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第122節

男人恨恨地看向車內的楚歡,可對上她因恨意而泛紅的眼睛時,他原本惱怒的眼裏閃過茫然,片刻後,手中的鐵棍也砸向身旁的同伴……

程景淵怔怔地,被眼前混亂的局麵驚住,他腦子裏突然一道白光閃過,想到那晚在酒店的情形。

驚駭轉頭,視線觸及楚歡仇恨的眼神時,心狠狠一痛。想說什麽,喉嚨裏卻像是卡著東西,什麽話也說不出來。

楚歡盯著那四個男人糾纏在一起的畫麵,眼神裏除了恨意,別無其他,唯有她慘白的臉色提醒著程景淵,她現在情況很不好。

他好看的眉頭擰成了繩,俊顏也因失血過多而不斷變白,頭有些暈。

但眼下,他顧不得自己不斷流血的傷口,也顧不得心頭的震驚,趁著那四個人狗咬狗的時刻,必須馬上帶她離開這裏。

“楚楚,下車來。”

車胎被放了氣,自是無法再開的。

他拉開車門,伸手握住楚歡的手,她的手冰冷,目光觸及他肩膀的傷,她眼裏的恨意如潮水般迅速褪去,一瞬間凝聚成滿滿的擔憂:

“程大哥,你的傷。”

程景淵忽略頭上襲來的暈眩感,強做鎮定,溫和地說:

“我沒事,下來,我們現在必須離開這裏。”

那四個人都掛了彩,越打越惱,一時半刻應該無暇顧忌他們,但也不排除他們會突然清醒過來,再次圍攻。

“好!”

楚歡應聲,剛要下車,程景淵卻身子重重一晃,痛楚的閉了閉眼,高大的身軀不得不靠在車身上,肩膀處湧出的鮮血順著車身往下流……

“程大哥!”

楚歡驚呼,盯著他的傷口,心裏說不出的難過,就在她擔心程景淵會不會失血過多暈過去時,遠處一輛白色攬勝急馳而來,

是江博!

楚歡眸色一亮,飛快地鑽出車,說:

“程大哥,是江博來了,你要忍著點,我們馬上去醫院。”

江博的速度很快,不過片刻,攬勝已到了麵前,一個急刹,車子穩穩地停下,車門打開,江博和白鴿朝他們快步跑來。

開車的黑鷹緊隨其後。

“楚楚!”

程景淵靠在車前沒動,他怕自己一動,會忍不住暈倒過去,楚歡正擔憂的扶著他另一隻胳膊,見江博他們趕來,她一顆高高懸起的心方才稍稍落下,不待他們走到麵前,便急切地說:

“江博,程大哥受傷了,快送他去醫院。”

他們的到來驚醒了扭打在一起的四人,他們都不同程度的受了傷,此刻,不論是再戰,還是逃跑,都不可能。

江博冷眸淩厲地掃過那四人,對黑鷹使了個眼色,自己則走過去,接過楚歡扶著程景淵的胳膊,深眸掃過他不斷流血的胳膊,蹙眉道:

“先扶他上車,讓白鴿給他止血。”

“好!”

楚歡茫然的點頭。

“楚楚,你沒事吧?”

江博眼神關切地把楚歡從上到下一番打量,那四個人為何是那樣的情形,他不用猜也知道,楚歡衣服上雖染了點血,但不是受傷,他擔心的,自是怕她使用超能力而傷了身體。

楚歡搖頭,她泛著濕意的眸子正盯著程景淵的傷,內疚的說:

“都是我害得程大哥受傷的。”

剛才那個男人的匕首從後麵刺向程景淵的時候,她真是嚇得呼吸都停止了,她一開始就想用超能力的,可是,她發現自己這超能力該死的必須看著對方的眼睛才起作用。

甚至那一刻,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控製那把隻差幾公分刺進他後背的匕首,她隻是孤注一擲。

程景淵強忍著鑽心的痛,眼睛半睜半眯,聽見楚歡語氣裏滿滿地內疚和自責,他勉強開口:

“楚楚,不關你的事,不要自責。”

程景淵很快被扶上了車,白鴿拿出車上的急救箱,替他止血。

“老大,他傷及動脈……”

☆、165 他死不了

埋首替程景淵止血的白鴿抬起小臉看向江博,精致的臉蛋上滿是擔心。

“你盡量給他止血,楚楚,你問他什麽血型,給靜安醫院打電話,讓醫院準備血漿。”

剛才看見那一地的血,他便知道,他的傷不輕,傷了大動脈,那肯定是要手術輸血的了。

話落,他立即發動引擎,路虎以極快的速度調轉車頭,朝著醫院方向急駛而去。

‘靜安醫院’四個字聽得楚歡一驚,她茫然的眨了眨眼,方才想起來,目前他們所處的位置,也就靜安醫院是最近的了。

程景淵說出自己的血型後,再也堅持不住地昏了過去,白鴿怕楚歡擔心,告訴她他沒事,隻是失血過多,不會有生命危險。

楚歡哪能不擔心。

可同時也知道,自己擔心也沒用,現在最重要的是送程景淵去醫院。

她慌亂的掏出手機打電話,剛撥下一個數字,手機便急促地響了起來,‘墨晉修’三個字撞入眼球,她心陡然一跳,手一抖,按到了掛斷鍵。

“楚楚,是晉修嗎?”

前排的江博從鏡片裏看到她掛了電話,英挺的眉微微蹙起,說:

“你讓他準備血漿,程景淵失血過多,一會兒必須輸血。”

“我……好!”

手機鈴聲停了一秒再次響起時,楚歡深深吸了口氣,這次準確的按下接聽鍵,手機剛拿到耳畔,還未來得及說話,墨晉修憤怒的質問聲便透過電波鑽入耳膜:

“楚歡,我不是讓你不許離開醫院的嗎,你現在哪裏?”

墨晉修剛從手術室出來,聽一名小/護士說楚歡離開了醫院,他連手術服都沒換,洗完手便回到病房,果然沒人。

“墨晉修,你凶我之前先準備足夠的a型血漿,我正在趕去醫院的路上。”

“你受傷了?”

話音落,電話那端的男人前一秒還憤怒的聲音瞬間轉為擔憂和緊張:

“你現在哪裏,發生什麽事了?”

“不是我受傷,你隻管準備血漿就是了,我們再過幾分鍾就到醫院。”

楚歡根本沒有心思解釋,再說,一兩句話根本說不清楚,她現在最擔心的就是程景淵。

他的血型和她正好相同,她其實想著,如果醫院沒有血漿或是來不及準備,她可以輸血給他。

但這念頭剛冒出來又被打消了,她現在這種情況,也許並不適合輸血。

電話那端的墨晉修聽她說受傷的不是她,稍放了心,但隨時想到她一離開醫院就出了事,似潭的深眸又倏地染上冷戾。

江博的車技急好,不僅速度快,車也開得平穩,他抄了近路趕到靜安醫院,墨晉修已經安排了護士推著手術車等在醫院外麵。

看見他的車,墨晉修眸底閃過一絲暗芒,低聲吩咐護士推著手術車上前。

車門剛一打開,楚歡就被一隻股大力拉下了車,她呼吸一窒,驚慌抬眼,視線觸及墨晉修那張熟悉的俊臉上,鼻端忽略一酸,淚水情不自禁的溢滿了眼眶。

“……你受傷了沒有?”

墨晉修本想劈頭蓋臉罵她一頓,可一觸及她淚水晶瑩的眼眸和那委屈害怕的可憐樣,他滿滿的怒氣就似被戳了洞的皮球,一瞬間,泄了氣。

另一邊,程景淵被抬到了手術車上。

楚歡搖頭,一把抓住墨晉修的胳膊急迫地說:

“墨晉修,你快給程大哥做手術,他肩膀受了傷,流了好多血,白鴿說什麽傷了動脈,要輸血,你有沒有讓人準備血漿……”

“放心,他死不了。”

墨晉修前一秒還浮著擔心的俊臉倏地一沉,似潭的深眸冷冷地掃過車那邊被放在手術推車上的程景淵,不就是肩膀受點傷嗎,至於昏了過去?

“墨晉修,你怎麽能這樣說,程大哥是因為我才受傷的。”

楚歡秀眉緊蹙,清弘水眸裏泛著不悅,她覺得這樣的墨晉修太過無情,就算他生氣她離開醫院,可現在,程景淵因她受的傷,他做為醫生,不是該以救人為本的嗎?

墨晉修聞言眸色一凜,冷漠地拿開她抓著自己胳膊的手,抬步便走。

楚歡怔了兩秒,回過神來,急忙追上去。

“白鴿,你守著她,別讓她再踏出醫院一步。”

她尚未觸及到手術推車,便被墨晉修一把拉開,粗魯地扔給一旁的白鴿,楚歡身子踉蹌了下,白鴿急忙伸手扶住她。

“好的,墨少。”

見他臉色太過冰冷嚇人,白鴿心下顫了顫,連忙點頭答應,緊緊拉著還想上前的楚歡,低聲說:

“楚楚,有墨少在,你的朋友不會有事的,你要是再跟上去,墨少一生氣不管他可怎麽辦。”

楚歡腳步生生頓住,纖瘦身軀僵滯在原地,不敢再追上去。

擔憂地看著程景淵被推進醫院,墨晉修冷峻挺拔的身影也消失在醫院門口,就連江博,也跟了進去。

可她,卻被禁止跟著。

她想去手術室外等著程景淵的手術都不行。

心裏,莫名的又是一陣難過。

“楚楚,我先陪你回墨少病房換一身衣服,你得打電話通知一下程景淵的家人……”

“他手術,誰給簽字?”

楚歡臉上閃過驚愕,墨晉修不讓她跟著,程景淵的手術誰簽字啊?

白鴿嘴角抽了抽,低聲說:

“簽字什麽的,有墨少在,不是問題。”

“哦,好吧,那我先回病房換衣服。”

楚歡不悅地哼了一聲,白鴿這丫頭,平日說什麽絕對站在她這邊,可現在,明擺著服從墨晉修的命令,不管她說什麽,她都不會同意她追去手術室外。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
  作者:夜深人靜所寫的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