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溺寵:左右為男

第76節

  “天奕,你快去接電話吧!也許真的有急事呢!”夏瑤挪開後坐起身喃喃的說著。

  “等我,”沈天奕強忍著體內的感覺下床去接了電話。

  夏瑤也鬆了口氣,盡管她總是希望自己在沈天奕的心目中是最重要的,但是潛意識裏還是希望他做個最盡責的軍人,她不想因為她耽誤了什麽事。

  “怎麽了?”十幾分鍾後沈天奕才從陽台上回來,他的臉色沉重,神情有一絲難過。

  沈天奕見到夏瑤關心的眸子,心中一暖,想到這件事很快就會被國人知道的,也就沒準備隱瞞。

  “沙司令被人殺了。”

  簡單的幾個字卻讓人震驚。

  沙司令是誰啊?那是國內很有影響的人,自從沈老爺子退下來後他就一直任軍委總司令,可以說是權利滔天的人物。

  他怎麽會被人殺了呢?是政敵所為?還是仇殺?還是……

  夏瑤想不明白。

  像是知道夏瑤的疑惑似的,沈天奕沉聲說,“京都重案組已經介入調查了,現在還沒有結論。”

  見她還是有點驚嚇,沈天奕安慰她,“沙司令在衛國戰爭中立下了很多戰功,是個對國家做出過很多貢獻的人,他出了事軍委的震動會很大,所以這次的事件上麵會高度重視的。我們就不要擔心了。”

  說完後攬著夏瑤躺了下去,經過這個噩耗後兩人都沒有了繼續纏綿的意思,眼睛看著天花板一言不發。

  過了很久後夏瑤轉過頭看見沈天奕仍然維持著看頭頂的姿勢,心裏有些明白,這樣的一位國家領導人死了,尤其是被人殺死的,自然會引起各方的注意。

  最讓人好奇的還是被殺的原因吧!

  直到夏瑤睡著的時候沈天奕的眼睛一直是睜著的。

  早上,夏瑤醒來的時候發現沈天奕已經出去了,家裏沒人。

  她心裏有些擔心,急忙打開了電視,果然,這件事瞞不過去,電視上都是沙司令被殺的事情。

  正看著的時候沈天奕拿著一袋早點開門進來,見她在看電視,想也想到了電視裏的內容。所以他的麵色沒有太大的變化,從容的走過來把早點放到桌子上。

  【097】纏綿的時光

  他的氣色很好,看來沙司令被殺給他的震撼已經過去了。

  夏瑤放下了心。

  “來,吃早點。”沈天奕見她還在發愣,好笑的走過來直接把她抱到了凳子上坐好。“這可是我專門去幫你買的。”

  夏瑤低頭看了看桌上的早點,無非就是包子饅頭的,不過多了一樣肉鬆麵包,看來這個才是去買的。

  她首先拿起了麵包吃起來。

  “對了,昨天林子豪過來是不是有什麽事?”夏瑤邊吃邊嘟囔著問,她相信那個林子豪絕對不會單純的過來看看。

  沈天奕在她身邊坐下把粥盛好放到她麵前,見夏瑤一副誓要刨根問底的神情,他無奈的笑了下,老實交待,“他們藍軍的領導來跟我商量一下上次出任務的事情。”

  想到席上校的話沈天奕的心底就是一聲冷笑,什麽雙方都有失責之處了,什麽以後要一起追查逃走的毒販首領了……

  有了上次的失敗他怎麽可能還會信任藍軍。

  他知道席上校為什麽會親自來緩和關係,無非是因為他可以直接跟主席說上話,不管什麽時候想告他們一狀都是輕而易舉的。

  其實席上校明知道最近幾次都是林子豪有意的鬧事,可是他卻拿林子豪沒有辦法,林家在軍部也是極有實權的家族。他如果責罰了林子豪那他自己的政治生涯也就很難發展了。

  估計他權衡了很久才想到緩和林子豪和沈天奕的關係。

  可惜沈天奕不買這個賬,在他眼裏,不管是誰一旦損害了國家的利益就得背負沉重的後果,他林子豪這次居然為了個人的私心放跑了毒販首領。這是多大的損失,且不說以後那些毒販會更加防範,就單說他們逃走後再涉足毒品行業,那對國家的危害將無法估計。

  所以,最後他跟席上校直接攤了牌,“我已經把這次事件的詳細資料上報給了總理。”

  此刻見夏瑤問他也不好把所有的細節都告訴她,隻得簡短的說了結果,“我把事情都上報了,該怎麽處理我也管不著了。”

  說完後見夏瑤若有所思的模樣,笑著刮了刮她的鼻子,“好了,吃飯吧,我的管家婆。”

  夏瑤聽他這樣叫衝他做了個鬼臉,心裏卻放鬆了許多。

  吃完早飯後沈天奕四處看了看幡然一新的屋子,每看一個新掛的配飾就看一眼夏瑤。他穿著一身淺藍色的家居服,慵懶而隨意,將他蘇冷的棱角添上了幾分柔和,青春的陽光。

  “知道嗎,昨晚我回來的時候還以為走錯了房間呢?”

  夏瑤斜眼睨了他一眼,“要是在你這樣的房間裏住久了我都怕自己得抑鬱症,全屋除了黑色就是黑色,再加上你這個冷厲的少將,估計不出幾天我就得被冷死。”

  “我再冷也是對別人的,在你麵前我哪敢,我不是在努力學著溫柔嗎?”沈天奕冤枉的說,為了學習如何對女孩子溫柔他還特意買了本書研究呢!不過這麽糗的事情是不能讓別人知道的。

  夏瑤把沈天奕拉到書房裏轉了一圈,書架上的書很少,不過牆上卻多了幾幅山水畫,沒那麽單調了。

  “你喜不喜歡我這樣布置?”

  沈天奕笑著回答,“當然喜歡了,凡是你喜歡的我就喜歡。”

  可是夏瑤看著牆上的畫卻很不滿意,“你們這裏都沒什麽大型的商場,想買好看點的畫都買不到。”

  “那等我們回京都的時候再買,”沈天奕柔聲說。

  “對了,天奕,我聽小馬說你這裏從不開火,那你怎麽會做飯?”夏瑤忽然想到這個,她心裏在打著如意算盤,他會做飯,以後就不用自己動手了。

  嘻嘻……

  “我曾經潛伏到敵國,給人家當了半年的夥夫,”沈天奕輕描淡寫的回答。

  夏瑤卻笑了,她實在想象不出沈天奕這麽冷酷桀驁的人當夥夫會是什麽樣的,而且他全身散發出的那種高貴氣質是怎麽也壓抑不了的。

  “笑什麽?”沈天奕見她笑的狡黠的模樣直覺有不好的事情。

  “天奕,我想看看你當臥底的時候是什麽樣?”

  他的感覺很準,“那都是多年前的事情了,我已經很久沒做了,都忘了。”

  見他推諉,夏瑤撅嘴佯裝生氣樣。

  她知道這招對沈天奕最管用了,果然,他討好的打著商量,“要不這樣吧,晚上做飯的時候我再當夥夫給你看,到時候你想看多久都可以。”

  “不要,現在就要看。”夏瑤還是撅著嘴。

  沈天奕把她嘟起的嘴含在嘴裏吮吸了半天才放開,放開時發現本來殷紅的嘴唇更加豔麗了,他忍不住又含住了並且把舌頭伸進去沿著每一寸內壁舔舐了一番。

  良久之後沈天奕才喘息著放開了夏瑤。

  “來,我做給你看,”他一把抱起她走到了廚房裏,邊走還不忘偷香兩口。

  到了廚房後,沈天奕放下夏瑤就兀自一個人在裏麵忙碌了起來,不是把昨天夏瑤買的青菜拿出來洗就是把排骨放到鍋裏燉上。

  夏瑤等了半天也沒見他做夥夫給她看,氣悶的問:“你不是說做個我看的嗎?”

  “我當臥底的時候做的是夥夫,而夥夫做的事就是這些,我現在不是在做給你看嗎?”沈天奕振振有詞的說,好像夏瑤問的問題多幼稚似的。

  聽到他的話夏瑤更氣悶了,她一個轉身去了客廳。

  不多會兒沈天奕就跟了出來哄她,“我真的照你的指示做的。”

  夏瑤還不理他。

  “要不我們出去逛逛吧,你還沒看過我們團部呢!”

  這句話夏瑤動心了,確實,昨天來的時候被林子豪一氣哪有心思參觀,除了家屬樓這塊看過了別的哪裏都沒瞧上一眼。

  “那走吧!”

  他們出門的時候仍然是隔著一個拳頭的距離,每走幾步都會有士兵上來給沈天奕敬禮。

  走到訓練場上的時候是最熱鬧的,裏麵有很多士兵在練拳腳。尖刀團裏好像有一種風氣,就是全部都要爭做第一,雖然剛訓練完,還是有很多兵都自發的前來訓練。

  這點應該跟沈天奕的激將法有關,夏瑤想起昨天小馬說的,每次上戰場的時候弱小的兵都在最後麵。當兵的都有一股血性,既然進了象征榮譽的尖刀團,那麽誰也不想當最弱小的兵。

  所以在休息的時候才會仍然賣力的訓練吧!

  看著他們充滿幹勁的模樣夏瑤覺得自己的心也沸騰了,看向沈天奕的時候多了絲崇拜,隻有他才有這個能力輕易振奮別人的精神吧!

  “去我辦公室看看,”沈天奕突然說。

  夏瑤點了點頭。

  兩人剛推開辦公室的門就看到江建慌慌張張的把一張紙條藏了起來,沈天奕已經看到了。他冷酷的下令,“拿出來。”

  江建站起來偷眼看了看沈天奕,見他黑沉著臉,有點遲疑的從兜裏掏出剛才放進去的紙條,低著頭把紙條舉到了沈天奕麵前。

  沈天奕打開已經被揉的皺巴巴的紙,越看臉色越黑,他念道:“老將出馬一個頂倆的橙子十一點四十五分熟,胖團子的牧草十一點五十六分熟,儂本多情的玫瑰十二點零三分熟,夕陽無限好的葡萄……”紙張被重重甩到江建臉上,他訓斥道:“看看你記的這些亂七八糟的玩意像什麽話?誰允許你偷進辦公室來的?很愛勞動是不是?訓練的時候你要是這麽上心地球都能拯救了。”

  最後一句幾乎是吼出來的,足見他憤怒的程度。

  原來是江建同誌趁著團長休息偷偷跑到團長辦公室來上網偷菜,沒想到被他們碰了個正著。

  夏瑤站在後麵忍著笑意。

  真沒想到一名刻板的軍人居然也玩QQ牧場偷菜的遊戲,還這麽“敬業”地記錄著好友的菜成熟的時間,她一個沒忍住,哈地笑出聲來。

  前麵的兩人都轉過身來看著她,夏瑤連忙憋住了笑,衝沈天奕眨了眨眼,見他的神色緩和了不少。夏瑤連忙對江建說:“好了,團長叫你去訓練你就快去吧!”

  這明顯的是讓江建快走的意思,江建看了看沈天奕,團長不發話他哪敢走。

  “走吧。”沈天奕知道今天是休息時間,也不想對他太嚴厲。

  江建走後夏瑤終於忍不住再次笑了出來,她抱住沈天奕歡快的說:“天奕,你們當兵的真可愛。”隨後調侃的問,“你知道剛才念的是什麽嗎?”

  沈天奕的神色在江建一走就柔和了下來,見夏瑤狡黠的笑容,他頗不以為然的說:“不就是偷菜嘛!”但是表情卻很洋洋自得。

  作為新時代的軍人,他要時常潛伏到不同的領域,所以一些世俗雜事他都需要知道。

  當然,也隻是淺顯的知道。

  他一直不明白那些幼稚的遊戲有什麽好玩的,居然有人不分晝夜的守在電腦前等著收菜。

  “哼,”夏瑤因為沒有調侃到他有點失望,轉而問:“你也上網偷菜?”

  “玩過一次,不過覺得沒意思,就不玩了。”

  這麽冷酷的人去偷菜不知道是什麽模樣,夏瑤忍不住大笑了起來,她笑得非常開心,唇邊的梨渦深深的,讓沈天奕盯著看了半晌。

  夏瑤索性拉下他的腦袋,重重啵在他的唇上,然後笑嘻嘻放開。學起他的腔調命令他,“我要喝水。”

  “是,”沈天奕的心情很好,他衝夏瑤敬了軍禮就走到門後麵幫她倒茶。

  中午的時候劉向東打電話過來請沈天奕和夏瑤去他家吃飯。

  劉向東的愛人是一個教師,就教的是部隊裏的子弟。為人很和善,是那種標準的賢妻良母,做的一手好菜,不時的招呼夏瑤吃菜。

  而劉向東為人也很豪爽,跟沈天奕談天說地。夏瑤在草原的時候就發現他一點也不怕沈天奕的冷臉,還敢拍著他肩膀調笑兩句,這在別的士兵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看來他們的關係很不錯。

溺寵:左右為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溺寵:左右為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婚情告急:總裁大叔我已婚 辛有所屬:總裁的禍水前妻 極品前妻
  作者:蜻蜓飛飛  所寫的溺寵:左右為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溺寵:左右為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