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溺寵:左右為男

第38節

  沈家的人門第觀念特別強,他們雖然是軍人世家,宣稱是人民的公仆,可是骨子裏卻極瞧不起她這種平民。其實這也是為什麽這麽久以來夏瑤不願意讓人知道她跟沈天宇之間的關係,沈家的人一向是眼高於頂的,在他們眼裏認為自家的孩子就應該找最好的女人做老婆。以前她媽王敏芝進門的時候不知道闖過了多少艱難險阻,那時候的沈老三還是二婚都那麽挑剔,更別提現在的商界巨子沈天宇和軍中翹楚沈天奕了。

  要是讓他們知道沈家最引以為傲的兩個兒子都被她給染指了,估計她就會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了。

  現在夏瑤對生命還是很珍惜的,所以明智的辦法是能遮掩就遮掩的好。

  沈天奕的臉色看著她的時候柔和了不少,隻是偶爾也能看到他緊鎖的眉峰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怒氣。

  他肯定是個很愛護手下的長官,夏瑤想。

  過了幾條隧道後就正式進入了山區,又行進了半個小時進入了一片別墅區。

  這是一幢小型的別墅群,隱在群山裏麵,有點不入世俗,獨立世間的感覺,最讓夏瑤震撼的還不是這些別墅,而是那別墅不遠處一望無際的花海,還有路邊停著的高檔車輛,這裏顯然是富人的世外桃源。作為平民的夏瑤不禁氣悶的瞪了沈天奕一眼。

  沈天奕一點沒覺得這裏有什麽特別的,一張臉如雕像般俊朗沉毅,不苟言笑。這房子買了也快三年,他總共就沒來過五次,要不是夏瑤他根本就沒想到來這裏。

  沈天奕的別墅在最靠裏的位置,夏瑤下車的時候不禁懷疑,這晚上那麽黑不怕嗎?畢竟這裏群山環繞的。

  沈天奕沒有她那麽多想法,他牽著夏瑤的手徑直往別墅裏走去,小馬和江建在後麵拎東西。

  打開門的時候有淡淡的灰塵飄過,看來真的是很久沒住人了。

  客廳中央是一盞明澈的水晶吊頂,璀璨的光輝灑下來很漂亮,夏瑤不禁多看了兩眼,然後目光朝著周圍打量去,都是很簡單的裝飾,並沒有多奢華富貴。

  但卻讓人看了很舒服,清爽幹淨,唯一不好的可能就是太過硬朗化,缺少家的柔軟和溫馨。

  進門之後小馬和江建就兀自打掃起屋子,現成的東西都有,見他們忙碌著夏瑤也想幫幫忙。

  “就讓他們做,你休息就好了。”沈天奕看出她的想法果斷的下命令。隻是看到夏瑤微皺的眉頭後才發現自己的語氣太生硬了,他放緩了聲音解釋道:“我的起居一直都是他們照顧的,你去做的話會讓他們不習慣的。”

  夏瑤這才收起了嘟著的嘴唇,走到沙發邊把灰塵撣了撣,“來這邊坐下吧。”

  沈天奕把軍裝外套脫掉,然後坐到夏瑤身邊把她攬在了懷裏,然後捧起了她的小臉蛋癡迷的親吻了起來。

  雖然在醫院的時候他們接過吻,但畢竟是好久之前了,所以這個吻同樣很生疏,好在沈天奕很快就找到了感覺開始深入探索。

  一吻過後,夏瑤雙眼水潤,頰上滿布誘人的紅暈,無力地依靠著沈天奕,神色柔和。

  “天奕,你會在京都呆多久?”

  沈天奕還沒從剛才的銷魂中緩過神來,等聽清楚她的話之後才緩慢的說:“我這次回來主要是處理一些事情,等處理好了就得走。”

  “就是剛才在電話裏說的那個受傷的人?”

  沈天奕的情緒忽然低落下來,“嗯,他在演習的時候受了傷,我要為他討個說法。”

  夏瑤心下駭然,演習還會受傷?

  通過沈天奕的講解她才知道,演習雖然是真刀真槍的對著幹,但那些子彈都是鉛彈頭,炸彈用的也是空包彈,根本不會受太大的傷,再說都是戰友就算是肉搏也會點到為止的。

  夏瑤有點疑惑了,那怎麽腿會被打殘?

  難道是私人恩怨?

  她狐疑的看了看沈天奕,“天奕,你準備怎麽辦?”

  “這事我會處理好的,你別擔心了。”沈天奕安慰的拍了拍她肩膀。

  剛好小馬他們不知道從哪裏叫來了一桌的山珍海味,夏瑤肚子也餓了,他們才停止了沉重的談話。

  因為有夏瑤在場小馬和江建吃的都很壓抑,估計他們很少吃到這麽美味的菜肴,嘴裏吃著眼睛還一直盯著盤子裏的菜,像是餓了幾天的流民似的,但又不敢表現的太明顯。那隱忍的模樣看的夏瑤直想笑。

  沈天奕吃飯倒是真的斯文優雅,屬於細嚼慢咽的那種,也不知道在部隊訓練的時候是不是也吃的這般斯文。

  夏瑤吃的也不多,她快速的吃完,然後兩人起身離開飯廳,身後很快傳來哄搶的聲音。夏瑤忍不住輕笑出聲。

  “你們部隊吃飯是不是就這樣?”

  “當然不是了,部隊裏凡事都講究規矩,不過他們倆這幾天跟著我也沒正經吃頓飯,所以才忘了規矩的。”沈天奕為他們做著解釋,他認真的模樣令夏瑤笑的更歡了,感覺他特別像母雞護小雞似的。

  看著她明媚的笑臉沈天奕忍不住又抱住了她,不顧他們正站在別墅門口,然後他的吻就壓了下來。

  直到路上響起談話聲他們才停止,沈天奕流連的摸了摸夏瑤紅腫的嘴唇。

  “瑤瑤,下次我帶你去部隊上看看。”

  “好啊!我很想去看看你工作的地方,看看是不是有美女?”夏瑤俏皮的一笑,神色怪異的打量沈天奕的反應。

  “部隊都是男人的地方,哪有什麽女人?”沈天奕一本正經的說。

  說話的時候他們正走到了小區內的花海邊,夏瑤深吸了口氣,這裏的環境真是不錯,空氣純淨清新,再加上濃鬱的花香傳來,讓人感覺心曠神怡。

  這裏的花雖然沒有漫園的種類多,但是勝在空氣好,夏瑤剛想往花海裏麵走就看到小馬遠遠的跑了過來手裏拿著沈天奕的手機。

  沈天奕接完電話後臉色就很差,然後他們就回了別墅,晚上過的也很平靜,沒有任何讓人聯想的畫麵出現,夏瑤小小的失望了一下。但是看到沈天奕打了幾個電話後更是鬱結的眉頭她心裏也不好受起來。

  第二天沈天奕要去市政府,夏瑤纏著要一起去,她希望能夠多了解一點他的生活。沈天奕拗不過她隻好讓她隨行。

  夏瑤心裏得意了好久,她現在找到了治沈天奕的方法了,那就是耍蠻不講理,這招真的很有效。

  從現在夏瑤安穩的坐在奔馳的悍馬上就可以看出來,沈天奕無奈的看著笑意妍妍的夏瑤,好笑的歎了口氣。

  “團長,這次您一定不能放過林子豪,要不然人家還以為咱們尖刀團好欺負呢!”

  前麵開車的小馬忽然說,江建也跟著附和,“就是,以前是咱們大度沒有把他們的挑釁放在眼裏,可是這次也太過分了。”

  “山子已經被他們抓住了,算是陣亡了,可是他們還要把他打一頓,這分明就是公報私仇。”

  “對,有能耐一對一,那麽多人打一個算什麽本事。”

  ……

  沈天奕一直閉著眼,從他握緊的雙拳就知道他也很生氣,夏瑤坐在身邊擔心的看著他。

  車窗雖然是打開的,可卻在堵車,所以一絲涼爽的風也沒,沈天奕軍綠色襯衫袖子已經被卷到手肘處,精瘦有力的胳膊撐在玻璃窗上,忽明忽暗的燈光照射在他剛毅的俊顏上為他平添一抹性感意味,如同一隻潛伏的獵豹,隨時準備上去咬碎敵人的頸脖。

  車開了兩個小時才到達市政府,夏瑤還是第一次來京都的市政府,果然是首都啊!氣派就是不一樣。

  進去之後他們直接就去了上麵掛著秘書長的房間,裏麵坐著四十開外的中年男子,並不是很出色的樣子,穿著西裝,戴著眼鏡,斯文儒雅,可卻擋不住他不斷閃爍精光的眼瞳。

  “韓秘書,不知道軍委這次打算怎麽處理我們部隊和藍軍的事情?”直接開門見山的問法,沈天奕一點也不含糊。

  他今日來市政府是要找軍委秘書處理這次軍演上的失誤,可也有一些私心,對於林子豪他的忍耐力已經到了極致,這次不管怎樣也一定會剝他一層皮。

  韓秘書看到沈天奕的時候就是一陣緊張,冷將軍的大名誰不知道,還有他那冷厲風行的作風,早就讓部隊的人如雷貫耳了。

  這次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明擺著就是林子豪借機泄私憤,要是發生在一般人身上根本不用他出麵就能辦理了,可是這次卻牽涉到了京都的兩個家族,他實在是為難。

  這沈天奕雖出身紅門,可卻不同於大院裏那群紈絝子弟一樣天天不著調般的玩弄,他是實打實的有本事,有能力,有毅力。年紀輕輕就是少將軍銜,如果他也是個混蛋的二世祖,也許他的推脫也就容易,可偏偏人家樣樣都是最厲害的。

  如果真的拒絕了他,他還真不知道自己今後的仕途是否還能順風順水的走下去,也許他可能不記仇,可他記得他爺爺沈老爺子可是位陰晴不定的主。

  但是這個林子豪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這人也是京都的權貴之家,一向跟沈家分庭抗禮,明裏暗裏較勁。據說這家更喜歡記仇,凡是得罪過他們的人不是被降職就是被陷害。

  韓秘書額頭上隱隱有虛汗流出,這次可不隻是沈天奕和林子豪之間的較量,而是沈家和林家兩個紅門之家的較量,誰都知道這個差事不好辦,可他沒辦法呀,這事歸他們軍委管,而他這個軍委秘書更是要出麵處理。

  因此沒有想到兩全之策之時,他是萬萬不敢得罪這兩家的。

  “這事,還要等等,要上報軍委總部,由他們定奪!”現在是能拖一陣是一陣了,韓秘書訕訕笑著,他也知道這樣的說法有些牽強,可也不得不這樣說,畢竟軍委總部是怎樣想的,這沈天奕是管不著的。

  沈天奕微眯著寒冷鷹眸,定定注視著麵前托三阻四的韓秘書,陰晴的臉色也變得黑沉,雙拳握緊,冷冷的說道:

  “你們官場上的那套拖延戰術最好別用到我身上,否則別怪我沒事先打好招呼。”

  嚇得韓秘書腿腳都有點發抖了,這人也太神了吧,他想什麽都知道。

  夏瑤看著沈天奕的神色,知道他很生氣,她主動牽起了他的手衝他笑笑,沈天奕朝她看了一眼,怒氣小了很多,但是那抹堅定的神色不變。

  “我就在京都等著你們處理,要是處理的不好我不介意把事情捅到中央去。”說完後就幹脆的拉著夏瑤往門外走。

  一聽這話,韓秘書立刻在腦海裏將利弊得失衡量了一番,這事要是到了中央那不就成了大事,中央肯定會認為這麽點小事他們都處理不好,到時候參與的所有人員估計都會被連帶。

  想到這裏,韓秘書連忙快步走上去拉住了沈天奕,麵色上更是笑意盈盈。

  “沈團長,別急嘛!你得容我們好好研究一下吧!”

  “我知道你們顧忌什麽,他林子豪雖然也是將門之家,平時的小事我懶得跟他計較,但是這次……”他眼中頓時隱過一抹昏暗,薄唇微微抿起,唇鋒寒冽,指尖也悄然握緊。“不管是誰求情我都不會放過的。”

  說完沒有去看韓秘書長有苦說不出的臉色,而是將視線落在身旁的夏瑤身上,她一動不動站在他身邊,如玉的肌膚上未施粉黛,即便是一張素顏可也白皙透亮,五官精致明媚。

  他覺得,任何時候的她都是美麗動人的。

  看著這麽美麗的她,他的臉色也柔和了許多。

  韓秘書在一旁將他的神色盡收眼底,神色驚愕,下巴都快被驚的掉了下來,其實剛才他就注意到了沈天奕跟旁邊的女孩子關係不尋常。可是他聽說沈天奕可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的啊!看來這個女人對他很不一般。

  在韓秘書雙目如炬的注視打量下,夏瑤臉上雖然還維持著恬靜淡笑,可笑意隱隱有些僵硬,隻覺得韓秘書的目光如狐狸般將她裏裏外外都打量了個遍,那種帶著利用的眼神讓人很不舒服。

  直到沈天奕冷咳了一聲韓秘書才驚覺自己剛才的打量多麽危險,再看到沈天奕那雙暗黑的眸子更是打了個寒戰。

  他暗地裏自責了一下,在官場呆久了總是不自覺的看人帶著能不能為我所用的審視成分。可是這次他忘了沈天奕怎麽會容忍他這些小聰明。

  想到這裏不免後怕了起來,後悔剛才不該攔住他。

  “好了,該說的我都說完了,你們看著辦吧!”

  這次說完沈天奕堅決的走了,夏瑤的手一直被他牽著,出了市政府大門的時候沈天奕的怒氣小了很多。

  “天奕,現在去哪裏?”

  “我們去見幾個朋友,他們都是我的發小。”

  軍人之間的聚會夏瑤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們沒有想象的刻板無趣,反而一見麵就插科打諢的,說話之間也沒有那麽多的忌諱。

  沈天奕能帶個女人在身邊那真是天下奇聞,因此那些人都盯著夏瑤上上下下仔細打量了個遍,而且他們的打量還不像別人似的含蓄,他們就是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夏瑤被這麽多人審視的頭皮都快發麻了,她輕輕扯了扯沈天奕的衣角。

  “好了,別看了,要看回去看自己女人去。”沈天奕霸氣的出口總算終止了這場圍觀。

  夏瑤吐出一口氣。跟軍人打交道真難啊!關鍵是他們沒惡意,都是很單純的看看,所以也找不到理由責備他們。

  吃了會兒飯之後夏瑤發現裏麵最能鬧騰的是一個光頭男,長著一副強奸犯的模樣。要不是他自己再三強調他是好人並且得到了沈天奕的肯定,夏瑤準以為他是哪裏跑出來的犯人呢!

  “那是高子,不僅是我的發小,還是我的好戰友,我們一起當的兵,一起參加的新兵連,後來才分開。”

  已經喝了兩杯茅台下肚的沈天奕剛毅的俊顏上飄著淡淡紅暈,舉著酒杯,向夏瑤淡淡介紹道。

  夏瑤發現跟他們這些人在一起沈天奕的臉上也不那麽嚴肅了,神情散漫不羈,但偏偏這樣悠閑的姿態由他做出來,帶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瀟灑味道。

  一時三杯兩盞下肚喝多了更是沒有顧忌,什麽都問的出口,輪番向他們提各種辛辣的問題,什麽沈天奕有沒有開葷啊?他們一晚幾次啊?……

  露骨的話題讓夏瑤以為走進了流氓窩。

  “他們就這樣,沒有惡意的。”沈天奕在她耳邊低語道,濃濃的熱氣噴在耳朵裏,癢癢的,麻麻的。

  一直喝到晚上,他們才踉踉蹌蹌的出來,一個個都有點暈暈乎乎了,夏瑤扶著沈天奕,他精神看來很好,除了臉色有點紅之外別的都很正常。

  “我可是千杯不醉的。”還不忘得意的在夏瑤耳邊賣弄,眼睛上挑,好像是多光榮的事情似的。

溺寵:左右為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溺寵:左右為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作者:蜻蜓飛飛  所寫的溺寵:左右為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溺寵:左右為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