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26節

楚歡原本隻是一句氣話,可此刻被他這樣捏著傷口,眼神淩厲得似乎要在她身上挫出幾十個洞來,她心頭也驀地惱了。
  “我為什麽不知道痛?你捏著我受傷的地方了,墨晉修,你放開我。”
  “不想你這隻手廢了,就把話給我說清楚。”
  某人的怒意鋪天蓋地,如潮水般似要將她淹沒,不僅不放開她的手,反而在她疼痛中加重力度,楚歡低呼一聲,身子因為疼痛而朝前撲去。
  “我說什麽,這不是你想要的結果嗎?哎喲,墨晉修,你這個混蛋……”
  楚歡一惱怒罵人的話又脫口而出,墨晉修陰沉著臉,深潭似的眸子裏噙著冷酷絕決,似乎她不求饒,他真的會廢了她的手臂,哪怕她罵他也沒用。
  楚歡痛得直冒冷汗,她幾乎能聞見空氣裏有腥甜的味道,那是她傷口滲出的血跡,最後終是妥協在尖銳的疼痛下,她強忍著想要殺了這個男人的怒火,嘴上不得不求饒:
  “我說清楚,你放開我,想我說什麽,我都說。”
  墨晉修打鼻孔裏哼了一聲,刀子似的冷眸掃過她,大發慈悲的鬆開她手臂,冷聲警告:
  “楚歡,你休想在闖下這麽大的禍後一走了之,一會兒回到墨宅要是敢胡說八道一個字,我就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楚歡痛苦地咬著唇,被他捏得傷口出血的那條手臂根本不敢動彈,沒有力氣,也沒有膽量再去惹惱他,小聲地說:
  “想怎麽說都隨你,我不說話總行了吧!”
  “……”
  墨晉修眉峰不悅地皺了皺,眸子掃過她手臂,發動車子前冷漠地丟下一句:
  “你麵前的儲物盒裏有止血藥和紗布。”
  把她傷口捏出了血再給她提供止血藥,楚歡一陣心悶,這個混蛋是濟世救人的醫生,還是殺人的惡魔?
  拉開麵前的儲物盒,從裏麵拿出藥和紗布,除此外,沒有別的物件,這紗布似乎是給她量身定做的,楚歡抬頭看向身旁的男人,心裏一度懷疑他是故意準備好了止血藥和紗布。
  為的就是把她傷口弄出血。
  這個BT的男人!
  阿斯頓one77重新上路,如深海之魚穿棱進如墨的夜色裏,朝著墨宅的方向駛去,從後視鏡裏看著楚歡笨拙包紮傷口的動作,墨晉修心裏的怒氣稍稍緩和。
  如她猜測,那止血藥和紗布就是為她準備的,但並非為了把傷口給她弄裂,那隻是一個意外,是被她氣的,若非她說那些讓他想殺人的話,他也不會一怒之下就往她痛處捏。
  一隻手包紮很不方便,對於楚歡這個一點護理經驗都沒有的人而言,一隻手替自己包紮更是難上加難,她折騰了足足十分鍾,最後額頭上沁滿的香汗,不知是疼的,還是急的,好不容易包紮完,她長長地吐出一口氣,那隻胳膊已然僵滯得不敢再動彈了。
  耳畔響起一聲譏諷的冷嗤聲,她狠狠抿唇,不想看到那人嘲諷的表情,幹脆把頭轉向車窗外,可是該死的動作太粗魯,一個不防,咚的一聲響,額頭撞上了車窗玻璃。
  她“噝”的一聲悶哼,痛得發白的小臉驀地漲紅,耳畔,再次響起那人譏誚的話語:
  “玻璃撞爛了是要賠的。”
  賠是吧?
  楚歡磨牙,惱怒地抬手一巴掌拍向車窗玻璃,哪知墨晉修早一秒洞悉了她的心思,伸手按下了身旁的按鈕,她手拍過去時,車窗玻璃剛好降下,阿斯頓正好擦著一輛寶馬而過,她拍出去的巴掌來不及收回,就那樣生生拍在寶馬的玻璃上。
  耳朵裏鑽進那人嘲諷的笑聲,楚歡心頭的怒火颼颼往上漲,轉頭恨恨地瞪著駕駛座上的罪魁禍首,她敢肯定他是故意的,混蛋!
  罵人的話還未出口,手機鈴聲便響了起來。
  掏出手機,看到屏幕上顯示的來電時,她眸子微微一變,眼角餘光下意識地瞟向身旁的男人,這一舉動毫無疑問落進墨晉修眼裏,他冷眸瞟過她,嘲諷勾唇:
  “不敢當著我的麵接電話?”
  “我又沒做虧心事,為什麽不敢!”
  楚歡氣憤的反駁,話落,纖纖玉指按下接聽鍵,輕聲開口:
  “喂,程大哥。”
  “楚楚,你到A市了嗎?”
  墨晉修聽不見電話裏的聲音,隻是在楚歡用那柔軟的聲音喊對方‘程大哥’時,那俊美的五官頓時覆上一層薄霜,性/感的薄唇勾出鄙夷的弧度,就隻差奪過她手中的手機扔掉了。
  “我剛到了。”
  楚歡的聲音其實和平常一樣,並沒有特別的溫柔和情緒,隻是她和墨晉修相處時多半都處於惱怒狀態,才讓他有種錯覺,覺得她和別的男人說話都特別的溫柔,心裏十分不爽。
  “楚楚,景怡在任阿姨家裏,那樓下都是記者,你現在不能回去,你現在哪裏,我去接你。”
  “呃……謝謝程大哥,不過不用了,我現在墨晉修的車上。”
  身邊那個男人捏著方向盤的手力度在不斷加重,這區別待遇相差太大了,喊姓程的‘哥’,對他連名帶姓,甚至在說他的名字都像是咬牙切齒。
  他從後視鏡裏冷睨她一眼,腳突然踩下刹車……
  “啊……”
  楚歡一個不防,身子因突然的停車而猛的一晃,唇邊溢出一聲低呼,聽在電話那端的人耳裏,便成了擔憂和關心:
  “楚楚,怎麽了?”
  “沒,沒什麽,程大哥,我快到家了。”
  “那好,有什麽事記得給我打電話。”
  程景淵不是沒聽出她話語裏那絲異樣和遲疑,但他控製不住自己的心,總想多聽聽她的聲音,哪怕多說一句話亦會覺得溫暖。
  敏銳如他,怎麽會猜不出她為什麽突然‘啊’的一聲低呼,那突然的刹車聲在夜色裏是那麽清晰的傳入耳膜,他心裏僥幸的希望那個男人不是因為在乎楚楚才惱怒。
  “和無關緊要的人說那麽多,你可有給你媽媽打電話讓她放心?”
  楚歡一掛電話,身旁某人帶著酸意的聲音便冷漠的響起,楚歡抬眸以怪異的眼神看著他,冷笑道:
  “墨晉修,你是不是愛上我了?”
  墨晉修手裏方向盤一偏,車子直直朝路邊的花壇撞去,隻差那麽一點點就撞上花壇,突然的急轉彎嚇得楚歡呼吸一窒,尚示發作,耳畔落入某人譏諷的聲音:
  “你以為我是傅子鋒,還是程景淵?”
  “你……”
  楚歡以手順著胸口,告訴自己懶得和他一般見識,墨晉修見她說不出話來,心裏並沒有覺得暢快,反而胸口好似堵了什麽東西,一陣的鬱悶。
  楚歡沒有給她媽媽打電話,並非不孝順,而是不需要向媽媽解釋什麽,有景怡陪著媽媽,她很放心。
  阿斯頓拐入下一個路口後,視線裏遠遠映入墨宅的美麗夜景,墨晉修從鏡片裏看著楚歡說:
  “一會兒你什麽也不用說。”
  “哦!”
  楚歡正在心裏醞釀一會兒被他們家的人質問時要怎麽解釋,聽見他如此叮囑,眨了眨眼,難得的乖巧順從。
  兩分鍾後,車子駛進墨宅,阿南早已候在那裏,從車庫裏停著的那幾輛車便知,此刻,等著他們的人很多。
  “大少爺,少奶奶,老爺讓我在這裏等你們。”
  阿南恭敬的說,目光看向楚歡的時候,憨厚的臉上浮起幾許關切,嘴唇動了動,想說什麽又沒有說出口。
  墨晉修幾步走過去一把抓住楚歡的手,拉著她上了電瓶車,阿南不敢遲疑,立即上了車,帶著他們朝大宅而去。
  這段柏油路夜晚時寂靜而幽美,幽暗燈光與天際點點星子相映,清幽的白蘭花香混著身旁那人的陽剛氣息縈繞著呼吸,手中那掙脫不掉的霸道和溫暖讓楚歡的心有一瞬間的恍惚。
  雖然知道他是做戲給阿南看,但她卻覺得這一刻斂去冷漠和鋒利,流露著淡淡溫柔的墨晉修俊美而迷人,許是手心裏那源源不斷的暖意作祟,楚歡心底某處泛起一絲說不清,道不明,卻讓她很驚慌的情緒。
  墨晉修很滿意她這一刻的柔順和安靜,握在掌心的小手細滑柔嫩,似若無骨,這種感覺很舒服,至少他並不覺得討厭。
  “胳膊,還疼嗎?”
  寧靜的氣氛突然被打破,心神恍惚的楚歡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抬眸撞進他幽深似潭的溫潤眸子時,心跳竟然漏了一拍:
  “不,不疼了。”
  話出口她才回過神來,自己竟然被他的美/瑟佑/惑了,口是心非!
  念及此,心又猛地一跳,小臉莫名發熱,不敢再看此刻溫潤俊美的男人,慌亂的調開目光看向近在咫尺的主宅建築。
  “大少爺,少奶奶,到了!”
  墨晉修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無的弧度,拉著她一起下車,抬步進客廳時,他握著她手的力度似乎緊了緊,並沒再叮囑她什麽,隻是轉頭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楚歡心跳有些快,不知是緊張即將麵臨的局麵,還是受身邊這個男人所影響,她覺得自己的思緒有些亂亂的,不禁蹙了蹙眉,暗自做著深呼吸,強迫自己保持平靜。
  踏進客廳,頓時一股沉悶的氣息夾著一道道銳利的目光撲麵而來。
  墨晉修從容淡定,目光平靜地掃過眾人,看向坐在上方的墨老爺子,語帶抱怨地說:
  “爺爺,什麽天大的事,這麽晚了還叫我們回來?”
  墨老爺子聞言花白的眉峰頓時擰起,目光在墨晉修與楚歡相握的手上停留了兩秒,煩燥地歎了口氣:
  “還不是因為視頻的事,晉修,你前些天醫院那些傳聞已經很不好了,現在楚丫頭又傳出這樣的視頻,你是不是該給一個解釋?”
  老爺子話裏話外幾個意思,幾種暗示,墨晉修滿不在乎的勾起嘴角,深邃的眸子裏噙著隻有老爺子才看得懂的深意。
  醫院那些會言不是爺爺您辛苦散播的嗎?
  墨老爺子移開視線,假裝不懂孫子眼神裏的質問,把矛頭轉向楚歡,嚴肅地說:
  “楚丫頭,你可記得你和我曾經的約定?”
  楚歡臉色微微一變,麵對老爺子的質問,她心裏有那麽一點點的內疚,不管怎樣說,昨晚那些視頻確實丟了墨家的臉。
  事情因她而起。
  “爺爺,你和楚歡的約定我可沒興趣,既然你是要我解釋那視頻的事,我爸我媽,大娘和姐姐姐夫們都在這裏,我就一次性解釋了,省得見一個人解釋一遍嘴累。”
  這才是墨晉修的本性,剛才在電瓶車上那短暫的溫潤如玉都是偽裝的,他其實就是一個狂傲不羈,不可一世的大少爺,高興了給你個好臉色,不爽時候誰的帳都不買。
  麵對一屋子的長輩,他竟然不曾表現出絲毫的恭謙,言下之意就是本少爺隻說一遍,你們聽了解釋就別再亂嚼舌根。
  “好,你說。”
  老爺子並不意外墨晉修對楚歡的維護,他自己的孫子什麽性格怎麽會不清楚,這是他樂於見到的結果,不論他孫子是出於男人的責任和麵子維護楚歡,還是對她動了心,這都是一個好的開端。
  說明他沒有看錯。
  “晉修,楚歡和男人開/房那是真真實實的事,你還替她解釋什麽,難道你願意戴著這綠/帽子被人嘲笑?”
  墨烏梅等不及他解釋便開口道,說話間鄙夷地看向楚歡,似乎她親眼見到楚歡勾/引野/男人的整個過程似的。
  楚歡小臉微微變色,清弘水眸坦然的看向墨烏梅,感覺墨晉修握著她的手緊了緊,她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二姐,什麽叫真實?你有親眼見到楚歡勾/引男人?我都還沒解釋,你這麽著急和氣憤做什麽?”
  墨晉修削薄的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帶著一絲狂傲,一絲邪氣,還有一絲不易察覺的冷酷和不近人情。
  墨烏梅被問得一滯,臉上浮起一絲惱怒,還想嘲諷兩句,卻被她老公穆承之暗自握住了手,阻止她再說下去。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