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溺寵:左右為男

第46節

  夏瑤也跟著他一起衝著火車吼叫,火車的聲音很大,他們的叫聲很快被淹沒在一片轟隆聲中。

  一聲聲的吼叫聲之後心底那些糾結的、彷徨的仿佛都隨風飄散了。

  最後隻剩下滿身的輕鬆。

  夜幕降臨時他們要分手了,夏瑤的心底有絲悵然和不舍,這一段萍水相逢的緣分注定是一場短暫的夢。

  慕雲軒什麽也沒說衝她笑了笑了就揮手告別了,留下滿心遺憾的夏瑤。

  隨著慕雲軒的離去夏瑤心底的那些苦惱又回來了,夢再美也是要回到現實的,現實中的選擇她依然要麵對。

  夏瑤忽然發現自己無處可去,經過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後她母親那裏是不可能再去的了。

  漫園她倒是很想去,但是如果她去了沈天奕一定會很生氣的,而去了沈天奕那裏沈天宇也會很難過的。

  在沒有想好怎麽處理他們三個人的關係之前夏瑤覺得還是不要跟他們住在一起的好。

  不對,現在多了一個,蕭逸。

  夏瑤真是拿這個人沒辦法。罵他不聽,躲他躲不掉,她覺得自己上輩子肯定欠了蕭逸什麽,否則怎麽花心大少會突然死纏亂打的愛上了她?

  最後夏瑤決定去酒吧坐坐,不去想這些心煩的事情,也許還可以在酒吧睡上一覺。

  【076】霸氣的男人

  夜晚,華燈初上,唯有她獨自一人行走在這華燈初上的街頭,舉目四望,陡然的覺得心中有無綿的寂寞。整個夜空跟一塊黑布一樣,四處的燈光閃爍著,來來往往的車輛急速行駛著,人有一種習慣,一到夜晚,走在街上,就會有股子莫名的失落感,隻覺得心底兒空空的。

  而她,現在就是這樣。

  正是夜生活豐富的時候,各色酒吧琳琅滿目充斥在人們眼球中,五彩斑斕的霓虹燈在深夜中閃爍,誘惑著年輕的男女進去尋歡作樂,亦或者是放鬆心情。

  夏瑤已經好久沒來過酒吧了,自從上次地震過後她就不喜歡來這種地方了,再次邁進酒吧,她突然有種物是人非的感覺。

  還是那樣的嘈雜,還是那樣的糜爛,她卻覺得格格不入了。

  坐了會兒,然後喝了點酒,那種不習慣的感覺仍然存在,夏瑤想了想準備離開。

  這時,從二樓樓梯下來一群人,他們各個衣著光亮,容顏俊美,氣度非凡。

  林子豪清冷的黑眸漫不經心往樓下舞池裏一瞥,就被那道快要離開的身影所注視,他眼中精光一閃。

  轉身吩咐了下身邊的人幾句,然後又打了個電話,很快那幾個人就徑直走下去攔住了要離開的夏瑤。

  “美女,陪哥哥們喝一杯吧?”

  夏瑤猛地被擋住,倒也沒有多驚慌,她以前也不是沒遇到過這種在酒吧搭訕的人,這種人無非就是想來個獵豔再發展個一夜情什麽的,可惜她沒興趣。

  她板著臉說了句,“對不起,我有事要走了。”

  “別介啊,剛來怎麽就要走,來,陪哥們喝點,”那幾個人明顯很難纏,他們說著也不管夏瑤願不願意就拉著她到了一張桌子上。

  夏瑤看了看他們幾個人,看穿著就是挺有錢的主,估計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她隻好先順從他們然後再見機行事了。

  “來,咱們幹杯,”一個一看就知道是二世祖的男人倒了一滿杯威士忌遞給夏瑤。

  夏瑤蹙起了眉頭,這擺明了是想灌醉她啊。

  她偷眼看了看舞池裏跳舞的人群,然後又看了看前麵桌上的幾個男人,計上心來,拿起那杯酒故意不小心的樣子把酒潑在前麵一個特別魁梧的男人頭上,那人惡狠狠的轉過身來怒瞪著他們。

  夏瑤連忙後退一步怯生生的低著頭,一副不是我潑的樣子。

  兩撥男人都不是善茬,就在他們劍拔弩張的時候夏瑤突然用力的推了那個二世祖一下,直接把他推倒在了魁梧男身上。

  這下場麵混亂了,魁梧男抓住他們要打,那些人則到處要抓夏瑤。

  夏瑤趁亂想要溜走的時候忽然從外麵湧進來大波警察,帶頭的人跑到舞池中央,冷著臉,鐵麵無私的朝著周圍的人冷喝道。

  “音樂停了,這裏被人舉報有人在賣毒品,一個個的都安靜了,將你們的身份證拿出來!”

  警察來了,夏瑤暗鬆一口氣,有警察在,這些人應該不敢把她怎麽樣。

  她悄悄往旁邊挪了挪,那些人果然不敢再抓她。

  夏瑤心裏慶幸了許多。

  酒吧裏人很多,大部分人都安靜的站在那兒,隻有少數的幾個心裏有鬼的人企圖逃跑,那些警察趕緊過來壓製他們。混亂中夏瑤被人一拉,倒在地上,又有人往她腳上一踩,她痛的皺眉,眼淚都要掉出來了。

  可隨著夏瑤倒地的動作,從她口袋裏掉出一個白色小袋子,她彎腰撿起,才發現居然是包白粉。周圍的人立刻像發現瘟疫似的退離了她幾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臉上。

  “原來是你在賣毒品,”警察頭子走過來居高臨下的宣判著她的行為。

  夏瑤聞言,捂著疼的厲害的腳踝,抬首,一眼就看見被警察拿在手上的白粉,眼皮一跳,急忙解釋道:“我不知道這從哪來的,這不是我的!”

  “行了,人贓俱獲,帶走。”幹脆利落,一點不想聽她的辯解。

  浩浩蕩蕩的警察隊伍撤離,隻帶走了形單影隻的夏瑤。

  林子豪站在遠處看著被戴上手銬的夏瑤,幾天以來壓抑的悶氣終於呼了出來。

  敢打他的人他會讓她知道是什麽後果。

  高子正跟幾個朋友過來玩,剛好看到了夏瑤被帶上警車,錯眼一瞟覺得有幾分熟悉,他連忙追上去想看個仔細,警車卻已經開走了。

  轉過身的時候發現人影處林子豪得意的笑,他心裏連忙警覺,這林子豪是出了名的小心眼。上次夏瑤當眾打了他一巴掌,沈天奕又讓軍委把他的勝利成果給取消了,以他的性格不可能會輕易算了的。

  他越想越覺得剛才看見的人是夏瑤,趕忙給沈天奕打了個電話。

  “天奕,嫂子在你身邊嗎?”

  “不在。”沈天奕正在沈宅聽沈老爺子的訓話,無非就是說他是沈家的長房長孫,肩負著讓家族榮耀的使命。在婚姻大事上一定要找個門當戶對的媳婦,他媽又幫他搜羅了好多京都名門淑女的照片。

  以前他隻要借口推脫的話都會成功,可是這次不知道怎麽回事不管他怎麽說他媽都鐵定了心要幫他介紹一個女朋友。

  沈天奕正在煩惱時就接到了高子的電話,他本來心神一鬆的,可是聽到高子接下來的話就怎麽也淡定不了了。

  “我剛才看見一個人被警察帶走了,長的很像嫂子。林子豪也在附近,我擔心是不是林子豪搞的鬼。”

  “你說什麽……在哪裏?我馬上來。”沈天奕詢問仔細後就一陣旋風般的離開了家,留下了莫名其妙的一家人。

  “說,毒品從哪來的?”

  夏瑤被帶進了警察局的一間密閉的審訊室,麵前坐著三個警察,正嚴厲的審訊著她,不管她說了多少次她不知道都沒用,他們依然故我的問著同一個問題。

  慢慢的夏瑤發覺了不對勁,那三個人雖然問著問題可是眼睛卻一直不懷好意的看著她,夏瑤一陣膽寒。他們眼裏的獸性目光她還是看的出來的。

  “我說過那包白粉不是我的,”她還是盡力辯解著,希望自己看到的是錯覺,畢竟這裏是警察局。“是別人塞到我口袋裏的。”

  “再狡辯也沒用,趕快在這上麵簽個字。”一個胖胖的警察拿出一張文件遞到夏瑤麵前,夏瑤一看,臉色煞白,上麵赫然寫著她不僅吸毒而且賣毒。

  “我沒做過的事我是不會承認的,”她堅決的拒絕,她就不信他們還敢屈打成招了。

  “人贓俱獲了還管你承不承認,快簽字。”胖子粗魯的把筆往她懷裏一扔。

  “哎呀,胖子,你跟她囉嗦那麽多幹嘛,先讓我們爽了,到時候不怕她不簽。”一個尖嘴猴腮的警察站起身,然後從身上拿出了一粒白色的藥丸。

  “來,妞,把這個吃了。”說著就走到了夏瑤麵前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夏瑤被迫張口,藥丸很快往她喉嚨裏一扔,那人再用力一托,藥丸就進了她的喉嚨裏。

  那是什麽,夏瑤很清楚,幸虧以前她經常在酒吧呆著,見多了這樣的藥丸,知道這是一種藥性極強的春藥,服食過後生理方麵沒有及時舒緩的話就會難受至死。

  可是看著麵前的三個衣冠禽獸,她寧願去死。

  眼看藥丸進了夏瑤的喉嚨,那三個人也放鬆了警惕,邊脫衣服邊等著她的藥發。

  夏瑤見他們在談笑的間隙猛的一轉身一隻手快速的摳進了喉嚨,用力的摳動了幾下,在那三個人跑過來時她已經哇的吐出了一大堆東西,連同著那個白色藥丸也給吐了出來。

  夏瑤心下一鬆。

  “你個臭婊子,”那個尖嘴猴腮的警察一個火起啪的打了她一巴掌,“你以為沒有藥我們就不幹你了嗎?”

  打完還不解氣的用力踢了她一腳。

  他們的衣服已經脫的差不多了,看著夏瑤凹凸有致的身材眼裏都像冒了火似的,上來就撕扯她的衣服。

  這刻的這三個人不再是為人民服務的警察,他們已經化身成了最齷蹉惡心的禽獸,又或者他們本身就是這樣的人,隻不過一直披著警察的外皮罷了。

  夏瑤覺得好害怕,她一直以為自己經曆過死亡早就對什麽都不害怕了,可是看到這三個猥瑣的警察,想到即將會發生的事情,她的心還是不可遏製的顫抖起來。同時也感到了深深的絕望,這次不會有人來救她了,她的電話已經被搜走,也沒人知道她在這裏。

  “你們做這樣的事還配當警察嗎?”夏瑤奮力抵抗著,心裏也在拚命的想著對策,可是看著空空蕩蕩的審訊室,她的心冷寂了。

  “我們現在不是警察,我們是你的男人,哈哈……”

  沈天奕一路上連闖了好幾個紅燈才到達警局,剛好高子也趕到,他們趕快在警察局裏搜尋起來,最後沿著喊叫聲才找到了審訊室。

  沈天奕一腳踹開了審訊室的門,他的心一瞬間停止了跳動,三個光著身子的男人正撕扯著夏瑤的衣服,夏瑤想去撞牆卻被他們拉著,她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撕扯得亂七八糟,可是她還是拚命護著僅剩的衣服碎片。

  沈天奕像閃電一樣跑進去三腳就把那三個男人踢暈過去了,然後快速解下身上的外套披到了夏瑤身上,緊緊抱著她。

  她的身體一直在發抖,琥珀色的瞳仁仿佛失了焦,視線迷離。他撫摸著她的臉頰,將她的顫栗和柔弱,盡收眼底,看的他心裏一陣緊縮。

  “瑤瑤,別怕,我來了。”

  聽到熟悉的聲音,夏瑤的神智有了一絲清醒,她抬起迷離的雙眼看了看沈天奕,忽然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別怕,我在這兒。”沈天奕緊緊的抱著她。

  夏瑤的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珍珠,順著她清麗的臉頰,大顆大顆地滑落下來……

  “天奕,先出去再說吧,該問的人我都帶來了。”高子進來跟沈天奕說。

  夏瑤任由著他將自己抱起來,雙手毫無意識的攀上男人的脖頸,將臉埋進他溫暖結實的胸膛裏。

  走出去之前高子猶不解恨,又上前踹了那三人幾腳,然後吩咐身邊的人,“把這三隻豬給我帶出去。”

  沈天奕抱著夏瑤邁開大步走進局長辦公室,黑沉的目光讓人害怕,所有的人都嚇的後退了一步。

  “沈少將,這就是個誤會,那毒品是別人偷偷放進夏小姐口袋裏的,警員在出任務的時候也不知道,真對不起,我已經教訓過了,沈少將您可千萬別和他們一般見識!”

  警察局長討好的解釋著。自從知道他們抓的人是誰後,他心跳就一直在加速,眼皮子也直跳,心想今天算是闖禍了,這個爺,他可惹不起,隻要一個電話,他這輩子的仕途都將走的艱難。

  因此在他還沒有動怒前,他快速上前,三言兩句想將這解釋成是個誤會。

  這個局長顯然不知道剛才在審訊室發生的事情,他看了看沈天奕懷裏的女人,心裏咯噔一下,心下已經猜到了可能發生過的事。警察局裏的一些壞習慣他還是知道的,這下他更害怕了。

  要隻是抓了人還好說,現在把人弄成這樣了,局長禿頂的腦袋上冷汗更多,眼皮跳的更顫,他真是冤枉,本來在家睡的好好的,突然出了這件事。

  “別的我不想多問,你隻要告訴我是誰指使你們抓人的就行。”

  沈天奕那張寒冰臉,陰沉的音調,還有生氣時慣有的秒殺級冷眸,頓時,就讓在場的人腿打哆嗦。

  局長連忙問旁邊的警員,“今晚是怎麽回事?”

  “是有人舉報說酒吧裏有人吸毒,”旁邊的警員連忙哆嗦著身子報告,“我們就帶隊去了,然後裏麵發生騷動,撞倒了這位姑娘,從她兜裏掉出了一包毒品,我們就把她帶回來了。”

  “既然帶回來了為什麽要……?”沈天奕一想到剛才看到的情景背脊就一陣發涼,他不敢想象要是他晚來一步了會怎樣。“警察就是你們這樣的嗎?”他的聲音很嚴厲,簡直就是怒吼的,嚇得局長連同他手下的人一個個都戰戰兢兢的,隻差一口氣就要暈倒。

  局長惱怒的目光掃向了已經被人拎出來的肥警察,身子早已顫抖如落葉般。

溺寵:左右為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溺寵:左右為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蜻蜓飛飛  所寫的溺寵:左右為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溺寵:左右為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