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溺寵:左右為男

第74節

  夏瑤看著他的笑,口不對心的說:“誰想看你,我剛才隻是在看外麵。”

  沈天奕笑的更歡了。

  夏瑤對他的笑已經不陌生了,如果說以前見他笑的這麽歡快她肯定要驚掉下巴,但是自從前天晚上之後他就時不時的這樣笑上一下,有的時候還會看著她偷偷的笑,夏瑤對他的神經質嗤之以鼻,心裏卻美的慌。

  畢竟能改變全軍最冷酷最嚴厲的冷將軍怎麽說也是件榮耀的事。

  “好,那你看外麵,我看你。”沈天奕不去拆穿她的口不對心,而是真的定定的瞅著夏瑤看。

  “好了,別看了,快點回去吧,我還想看看你住的地方呢!”夏瑤趕快轉移注意力,他的眼神太纏綿,看的人很容易陷進去。

  “是,長官。”沈天奕敬了個軍禮,開始啟動飛機。

  “你來開啊?”夏瑤這才注意到沈天奕是坐在駕駛座上的,剛才被他搞得暈頭裝向的也沒仔細看。

  現在見了她有點吃驚,對夏瑤來說,這種戰鬥機都是出現在電影裏的東西,可是她身邊的人不僅能開,而且從他自信的笑容裏看得出來他肯定開的很好。

  “當然了,這點小技能我都沒有嗎?”

  飛機很快被啟動,慢慢升空時夏瑤看到地上的士兵慢慢變小,最後隻剩個螞蟻大小。

  “別怕,有我在。”沈天奕見她有點緊張,伸出手握了握她的手背。

  夏瑤的心頓時安定了下來,他就是有這個能力,能瞬間左右人的情緒。

  他們的時間很充裕,所以飛機的速度很慢。

  為了夏瑤能更好的看到草原的風景沈天奕刻意飛低了點,這樣他們就能清楚的看到地麵的情形。

  夏瑤透過窗戶看向外麵的風景,一望無際的草原,三三兩兩散落的房屋,時不時闖入視野的羊群,還有偶遇的幾輛羊車……

  這種俯視蒼生的優越感讓她覺得新奇,就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匍匐在她腳下的臣民。

  “天奕,這裏好美,你們在這裏訓練了多長時間?”

  “十天左右吧!”沈天奕看著前方,可是眼睛卻時不時的瞟一眼夏瑤,見她對哪塊地方很喜歡的樣子他就開慢點讓她多看看。

  呃,夏瑤聽到他的話轉過頭來。

  他們有一兩個月沒見了,他來這裏隻呆了十多天,那還有那麽多時間去幹嘛了?

  “那你前一段時間在幹嘛?”她忍不住問。

  “出任務去了。”沈天奕輕描淡寫的回答。

  雖然明知道他出任務的具體細節是不能跟別人說的,但是夏瑤還是想問清楚點。

  “去哪裏了?做什麽了?”

  沈天奕知道她是關心自己,不過這是部隊上的紀律是不能說出去的。

  “瑤瑤,這個是不能說的,你忘了。”他盡量讓自己的聲音溫柔點,好讓她打消想追根問底的決心。

  “我不管,就是要知道,”夏瑤忽然蠻不講理起來,“也不是要你告訴我細節,隻要說說去做什麽了,然後去哪裏了就行了。”

  沈天奕想了想沒有回答,夏瑤賭氣的轉過身去不理他。

  不知過了多久,夏瑤的身體猛然懸空,然後很快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她睜大了雙眼,就看見自己已經坐到了沈天奕懷裏,而飛機停了下來,四周仍然是一片一望無際的草原。

  “你幹嘛?放我下來。”她沉聲道。

  “生氣了?”沈天奕反而把她抱的更緊了,嘴唇在她臉上一點點掠過,“我也很想把我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可是一個軍隊的紀律是不容破壞的。而且我執行的都是最高機密的任務,如果泄密了可不隻是處分那麽簡單的。”

  他徐徐解釋著,“我知道你是擔心我,要不這樣,”他把夏瑤的兩腿分開橫坐在他腿上,鼻子抵著她的鼻子,“我保證,以後一定注意安全,為了你。”

  夏瑤也不是不能理解他,隻是她不想自己每天都生活在提心吊膽中。

  “你說的,以後要是有一點傷看我怎麽懲罰你。”

  沈天奕聽到她的話壞壞的一笑,“怎麽懲罰?”

  夏瑤斜睨他一眼不接他的話,知道他又想歪了,是不是男人一旦開葷了思想上就不夠純潔了,動不動想的都是那件事。就好像沈天奕,以前多正經冷酷的一個人啊!現在呢,看著她的眼神就是赤裸裸的欲望,每次看她都恨不得把她衣服扒光似的。

  她還在想這些的時候向來是行動派的沈天奕已經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手伸進了她的衣服裏,嘴唇也含住了她的嘴唇開始攻城略地。

  夏瑤醒過神來虛軟的反抗了一下,很快被他的一隻手鉗住了所有力量。

  他的吻也和他此時的氣度一樣,有一種無與倫比的霸道占有!他卷著她的舌,吮吸她口裏的津液,啃咬她的唇瓣,把她勒緊,用力得仿佛要把她鑲入自己懷裏!

  而他軍人的速度感在脫衣服上再次表現了出來,夏瑤頭腦暈眩間身上已經是光溜溜的了。

  嚐到了甜頭的男人果然不一樣,熱切又勇猛。

  她的身體慢慢、慢慢地變為柔軟,甚至是顫抖,眼睛裏布上了一層迷離的水光,氤氳著美麗。她在他身上嚐到了汗水和青草混合而成的味道。

  夏瑤每次睜開眼都能看到他眸光深沉若水,眼底深處卻仿佛夜空中忽然點亮的星光,閃閃爍爍的……

  良久的狂風驟雨後沈天奕抱著她走到了後麵,那裏的空間更大,他可以變換的姿勢也很多。

  “天奕,”夏瑤輕聲叫著沈天奕的名字。

  “寶兒,我在呢……”沈天奕在她身後喘著粗氣說。

  他的手有點粗糙,應該是長年訓練造成的,觸在她細嫩的肌膚上,有種麻麻的感覺,還很暖和。

  夏瑤隻感覺一陣陣的酥麻像閃電,直擊心房再傳到四肢百骸。她大聲的呻吟著,無力的承受著他的狂野索取……

  可是身體和心卻被填的滿滿的。

  還好這個飛機夠大,即使被他們的動作折騰的幅度很大也一點不顯得擁擠。最後一聲暢快到極致的呼叫響徹草原,而且這聲叫持續的時間很長,有數十秒之多,讓人聽了都忍不住臆想連翩。

  結束的時候沈天奕的力氣終於耗盡了。

  他疲軟的靠在座椅上,癡戀的看著跟他同樣虛軟的夏瑤,臉上是滿滿的笑意。

  “寶兒,真想永遠都在你身邊。”他貼著夏瑤的嘴唇喃喃的說,聲音輕柔的像蚊子嗡。

  “我也是……”夏瑤的身體已經軟成了一灘水,隻是無力的靠在沈天奕懷抱裏。

  “寶兒,我愛你,”沈天奕突然鄭重的對她說。

  夏瑤艱難的抬起了眼看著他,他的眼睛裏有著無比的認真和虔誠。然後他貼著她的嘴唇說:“你知道你有多重要嗎?比我的命都要重要一百倍。”她能清晰感覺到他嘴唇的熱度。

  夏瑤被蠱惑了,緩緩閉上眼,感覺全身不管是肉體還是骨子裏都是他的氣息,幾乎整個籠罩住她,甚至掩蓋了她本來的氣息。

  沈天奕微微低頭,看到夏瑤渾身柔軟如棉,眼睛閉合著,卷翹的睫毛仿佛兩把小扇子在眼臉下投下一圈陰影,肌膚白的幾乎透明,腰肢纖細,腿腳無力,軟趴趴的靠在他懷裏。

  他滿足的笑了笑,蜻蜓點水似的一點點啄著她的肌膚,可是忍不住又會加大力道往深裏吻,每次都恨不得把她的唇舌吸到自己口中。

  等到夏瑤被吻得痛了輕輕掐了他一下他才停止粗魯,吻越漸溫柔,像安撫般輕柔地吸吮摩擦著她的唇,溫熱的氣息在她鼻端流連不去。

  “困了?”沈天奕柔聲問。

  夏瑤已經無力回答了,輕嗯了一聲,眼睛始終閉著。

  “那睡會兒吧,我陪你。”

  他溫熱堅實的胳膊墊在後頭,早從背後將她包圍。而後,夏瑤的胸前一沉,他的手自然而然摸了上來。

  夏瑤感受著他輕柔的撫摸漸漸地睡著了,睡著的時候,長長的睫毛如兩隻蝶,輕輕的擺動著翅膀。沈天奕無比滿足的緊緊抱著她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夏瑤是在一片轟隆聲中被吵醒的,她睜開眼的時候就看到飛機已經停在了一片空地上。遠處一些嘹亮的叫聲提醒她這裏是軍營。

  “醒了。”旁邊的聲音響起,夏瑤轉過頭,沈天奕正滿目含情的看著她。

  “到了你也不叫我。”夏瑤嗔怪道。然後忽然想起睡著前兩人可是一絲不掛的,她緊張的低頭看了看自己,發現身上的衣服早就穿戴整齊了,顯然是旁邊的人幫她穿的。

  “看你睡的那麽香,我怎麽忍心。”沈天奕笑睨了她一眼,“要不要我抱你下去?我怕你等下走不動路。”

  他是知道剛才用了多大的力的,可以說這麽多年的訓練加任務下來,他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用盡了自己的全力的。他沒有把最狠的力道用在敵人身上,卻用在了自己的愛人身上,這讓他很愧疚,可是沈天奕卻知道,再來一次他還會那樣瘋狂,因為那種感覺實在太美妙,美妙到就算有人拿把槍抵在他太陽穴上他也不舍得離開。

  “來,我抱你,”為了稍稍彌補一下沈天奕決定舍棄自己的麵子把夏瑤抱回去。

  “不要,”夏瑤本能的拒絕,這可不是草原。這裏是軍營,要是被別人看到了會怎麽想他?

  再說她有那麽弱嗎?

  可是站在地上的時候她才發現,她確實很弱。

  她的腿有點輕微發抖,剛跳下來的時候差點跌倒,幸好沈天奕很快扶住了她。“都怪你,”她瞪了一旁笑著的沈天奕一眼。

  過了一會兒才適應,緩慢的跟個老太太一樣蹣跚走出去,姿勢有些可笑。

  沈天奕幹脆一個環抱把她抱在了懷裏,夏瑤抵抗,“有人會看到的。”

  “這裏沒人,等到了有人的地方我就放你下來。”

  說的時候他抱的更緊了,還不忘趁機在她臉頰上親一口。

  夏瑤見他這樣輕鬆,想著應該不會被人看到,嬌笑著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還給你。”

  沈天奕反應迅速的含住她的唇輾轉深入,嗚嗚夏瑤用手捶他,可惜力道太虛軟,直接被忽略了。

  考慮到等下夏瑤還要走路到家沈天奕還是戀戀不舍的放開了她。

  然後走到靠近營地大門的時候才放下了夏瑤,夏瑤整了整衣襟,努力站直了身子,跟在沈天奕後麵進了尖刀團。

  “團長,”他們剛進去高子就從不遠處跑來,他的臉色有點不好,還沒站穩就怒氣衝衝的說:“那個林子豪來了。”

  沈天奕的神情一下子冷卻,好像有隱忍的怒氣需要發泄出來似的。

  夏瑤很疑惑,上次陷害她的事情不是都解決了嗎?他怎麽還這麽生氣?

  “我從沒見過這麽臉皮厚的人,居然沒事人似的跟政委在那吹噓,”高子義憤填膺,“哦,對了,跟他一起來的是藍軍的指揮官,席上校,不知道他們又要出什麽幺蛾子。”

  “去看看。”沈天奕簡短的說完轉身對夏瑤說:“瑤瑤,我讓小馬帶你先回家,等下我辦完了事再回去。”聲音已經不自覺的變軟了。

  高子一愣,隨即恍然。

  “我不要,我要跟你一起去。”夏瑤直覺他跟林子豪之間肯定有事,要不然他不會這麽生氣,所以她堅決要去看。

  “聽話,這是軍事上的事,你去了不合適。”沈天奕開始哄她。

  可是夏瑤這次卻很堅決,他不答應帶她去就不走,兩人僵持了半天。

  高子站在旁邊越來越驚奇,看來小馬說的還真是的,他們團長現在見了嫂子就像是耗子見了貓,要多溫順有多溫順。

  “喲,這是誰啊?”一聲突兀的聲音響起。

  三人回過頭去,林子豪正一臉笑容的站在後麵,看來是剛走來。

  這下好了,夏瑤不用走了。她想到那次被人抓到警局時的無助和害怕,看向林子豪的目光就變得憤恨了許多。

  “怎麽這麽看著我,咱們可是熟人了,”林子豪笑著對夏瑤說。

  “林子豪,我真是第一次見到你這麽臉皮厚的人,”高子生氣的說:“為了自己的小心眼連戰友的生死都不顧,我真不明白軍內怎麽會有你這樣的敗類。”

溺寵:左右為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溺寵:左右為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作者:蜻蜓飛飛  所寫的溺寵:左右為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溺寵:左右為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