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179節

  他是心花怒放,分分秒秒都在想著抱重孫,可等了這麽久,沒等來楚歡懷孕的好消息,卻是等來她可能永遠不孕的噩耗,當他從趙芸那裏了解到,事情是真的時候,他便一分鍾都等不及的讓阿南去醫院把墨晉修接回來。

  此刻,見他這麽從容淡定,他心裏的擔憂少了一點,可並沒有完全放心,以著自己孫子現在對楚歡的在意程度,他完全有可能是唬自己的。

  可是,墨晉修臉上看不出絲毫的說謊和敷衍,他眉宇淡定,神色從容,坦然承受他審視的目光,語氣裏是一慣的自信:

  “爺爺,我說了給你抱重孫,就一定會做到,這不過是時間長短的問題,你老人家趁著現在輕閑,好好的享受享受,等有了重孫,你到時想在過這種悠閑的日子都不可能了。”

  這話,他曾經拿來打發過他母親趙芸,現在,又拿來安撫老爺子。

  墨老爺子收回目光,冷冷地哼了一聲,沉默了片刻後又開口:

  “我和楚歡約定的半年之期,晉修,我不管你用什麽方法,都必須讓楚歡在半年內懷上你的孩子,如果半年後她還沒懷孕,那就是違背了當初和我的協議,我有權讓她離開墨家。”

  聽見老爺子這話,墨晉修眸色微微一緊,眉宇間的淡定被濃濃的不悅替代,他抿了抿唇,生硬的答道:

  “爺爺,楚歡和你簽協議是你們的事,和我沒有關係,我現在認定了她是我的妻子,便會對她負責到底。”

  “你就這麽堅定,為了楚歡,不惜斷了墨家的香火?”

  老爺子的聲音多了一分淩厲,眉頭不悅的皺起,他絕不允許墨家的香火斷在他這裏。

  “爺爺,我媽也隻是聽穆承之說的,楚歡還沒做檢查,你們怎麽都認定了她不能懷孕呢。”

  墨晉修心裏很鬱悶,楚歡都還沒做檢查,他們卻一個個都做了另外的打算,站在墨家子孫的立場,他知道,他爺爺,老爸,老媽都沒有錯,可是,做為楚歡的老公,他心裏,卻是不爽的。

  狠狠地抿了抿唇,他從椅子裏站了起來,對老爺子說:

  “爺爺,我已經和歡歡商量過了,她也同意做檢查,在檢查結果沒有出來前,你別認定她就不能懷孕,好嗎?”

  “好,那我等檢查的結果。”

  墨老爺子歎了口氣,無奈的答應,他也希望穆承之說的是假的,可是,楚歡十年前真的被綁架過,不僅被綁架,她還被注射了基因變異的藥物,他怎麽可能不知道那種藥物對人體的傷害有多大。

  ☆、216 男人的chuang,不能隨便上

  正是因此,墨老爺子才擔心楚歡真的會不能生孕,如果她真的不能生孕,那他就必須想別的辦法,他剛才說的楚歡半年內不懷孕,他便可以讓她離開墨家,這話,也不是絕對的,而是對墨晉修的提醒。

  暗示他,如果楚歡不能生孕,他又真的放不下她,便要答應他其他的要求,至於什麽要求,他不明說,墨晉修也是知道的。在豪門世家,這種事,正常得很。

  “爺爺,那我先回醫院了。等結果出來,我再告訴你們。”

  墨晉修狹長深暗的眸子裏有著不容改變的堅定,他知道老爺子的意思,不過,他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絕對不會。

  雖然他自己心裏也有著不安,但他把那份不安死死地壓在心底深處,不讓其影響到他的情緒,他相信楚歡一定是健康的。

  ******

  黃昏。

  夕陽從透過玻璃窗投射進廚房裏,照亮了琉璃台前那抹纖麗身影。

  這身影不是別人,正是白鴿。

  她身上係著一條卡通圍裙,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哼著小調,歡快的準備著晚餐。

  早上江博上班前,她有問過他,確定他今天不是太忙,今晚能回家吃飯,她下午特意去超市買了食材,要給他做一頓豐盛的晚餐,既感謝他這段時間的照顧,也是慶祝自己入住這公寓裏。

  雖然已經在這裏住了一段日子,但之前是因為她受傷,現在可不同,她的房間讓了出來,她最少要在這公寓住半年,長的話,興許能……

  想到什麽,她笑容明媚的眉目間染上幾許嬌羞,許是夕陽照在臉上的原因,那白淨的臉蛋上泛著一層紅暈,惹人之極。

  除此外,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她那幅定製的十字繡不僅繡好,也裱好了。原本人家老板很忙,讓她等一周,後來被她感動,便讓她今天去拿。

  此刻,那幅十字繡就放在江博的房間裏。她要等著他回來,親手掛上去,對於那天他說的‘隨你’兩個字,白鴿啄磨了兩三天,覺得他那樣的話有些不明確。

  她覺著,一會兒江博若是親手掛上那幅十字繡,那就表示他接受了自己的‘表白’,她的心隨著自己的美麗幻想越跳越快。

  可是,白鴿失望了,她做好飯,等了一個小時,江博都沒有回來,她狂熱的心在一分一秒的等待著漸漸冷卻下來,猶如這一桌精心烹飪的佳肴。

  江博回家,已是深夜。

  遠遠的,便看見那個窗口亮著燈,自從那隻白鴿入住後,他不論多晚回家,那個窗口都不會是一片黑暗,他心裏莫名的泛起一絲暖意。

  上了樓,打開門,他目光第一時間看向客廳的沙發,那裏空空的,沒有這幾晚都會看見的熟悉身影。

  走到餐桌前,看著桌上一桌涼透的菜和兩雙碗筷,他眸色緊了緊,眉峰不自覺輕蹙,那丫頭,居然還沒吃晚飯。

  想著早上答應她的事,他心裏泛起一絲內疚,但想著她現在已經睡了,便轉身回自己房間,準備明天早上再跟她解釋今晚他是臨時有事。

  江博擰開門,開燈。

  觸及蜷縮在他chuang上的粉色身影時,他如墨的眸遽然一深,凝著chuang上的女子,忘了抬步。

  她側身而睡,懷裏抱著他再熟悉不過的十字繡,一室明亮柔暖的光亮下,那隻白鴿小小的身影倒影在清澈的江水裏。他心弦被眼前的畫麵撥動了一下。

  “鴿子!”

  江博走過去,頎長身軀挺拔地站在寬敞柔軟的chuang前,居高臨下的凝視著睡得香甜的白鴿,她不知做了什麽美夢,小嘴微彎,可愛的模樣看得江博心神微漾。

  空氣裏,激蕩出一絲微妙。

  這一切都來緣於睡在他chuang上的女子,她是第一個睡在他chuang上的女子,雖然隻是單純的‘睡’,但對這段時間連自己心思都不明了的江博而言,白鴿這一舉動,無疑撩.撥了他的心。

  他輕喚了一聲,上身微彎,骨節分明的大掌朝她伸去,輕輕拿開她懷裏抱著的十字繡,不知是他的輕喚喊醒了她,還是他拿著她抱著的十字繡,驚醒了她。

  她緊閉的眸突然睜開,一瞬,燦若星辰。視線觸及到他英俊的五官時,她低呼一聲,意識到自己在他的chuang上,整個人騰地從chuang上蹦起來,紅著臉,語氣慌亂:

  “老大,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在你chuang上睡覺的,我……我隻是想等你回來……老大……”

  見她漲紅了臉,語無倫次的道歉,江博好看的眉頭微微蹙起,薄唇微抿,凝著她,並不說話。

  白鴿以為他生氣了,她心裏更加慌亂,低頭觸及腳前的十字繡,又連忙解釋:

  “老大,我隻是想等你回來把十字繡掛上去,可是我不知道怎麽就睡著了……”

  江博靜靜地聽著她解釋,墨玉的眸隨著她小嘴一張一翕吐出的氣息而漸漸幽深,呼吸間的空氣因染上她的馨香而變得曖.昧,而此刻,以她站在chuang上的高度,江博眸子往下一移,便正好落在她胸前的一對柔.軟上。

  他下意識的抿唇,突然有些口舌幹燥,視線從她胸.前移開,眼睛微微眯起,這丫頭如果不是太過單純,那就是存心故意,她穿著睡衣躺在一個男人chuang上,這是多麽危險的事,他應該發火的,可是,她睡的是自己的chuang,他此刻的火,卻是另一種火。

  身體原始的火焰,被她撩了起來。

  “老大,你別生氣,我以後再也不敢……”

  白鴿被他幽暗深銳的眼神盯得心裏發慌,她心裏無比懊惱,老大肯定是生氣了,她下意識的上前一步,想要再說些認錯的話,裝裝可憐,讓老大原諒她。

  可是,她忘了前麵是十字繡,腳邁出準備落下時,才猛然意識這一腳踩下去會踩到十字繡,她慌亂的邁在步子,身體卻在那一瞬間失了平衡撲進一個寬闊的胸膛裏,那人眸色一變,眼疾手快的伸手扣住她纖細腰肢。

  白鴿隻覺炙熱的陽剛氣息撲麵時,她唇上一熱,纖瘦的身子猝然被電流擊住。

  大腦一聲轟鳴,線路全斷。

  好長一段時間,她意識都一片空白,唇上那柔軟,炙熱,濕潤,酥麻等一係列陌生而複雜的感覺不僅刺激著感官,還竄進每一寸神經末梢引爆了沉睡二十多年的情.欲,她雙腿一陣發軟之時,身體裏的血液,卻一瞬間沸騰。

  那雙燦若星辰的眸盛滿了驚愕的望著吻她的男人,此刻,從未有過的近距離,對方放大的五官線條越發的精致俊美,望著那熟悉而俊美的容顏,她淩亂的意識裏終於剝離出一絲清明。

  老大,在吻她!

  這個認知有些後知後覺,卻讓她欣喜如潮,正要回應之時,對方卻突然離開了她的唇,剛才讓她猶如被雲托起的那種感覺一瞬間消失了去。

  下一秒,她清亮的眸子映入一雙深邃如海的黑眸裏,心,驀然一窒。

  “老大!”

  她顫抖地喊,柔軟的聲音染了幾許嬌羞和慌亂,剛才的吻是怎麽回事,她混沌的腦子想不明白。

  他骨節分明的大掌還扣在她纖腰上,掌心的溫度透過單薄的睡衣滲進她衣服裏,她渾身都因此熱了起來。

  呼吸間全是他陽剛炙熱的氣息,吸入肺葉再流竄到全身每一個細胞,他的溫度和氣息似一瞬間融入了她的血液裏。

  她心,狂亂得要從嗓子裏蹦出來。

  江博深幽的眸子裏竄過一絲情穀欠,視線緊緊鎖住她赤紅如血的小臉,眼角餘光裏的紅唇,柔軟而清甜,似棉花甜,又似玫瑰花瓣,讓人沾上便忍不住沉.淪。

  剛才,她撲進自己懷裏,紅唇正好貼上他的,那一瞬間柔軟的觸覺讓他心頭一顫,出於男人的本能,他另一隻手順勢扣住了她後腦,情不自.禁地品嚐她的味道。

  那種感覺陌生而美好,是他活了近三十年都不曾有過的,以前他所有心思都放在尋找妹妹上,對於男女之事,無心,無意。

  但此刻,懷裏柔玉溫香,鼻翼縈繞,氣息若蘭,不論是眼前那兩片似玫瑰花瓣的紅唇,還是似熟透仙桃的臉蛋,甚至掌下的柔若無骨,都深深地吸引著他,撩.撥著他身體裏,最原始的欲.望。

  他扣在她腰間的手不自覺的收緊,深眸,炙熱如火,他視線所到之處,白鴿隻覺得身上衣服被剝得一寸不剩,她身子僵滯著,摒住呼吸,水汪汪的大眼睛撲閃。

  “男人的chuang,不能隨便上,你知道嗎?”

  他終於開口了,不同於以往的清冽磁性的嗓音,因欲.望而沙啞低迷,猶如一隻無形的手一瞬間揪住了白鴿的心髒,她瞳眸倏然睜大。

  男人的chuang,不能隨便上

  這句話,透著讓人慌亂的曖.昧和暗.示,他的意思是,他爬上他的chuang,就等於勾.引他。

  他說得不錯,她這樣的行為,對於任何男人而言,怕都會認為是勾.引,何況剛才她還撲進了他懷裏,溫香滿懷。

  他雖一直清心寡欲,但卻是再正常不過的男人,他不是經不起誘.惑,平日對他投懷送抱的女人也有,他都不屑一顧。

  可是,麵前的白鴿不一樣。自從上次她為他擋過子彈,他看過她的身子後,他的心似乎就起了些微的變化,後來看見黑鷹對她獻殷情,他心裏不悅。

  這些日子,她住他家裏,她穿著睡衣的模樣和以往工作時的機靈、活潑,聰慧都不一樣,展現在他麵前的是真正女人的一麵,溫婉嬌柔,惹人心憐。

  這一刻,他心裏有種強烈的念頭,想要繼續對她做剛才的事。

  “我……不是故意的……”

  白鴿怯怯地解釋,那模樣,猶如受驚的兔子,真是我見猶憐,那糯軟羞怯的聲音鑽入江博耳裏,他雙眸越發的炙熱了一分,凝著她撲閃的大眼睛,不相信的追問:

  “你抱著這副十字繡睡在我cuang上,讓我如何相信,你不是故意勾.引我?”

  白鴿心頭一驚,老天,她雖然有那種想法,但真的沒那膽兒啊。

  她老大是多麽精明睿智的男人,在她心中神衹一般存在的,她愛慕他,也隻敢有這種暗示的方法向他表白,絕對不敢勾.引,她眸子閃了閃,輕聲說:

  “老大,我真的沒有故意勾.引你,你不相信,看我身上的睡衣就知道了,我要是故意勾.引,那……”

  說到這裏,她突然襟了聲。

  雙頰滾燙得似乎要燒起來,她想說的是,她若是故意勾.引。就會像那晚一樣,裏麵什麽也不穿。

  可是,見江博突然眯了眼,她心一顫,下麵的話,卡在他危險的氣息裏,無法出聲。

  “那什麽?”

  江博嘴角勾起一抹邪肆,剛才她提到睡衣時,他想到的,是那晚在沙發上,她撲進自己懷裏,睡衣裏的美好*。

  雖然當時他視線隻有她胸前這留了片刻,可那景致卻似刻在了心頭,他順著她的話低頭,視線停落在她胸前,即便不像那晚一樣居高臨下的角度一覽裏麵風光,他也看得出,今晚的她,穿了內.衣。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司令大人,求床咚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豪門密愛:你好,靳先森 唯妻至上,總裁老公欠收拾 寵你上癮:軍爺的神秘嬌妻 愛你入骨 婚然心動,寵妻無下限 甜妻翻身:總裁大人,送上門!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教授大人好高冷 強吻成愛:總裁大叔替婚妻 帝少的閃婚鮮妻 婚婚欲醉:拒嫁冷酷BOSS 束手就情:一不小心嫁總裁 限量寵婚:老公纏上癮 總裁危情:迷人前妻太搶手 寵妻狂魔:傲嬌boss,來pk 盛世婚寵:總裁的頭號佳妻 失而複得的十個億 隱婚99天:首席,請矜持 蜜戀100天:總裁大人,請賜教 霸占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一城冬暖 老公出軌以後 總裁強勢寵:老婆,甜甜噠! 報告總裁,胖妻有喜了 試問時光深幾許 早安,老公大人 我家大叔好傲嬌 權寵寶貝甜妻
  作者:夜深人靜  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