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277節

  李詩雨渾身全一寸神經都僵滯著,整個人像是被人用釘子釘在了牆上,灌入肺葉的熟悉氣息勾起了回憶,往事如潮……

  “靳時!”

  許是隔得太久,這兩個字從她紅唇裏吐出,滲了生硬和無措,不知該如何麵對。

  男人高大的身軀一僵,扣在她肩膀的手力度驀地一緊,那雙幽冷的眸盯著她看一秒,突然鬆開她,轉身,離開!

  李詩雨的心,猛地一沉。

  他,已經不再是當初的靳時了。

  望著他冷傲的背影,她,鼻端,狠狠發酸。

  她緊緊咬著唇,以壓製心頭翻騰的難過,看著在沙發前坐下,始終對她淡漠如冰的男人,想到自己來的目的,又深深地吸了口氣,走過去。

  在沙發前停下腳步,並沒有坐下,就那樣站在他麵前,看著他說:

  “靳時,我今天來,是請你向媒體澄清一下,那些禮物的事。”

  靳時冰冷的眼神看著李詩雨,她頓時覺得有一股寒意從腳底竄了進去,瞬間就蔓延了全身,這室內分明開著暖氣,卻好冷。

  “你要我以什麽身份澄清?”

  靳時問得漫不經心,嘴角的笑,冷而嘲諷。

  ……………………

  以什麽身份。

  李詩雨雙手不斷緊攥,狠狠一咬牙,豁出去的說:

  “隻要你澄清這件事,我就答應你那天的要求,做你的情.人。”

  ‘情.人’兩個字,似一把鋒利的刀子,靳時把這把刀子遞給她,要她自己拿著刀子刺進自己的心窩。

  痛嗎,她不知道。

  “嗬嗬,李詩雨,幾年不見,你居然淪落到要做我情.人的地步了?你可懂,情/人的意思?”

  他嘲諷的話,把李詩雨臉上的顏色褪了個幹幹淨淨,眼裏閃過深深地羞辱和痛色,她唇瓣微顫地說:

  “我懂,你說的情.人,是指見不得光,沒有身份,隨叫隨到,哪怕你以後結了婚……”

  後麵的話,她說不下去了。

  曾幾何時,她賴在他懷裏,拉著他討論‘情.人’的定義……她剛才說的這些話,就是眼前這個男人,當初對‘情.人’這個詞,下的定義。

  想不到的是,多年後,她居然要做他的情.人,心,像被人撕裂了一般。

  “我可以結婚生子,你卻不許和別的男人曖.昧不清!”

  靳時高大的身軀從沙發裏站起來,頓時,一股陰影伴著壓迫感排山倒海席卷她……

  ……………………

  李京遠被調查,墨家直接受牽連。

  楚歡加班到很晚上十點,從大廈出來,直接走向那路邊的車,走得近了,才看見坐在駕駛座裏的人並非黑鷹,而是墨晉修。

  她眸底閃過一絲詫異,打開副駕座的門坐進去,低聲問:

  “醫院的事忙完了嗎,你在這裏,黑鷹呢?”

  墨晉修薄唇勾了勾,淡淡地說:

  “手術是做不完的,別的醫生可以完成的手術,我就沒必要親自操刀,況且,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他傾過身來,動作熟練的替楚歡扣上安全帶,低沉溫潤的嗓音夾著清冽氣息落在耳畔,楚歡身子微不可察地顫了顫,順著他的話問:

  “什麽重要的事?”

  墨晉修眸色深了一分,抬手,骨節分明的長指撫上她臉頰,幽幽地說:

  “中午,你好像,誤會我了。”

  啊?

  楚歡茫然的眨眼,他這話,什麽意思,指責她誤會了他?

  “歡歡!”

  車廂裏,燈光昏暗,男人眸色太過深邃,幽暗,楚歡心跳不受控製地亂了節奏,他那聲近乎呢喃的磁性嗓音入耳時,楚歡的心,莫名一緊。

  “我沒有誤會你什麽。”

  她蹙眉,為自己辯駁,分明是他生氣,哪裏是她誤會。

  “你有,你以為我把你放在路邊,是在生氣你拒絕了我搬回家去住的提議,其實,我不是生氣,我隻是有些鬱悶,還有些不安。”

  不安?

  …………

  今天七千字,求月票!!

  ☆、295 你若喜歡,下次,我還那樣愛你

  “你有,你以為我把你放在路邊,是因為你拒絕了我搬回家去住的提議,我不是生氣,我隻是有些鬱悶,還有些,不安!”

  可能是車廂裏太過寂靜的原故,墨晉修磁性的嗓音帶出一絲落寞,聽在楚歡耳裏,心尖驀地一緊。

  特別是最後那‘不安’兩個字,像是一根無形的繩子一下子拉住了她心髒,隨著他清冽的呼吸而左右拉扯,她的心,就在他深深地注視下,一陣緊過一陣。

  中午,她以為這個男人是生氣她的拒絕,生氣於之前程景淵替她替她弄掉眼角那根睫毛的事,沒想到,他現在承認的,是不安。

  他為什麽不安,無需他說得更詳細,她懂的。

  手,突然被他大掌捉住,絲絲溫熱從他指尖傳遞到她手上,滲透肌膚,漫進了心裏。他深深地凝著她說:

  “歡歡,不管是白狼,還是程景淵,我都不喜歡他們離你太近,我會吃醋,會擔心,特別是現在,你是自由之身,而我,被醫院那些事纏著,抽不出太多時間來守著你。”

  楚歡的心裏泛起淡淡地疼意,隨著他的話語,那淡淡地疼意自心尖上蔓延到她全身每一個細胞裏,她不知道,他心裏是這樣的不安。

  而他的這份不安,是因為她。

  見她蹙起眉心,他握著她手的力度微微加重,說著自己的心跡:

  “我不是不相信你,但我無法控製自己去胡思亂想,上午,看見程景淵把手伸到你臉上那一瞬間,我心頭,很生氣,很想衝過去,把他從你麵前拉開。”

  楚歡心微微一窒,清弘水眸坦然迎上他情緒翻滾的深邃眼眸,解釋的話輕柔綿軟:

  “不是你想的那樣,當時,程大哥說我眼角處有一根掉落的睫毛,怕落到眼裏,幫我拿掉。”

  墨晉修眸色如墨,悶悶地說:

  “我知道,知道你們沒有做什麽,我隻是嫉妒他們靠近你,如果可以,我希望守在你身邊的人,隻有我一個人。”

  楚歡心狠顫著,他的話,讓她既心疼,又欣喜,心疼他的情緒,欣喜他對自己的這份在意,似水眼眸裏浮起絲絲溫柔,她情不自禁地伸手摟住他脖子,仰起小臉,墨晉修心有靈犀地低下頭來,四片唇瓣,吻在一起。

  車廂裏的空氣,一瞬,染上溫馨,曖.昧。

  吻,繾綣

  氣息,糾纏。

  上午那小小的誤會在*的吻裏煙消雲散,所有的不安、嫉妒、心疼、內疚都在這個綿長的吻裏升華為濃濃愛意和似水柔情。

  良久,四片唇瓣不舍的分開。

  空氣裏,曖.昧氣息濃鬱,相對的眼眸,溫柔似水。

  “歡歡,加班這麽晚,你一定餓了,我請你吃宵夜去。”

  墨晉修眉宇舒朗,心情愉悅得很。

  楚歡臉紅如霞,氣息,還有些不穩,望著他柔情似水的眼眸,她心裏便覺得滿滿的幸福,語調帶著三分撒嬌的味道:

  “我想吃你做的飯。”

  她這話一出口,墨晉修眸底頓時綻出一層驚喜,他聽懂了她話裏的意思,俊臉上笑容明朗:

  “好,我們回家,我做飯給你吃。”

  “嗯。”

  楚歡溫柔點頭,她不知道自己怎麽了,這一刻,隻想和他在一起,想要驅逐他心裏那些不安。

  ………………

  半個小時後,楚歡跟著墨晉修回到郊區別墅。

  郊區的夜,很安靜。

  走進客廳,開燈,墨晉修牽著楚歡徑自走進廚房,嘴上溫柔地問著她想吃什麽。

  楚歡笑著說想喝粥,太晚了,不想讓他折騰著做其他吃的,她更想和他好好的說說話,多點時間相處。

  墨晉修切了瘦肉,給她做瘦肉粥,在廚房裏忙碌不過幾分鍾,等待粥熟的時間裏,他拉著她在沙發坐下,溫柔的吻上她的唇。

  楚歡沒有推拒,閉著眼睛享受片刻後,溫柔地回應著,墨晉修欣喜之餘,渾厚的舌靈活的滑入她口腔。

  舌與舌勾兌,嘻戲,他扣著她腦袋的大掌情不自禁的將她往自己壓,吻,由淺而深,她的清甜甘冽讓他深深沉迷。

  室內溫度,在熱吻裏節節攀升。

  他身體裏那股火很快就變得難以控製,渾身的燥.熱都集中到了腹部某一處,沉睡的欲.望在吻裏蘇醒,迅速膨脹。

  吻,漸漸地失了溫柔,變得急迫和狂熱,呼吸,越來越粗重。

  懷中的女子嬌軀癱軟無骨,那一聲聲嬌吟淺喘似一片片柔軟的羽毛涮過他心髒,惹得他心尖一陣陣的酥.軟,身體裏的火被撩到了極致。

  他想要得更多,某種念頭越來越強烈。

  “歡歡!”

  他輕喚,大掌從她衣擺下方探進去,掌心觸及她清涼嫩滑的肌膚,心間頓如一股清泉流過,他舒服得發出一聲輕喃,懷中的女子卻嬌軀一顫,小手驚慌的抓住他手腕。

  “晉修!”

  他壓下心頭翻騰的欲.望,唇瓣不舍的離開她的唇。

  唇一分開,楚歡立即大口的喘息,剛才,他吻得狂熱而急迫的時候,她覺得自己都快無法呼吸了。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