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溺寵:左右為男

第84節

夏瑤甚至覺得他隻是為了要幫沈天宇才去他那裏的,因為他這樣的人本就不適合呆在煩亂的塵世中。

“天奕,好久不見啊!”慕雲軒首先開口,兩人的手在空中擊了一下掌。

“是啊,你出國後就沒跟我聯係了,不知道是不是看不上我這個當兵的了?”沈天奕難得的調侃了下。

夏瑤錯愕。

“怎麽可能,我是怕耽誤沈少將的工作,”慕雲軒淺笑著說。

氣氛變得和諧輕快。

三人落座。

所謂酒吧,就是在島上辟出一塊小平台,三麵環水,沙發雅座,幽靜又涼爽。

他們的座位就在石欄邊,下方就是盈光蕩漾的湖水,和大片大片綠色荷葉,煞為柔美。

慕雲軒坐在對麵,叫來服務生,問他們:“喝什麽?”

沈天奕:“一杯瑪格麗特。”

慕雲軒點點頭,對服務生道:“我就來一打啤酒。”

服務生笑:“那女士喝什麽?”把酒水單遞給夏瑤。

夏瑤剛要接過……

沈天奕:“跟我一樣。”

慕雲軒:“跟我一樣。”

兩道聲音一齊響起。

四個人都是一靜。

慕雲軒先笑了,對沈天奕說:“我記得上次聽夏瑤說她的酒量很好,一杯雞尾酒對她來說太淡了。”

夏瑤笑了笑沒說話。

她酒量的確好,在酒吧裏練出來的。但是現在沈天宇早就明令禁止她碰酒了,於是對服務員說:“還是給我來杯檸檬汁吧!”

沈天奕看她一眼,沒說話。

兩個男人開始聊著以前的事情,什麽一起逃課啦,一起跟人打架啦……

夏瑤在旁邊愣愣的聽著,對他們兩人有了深層的了解。

原來沈天奕小時候這麽調皮啊,原來慕雲軒也有邋遢的一麵。

男人就是這樣,不管分隔了多久,再見麵時那份友情依然不會變。

兩個男人,各有特色,一個清俊儒雅,一個桀驁霸氣。

空間裏回蕩的聲音也是令人心動的,一個清越動聽,如潺潺溪水,一個低沉渾厚,如鍾鼓回蕩。

夏瑤有點癡癡的望著麵前的兩個男人。

夜色清美,音樂輕柔,空氣中浮動著水與荷葉混合的淡淡氣息。

沈天奕忽然覺得自己帶夏瑤來是個錯誤的決定,他顯然低估了慕雲軒的殺傷力。盡管她每次看慕雲軒的時候都刻意隱藏了自己的情緒,但眼底的那抹羞澀是無論如何也瞞不過他的眼睛的。

他的心裏莫名的煩躁起來。

“雲軒,聽說你在幫天宇?”

慕雲軒點點頭,淡笑道,“我不過是個俗人,做的也是俗事罷了,哪像你,國家公仆,做的都是讓人敬仰的豐功偉績。”

“你呢?這些年在國外怎麽過的?”

慕雲軒的眸色暗了暗,輕描淡寫的回答:“無非就是讀書、工作之類的,還能做什麽?”

沈天奕心下有一絲黯然,總感覺什麽東西變了。

他發現他們真的長大了,長大就意味著都有了自己的心事,長大就意味著即使是再好的朋友也會有所隱瞞。

雖然慕雲軒以前就是這樣淡然的性格,但他還是發現了一絲疏離,又或者是他本來就是這樣。

“對了,有沒有去看過吳叔吳嬸?”沈天奕忽然問道。

慕雲軒是個孤兒,八歲的時候被吳叔吳嬸收養,他們對他很好。不過慕雲軒永遠都是那麽淡然的神情,總讓人看不穿。那時候沈天奕跟他沒什麽交集,直到有一次他們一起救了一個被人調戲的小女孩後兩人的交情才密切起來,直到今天沈天奕都清楚的記得他當時憤世嫉俗的神態。

也正因為這點他們才變成了莫逆之交。

“回國後去看過一次,給他們留了點錢,”慕雲軒平和的回答,然後轉移話題,“這次回來要呆多久?”

沈天奕想了想,“還不知道,等事情處理完了就可以回軍營了。”

不準備深談的樣子。

慕雲軒理解的笑笑。

湖麵上有三三兩兩的船經過,在點點星光的照耀下顯得朦朧而富有詩意,夏瑤眼睛一亮,有點向往。

沈天奕心下一頓。

“想去坐船啊?”慕雲軒卻首先開口。

夏瑤點點頭,看了眼沈天奕。

沈天奕站起身說:“你們先在這坐會兒,我去找條船。”說完就徑直往岸邊走去,好像生怕慕雲軒跟他搶似的。

湖邊,停泊著許多遊船。

沈天奕站在碼頭上眺望片刻,就朝其中最大、看起來材質最精良的一艘走去。

船主很興奮:“先生要坐船嗎?坐齊6個人以上就可以開了,一個人五十。”

沈天奕掃一眼船艙,兩麵都是鏤空通敞的,裏頭擺著十來把的中式木椅,顏色沉亮,環境還算過得去。搭配湖光月色,可以再加分。

他唇角微勾,淡淡的說:“不要讓其他人上來,我包了。不過……”

船主很高興:“您說!”

“必須改造一下。”

“啊……”

五分鍾後。

船主和沈天奕站在幾乎空蕩蕩的船艙裏,期待的問:“您看這樣行嗎?隻剩三把椅子了。”

沈天奕掃一眼艙內布置——兩把椅子,並排放在星光映照的窗前,另一把椅子,放在相距兩米的對麵。

“再遠一點。”他淡淡下令。

船主又把落單那把椅子,往後移了一大截:“您看這樣行嗎?這把椅子都快靠牆上了。”

沈天奕這才眉目舒展,點了點頭。

湖中的酒吧裏,兩人都沒有說話,慕雲軒一直沉默的看著湖麵隱隱跳動的燈火出神。

他一襲西裝,筆挺高挑的坐在紅絨沙發裏,姿態不可謂不優雅,氣質不可謂不卓絕。

可夏瑤卻看到了一種孤獨的感覺。

感受到她的目光慕雲軒回過神來朝她溫柔的一笑,淡雅絕倫。

然後他站起身,清悅好聽的嗓音,從牙尖中輕輕的蹦出,像月色下的山泉,又甘醇,又明亮。

“你和天奕去坐船吧!我還有事要先走了,等下你跟天奕說一聲。”

夏瑤輕輕點了點頭,望著慕雲軒離去的步伐呆愣了許久。

不知道為什麽看到他身上若隱若現的孤獨感讓她的心很難受。

對慕雲軒的感覺一直很模糊,她自己也不知道那是種什麽感覺,隻是不想讓他不開心。

長長的木板碼頭上,散落著稀疏的遊客,夏瑤有點心不在焉的朝前走。遠處,一艘艘小船如同闊葉浮動;近處,船工們扇著涼扇,靠在碼頭或甲板上,看到她就高聲招攬:“姑娘,租船嗎?湖上風景好啊!”

夏瑤笑笑朝他們擺手,繼續朝前走,目光在碼頭邊搜尋著。

忽然間,她的腳步頓住了。

前方,一片開闊的水麵裏,一艘棕褐色的篷船,靜靜停泊。

一輪明月倒影在水光裏,湛湛蕩漾,漆亮的船身,仿佛也籠罩在薄薄的水汽裏。

沈天奕就站在船頭,長身玉立,雙手插褲兜裏,抬頭望著她,英俊的臉比月光還要幹淨雋永,那雙黑眸更是寂寂生輝。

他站在太美太靜的景致裏,就像剛從她的夢中走出來。

有那麽一瞬間,夏瑤忽生一種直覺。

好像他一直就在等她,從他們還沒認識開始他就在等她,就好像一種莫名的緣分似的讓他們在地震中相遇、相愛、相知……

沈天奕同樣也感覺到了此刻的怦然心動。

剛才的不快一下子消散,她站在那裏看著他,那麽深情,眼裏隻有他。

“天奕,”夏瑤快步走過去。沈天奕俯下身接住了她伸過來的手,一個用力把她拉上船。

夏瑤站不穩剛好撲到了他懷裏,他欣然接住。

“慕雲軒說他有事先走了。”

沈天奕心下一鬆,看了眼那張落單很遠的椅子,心緒複雜。

“這艘船上怎麽隻有三個座位?”夏瑤好奇的走近船艙,看了看奇怪的座位排次。

沈天奕隱去心底的黯然,有點別扭的抱著夏瑤坐到了那兩把椅子上,他可不會說他是故意讓船主這樣排的。

“可能是嫌椅子多了吧!”他胡亂編了個借口,指著岸邊的燈光,“看那邊,美嗎?”

夏瑤果然被轉移了注意,岸邊一排排的紅燈籠映照在水裏像是遙相呼應似的,美輪美奐。再加上湖麵上三三兩兩的彩船劃過,讓人感覺很舒服。

夏瑤愜意的深吸了口氣。

“天奕,以後我們要經常出來,不要老是呆在家裏了,好嗎?”

沈天奕心神一凝,他本來就忙,跟她呆在一起的時間少的可憐,那麽寶貴的時間用來風花雪月?

他本能的想說不,可看到夏瑤那麽沉醉的模樣終是不忍心,低低的‘嗯’了一聲。

夏瑤甜蜜的依偎進他懷裏。

歲月靜好,氣氛纏綿。

溺寵:左右為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溺寵:左右為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溺寵:左右為男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時光和你都很美鮮妻太甜:老公,抱一抱!閃婚傾情:席少的二貨甜妻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一世縱容暗黑係暖婚甜妻有喜早婚影帝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這個大叔有點暖暖寵無限之嬌妻入懷來一睡成婚:曆少,悠著點一見鍾晴:陸少,寵妻無度一睡成婚:厲少,悠著點千億寵妻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
  作者:蜻蜓飛飛所寫的溺寵:左右為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溺寵:左右為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