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295節

不僅要當幹媽,還說要立即和她的幹兒子幹女兒見麵,請他們吃飯,楚歡打趣的說:
  “你怎麽知道是你的幹兒子和幹女兒,我都沒有讓陳主任告訴我寶寶性別的。”
  程景怡在電話裏興奮得不得了:
  “楚楚,你傻啊,你懷的可是異卵雙胞胎,這代表著,龍鳳胎的機會特別大,我可是有預感,肯定是雙胞胎,最好是哥哥和妹妹的組合,要不我們打賭吧,要是我猜對了,你就把這雙胞胎送給我。”
  幸好楚歡喝進嘴裏的水在前一秒咽下了喉嚨,若是晚一秒,難保被她的話嗆住,敢情那丫頭是來搶她的寶寶的。
  楚歡笑著打趣:
  “想要龍鳳胎,你就趕緊的找個男人,生一對去啊,與其讓我把寶寶送給你,不如讓我把自己送給你。”
  這對寶寶可是比她的命都重要的。
  “若是把你送給我,我可以轉送別人嗎?”
  程景怡在電話那端煞有介事的問,楚歡不知道她這電話是在程景淵辦公室裏打的,而她那邊開的是外音,她說的話,程景淵全都聽著呢。
  程景怡說這話時笑冪冪地看著她哥哥,結果遭來他狠瞪了一眼,楚歡正好有事,沒有再和她鬧下去,約好中午一起吃飯,就掛了電話。
  中午,楚歡走出公司大廈,就看見程景淵的車停在路旁,他坐在車裏沒有下來,但從降下的車窗處,可以看見他五官俊朗的臉龐。
  她走得近了,他才下車,拉開後麵的車門,笑著說:
  “楚楚,景怡這丫頭非讓我來當司機,接她的幹兒子和幹女兒去吃午飯,楚楚,恭喜你!”
  後排車廂裏,程景怡笑得眉眼燦爛,眼珠子直盯著楚歡的肚子瞧:
  “楚楚,你快上來,讓我看看我的幹兒子和幹女兒。”
  楚歡衝程景淵說了聲‘謝謝’彎腰鑽進車裏,程景怡的手立即就伸了過來,她溫柔含笑地任她把手放在自己腹部,輕聲說著:
  “現在還感覺不到胎動,等過些天,應該就能感覺到了。”
  寶馬X6上路,很快消失在車水馬龍裏,楚歡並不知道,在集團VIP停車位上,黑色阿斯頓裏,墨晉修一臉陰沉地坐在主駕座裏。
  他比程景淵先來,阿斯頓停在VIP停車位上後,掏出手機準備給楚歡打電話時,卻不經意一眼瞟到路旁緩緩停下的車。
  他對程景淵並不熟悉,若說記憶深刻,也是因為那天早上他去接楚歡上班,記者拍到了他的車。
  而他,竟然出乎自己意料的,一眼就認出了那車牌。
  他沉了俊顏,手機捏在手裏許久,卻遲遲不撥打電話,一直坐在車裏,想看看自己的猜測是否準確。
  果然,幾分鍾後,他看見了從大廈裏出來的楚歡,雖然在集團上班,但她沒有穿工作服,而是穿著寬鬆的孕婦裝。
  她似乎比那天在醫院見到的,又豐滿了一點,穿著一件淡綠色的外套,眉眼含笑,淡雅溫和,看在人眼裏,說不出的賞心悅目。
  她徑自走向路旁,看都沒往他的方向看一眼,看著她和程景淵愉快的互動,他五官線條越發的冷凝。
  他冷眼盯著那寶馬X6,恨不得從眼底迸出幾把刀子把那幾個車胎都給紮破了胎,放了氣,讓他的車子跑不了。
  楚歡上車那一瞬,他轉身就要拉開車門下去,可手觸及到車門時,又頓住,狠狠的皺了皺眉,又鬆開手,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
  車上,程景怡雖然沒有感覺到幹兒子和幹女兒的回應,但她興奮不減,霸道的說:
  “楚楚,等你能感覺到我幹兒子和幹女兒動的時候,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我上午的時候,先給他們買了兩張碟子,還有別的禮物,正在準備中,對了。”
  “楚楚,你有沒有給我幹兒子和幹女兒起好乳名,要不,讓我這個當幹媽的起吧!”
  “……”
  楚歡基本是都是點頭或搖頭,沒有機會說話,程景怡的興奮度不亞於她這個親媽,一路上,她嘴裏不停的說著幹兒子幹女兒,對墨晉修隻字不提,楚歡心裏感動於她的體貼。
  快到楚館的時候,透過車窗玻璃,楚歡正好看見一家商場外麵被人推倒在地的蘇琳,她臉色一變,脫口喊道:
  “程大哥,停車。”
  “怎麽了,楚楚?”
  程景淵沒有注意到商場外麵的情景,聽見楚歡的聲音,他以為是她有什麽事,急忙從後視鏡裏看了她一眼,順著她的目光,看向車窗外,耳畔,她的聲音帶著一絲擔心:
  “是蘇琳,她被一個女人推倒了,在後麵那家商場外麵。”
  剛才那一眼,楚歡正好看見蘇琳被人推倒在地,她身旁,似乎還有一地的東西。
  不論她多討厭蘇家的人,但對蘇琳,她一直是當成朋友的,隻不過,從墨晉修失憶後,她就沒有再見過蘇琳,原以為她回了S市繼續上班,不想,今天會在這裏碰巧看見。
  程景淵方向盤一打,減了車速,把車安全停在路旁,距離後麵的商場有一段距離,盡管楚歡擔憂的喊著蘇琳被人推倒,但她現在身份特殊,他不敢急刹車。
  “楚楚,你和景怡在車裏等著,我過去看看。”
  車一停下,他就轉頭衝後排的楚歡說。
  商場外,蘇琳被幾個女人圍住,楚楚不適合過去,那幾個女人不知是不是和蘇琳有仇,萬一傷到楚楚,就不好了。
  楚歡明白他的擔心,點頭答應,催他趕緊去。
  商場外麵,蘇琳忍著痛,默默地從地上爬起來,蹲著身子撿撒了一地的物品,頭頂上,羞辱和嘲諷聲一片。
  可能是惱怒於她的沉默,當她伸手去撿那包衛生巾的時候,其中一個女人上前一步,抬腳就踩了上來,那一腳,不僅是踩在衛生巾上,還踩在了她的手背上。
  蘇琳不防,被尖細的高跟鞋狠狠一踩,頓時一股尖銳的疼意自手背傳遞到大腦中樞神經,她痛得發出一聲噝的悶哼,正抬頭,身後卻傳來一聲沉怒地男聲:
  “你們幹什麽?”
  隨著沉怒的聲音入耳,男人身影緊隨而至,下一秒,踩在她手上的女人被人推得身子一個踉蹌,腳不得已離開她的手,男人彎腰,伸手扣住她手腕。
  撞入視線的,是一雙漆黑如潭的眼眸,眸底慍怒和關切交織。
  不知是他眼底的關心觸動了她脆弱而敏感的心弦,還是他扣在她手腕的溫熱和拂入鼻翼的清冽氣息擾亂了心緒,對上他眼眸的那一刻,蘇琳的心,輕輕地顫了顫。
  “阿琳,先起來。”
  程景淵深邃的眸掃過她被踩傷的手背,壓下怒意,將她蹲著的身子扶起來,剛才她被推倒,這會兒身上還沾有塵土,他沒有立即幫她拂去塵土,而是垂眸掃過地上的那包衛生巾,看向欺負她的幾個女人時,眸色倏然淩厲。
  那四個女人被他盯得心頭一寒,好似周遭溫度都驟然結冰了似的,幾人相視一眼,轉身就想離開。
  “等一下!”
  程景淵冷聲開口,目光嚴厲的盯著剛才用腳踩蘇琳的女人,沉聲道:
  “做為一名醫護人員,還是靜安醫院的護士,你這樣對你曾經的上級,就算蘇家和墨家有恩怨,但蘇琳和墨晉修依然是朋友。我現在若是一個電話打去醫院,你覺得你還能在醫院混下去嗎?”
  那女人驀地白了臉色,她不可置信的瞪著程景淵,似乎很意外他居然記得自己,心慌之下,倒忘了辯解,冷硬的問:
  “你想怎樣?”
  “你別想嚇唬我們,墨醫生會失憶都是蘇秉謙害的,那時候蘇琳還在靜安醫院上班,說不定,就是她給墨醫生下的藥,就因為墨醫生把她當朋友,她才能得逞。”
  另外一個女人氣憤的說,伸手拉了拉那個嚇得臉色發白的女人,以示安撫。
  蘇琳氣得臉色有些發白,剛才她已經解釋過了,但她解釋的結果,是被這幾個女人扔掉了東西,還把她推倒在地。
  感覺到她的情緒,程景淵握著她手腕的力度微微一緊,薄唇一勾,冷笑道:
  “你們說蘇琳給墨晉修下藥,那好,你們今天拿出證據來,要是拿不出證據,我就告你們一個誹謗。”
  程景淵隻認識其中一個女人,是靜安醫院的護士,之前他住院的時候,那女人照顧過他,就是在照顧他的期間死了親人請假的那個。
  另外三人,他不認識,不知道她們是不是也同樣是靜安醫院的護士。
  可能是他的氣場太冷冽強大,又字字句句嚴厲而威脅,話落,他已經掏出了手機,隨時準備撥打電話的架式讓那四個女人心生了怯意,她們一個個的不敢再像剛才那樣氣焰囂張,心裏,明顯的都慌亂了起來。
  證據,她們自然是沒有的。
  四人麵麵相覷了一眼,剛才沒有說話的其中一人大著膽子說:
  “我們是沒證據,但林筱有蘇秉謙害墨醫生的證據,是蘇秉謙親口說的,要至墨醫生於死地,林筱拒絕了蘇秉謙,他自然會找他的女兒蘇琳做這種缺德事。”
  程景淵眼睛犀利地眯了眯,抓著重點質問道:
  “這話,是林筱告訴你們的?”
  “當然,林筱現在可是墨醫生身邊的紅人,她的話,肯定也是墨醫生的想法,至於證據,早晚有一天,墨醫生會找到的。”
  那女人一聽這話不僅沒有否認,還傲慢的挺了挺背脊,一副林筱得了勢,她就跟著升天的得意模樣。
  “我等著你們找到證據的那一天。”
  蘇琳的聲音帶著一絲冬季的冷意,清冷的眸子裏一片明淨,她沒有做過的事,不管到什麽時候,都不會害怕。
  “哼,我們墨醫生一定會找到證據的。”
  那個女人瞪了她一眼,又悻悻地看了看程景淵,衝其他幾個女人使了眼色,四人轉身快步離去,程景淵還想叫住她們,蘇琳卻平靜地阻止了。
  “讓她們走吧!”
  程景淵沉澱了下自己的情緒,低頭,視線觸及蘇琳被踩得破了皮,青紫一塊的手背,又皺起眉頭,關心地說:
  “阿琳,你的手受傷了,要不要去醫院拍個片子。”
  蘇琳搖頭,扯動嘴角,牽起一抹苦澀的笑:
  “沒什麽,回去擦點藥膏就好了。剛才,謝謝你。”
  她抽出自己的手,眸光自他臉上移開,看到地上那包衛生巾,臉上又泛起一抹尷尬的紅,抿唇猶豫了一下,彎腰去撿。
  她的手還沒觸及到衛生巾,程景淵卻先一秒將其撿起,她心頭一驚,站起身,看著他撿起那包衛生巾,大步走到路旁,將其扔進垃圾筒裏。
  蘇琳捏著袋子的手,一點點收緊,眸光複雜的看著高大的背影遠去,又轉身,邁著成穩的步子朝她走來,陽光打在他頎長挺拔的身影上,五官線條深刻而俊朗。
  “阿琳,我的車停在前麵路邊,楚楚和景怡在車裏,你先過去,我等一下就過來。”
  程景淵返回到她麵前,抬手對她指了指他車停的方向,又說了車牌號,坐在車裏的程景怡和楚歡一直關注著他們這裏,雖聽不見他說什麽,但見他指著那個方向,程景怡就立即打開車門下來。
  看見她下來,程景淵嘴角勾了勾,再次說道:
  “景怡下來了,你先過去。”
  也不給蘇琳拒絕的機會,說完,他轉身就朝商場大門口走去。
  蘇琳僵滯地站在原地,看著程景淵的背影消失在商場門口,身後,程景怡和楚歡一起走來。
  “阿琳,程大哥做什麽去了?”
  楚歡疑惑地看了眼商場門口,收回視線,眼角餘光蘇琳青紫的手背,頓時變了臉色,關心地問:
  “阿琳,你這手怎麽弄的,是剛才那幾個女人弄傷你的嗎?她們真是太可惡了。”
  ………………………………
  親們有好的名字,可以提供一下給楚楚的寶寶用哦,【景怡幹媽,好好的想乳名哈!】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