進了畫廊,他才收回視線,低頭想對墨晉修說什麽,卻不想車裏的人突然發動車子,腳下狠踩油門,阿斯頓如離弦之箭一下就竄了出去。
  還好,他身體的重量沒有倚在車身上,要不然,肯定會撲倒在地。
  ……………………………………
  ☆、314 墨晉修的決定
  走進畫室,楚歡隱忍的淚,再也控製不住地滾落眼眶,似剪斷了線的珍珠,大顆大顆地,順著臉頰往下滑。
  顏洛橙臉上閃過關切之色,眉心緊蹙,張了張嘴,終究什麽也沒有說,隻是握著楚歡手的力度寸寸收緊,牽著她走到沙發前坐下。
  楚歡被她握著的手僵滯著,所有的痛苦都集中在另一隻手上,任由長長的指甲陷入白嫩的手心,可即便如此,手心的疼痛依然緩解不了心裏撕裂般的痛。
  “楚楚!”
  顏洛橙心裏跟著難過,顧不得混亂的畫室,從紙巾盒裏抽出了一張紙巾,伸手去給她擦淚。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