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296節

  ☆、311 我和她,真的很恩愛嗎

  “那幾個女人,是什麽人,為什麽那樣對你?”

  程景怡心裏多少是有些芥蒂的,雖然她外公外婆的死,是蘇秉謙害的,但蘇琳終歸是蘇秉謙的女兒,就算不怨她,看見她,卻會讓她想起蘇秉謙,心情,會不好。

  楚歡皺了皺眉,不太確定地問:

  “那幾個女人是靜安醫院的護士,是不是,阿琳?”

  蘇琳心裏很感動楚歡對自己的關心,也隱約能感覺出程景怡對自己不太自然的態度,她牽強地扯動嘴角,語調平和地說:

  “也不能全怪她們,父債女還,她們恨我,也是情有可原。”

  “蘇琳,你不能這樣想,雖然你父親是做過很缺德的事,但那些事是他做的,不關你的事,你不能因為他做過的事,就任由那些女人欺負。”

  程景怡是個心直口快的,說出這番話後,她又眼神閃爍了下,遲疑地說:

  “雖然,我心裏也恨你父親,但我知道,這些事和你無關,不會把對你父親的恨轉移到你身上。”

  蘇琳知道她指的是她外公外婆的事,她心裏也很內疚,可事情都發生了,內疚,也挽回不了什麽,抿抿唇,她突然對著程景怡鞠了一躬,真誠地說:

  “景怡,對不起,是我爸害了你外公外婆。”

  “阿琳,景怡不是怪你,你別自責,這些事和你無關,我們都知道的。”

  楚歡連忙安慰,程景怡也重重地點頭,解釋說自己不怪她,三個人站在那裏說著話,商場門口,程景淵已經提著一個袋子走了出來。

  看清楚他袋子裏的東西時,不僅是程景怡和楚歡,就連蘇琳自己,也是驚訝。

  程景淵剛才去買這東西的時候隻是想著之前那包被那個女人踩髒了,可現在,麵對她們三個人異樣的目光,他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自己一個大男人替一個女子買這種東西,似乎有些,曖.昧!

  不待她們開口,他尷尬地咳了一聲,把手中的袋子塞到蘇琳手裏,丟下一句:

  “我餓了,先去吃飯!”

  連紳士風度都顧不上,邁開長腿,率先走人了。

  “哥,你跑那麽快做什麽,等等我們啊。”

  程景怡疑惑的眨著眼,盯著她哥哥快步離去的背影,這哪是走,更像是落荒而逃啊。

  楚歡眸光閃了閃,腦海裏躍出上次墨晉修說的那句話,再轉眸看看盯著袋子發怔的蘇琳,她眸底漾起一抹笑,也許,那人的話,還真有可能。

  蘇琳本來是怔愣,被楚歡那意味不明地一笑,她直接變成了臉紅,慌亂的解釋說:

  “楚楚,景怡,你們別誤會,這個,不是我讓程景淵買的,是因為剛才我買的那包被她們踩髒了……”

  楚歡嗬嗬一笑,打斷蘇琳的‘欲蓋彌彰’的解釋說:

  “阿琳,我們沒有誤會,走吧,程大哥剛才都說餓了,一起吃飯去。”

  …………………………………………………………………………

  經過那晚的‘綁架’事件後,墨烏棲對楚歡不再是從前那種傲慢,鄙夷的態度,多了一些溫和友善,幾乎每天,都會去她辦公室逛一趟。

  在墨晉修對她態度惡劣的時候,他們一個個的,倒對她反而好了。

  這天下午,墨烏棲提著一袋子水果到辦公室來找楚歡。

  楚歡本就閑,被她從辦公桌後拉出來,兩人坐在沙發裏聊天,墨烏棲先問了幾句公司的事,然後把話題轉到了家裏,忍不住吐槽:

  “楚楚,你怎麽不搬回來住,你不知道,那個林筱現在住在西苑,整個人完全以墨家少奶奶自居了,真不知道她有什麽好得意的。”

  楚歡輕輕一笑,調侃地說:

  “我現在有時間陪陪我媽媽,也挺好的,再說,我若是搬回去,豈不是給人家林筱添堵嗎?”

  墨烏棲聽得皺起眉頭,一臉皇帝不急太監急的焦急和擔憂:

  “楚楚,你該不會是要傻到給林筱騰地兒吧,你不知道,她現在對下人都說些什麽,她說,是晉修讓她在西苑住下來……總之,她對晉修的心思,連瞎子都看得出來。雖然晉修不住家裏,但他們在一家醫院,每天都在一起工作……”

  人有時候,總是要比較才知誰好誰壞。

  墨烏棲以前看不起楚歡,有一部份,是為了利益,不想她那麽快生下孩子。

  可現在,突然冒出來一個林筱,才在西苑住了幾天,就以墨家未來女主人自居的高傲和惡心樣,讓她覺得,還是楚歡好一些。

  當然,她不好意思說,昨天下午回家,她和林筱發生了不愉快。

  楚歡沒有因為墨烏棲的話表現出什麽情緒來,白希清麗的臉蛋上一直浮著淡雅的微笑,眉眼間有著為人母的嫵媚和溫柔。

  她看著一臉氣憤的墨烏棲,笑了笑,安撫地說:

  “大姐,你別生氣,晉修不是那種輕易就會被女人勾.引的男人,林筱住在西苑,他不是住在郊區的嗎,如此可見,他對林筱,應該是沒有那種想法的。再說,如果他對林筱有想法,我搬回去,也隻會弄巧成拙,以著他現在對我的討厭程度,我還不如給他們時間‘自由發展’呢。”

  蘇秉謙的案子五天後開庭,林筱應該在西苑住了不多長時間了,她這些天一直在想要不要找個時間去見見林筱,可想來想去,還是覺得先等等,等到開庭後再說。

  就連那天蘇琳被靜安醫院那幾名護士欺負的事,她也沒有告訴墨晉修以及墨家的任何人,一是蘇琳不讓她說,二是以著她現在和墨晉修的關係,她若是說了,指不定墨晉修還會以為她是嫉妒林筱呢。

  自那天在醫院見過後,這些天,她都沒有再見過他,但不見,並不代表她不知道他的情況。

  有關墨晉修的近況,幾乎每天都有人跟她說,有時是江博,有時是趙芸,就連墨尚術和墨老爺子,也會告訴她。

  她安慰自己,就當是放養他一陣子,他身邊除了一個林筱想入非非外,沒有別的女人對他投懷送抱,他隻是失了憶,不是變傻變蠢了,既然都開始懷疑林筱,那應該不會和她發生什麽。

  墨烏棲拿怪異的眼神看著她,一雙秀眉皺得死緊,半晌,才說:

  “楚楚,你別太放心了,林筱那女人會裝得很,她在晉修裝得一副溫柔乖巧的模樣……上次,你陪我去醫院,她帶我去看醫生的事,你還記得吧?”

  墨烏棲猶豫了下,才提起上次的事,麵上流露出幾分羞愧之色。

  楚歡點頭,說記得。

  墨烏棲抿了抿唇,坦承自己曾經對她的*心思:

  “楚楚,其實上次,我不是真的病了,是裝的,那時候,我想知道你是否真的懷孕,把你騙去醫院的,當時我一看林筱送給你的那些水果,就知道,她也是在試探你。”

  楚歡倒是沒想到墨烏棲會主動的說出自己當初的企圖,她無所謂的笑笑說:

  “嗯,我知道,那些事,都過去了。”

  她這人其實很善良,都是秉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則,誰對她好一分,她會十分的回報。

  墨烏棲是有野心,為了利益,曾經想過把她趕出墨家,但和墨烏梅以及蘇媛相比,她相對是善良的了。

  她和墨晉修結婚的第二天去墨家,那時就用超能力探過墨烏棲和墨烏梅,當時她看到的,墨烏棲雖然傲慢,但沒有墨烏梅那份歹毒心腸。

  墨烏棲羞愧地眼神閃了閃,繼續說道:

  “林筱當時就跟我達成了合作……所以,楚楚,林筱這個女人,你一定要防備著些。”

  楚歡點頭,答了聲好。

  墨烏棲稍稍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才又溫和地問:

  “楚楚,你明天真的要去做羊水穿刺嗎?其實你現在根本沒有必要去做這個,爺爺和我二叔他們都是相信你的,而且,你肚子裏懷的可是雙胞胎,雖然說在靜安醫院做羊水穿刺很安全,但風險再小,終究還是存在的。”

  楚歡抿了抿唇,又淡淡一笑,右手輕撫上自己微凸的腹部,緩緩開口:

  “我已經決定了。這兩個寶寶,從一開始被太多人懷疑過,那時候是不到時機,否則也不會等到現在才做羊水穿刺。”

  靜安醫院。

  墨晉修看著從左邊第三個帶鎖的抽屜裏找出來的手寫‘合同書。’

  合約出自他自己的筆跡,內容,和他剛才接的電話內容相關。

  合約上麵的日期,是幾個月前,也就是他忘了的那段日子的某一天,他眉峰輕凝,把合約內容重新瀏覽一遍,然後,在看到最後一句時,他狹長的眸微微眯起。

  磁性的嗓音自輕啟地薄唇裏溢出‘……否則,係違約豬肉償還!’

  這句話,有兩個字,不是他寫的,雖然字跡很像,但他認得自己的字,那個‘豬’和‘還’,都是摩仿的。

  下麵,有簽名,落款,楚歡!

  字如其人,清秀而不失靈氣。

  簽名用的是行書,可見,這兩個摩仿他字跡的字體,應該是練了許多遍,才能寫得那麽像,連力度,都和他寫的一樣。

  他很好奇自己為什麽會寫這樣一份合約,肉.償?

  那個女人身上哪有幾兩肉,可笑的是,她居然在後麵改成豬肉償還,她現在,倒是真在往豬的方向發展。

  盯著手中的合約,他唇畔不自禁地浮起一抹淺淺的弧度,眼前浮現出楚歡的身影,明天,就是她來醫院做羊水穿刺的日子了。

  老爺子讓他找她道歉,阻止她做羊水穿刺的檢查。

  五天前,他去了一趟墨氏集團,可是,卻看見她和程景淵一起離開,這些天,他就再沒有去過。

  她也沒有來醫院找過他,沒有給他打過一個電話,與其說他們是夫妻,不如說,是陌生人。

  門外,咚咚的敲門聲響起,他沒有抬頭,隻是說了聲‘進來’,門被推開,林筱提著一個袋子,笑容明媚的走了進來:

  “墨醫生!”

  她眉眼含春,音調嬌柔,白色護士服裏麵穿著一字裙,隨著她走路,那裙子以及修長的雙腿在寬大的護士服下麵若隱若現,好不嫵媚。

  墨晉修聽見聲音才抬起臉,深邃的眸掃過她手中提著的袋子,淡淡地問:

  “有事嗎?”

  見他抬頭看向自己,林筱臉上的笑越發明豔不說,還不知怎麽那麽愛臉紅,整個人就像那熟透等人采摘的果實,花了她兩個月工資買的香水味成功的驅逐了室內的消毒水味。

  “墨醫生,我見你中午沒吃幾口飯,剛才特意去給你買了一些點心,你現在吃點吧。”

  中午的時候,墨晉修在食堂用餐,沒吃兩口,就又上了手術台,這不,他一下手術,她就趕緊出去給他買點心,來獻殷情。

  不僅如此,林筱這些天工作也拚命,可能是墨晉修那天的話對她起了作用,她想好好表現,以便當然護士長,這些天,她就像是打了雞血,不怕苦不髒不怕累。

  墨晉修不知是沒有聽見她的話,還是不想回答,他盯著手中的合約看了幾秒,直到她走到辦公桌前,他才動作緩慢,姿勢優雅地將合約折疊。

  林筱眼尖,看見他上麵那合約兩個字,立即好奇地問:

  “墨醫生,你這是什麽合約,好像是你親手寫的啊?”

  墨晉修動作微微一頓,重新抬眼,這次不像剛才那樣看她一眼就低下了頭,而是盯著她看了幾秒,直看得她芳心大亂,他才疑惑地搖頭:

  “我也奇怪自己什麽時候寫了這樣一份合約。對了,我聽說,之前我兩次住院的時候,都是楚歡在醫院照顧我。你也一定認識她吧?”

  林筱微微一怔,不明白墨晉修為何突然提起楚歡,但答得還算快,語氣也很正常:

  “嗯,我認識楚小.姐。墨醫生,你先吃東西吧。”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