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溺寵:左右為男

第55節

  但是看著胡麗娟那假笑的模樣她的心裏就跟吞了蒼蠅一樣難受,扯開嘴角,沒有什麽誠意的一笑,“認錯了吧,像您這樣的人,估計是眼睛老花了吧,怎麽就胡亂扯著人呢,我真不認識你。”

  她心裏未必不想罵人解氣,但是罵人這玩意兒,有的時候真的也要分人,夏瑤現在才發現對那種討厭至極的人她真的找不到詞來罵。

  “你這孩子真是的,怎麽說我都是你爸的老婆,就算不叫我媽,也得叫我一聲阿姨,哪裏有你這樣的,還說不認識,你爸都躺在醫院裏頭,你就這麽做女兒的?”

  胡麗娟恨不得夏瑤與老頭子老死不相往來,最叫她恨得牙癢癢的是那個老頭子不知道是良心發現還是怎麽的,遺囑上都立了“眼中釘”的名字,幾乎把大半家財都給了她。

  看著周圍人的竊竊私語,夏瑤冷笑了一下,我懶得理你,你倒主動招惹上我了,那就別怪我說話難聽了。

  “也是,胡麗娟女士說的是,”夏瑤故意把她的名字喊的模糊,好多人就聽成了狐狸精,周圍立刻有人哄笑,夏瑤暗笑一聲繼續說:“話說的半點都沒錯,您那女兒隻比我小了一歲,您是有本事,我很佩服您。我媽都當您是親姐妹,我叫你一聲阿姨到是不為過,可你這個阿姨怎麽就跟我爸勾搭在一起了,還生了個隻比我小一歲的女兒?我爸都結婚了,您不知道的?您當時還是伴娘呢!”

  想起以前夏瑤的惡心感更重了,這胡麗娟是她媽王敏芝的同學,兩人還是閨蜜,誰知道居然偷偷的跟她爸搞到一起去了,還瞞了她們那麽多年。

  胡麗娟被說得麵紅耳赤,一時覺察到旁邊人的目光都聚在她身上,那眼裏的輕蔑不由讓她有點惱羞成怒。這是她最忌諱的事情,就算現在她名正言順了,但是背後總有那些說三道四的人整天編排她。不過也就是背後,誰都沒敢當麵說她,現在讓“眼中釘”當著眾人的麵提起,她感覺像是被剝了一層皮。

  這個商場是C市有名的精品區,一般來逛的都是非富即貴。這裏進進出出的人,她有好幾個都是認得的,結果這麽一來,原來想上前跟她打招呼的人都走開了,一副不認識她的模樣,讓她更惱了。

  “你這孩子,怎麽這麽說話的?”她麵上到不怒,盡量地克製自己的脾氣,跟個慈母對待鬧事的繼女一樣,“你爸天天在想你,這全是我的錯,我承認,誰叫我年少無知時叫你爸騙了,你要恨我也是應當的,別恨你爸,再怎麽說他的不是,但他總歸是你爸。”

  胡麗娟話說得頭頭是道,她最擅長的就是跟女人打嘴仗了,這都是這些年練過來的,夏正海雖然娶了她,但在外麵可沒少包二奶,要沒那點功夫,她早被人趕下夏太太的寶座了。

  哼,小賤人,還想分財產,想得美了,那些東西全是她跟女兒的!

  “是我爸不假,用不著你來提醒。”夏瑤懶得再跟她說話,有一種人做了壞事,有千百個理由都能為她自己開脫,歪理都是一套一套的,她作了要嘔吐的動作,“年少無知?叫我爸給騙了?確實呀,確實給騙的了——嗬嗬——”夏瑤故意諷刺的笑著,然後眼神一凜,輕哼一聲,“騙著你自己爬上了他的床。”

  “你……”胡麗娟氣的徹底沒話了,手指著夏瑤半天說不出話來。

  “我什麽,難道我說的不對嗎?”夏瑤氣憤的問,這女人,剛才她不想跟她們理會她倒以為她怕了,居然上趕著想出醜,那她就成全她了。“還有,奉勸你一句,不要老是出來晃,雖然現在想減肥的人很多,但是每個人看到你都要吐一下,這個城市得多髒啊,所以為了市容著想你還是少出來的好。呃……”邊說邊做了吐的姿勢。

  胡麗娟手撫著胸口,臉漲得通紅。

  周圍的人顯然都相信了夏瑤的話,光看胡麗娟那個長相就知道她是什麽貨色,全都鄙視的看著她。

  這讓胡麗娟更生氣了,可是暫時也拿夏瑤沒辦法,心底卻狠狠的咒著她。

  她女兒夏碧連忙拉著她的衣袖小聲說:“媽,別跟姐姐吵了,我們先回家吧?”樣子怯弱,像個被嚇著的小白兔。

  胡麗娟順勢就著這個台階下了,她狠狠瞪了夏瑤一眼,然後灰溜溜的走了。

  走出很遠的時候胡麗娟突然停下,望著夏瑤的方向自言自語,“小賤人,你等著,我會讓你知道得罪我是什麽後果的。”

  夏碧在旁邊被母親猙獰的樣子嚇得瑟縮。

  而夏瑤在看見她們走後倒是心情很好的繼續逛著,等她出來時已經到了下午。

  午後的陽光很猛烈,可是商場門口的馬路上卻圍了大群人。反正也無事,她也走上去湊熱鬧。

  原來是一輛豪車撞了一輛普桑,兩個司機正在扯皮,這種吵架無非就是想多賠點錢罷了,夏瑤覺得很無趣。

  她正準備走開,忽然看到那輛豪車裏麵坐著一個人,確切的說應該是昏睡著一個人,而那人赫然就是幾天沒見的蕭逸。

  夏瑤神情微愣,本能的想趕快離開,這要是被他發現了還不纏著她。可是眼睛瞟過的時候卻發現了不對勁。

  因為那車裏還坐著一個人,這個人夏瑤認識,他就是蕭逸的二哥蕭東城。這個男人可是很陰險狡詐的,而且蕭逸跟他們的關係不是很差的嗎?怎麽可能那麽好的坐在一起?

  夏瑤心下懷疑,再仔細看了看蕭逸,發現他雖然是躺在靠椅上,但那個樣子既像是昏睡又像是昏迷的。

  這下夏瑤更覺得可疑了。

  眼看外麵的人圍的越來越多,蕭東城打開車窗把外麵的司機叫過去吩咐了幾句,很快那個司機就拿出大筆錢給了普桑的司機。這段糾紛才終於結束,豪車很快啟動,夏瑤連忙在後麵打了輛車跟上,她總覺得哪裏不對勁,可又說不上來,所以還是跟上去看看為好。

  車子繞著城區開了一圈,最後居然停在了市裏的一家精神病院門口。看著蕭東城的那輛車開了進去,夏瑤眉頭不禁的皺了皺,“怎麽回事?”

  心下雖然疑惑,但是也隻能在外麵等等看,裏麵她也進不去。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左右,那輛豪車終於出來了,夏瑤連忙睜大眼睛。幸好是在大門口,他們的車速不是很快,所以她很清楚的看到後排座位上除了蕭東城沒有別人。她拚命眨了眨眼睛,小跑幾步又看了一遍,確實沒有蕭逸。

  夏瑤的心裏頓時升起不好的預感,難道蕭逸在裏麵?

  她側過頭看了看恐怖森嚴的安定醫院四個大字,忽然嗅到了一種陰謀的味道。

  然後她深吸了口氣平複了一下劇烈跳動的心口。仔細觀察了四周,鐵門環鎖,高牆林立,上麵還有通電的鐵絲網。很顯然這裏不是輕易可以進去的,正不知道怎麽辦的時候,夏瑤抬眼看到前麵不遠處正開來一輛垃圾車。

  夏瑤眼睛瞬間的亮了,“有了!”

  她連忙小跑著迎過去,把垃圾車攔了下來,問清楚了這輛車是進去精神病院裏麵收垃圾的。然後她隨便編了個借口,說想去看裏麵的親人,但是又怕被人發現了責怪她,所以才偷偷進去。

  跟司機商量能不能帶她進去。

  那司機明顯的不相信,夏瑤也有點心虛,這個借口確實很假。就在司機準備不理她的時候一遝錢遞到了他麵前。

  “隻要你把我帶進去,然後再帶我出來,這些錢就是你的了,”夏瑤衝著晃了晃手裏的錢。

  俗話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有錢好辦事,司機終於點了頭。

  夏瑤抽出一半遞給司機,“這是定金,我出來的時候會把另一半給你。”

  司機將車子開到了一處樓後麵,確定那裏沒有攝像頭很安全,夏瑤從車上下來。

  她還是第一次來到這樣的地方,心裏不免有點害怕,但想到蕭逸在裏麵不知道出了什麽事呢,那點害怕就拋到九霄雲外了。

  她雖然不愛蕭逸,但怎麽說他也曾幫過她很多次。

  其實細想想她跟蕭逸的關係還真是奇怪呢,既不是親密無間的戀人,也不算普通的朋友,可是另一方有困難了又都不會袖手旁觀。

  腦海裏想著這些的時候夏瑤已經靈巧的閃進了住院部。可惜在通往裏麵的大門處有一道鐵門鎖著,不是醫護人員很難進去。

  夏瑤這下真不知道該怎麽辦了。

  這麽大個地方她既不知道蕭逸關在什麽地方,又怕自己進去了就出不來了。

  可是已經到了這裏了,她也不想打退堂鼓。

  在原地轉悠了半天忽然看見不遠處的一個小路上,剛才帶她進來的司機正提著什麽往外走去。

  夏瑤拍了拍腦袋,真笨,他既然是進來收垃圾的,肯定對這裏很熟悉了。

  這樣想著連忙快走過去,攔住了那人。

  “你能不能告訴我剛送進來的病人都關在哪裏?”

  那人一看是她,有點害怕的四處看了看,小聲的說,“你怎麽到這兒來了,要是被人發現了可怎麽辦?”然後他更是壓低了生意繼續說:“剛送進來的人都關在裏麵,”他指了指被大鐵鏈鎖著的住院部大門。

  “你能不能告訴我怎麽進去裏麵?”

  “現在不是放風的時間,裏麵是不讓人進去的。”那人為難的開口。

  夏瑤想了想,從包裏再拿出一遝錢來,“給你,實話跟你說了吧,我懷疑我的一個朋友被人給關在了裏麵,所以我想進去看看。”她揚了揚手裏的錢,“要是你能帶我進去,這錢就是你的了,如果找到了他,我還會再多給你點的。”

  錢有的時候真是個好東西,夏瑤被那人領著從一個類似狗洞的地方爬進去的時候想。

  “我跟你說,等下你也要從這裏爬出來。”看在那麽多錢的份上人家還提醒她一句。

  說實話進到裏麵了才真正知道害怕了,裏麵的人沒有一個是正常的,一個個房間裏麵或坐著或站著不同表情的人,有的大笑,有的大哭……

  夏瑤覺得自己的腿有點軟,眼看一個穿白大褂的醫生走了過來,她趕忙口中練練有詞,“妖精,我要收了你……”然後蹦跳著快步走過。

  還好沒被發現,夏瑤長籲了口氣。

  等到她戰戰兢兢、千辛萬苦在一個單獨的房間找到蕭逸的時候,她的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此時的蕭逸說不出的憔悴,他像個毫無生氣的布偶一樣的癱倒在地上,沒有一點知覺。

  夏瑤的心說不出的難受。

  要是她今天沒有去商城,要是她沒有好奇的跟上蕭東城的車,那蕭逸會怎麽樣?

  她不敢往下想。

  看了看周圍,她趕忙提起精神,暫時壓下了心頭的難受。走到蕭逸身邊試了他的鼻息發現還有呼吸,這讓她鬆了口氣。

  然後她附在他耳邊輕聲喚他,“蕭逸,蕭逸……”

  可惜他沒有一點反應,夏瑤也顧不得那麽多了,用力掐了掐他身上的肉,可能是疼的,他眉頭皺了一下,很難受的樣子。

  夏瑤心下一喜,繼續掐他,“蕭逸,醒醒,你現在很危險,我們要趕快走。”

  “快醒醒,要是被人發現了我們倆都走不了了……”

  在她又是聒噪又是狠掐下蕭逸的眼睛終於睜開了,其間夏瑤又在房間裏扮演了一次豬八戒吃人參果,因為外麵有醫生走過掃了她一眼。

  “你醒了,”看到蕭逸睜開眼夏瑤別提多開心了,扮神經病真是累,太白癡了。

  “嗯……”蕭逸顯然還沒回過神來,他揉了揉疼痛的額頭,“瑤瑤,這是在哪兒?”

  “蕭逸,長話短說,現在我們在精神病院裏麵,我們要趕緊離開這裏,詳細的等我出去了再告訴你。”夏瑤快速的說完就撐著蕭逸起身。

  可是蕭逸的身體太虛弱了,估計是送他進來後醫生又給注射了什麽藥,他竟然覺得有點頭腦遲鈍。

  “瑤瑤,你先出去吧,我身體太弱走不了,出去後去找我爺爺,他會派人來救我的。”蕭逸氣若遊絲的說著,身體已經癱軟了下去。

  “要是我想一個人走我還進來幹什麽,這裏是什麽地方?是龍潭虎穴,等你爺爺來的時候不知道你被他們折磨成什麽樣了,”夏瑤有點生氣衝著他低吼,“快起來,別人這樣對你你不想報仇嗎?這麽點困難都克服不了,難道你要讓我看不起你?”

  蕭逸聽到這些話眼睛裏一道懊悔的光閃過,他努力振作下精神,借助夏瑤的力量站了起來。

  幸好這個地方就算有人看到他們也不會有太多的驚奇,他們隻要躲過醫生的視線就可以了。雖然很艱難,但是兩人還是配合默契的挪到了那個小洞處。

  “好了從這裏爬出去就可以了,”夏瑤喘了口粗氣說道,蕭逸實在太虛弱了,幾乎整個力量都搭在她身上,她覺得自己的半個肩膀都麻了。

  蕭逸蒼白著臉靠著牆壁看了看那個像狗洞的地方,又看了看夏瑤精疲力竭的身體,心裏很複雜。

  既感動於她的冒死相救,又心疼於她為了他要爬這樣一個既髒且小的洞。

  “好了,我們快走吧,你先爬,”夏瑤微喘了一下就趕快對蕭逸說,這是最後一步了,他們可不能在這裏被發現。

  蕭逸深深看了她一眼,彎下身去。

  ------題外話------

  非常感謝下列親的厚愛,鞠躬!

  drowblue投了2張月票

  liner0415投了1張月票

  laotuzi525評價了本作品(5熱度)

  【083】救他出來後

  蕭逸深深看了她一眼,彎下身去。

  所有的感動與心疼都壓在了心底。

  現在還不是時候,等他有能力了會用十倍百倍的愛還給她。

  眼看蕭逸拚盡了全力爬出去了,夏瑤正準備也彎下身去,忽然身後傳來一個尖銳的聲音“妖精,哪裏跑,我要收了你……”

  夏瑤一怔。

溺寵:左右為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溺寵:左右為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蜻蜓飛飛  所寫的溺寵:左右為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溺寵:左右為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