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溺寵:左右為男

第64節

慕雲軒又繼續四處看著,夏瑤乖乖的跟在他身後,氣質文靜的像個害羞的小媳婦。

慕雲軒偶爾回過頭來看她一眼,然後朝她溫柔的一笑,淡淡的酒窩讓她的心不可遏製的跳動。

看的入神的時候夏瑤忽然被室內安放的一排凳子絆了一下,慕雲軒快速轉過頭來扶住了她,

指尖碰著她的腰,仿佛有電流酥麻竄過,令夏瑤後背一陣僵硬。

“走路小心點,”他嗔怪道,語氣卻很溫柔一點沒有責怪的意思,接下來就改變了路數,一直走在她身邊,遷就著她的步伐。

夏瑤很喜歡這樣的照顧。

“你最喜歡古代的哪個帝王?”走到一排帝王的裝飾品前夏瑤問他。

慕雲軒猶豫了良久才說:“最喜歡李煜。他本無心爭權奪利,一心向往歸隱生活。可惜造物弄人,讓他登上了王位,他的人生就是一個錯位的人生。”

夏瑤看著他思忖良久,他應該也是這樣的人吧?

“那你呢?”慕雲軒轉問她。

“我最喜歡明孝宗朱佑樘,”夏瑤說道,眼裏帶著向往,“他雖然貴為皇帝但是一生隻有一位妻子,從不納妾,而且還是一代明君。”

慕雲軒衝著她笑笑。他們繼續往前麵走去。

博物館裏值得看的東西有很多,他們在裏麵消耗了一個上午,午飯的時候就隨便在外麵吃了點東西,下午又接著去看。

慕雲軒不會像蕭逸那樣變換各種花樣逗你開心,也不會像沈天宇一樣體貼的為你做很多事情,跟他呆在一起隻需要靜靜地跟在他身邊。看著他研究詩詞的專注神情,聽著他講述那些珠釵鳳鸞的典故,就能得到一種心靈上的升華。

就好像跟隨著他一起遠離了塵世的紛擾,隻有他們倆一起登高望遠,怡然獨立。

晚上的時候兩人才從博物館出來,興致都很高,夏瑤覺得自己有多長了很多見識。

華燈初上,馬路上的夜市生活正式啟動。

行走在其間,那飄散的香味和擁擠的人群無不說明這裏的火爆。

夏瑤停下了腳步,抿了抿嘴角,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樣逗笑了慕雲軒。

他笑著提議,“要不我們就在這吃點?”

夏瑤本來是擔心他這樣的人不喜歡路邊小吃,所以才忍著,現在見他主動提出來了,早高興壞了,臉上馬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用力點了點頭。

路邊攤一直是平民百姓喜歡的食物,既便宜又美味,而且是露天的。三五知己來這邊叫上幾杯紮啤,再點上幾樣下酒菜,高談闊論,談情敘舊,人生最快意的莫過於此。

慕雲軒排了好長的隊買了酸辣粉出來,兩人就蹲在路邊吃了起來。

區別於夏瑤的呲牙吐舌慕雲軒盡管也覺得很酸很辣,但他仍然保持著姿態優雅的形象不變。就算是這樣毫無形象的蹲著也不會減低他的儒雅之感。

“你這樣吃一點都吃不出它的味道來,應該這樣,”夏瑤見他一根一根的吃,用筷子叉起了一大筷粉放到嘴邊,然後哧溜一吸全部入了嘴。紅色的辣椒汁噴了好多在臉上和衣服上,她也不以為意,示意慕雲軒照著她這樣吃。

慕雲軒拿出紙巾幫她擦了擦臉,見她不滿的看著他手裏的酸辣粉,知道她是想他照著做。

“其實這跟你上次教我去火車軌道上大喊一樣的,想做什麽的時候就認真去做,不要有那麽多的顧忌,一會兒擔心別人看到了不好看,一會兒又擔心弄髒了衣服,既然是來吃東西的就應該最專注的享受它。”

一番話說完夏瑤的心裏無比得意,今天一天都是慕雲軒在給她普及知識,終於也讓她說教了一把吧。

心裏這樣想著臉上的笑容就愈發得意了,像個小狐狸似的。慕雲軒好笑的照做了,發現滋味真的很好,他抬起頭衝著夏瑤挑挑眉。

夏瑤忽然想到以前她跟白樺經常像這樣蹲在馬路邊上吃著各式小吃,每次看到沒見過的食物他總會先試試好吃不好吃,如果好吃的話他就會衝她挑挑眉,然後全部留給她吃,不好吃的話就直接一口吃光。而她總是很貪心還沒吃完一樣就看上了另一樣嚷著要他去買,而他總是笑嘻嘻的去買來後又把她吃剩下的吃完。

想到這些,她的眼眶突然濕潤了,忙低下頭去。

“你看那個炸的金黃的臭豆腐好像挺好吃的樣子,我去買來給你吃吧?”慕雲軒在旁邊說道,手指著對麵街上的臭豆腐攤問她。

夏瑤抬起頭來,燈光很暗,繚繞的香氣遮住了她眼裏的氤氳水光。

“嗯,”她點點頭,眼神有些迷茫。

慕雲軒隨便擦了擦身上濺起的油印子,夏瑤忍不住笑了起來,想到剛才他大口吸粉的滑稽模樣笑的更歡了。不過她得承認,雖然他現在臉上被辣椒辣的有點紅,衣服上有星星點點的油印子,但仍不妨礙他的清雅絕倫,就算是毫無形象的蹲著大吃酸辣粉的樣子也讓人感覺到一種狂放不羈來。

就在夏瑤想這些的時候慕雲軒已經穿過街道往對麵快速跑去,好像生怕那個攤子會跑掉似的。

旁邊壞了的路燈忽然亮了,閃花了夏瑤的眼,她清醒過來。看著擠在人群中排隊的慕雲軒,感動無比的安心。

有他在,真好。

午夜的微風輕拂臉頰,讓人倍感舒心。他們沿著馬路邊吃邊走著,可是慕雲軒的話卻越來越少。

等到吃完後坐到車上的時候他變得更加沉默了,幾次欲言又止,好像有話要跟她說似的,可是半天也沒有啟口。夏瑤有點疑惑,朝他看去,他都是看著前方開著車,等紅綠燈的時候也隻是偶爾的看看她不再說話。

“明天我就要回京都了,”到了小區門口的時候慕雲軒忽然說道。

夏瑤的心一頓,有些遲鈍的反應過來,他要走了。抬起眼的時候就看到忽明忽暗的燈光下那張如夢似幻的眼睛裏同樣有著些許不舍,她的心一跳,再看時他的眼睛已恢複一片清明。

剛才的一點動容仿佛是一場幻境。

“那……”千言萬語不知該如何說出來,她想問他們什麽時候能再見麵,她想問他的心裏是不是此時跟她一樣的不舍……

可是最終什麽都沒有問出來。

“你要一路順風。”

這一晚夏瑤不知道的是慕雲軒一直在小區門口呆了一夜,早上的時候他才離開。

回到家夏瑤的情緒很低落,感覺好像被人拋棄了似的難受,眼淚也不受控製的流了下來。

對慕雲軒,她的感覺很奇怪,不像是跟沈天宇在一起時的舒服,也不像是跟沈天奕在一起時的心安。

她隻知道看見他的時候她很開心,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很幸福,那種幸福是誰也代替不了的,而離開他的時候她很難過和不舍。

這時家裏的電話鈴聲響了,她知道一定是沈天宇,隻有他會在這樣的深夜擔心她為什麽還沒回家。

她擦了擦眼淚接起電話,“喂,”聲音還帶著一絲哭腔。

那邊的沈天宇一頓,關心的問,“怎麽了?瑤瑤,怎麽哭了?”

“沒有,”夏瑤不想說,要她跟沈天宇說她是因為另一個男人而哭,那沈天宇不得氣死。

“那怎麽這麽晚才回家?”

“我今天去博物館逛了逛,所以回來的晚了點。”夏瑤輕描淡寫的回答,沒有講跟慕雲軒一起去的事情。

“沒事就好,剛才打你手機關機了,打家裏的電話又沒人接,我都擔心死了。”

沈天宇輕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夏瑤的心平靜了點,“你別擔心了,我真的沒事。”

說完後又生怕他還擔心,隻好交代了一半,“天宇,我真的沒事,就是剛才想起了以前的事很傷心才忍不住哭了的。”

沈天宇聽了沉默了會兒,知道她說的是什麽傷心事,柔聲說:“瑤瑤,那些都過去了,我會比任何人都愛你的,也會永遠照顧你的。我知道你偶爾會想起他,但是想他的同時希望你也想想我,那你就不會那麽難過了。”

聽了這話夏瑤心下真的一點都不痛了,沈天宇的辦法還真的很有效,“天宇,你就是我的良藥,也是我的……”然後她停頓了下來。

“你的什麽?”沈天宇在電話那頭追問。

“現在不告訴你,以後再說。”夏瑤決定賣個關子,她想象著沈天宇現在急於想知道的模樣忍不住笑出了聲。

沈天宇那邊聽到鬆了口氣,知道她心情真的好了。

“對了,寶貝,我要過段時間才能去看你了,最近股市波動很大,好多公司都損失慘重,我要出國一趟看能不能找到金融方麵的人才回來。”

“你工作要緊……”夏瑤有點失望,語氣怏怏的。

接著沈天宇在她耳邊說了好多關心的話她的神色才漸漸恢複。

然後等她洗完澡再回到床上的時候沈天宇又打了電話過來陪她聊了很久的天,直到她睡著了才掛斷,這是這麽久以來的習慣。

沈天宇的體貼不是在嘴皮子上說甜言蜜語,而是會把她生活中遺漏的細節全部想到然後提醒她。比如天氣預報說要變天要下雨,他就會發短信提醒她添衣服帶傘。比如她不喜歡買菜,他每次來就買很多菜放到家裏,有的幫她做好……

如果她需要早起,絕對不怕上鈴聽不見,跟他打聲招呼,第二天一早,溫馨牌鬧鍾就會準時叫起,絕對不會延誤。有的時候她晚上該睡覺的時候睡不著,就給沈天宇打電話,一個說一個聽,她不睡,沈天宇就陪著,往往耗到淩晨兩點……

沈天宇就是這樣無微不至而又緊密相連的存在於她的生活中。

在慕雲軒那裏感受到的失落感在沈天宇這裏全部治愈好了。

其實,她說的很對,他是她的良藥。

第二天夏瑤決定去看望蕭老爺子,順便為上次宴會上離開沒有打招呼而道個歉。她單獨為他準備了一個賀禮,是她在舊貨市場淘到的一個寶物,一直是她的最愛。但是她覺得還是應該把它送給懂行的人。

蕭老爺子學識淵博,而且是真正的愛好者,相信他會喜歡的。

等到她走到那座小院時,發現給她開門的換了個人。

對哦,蒼龍現在是蕭逸的保鏢了。

這個人看著也挺厲害的,見識過蒼龍的戰鬥力夏瑤覺得蕭老爺子身邊肯定是藏龍臥虎的。看這人的走路的沉穩力和隔著衣服都能看見的肌肉就可以窺視一二。

“蕭老您好!”

上了二樓後夏瑤看到老人正站在書架上,她連忙的走上前去幫忙接住了他要拿下的書。

蕭老爺子俯下身看見夏瑤眼睛一亮,隨即開心的走了下來,聲音爽朗的說:“你這丫頭還想著來看我?”語氣竟然有點撒嬌的意味。

夏瑤輕笑一下,老小孩老小孩,看來說的真沒錯。

她討好的解釋,“我不是怕打擾您嘛!您日理萬機的我哪敢來添亂。”

老爺子佯怒著說道:“你在諷刺我嗎?明知道我把事情都交給了蕭逸,現在一天到晚除了睡就是等死,什麽事都做不了,這不,”他舉起手上的老花鏡,“就連看書也要靠它了。”

“您可不能這麽說,您老正是老當益壯的時候,什麽等死,呸呸呸,”夏瑤連呸了幾下,然後嗔怪道,“以後可不許這麽說了,再這樣說我可真的不會來了。”

老爺子連忙討饒,“不說了,不說了,”笑嘻嘻的,心情好像很好的樣子,拉著夏瑤走到了臨窗的書桌旁坐下。

夏瑤拿出自己帶來的禮物,“蕭老,這是我送給您的壽禮,上次去的時候本來想帶去的,但想到那麽多的賓客送的禮品,估計您也不會一一看過,而且也沒有誠意。所以才想著今天單獨帶來送給您,禮物不重,希望您笑納。”

老爺子先接過了禮物,然後佯怒的糾正她,“就叫我爺爺好了,跟蕭逸一樣叫,反正遲早都要叫的。”

夏瑤一聽這話想要辯解幾句可是老爺子已經自顧自的拿著她帶來的一方硯台去了陽台。

她隻好跟了過去,想著等下怎麽跟他講清楚自己跟蕭逸的關係。

“我國的四大名硯是端硯,歙硯,洮河硯和澄泥硯。而其中端硯是硯中之首,體重而輕,質剛而柔,摸之寂寞無纖響,按之如小兒肌膚,溫軟嫩而不滑。”老爺子拿著硯台看了許久才徐徐道來,夏瑤立在一旁認真的聽著。

“你的這台硯質地溫潤如玉,色彩很豔麗,主要以紅色為基調,紋理很複雜,是山東出產的紅絲硯,看這個年代應該是清朝時期的。在我國古代來說的話紅絲硯是勝過端硯的硯。就其質地、顏色與紋理來講,是較具實用、收藏與觀賞於一體的佳硯。”然後好像很喜歡這個禮物似的又迎著陽光看了一下它的通透程度,看完後更高興了。

“不錯,不錯,我很喜歡。”

夏瑤心裏也很開心,覺得這個禮物送的很值得。

“沒想到你這個娃娃還挺有眼光的嘛!”老爺子高興了就開起了玩笑。

夏瑤真是有點汗顏,她是懂一點文物,但也隻是皮毛,尤其是經過昨天跟慕雲軒的相處,她更是覺得自己連皮毛都夠不著,“其實,這是我在京都的舊貨市場淘到的,當時就是看它好看才買的,”說到這裏夏瑤有點不好意思,“其實我也不知道它是什麽硯,也算是歪打正著了。”

老爺子哈哈大笑起來,“你的歪打的好。”

接下來老爺子又給她講了好多辨別硯台的真偽方法。

聊著聊著老爺子忽然一本正經的問她:“姑娘,你跟蕭逸準備什麽時候辦喜事?”

溺寵:左右為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溺寵:左右為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溺寵:左右為男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
  作者:蜻蜓飛飛所寫的溺寵:左右為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溺寵:左右為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