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290節

江博有些煩燥的皺眉,要一下子跟他解釋這麽多事,還真是麻煩,他想起還在樓下等他的楚歡,頎長身軀站了起來,淡淡地說:
  “我一下子對你說太多,你會消化*的,這幾個月發生了許多事,等你康複了,我再詳細的說給你聽,包括你和楚楚的關係……”
  “你是怕她在樓下等急了?既然如此,你走吧,過幾天我再找你。”
  江博是真的怕楚歡在樓下等急了,可是被墨晉修說出來,總感覺變了味道,他眉頭皺了皺,雙手插進褲袋,居高臨下的看著靠在病chuang上的男人,沉聲道:
  “晉修,我不管你剛才用那護士的手機查了什麽,但有一點我必須告訴你。我對楚楚,是兄妹之情,昨天跟她一起來的那個女孩子,是我尋找多年的親妹妹,而她,是楚楚當年救下的,她們兩人情同姐妹。別說我現在有了白鴿,就算沒有白鴿,我江博,也不會奪朋友之妻。”
  可能是他這番話太過嚴肅,墨晉修臉色僵了僵,倒沒有發火,隻是在心裏消化著他說的這些信息,他心裏,因為他說了這麽多,自己卻一點都記不住而煩燥,試圖去想,可剛動腦,頭就癮癮作痛,他眉頭,也跟著皺了起來。
  江博話音微頓了下,見他難受的皺眉,他心裏又有些不忍,歎了一口氣,告訴自己不要和他一個病人一般見識,稍微放柔了語氣,語重心長的說:
  “當初,你和楚楚的婚事,是墨爺爺做主的,你一開始對她的態度就像現在這般惡劣,但後來,你漸漸地喜歡上了她,甚至為了她連自己的命都不顧,而她對你,也是一往情深,當初林筱給你們下藥,就是想讓你們相互忘了對方,她好有可趁之機,早知道你會失了記憶讓楚楚這般傷心,還真是應該讓她也服下一粒藥丸,忘了你,省得被你傷了心。”
  江博的溫和沒保持到最後,語氣又變得冷硬,隱隱惱怒。
  墨晉修聽得怔怔地,看著江博那張峻冷的臉,這麽多年的兄弟,他對江博的了解就如同對自己的了解,他雖然身為MIE的老大,但平日對朋友溫潤謙和,親切隨意,很少用這種嚴肅和惱怒的語氣說話。
  現在,他這樣的語氣,那代表著,他真的怒了。
  他的惱怒,是因為楚歡,或者說,是因為他對楚歡的態度,他眉頭再次皺了起來,難道,自己失了記憶前,真的如他們說的,很愛楚歡?
  可為什麽,自己一聽見她的名字,就覺得厭惡,甚至有種恨得牙癢癢的感覺,按理說,他之前深愛著她,即便失了記憶,潛意識裏,也應該是對她有好感的才對。
  他閉上眼,想要想起有關楚歡的點點記憶,可是,大腦裏一片空白,根本搜不到任何有關她的記憶,反而是一陣陣的疼痛從大腦皮層裏傳來,他痛苦的抬手捂著頭……
  “你想不起來就別想了,反正楚楚短時間內也不會來打擾你,你就好好的休養吧。”
  江博一臉擔憂的阻止,心裏暗自想著,等找出下藥的那個人,一定讓她生不如死!
  ………………………………………………………………
  楚歡走的樓梯。
  十幾層的樓層,她走得很慢,放空了心,什麽也不想,隻是盯著腳下的大理石台階,一步一步的往下走。
  可是思緒不由人,在這個有著她和墨晉修許多回憶的地方,她不需要刻意去想,那一幕幕過往就如放電影似的在眼前播放,清晰得對方每一個笑容,每一句話語,甚至,是每一個眼神,都刻在腦海裏一樣。
  記憶越清晰,心痛,就越深刻,想著他醒來後的兩次見麵,她心裏的痛就如漲潮一般,浪濤翻滾。
  這才隻是一個開始,她已經痛得難以忍受了,若是他永遠記不起來,永遠以這種厭惡的眼神看自己,永遠說話都像帶著刀子一樣,她要如何承受。
  剛才,她說短時間內不會再來看他,心裏,是真的那樣想。
  不是惱恨於他對自己的態度,而是,不想讓他越來越討厭自己,她嫁進墨家的最初,他也是這樣的態度,可那時,她有的隻是憤怒,和不服輸的倔強。
  並不覺得心裏難受。
  不像現在,他一個眼神,一句傷人的話,就像刀子刺著她的心,明明一顆心都被他傷得鮮血淋淋了,她卻對他恨不起來,似乎,除了心痛,就隻剩下心痛了。
  這種感覺,糟糕得她都不知道該怎麽辦。
  不知不覺,她竟然從第十幾層樓走到了一樓。
  在一樓大廳裏,碰到給墨晉修帶晚餐來的趙芸和墨尚術夫妻,楚歡眸底閃過絲驚愕,連忙收拾起自己的情緒,禮貌的開口喊:
  “爸,媽!”
  她提著保溫盒的手抬高了些,試圖擋住麵前那片濕了的布料,可是那保溫盒太小,根本擋不住她麵前濕了的衣服,墨尚術和趙芸一眼就看見了。
  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墨尚術溫和地問:
  “楚楚,你給晉修帶的晚餐,他沒吃嗎?”
  楚歡眸底掠過一絲失落,很快又恢複了淡然,輕聲答道:
  “沒有,現在的他,就像最開始的時候一樣,對我隻有討厭。”楚歡說到這裏的時候,頓了一下,眼簾斂了斂,又才抬眼看著墨尚術和趙芸:
  “爸,媽,晉修現在討厭我,這段時間,我就不來醫院影響他康複了。”
  墨尚術微笑著點頭,轉眸看向自己妻子,後者會意,保養極好的臉上浮起一抹溫和的笑,說來也真是奇怪,趙芸對楚歡的態度,和她兒子的態度總是截然相反,她兒子欺負楚歡,她就忍不住對她溫和,他兒子深愛楚歡時,她又雞蛋裏挑骨頭,硬是要從她身上挑出一點刺來。
  如今,墨晉修忘了楚歡,看到她眉眼間難以掩飾的悲傷難過,她就又心軟了,溫和地說:
  “晉修現在失了記憶,他說的那些話,你別放在心上,等他哪天記起來了的時候,他不悔青了腸子才怪,這段時間,你就別理他。”
  趙芸的目光停落在楚歡麵前染了一大片湯漬的衣服上,突然又想到什麽似的說:
  “楚楚,你懷孕快三個月了,還沒做過一次產檢吧,改天我讓陳主任安排一下,做一個檢查,你別因為晉修的事傷心難過,那樣會影響到寶寶情緒的。”
  楚歡怔了怔,麵對趙芸的一臉關心,她隻好答應:
  “好,那就辛苦媽了。”
  …………………………………………………………
  “你怎麽突然提起讓楚楚做產檢?”
  電梯裏,墨尚術有些疑惑的看著自己妻子,之前有晉修,他們根本不需要操心楚歡肚子裏的孩子。
  相反,他們的操心還會被認為是企圖*。
  趙芸若有所思地蹙了蹙眉,又歎息一聲,悶悶地說:
  “我是覺得楚楚現在很可憐啊,以前晉修為了她不顧一切的時候,我是真的覺得她缺點多多,隻知道享受晉修對她的好,晉修每一次出事,她都找不到人影,就連前天晚上也是,當時,我很生氣,甚至覺得晉修忘了她,是件好事。”
  “可是,聽你們說,她是為了拿到蘇家的罪證,不惜以自己為餌,才沒有來得及到醫院的時候,我對她的不滿,就一下子少了,剛才看見她一臉的難過,我的心就軟了。”
  墨尚術勾唇一笑,語帶調侃地道:
  “我看你以前就是吃兒子的醋,才會看楚歡不順眼,實際上,她是個不錯的女孩子,要沒有她在M國那段經曆和她巧合的懷孕,我對她,根本沒有任何的不滿。”
  電梯/門開,趙芸眨了眨眼,走出電梯,麵上流露出恍然之色:
  “你剛才,是不是以為我提議讓楚歡做產檢,是為了趁機確認她肚子裏的孩子是不是晉修的?”
  “嗯,我是這樣覺得,你若是還懷疑她肚子裏的孩子,就沒必要,在這之前,白狼已經跟我解釋過了,說他對楚歡一直是一廂情願,楚歡在M國沒有被任何人欺負過,她是清清白白的,她肚子裏懷的,是我們墨家的子孫。”
  “白狼,就是那個姓祁的?”
  趙芸眉頭皺了皺,提到姓祁的,她就不由自主想起顏洛橙,想到那丫頭對自己的威脅,心裏終歸是有些不爽。
  墨尚術和她並肩走著,點頭解釋:
  “嗯,就是他,那天晚上在電視台外麵,也是因為有人開車撞楚歡,他正好遇見,衝出去救了她,然後趁她驚嚇之際才占她便宜……”
  “照你這樣說,現在晉修失了憶,他會不會趁虛而入?”
  趙芸臉上閃過擔憂,不為別的,就為了楚歡肚子裏的孩子,她也不能讓別的男人搶走她啊!
  那可是他們墨家的子孫!
  ……………………
  求月票!!!!!
  ☆、307 墨醫生,你對我這麽好
  江博打開車門,見楚歡坐在副駕座上,心裏不知在想什麽,眉眼安靜的模樣,讓人看著,忍不住心疼。
  “楚楚,是不是等急了?”
  打開主駕座的門坐進去,江博唇角勾起一抹淺笑,眉宇溫潤,語帶關切地問。
  楚歡收起了思緒,轉過頭衝他輕輕搖頭,垂眸,拉過安全帶係上,聲音輕緩:
  “沒有,你下來得很快。”
  江博沒有立即係上安全帶,而是側了身,墨玉的眸停落在她白希的臉頰上,盯著她看了兩秒,才溫和地說:
  “楚楚,你別因為晉修剛才的話難過,我已經狠狠罵了他一頓,對於失憶一事,他自己也很苦惱,剛才他試圖去想那幾個月發生的事,可是一想就頭痛……”
  “他沒事吧?”
  楚歡聽得心一窒,關心的話脫口而出。
  被她清弘水眸緊緊盯著,江博歎息一聲,扯起一抹淺淺地笑,說:
  “你別擔心,他沒事,我告訴他,在他失去記憶之前,很愛你,讓他就算現在忘了你,也不要這麽傷你的心,省得他想起來的那一天再後悔。”
  楚歡心口,窒息感,一陣陣地。
  江博那些話裏似乎衍生出了無數根鋼絲,穿過她身體,拴緊了她心髒,將其緊緊地拉扯,她的心,就在那左右拉扯中疼得撕裂,無法呼吸。
  她還清楚的記得那晚他在她耳畔說‘歡歡,我愛你’這幾個字,那時,他是那樣的情深似海,她一度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可,如今,他愛她,這麽簡單的幾個字,隻能從旁人嘴裏聽見,從他嘴裏說出來的,卻是刀子般鋒利的厭惡。
  她雙手,用力地攥著,借著指甲陷入手心的疼意來緩解心要窒息的疼痛。
  很想堅強一點,可是眼淚,卻不知不覺的蓄滿了眼眶,視線被氤氳霧氣遮蓋,連麵前的江博都看不清楚,她幾近慌亂的轉過頭,抿緊了唇,微仰著臉,生生把淚逼回去。
  江博的話頓住。
  看著楚歡難過的轉過頭,他眸底閃過一抹心疼,薄唇動了動,最後隻是安靜地坐正身子,低頭係安全帶,然後發動車子,上路。
  過了幾分鍾後,開車的江博才又開口,說:
  “晉修剛才問我是誰給他下的藥,他是想知道這幾個月發生的事,等過幾天,我把這幾個月的事統統告訴他,相信他了解了之後,就不會再用那種惡劣的態度對你了。”
  “別那麽快告訴他,等他完全康複了再說。”
  楚歡轉過頭來,眸子裏沒有了剛才的氤氳水氣,而是一片似水的清澈,和毫掩飾的擔心,就算他現在對自己沒有絲毫愛戀,有的隻是厭惡刻薄,可她心裏,愛著他,受了再大的委屈,也依然情不自禁的替他考慮。
  “嗯,我也是這樣跟他說的。”
  江博微笑著回答,想了想,又說:
  “給晉修下藥的人,我覺得林筱是嫌疑最大的,畢竟她之前就對你和晉修下過藥,隻不過,她給晉修的那支錄音筆裏,蘇秉謙有提到讓她給晉修下藥一事,如此一來,反而讓人覺得她最沒嫌疑。而且,我們現在沒有任何的證據證明是她,她又住在墨家……楚楚,過了春節,你要不要搬回墨家去住?”
  對於林筱,他不知道墨老爺子和墨尚術是怎樣打算的,蘇秉謙一事,墨家想讓林筱做為證人之一,按說,蘇秉謙現在都被關押了,他們沒有必要因為她是證人之一,就那麽好的待遇,讓她住進墨家去。
  “不,我暫時不會搬回去,你剛才不是說,晉修有問起誰給他下藥的嗎,既然如此,這件事,他自己會查的,他隻是失去了幾個月的記憶,其他方麵,沒有受到影響,相信他自己能查清楚的。”
  “這倒也是,他隻是失憶,不是癡呆,就讓他自己查去好了。”
  江博讚同的笑笑,讓他自己去調查,自己去想起忘了事,最後再自己去後悔現在對楚楚的惡劣態度。
  ………………………………………………
  小時候過春節,總是很開心,長大後,雖然覺得春節冷清了些,可有親人朋友,楚歡又性格樂觀,依然很容易就快樂。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